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的聲音,驚天動地,驚人的寒氣,也隨之瀰漫八方,這種寒氣當然不是真正的寒氣,而是劍招所帶來的一種屬於意識上的感覺。

楚暮紋絲不動,雙眸有一點精芒閃爍著,旋即,就在林漠的劍斬落的剎那出劍,一點寒光乍現,驀然,林漠斬落的劍停頓,驚人的寒氣也在剎那消散,如同降臨冰河世紀般的異象,支離破碎。

這,代表著林漠的劍招,被楚暮破掉了。

楚暮的手掌,自然而然的抬起,眾人都明白,他破掉了林漠的劍招,整個過程,還不到六十息,這,其實還是楚暮收斂的結果。

以他天境的劍法境界,要破掉林漠的自創劍招,三息內就可以做到。

「一千點。」破掉劍招之後,楚暮看向林漠,不徐不疾說道。

「這不可能!」林漠卻是尖叫道,他無法相信,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你是打算違約了?」楚暮道,眾人也是有些面色不善。

一千劍城點,不少,但既然已經說出去的,還是自己主動提出來的,如果違約的話,就會被眾人看不起。

「給你。」林漠幾乎咬牙切齒的將一千劍城點轉給楚暮,陰沉的臉色,怒火攻心,不甘心,他十分不甘心:「楚暮,你敢不敢和我玩個大的。」

「你說。」又收穫到一千劍城點的楚暮,毫不在意對方要吃人的目光。

「林漠,適可而止。」曹建爭連忙說道,他看得出,此時的林漠,已經有些失去理智了。

「曹兄,不要阻攔我,我就不信,我林漠,會不如一個一星劍王。」林漠狠狠說道:「楚暮,你敢不敢玩,五千劍城點。」

現在的楚暮,已經擁有了兩千五百劍城點。

「怎麼玩?」楚暮問道,氣勢上,完全不落於下風。

「換一個玩法,創招破招,終究體現不了實力,而對我們劍修來說,歸根結底一切,都是為了實力而服務的。」林漠冷冷說道:「沒有實力,其他的都是空談,所以,我們就來比一比,在無盡劍路內,誰通過的關卡多。」

「林漠,你真是有夠無恥的。」尚志真怒道:「你是什麼修為,什麼劍法境界,楚老弟是什麼修為什麼劍法境界,你當大家的眼睛是瞎的嗎?」

大家都看得出來,楚暮的修為,是萬古境一重天,而他是一星劍王,林漠呢,四星劍王,修為是萬古境八重天,彼此之間的差距,很大很大,可以說,在眾人看來,真正戰鬥中,林漠一劍,就能夠將楚暮擊敗斬殺。

巨大的實力差距,去挑戰無盡劍路,沒有絲毫疑問,當然是林漠贏了,明白這一點,眾人看林漠的目光,也變了。

他們可以容忍挑戰,卻不能夠容忍這種實力明顯差距的挑戰。

憤怒之下的林漠,其實也沒有考慮到那麼多,此時反應過來,也知道壞事了,連忙補救:「我的話還沒說完,第一,我以五千劍城點對賭他的兩千五百劍城點,第二,無盡劍路的關卡挑戰,我可以讓五關。」

眾人一聽,臉色稍好了些,一個個看向楚暮。

「楚老弟,沒有必要。」尚志真道,雖然讓五關,但不管怎麼說,楚暮都不佔什麼優勢,只不過,林漠出五千點,而楚暮出兩千五百點,雙倍的差距,彌補了關卡的不足。

楚暮對尚志真點點頭后看向林漠:「既然你要送劍城點,我樂意接受。」

「好,我給你十天的時間做準備,十天後,在無盡劍路前會面。」林漠道,旋即,轉身離去,因為他沒有辦法再繼續留下來,否則,不知道會不會被怒火衝垮理智,從而做出不明智的舉動來。

