轟隆~~

驚天動地的轟鳴聲,四周一片明亮,五彩繽紛,絢麗無比,整個血色屏障劇烈的顫抖,最後竟然蠕動了起來,其餘地方的深紅色突然變淡,而五道光芒攻擊的地方卻是血紅無比。

噗呲~~

五道攻擊狠狠的刺入血色屏障內,殷紅的血色不斷飛濺,然而在眾人驚駭的眼中,那密密麻麻深沉度的殷紅屏障突然將五道天尊強者發出來的至強一擊給吞噬了,最後整個血色屏障便會了先前的模樣。

「這……」

五名天尊心中發涼,這血色屏障會不會太可怕了?這可是五大天尊強者聯合在一起的攻擊啊,就算是真的九品天尊都不敢小視,然而如此恐怖如斯的攻擊卻拿一個血色屏障沒有絲毫辦法?

「哈哈哈,你們想走已經晚了,我這血色球就是專門為你們這群人準備的。」邪凌風雖然遭受周丹的全力追殺,可他一心不與其交手,想要避開其追殺也不是很難的。

周丹面色發冷,邪凌風一心要躲,就算是他也沒有其他辦法,雖然速度上比邪凌風還要快,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的攻擊越來越弱,甚至到最後都威脅不到邪凌風了。

五大天尊面色極為陰沉,他們本來就高高在上,更是受無數修士崇拜,可今天卻像是瓮中捉鱉,被人給困起來了。

「你們進行最後一擊,我幫你們。」周丹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已經不能再拖了,按照他自己的估計,還有半分鐘的時間而已,半分鐘后他的戰力不在媲美邪凌風!

「好!」月天鄭重點頭,最後看向其餘四名天尊:「各位,我們現在之所以這麼輕鬆全部是周兄為我們爭取的,所以接下來的一擊我希望大家心平氣和下來,發揮出自己最強的實力,一旦破開這血色屏障,就立刻捏碎玉牌,返回南院。」

黃波點頭,突然也說道:「事情相當嚴重,此刻我也希望大家放下架子,共同對敵。」

「開始吧。」三名天尊層次的學員知道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出手了,因為他們明顯感覺到幫他們爭取時間的白衣少年,氣息越來越弱了,只怕堅持不了多久。

「月神戰天!」

「直搗黃龍!」

「天女散花!」

「凌天霸體!」

「羅漢拳!」

五大天尊,五大攻擊,凝聚一起,最終化為一道粗數百丈的光芒直接撞擊在血色屏障上。

「紅芒劍威!」

幾乎在五大天尊話音瞬落時,周丹猛地放棄了追殺邪凌風的打算,掉頭迴轉過來,直接舉起紅芒神劍,批出一道數十丈粗的劍光,這一道劍光霸道無比,竟然比起五大天尊強者聯合一起的攻擊都顯得還要璀璨。

「不好!」邪凌風面色一沉,他之所以不願意與周丹正面對戰就是有些忌憚周丹最最後的反撲。可他沒想到的是周丹居然放棄了追殺他的機會,而後加入了轟擊血色屏障的隊伍之中。

邪凌風有著百分百的信心可以擋住五大天尊的攻擊,可是周丹加入后,他卻已經提前知道結果了。

紅芒神劍本來就比他的星劍還要更加剛猛霸道,再加上周丹的戰力絲毫不亞於他,所以血色屏障基本不可能抵擋住六人的聯合。

轟隆~~

六道璀璨的光芒撞擊在血色屏障上,血色猛地一震蠕動,再次發生了變化,四周的血色黯然失色,而針對眾人轟擊的地方顏色卻是殷紅無比,像要滴出血來一般。

最後六道攻擊直接撞在血色屏障上,而後咔嚓的一聲,血色屏障上傳來一聲巨響,最後裂開上百道可怕的裂痕,可是這時候的六道攻擊威力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到最後卻沒有破開這血色屏障。

「怎麼會這樣。」五大天尊心中發涼,他們知道周丹的實力很強大,可是再加上他,六個人仍舊無法破開邪凌風的血色屏障,這樣的結果讓他們難以接受。

「哈哈哈……」邪凌風哈哈大笑,指著五大天尊:「我邪王谷的血色球也是你們能夠破開的?」話語中明顯的不屑和譏諷。

「是么?」這時候,一道突闕的聲音突然在邪凌風身後響起,邪凌風猛地轉過身軀,而下一刻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只見周丹舉著紅芒神劍再次朝他身後的血色屏障劈去,只是這邊的血色屏障顏色卻是平淡的出奇。

「給我破!」周丹等著就是這一刻,他藉助五大天尊強者吸引邪凌風的注意力,最後逼他將血色屏障的封鎖能力都調動了起來,防禦住他們六人的聯手,至於能不能破開周丹也不清楚,不過為了防止萬一,他還是來到後方最為薄弱的地方,然後直接催動紅芒神劍,劈了下去。 顧笙歡在大殿上和老和尚聊了許久,肚子早餓了。所以小和尚過來叫她們用齋飯,顧笙歡沒拒,隨著他們進小廚房吃了齋飯。

吃飽飯,顧笙歡向老和尚告辭下山。

老和尚攔住她,沒臉沒皮的道:「女施主,您看咱們既有緣,你何不捐點香油錢?」

崔琦一臉黑線,「要捐多少?」

出來解釋的是小和尚,他說:「隨喜隨緣。」

隨喜隨緣?

那是隨意?

崔琦從背包里翻出錢夾子,裡面正好有張十元錢,她拿出,伸手遞給小和尚。小和尚接過,說:「施主,你再加十元吧。好事成雙。」

崔琦有點不高興,「隨緣捐十元就夠了。」

小和尚一臉糾結,「要不您再多捐八元,18,18,一生髮。」

崔琦眉頭一皺,生氣拒絕。「十元就夠了,十全十美。」

小和尚是個不善言辭的,她那麼一反駁,小和尚頓時羞得面紅耳赤,吶吶的說不出話來。顧笙歡在旁看了直想笑,她轉頭對老和尚說:「微信轉可以嗎?」

小和尚略一猶豫,正要拒絕。那老和尚大掌一把拍向小和尚的腦袋,高興的說:「可以可以。」

老和尚是沒有微信的,不過小和尚有。顧笙歡掃了他微信,給他轉賬。她微信錢包里正好有兩千四,她想都沒想,直接轉過去。

收了錢,小和尚道了聲佛號,笑眯眯的說著祝福人的話。崔琦氣得臉色鐵青,拉著顧笙歡下山。

山上那老和尚幾步跑到廟前的石階上,對著顧笙歡的背後喊,「女施主,慧極必傷,情深不壽。您這一生若想平安到老,必不能付錯情。」

他話落時,顧笙歡和崔琦已經消失在氤氳的石階上了。

等她們走遠,連身影都消失在山林間的小路上時,小和尚才疑惑不解的問他師父。「師父,咱們出家人手香油錢不是只收現金嗎?」

老和尚一臉嫌棄的看他,「現在天庭都互通網路了,我們也要與時俱進。」

小和尚聞言,一臉受教的點頭。

回去的路上,崔琦還是臭著一張臉。

「那就是兩個騙子,還一路發。分明是想錢想瘋了,你還給他轉兩千四!」

「我也不是小心眼的糾結這點錢,只是認為錢就該用在必要的地方。那佛龕上的佛又不能給人提供幫助,還浪費錢給它提供香火,有這錢不如資助貧困生,也許哪天就報效祖國了。」

顧笙歡說:「它是大部分人的精神寄託。」

崔琦說:「就算這樣,你也不該給那兩個騙子捐那麼多。」

顧笙歡笑道:「隨喜隨緣。」

車騎得快,風也大,她的聲音碎在了風裡。

崔琦不理解她,又想著那兩個開口問拿香火錢的和尚,心火旺得幾乎要把她湮沒。曉得自己嘴皮子耍不過顧笙歡,她很識時務的不再和顧笙歡糾結這個問題,自己吹著山風,把那火吹滅了。

倆人從蓮花山回到老阿媽家,之後哪裡都沒有去,就在老阿媽家住四天,和老阿媽了解山寨的文化。

公爵大人討厭女人 山裡不知歲月長短,不知山外風雲迭起。若是雙腳如樹木紮根於此,那也算歲月靜好,一世安穩。

且說謝柔,她在娛樂圈摸爬打滾了幾年,人氣演技都有了也演了不少影視劇,可就差一部代表作。所以當初《菩提花開》劇組的程進賦導演給她透露消息,說女主屬意她和王玉華影后,讓她們到時同台PK,從二選一時,她完全不懼王玉華這個勁敵,一口答應了下來。

可如今程進賦導演告訴她,女主已內定,讓她放棄這個角色,謝柔怎能不氣?

「柔姐,我們也不缺這個角色,你就彆氣了。氣多傷身,多不值當呀。」

謝柔說:「我需要一部代表作。」

助理趙昕奇怪,「柔姐不是有代表作嗎?怎麼還需要。」

趙昕說的代表作,是謝柔主演的一部名叫《眀搖傳》的宮廷劇。當年謝柔二十四歲,正是因為這部劇,她才名聲大噪並一躍為四小花旦。因此她的代表作便是這部劇。

「那是不同。」

趙昕還是不懂,「有什麼不同?」

謝柔說:「比如提起趙薇,我們會想到小燕子,提起陳曉旭,我們會想到林黛玉,提及六小齡童,我們會想到孫悟空。可是提及謝柔,在熱映的那段時間裡觀眾還能想到眀搖,可久了,就沒有多少人想起。所以我需要一個能給觀眾印象深刻的角色。」

趙昕不大理解謝柔的想法,反正在她看來,能接戲有得錢賺就可以,管她代表不代表呢。

「可是剛才程導演跟你說了,內定的女主是顧笙歡,她是顧先生的妹妹啊。」

「所以這才麻煩。」

看謝柔一臉疲憊,趙昕憤憤道:「顧先生也真是,明知柔姐你屬意這個角色,還幫妹妹搶戲!」

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偏偏顧承翌是知道的。當時圈內有風聲說《花開菩提》要拍成電視劇時,程進賦就暗暗給謝柔遞了消息。謝柔知道后高興了好多天,還把這事告訴顧承翌了。那會兒顧承翌還開玩笑說,要投資這部戲,讓謝柔帶資進組。不過謝柔拒絕了。

早知今日,當初便不顧對方是王玉華影后了。讓顧承翌投資,自己先拿下角色就不會陷入如今這個境地。

別說趙昕,就是謝柔想到這些也是嘔氣得不行。她當初沒有同意顧承翌的說法,主要是不想得罪王玉華,也想著和她公平競爭。哪想最後是顧笙歡走後門,直接就把她和王玉華踢出局。如果顧笙歡是別人,謝柔定會針鋒相對,可對方是顧笙歡,是顧承翌的妹妹,是她未來的小姑子,她總不能和顧笙歡撕。

可是戲就這樣被搶,她不甘心。

「好了,也許其中有誤會。」謝柔如此說。

外面有工作人員敲門,讓她準備上台。趙昕還想說些什麼,謝柔不讓,自己整理了儀容儀錶,跟著工作人員出場。

她今天參加的是草莓台的明星專訪節目,很早之前節目組就給她發出採訪邀請了,她應了。不過因工作繁忙,就將這事拖到了現在。

節目主持人陳年是謝柔的好友,看到謝柔上台,兩人相視一笑,就默契的移開目光。陳年說了開場白后,也沒有廢話,直接進入訪談階段。因著是好友,陳年也沒有挑難她,問的問題都是中規中矩的。

原本以為採訪就這樣不痛不癢的進行到結束,哪知訪談進行到半時,陳年忽然笑眯眯的問。「小柔最近有什麼有趣的事發生嗎?」

看著陳年不懷好意的笑,謝柔想到了那件囧事,臉刷的一下紅了。她可憐兮兮的看著謝柔,「能不說嗎?」

陳年狡黠一笑,「哦?看你這樣,一定是很有趣的事咯。這樣一來,我肯放過你,觀眾也不肯啊。」 強者的責任 說著她揚聲問台下的觀眾,「你們肯放過她嗎?」

「不!」

陳年雙手一攤,推卸責任,「你看,並不是我不想放過你,是大家都不願意放過你。」

「真的要說嗎?」

「對。」

謝柔臉更加紅了,半晌后,她吞吞吐吐的說:「其實這事不是發生在我身上……」

「那你還猶豫什麼?」

謝柔說:「是顧先生。」

「哦,原來是你那位呀。」陳年促狹的笑,「快說,別拖延時間。」

謝柔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就是那天和他打賭,他輸了,應要求頂破氣球。」

她說完,臉紅得像熟透的西紅柿。不過看大家都一臉茫然,顯然沒有想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於是心安了許多。

靜默片刻后,陳年方問:「既然提到顧先生,那我問個私人問題。小柔和顧先生戀愛已經兩年了,你們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謝柔先是一愣,隨後羞澀一笑,「我們隨時都可以的,不過顧先生沒有零錢買證。」 「大膽!」邪凌風顧不及嘲笑五大天尊的攻擊,一個縱身在天空中翻滾一圈瞬間來到周丹身前。

「日月星輝!」邪凌風一個照面就朝周丹劈出一道可怕的劍氣,試圖想要阻止周丹的行為。

然而周丹視若無睹,他等的就是這一刻,面對邪凌風的憤怒一擊他只能全力防禦,並沒有騰出手出來反擊,因為他要先破開血色球的封鎖,否則這裡面的人沒有誰都能夠逃得出去。

紅芒神劍一出,大地顫抖,那凌厲的劍鋒直接撕破血色球的屏障,整個血色屏障頓時一陣晃動,一道可怕的裂口出現在周丹眼中,隨後這道裂口不斷的擴張,十丈、百丈。

轟隆,伴隨著最後一聲轟鳴聲,血色屏障徹底破裂開來。

「死!」邪凌風面色極為陰沉,而今他出手是招招致命,這雖然是隨意一擊,但尋常九品天尊也不敢小視,因為這攻擊足以威脅到他們的安全。本以為想藉此逼退周丹,誰知道對方居然寧可擋下這攻擊也不願退走。

邪凌風那是心中一個怒火橫生啊,他知道這攻擊或許對尋常天尊有威脅,可是面對周丹他卻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有什麼效果還真不清楚。

周丹劈開血色球屏障后,體內最後一道威能也消失殆盡了,而今他的戰力退回原來的實力,再也無法力敵邪凌風,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血色球屏障已經破了,而今的封鎖之力全部消失。

「護體金身!」周丹意念微動,身軀頓時大漲,金光閃閃,神威驚人。

轟隆!!

星劍所劈出來的日月星輝直接砸中周丹那龐大的身軀,噗呲……巨大的撞擊令周丹神色巨變,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出,灑落而下。

「咦?」邪凌風本來就對自己的攻擊沒有報太大的希望,可結果卻出乎他的意料,竟然將對方給擊傷了?而後才發現周丹的氣息比起先前要弱了太多,邪凌風頓時露出大喜之色。

周丹被砸飛數百丈之遠,可他卻仍舊站了起來,雖然面色有些發白,但卻沒有傷到根基,僅僅只是內傷而已,調整一兩天也就可以恢復了。

「還不快走!」 天神訣 血色屏障破開,五大天尊與其他一群煉神境大圓滿的學員皆都失神,不過當周丹的怒吼聲傳來,他們瞬間驚醒,有的人連感激的話都沒有說便捏碎了玉牌,光芒閃爍,返回南院去了。

「周兄,今日之事我們銘記在心,來日必定重謝。」這時后五大天尊有一名天尊開了口,他只是看了眼面色發白的周丹,隨後便捏碎了玉牌,離開了這裡。

「周兄,來日必有重謝。」又有兩名天尊捏碎了玉牌,至此離開了。

「黃兄,你先走。」月天見三名天尊學員說走就走,心中極為惱火,本以為五個人在加上周丹定然可以與邪凌風一戰,可是卻又三人臨陣脫逃了,而現在就算黃波不走,也不可能是邪凌風的對手了。

「我不走。」黃波微微笑道:「周兄都可以為我們與邪凌風大戰,我又豈能退縮?」

此時黃波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強悍的氣息,沒有一絲畏懼。

「哎,那就一起來吧。」月天微微嘆了口氣,他是不可能走的,見黃波也不走微微笑道:「只怪我們認識不久,不然可以常飲酒,談笑風生。」

黃波也露出一絲無奈,而今他留下來就是報了必死的心態,面對這種超越天尊實力的邪凌風,他也知道生還的幾率不大。

「你們速走,他拿我沒辦法。」周丹見月天和黃波竟然不走,心中雖然有些暖和,但更多的是焦急。他有著絕對的把握脫離邪凌風的追殺,月天和黃波兩人留下來反而會給他帶來麻煩。

「這……」月天遲疑了,他相信周丹說的話,可是見到周丹那蒼白無色的臉龐,心中還有有些遲疑。

「走!」月天最後還是決定相信周丹,因為周丹憑藉煉魂境就可以對抗天尊境,這樣的妖孽一般來說都有保命手段。

「好吧。」黃波也露出掙扎的神色,不過最後還是同意了,周丹在他們之中實力最強悍,一旦他不是對手,留著也是白白送死。

兩道光芒閃爍,場地就剩下兩人。

周丹與邪凌風。

邪凌風並沒有阻止眾人逃脫,他主要的目標就是周丹,只要周丹不走就行,其他人,雖然體內血脈都極為珍貴,可與周丹比起來,顯然要弱爆了。

一個只有煉魂境的修士,竟然能夠對抗天尊強者,這樣的人血脈豈會簡單?

「你以自己的性命換取其他人的狗命,你認為值得么?」邪凌風冷笑的看著周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