林漠走了,楚暮也不打算繼續待下去,因為他看得出來,這裡的氣氛都被破壞了,便和尚志真等人一併離開。

他們離開之後,眾人也沒有繼續下去的心思了,畢竟,經過楚暮與林漠之間的事,他們多少有些心不在焉,更多的注意力,是在楚暮身上。

這個新晉的一星劍王,讓他們感到十分震驚。

……

「我看,明明是自己需要十天的時間去做準備,還說得那麼好聽。」葛樂不屑道。

「無所謂,十天,我正好可以修鍊一下從劍典閣內得到的劍法。」楚暮隨口說道,這也倒是實話。

「楚老弟,你和林漠的修為差距太大太大,實力相差也太大,就算是讓五關,你也不佔任何優勢。」尚志真道。

「塔主,五千劍城點,我勢在必得。」楚暮道,語氣中,充滿了無法動搖的自信,不要說林漠讓五關了,就算是不讓,楚暮也有自信贏對方,當然對方要讓的話也可以,自己也不需要暴露那麼多的實力。

他們三個都可以聽得出楚暮語氣當中的那種絕對的自信,只是不明白,這種信心來自於哪裡,但既然如此,他們也不便多說什麼,畢竟,楚暮和他們也只能算是剛認識不久而已,還沒有到那種推心置腹的地步。

不多時,眾人便返回到人劍塔之中。

最頂層,是塔主居住和修鍊之所,依次往下,就是三位塔尊的居住與修鍊之所,有這十天的時間,楚暮開始修鍊起天之角劍訣來。(未完待續。。) 劍塔這個圈子,說起來不大,因此,楚暮與林漠之間所發生的種種衝突,傳遍了每一個待在劍城之內的劍修們耳中,引起他們強烈的好奇心,連十二天劍塔的塔主們都被驚動,甚至,中央神劍塔的塔主,也被驚動了。

十天一晃過去,無盡劍路修鍊聖地之前,陸陸續續有劍修趕來,都是各座劍塔的塔尊和塔主們,很快,就超過了一百人之多。

他們對楚暮這個新晉劍王,十分好奇。

無盡劍路入口前,足足聚集了一百多尊劍塔劍王,一個個基本都互相認識,打過招呼,也隨意談論起來。

楚暮與林漠,在眾人的談論之中,相繼來到。

十天之後的林漠,狀態完全調整過來,精氣神處於巔峰,整個人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凌厲的氣息,彷彿出鞘的寶劍,鋒芒逼人,顯然,在這十天之內,他竭盡所能的調整精氣神,讓自己處於最佳狀態。

當然,除了調整之外,林漠也向其他劍王借了一些劍城點,畢竟他的劍城點,不足五千之多。

自信滿滿、鋒芒逼人,林漠氣勢昂揚,銳利的目光,直接落在楚暮的臉上,彷彿要將楚暮刺穿。

楚暮看了林漠一眼,眼神平淡,如同古井之水,波瀾不驚。

「哼。」林漠一聲冷哼,聲音如劍般的犀利。

「本尊不才,特被邀請來公正此次比斗。」驀然,一個黑袍老者笑呵呵的走過來,朗聲說道,旋即,他的目光掃過林漠與楚暮二人:「同屬劍城劍修,彼此之間競爭,本尊喜聞樂見,但本尊想說的是。競爭歸競爭,卻不要鬧出大矛盾來,壞了我們劍城劍修的風采。」

這黑袍老者,正是第二天劍塔的塔主,其劍法境界,達到地境。

劍城之內,十二天劍塔的塔主,劍法境界全部都達到地境,地境和人境是兩個巨大的層次差別,因此。地境的天劍塔塔主,十分受尊敬。

「唐塔主放心,我與楚劍王只是進行一場友好的比試。」林漠說道。

楚暮沒有說話,卻對唐塔主行了一個劍禮,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劍禮。

「既然如此,那就依照你們所約定的內容,進行比試,本尊就當一個公證人,事後也希望兩位給本尊面子。不要再繼續爭鬥下去。」唐塔主說道。

「好。」林漠連忙回答,楚暮也點頭表示同意。

「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唐塔主滿意的點點頭,起碼。兩人都很給自己面子,有些人活著,越是身居高位,越是愛惜面子:「那麼。誰先來?」

「我先來吧。」楚暮還沒有開口,林漠立刻說道,他之所以選擇先來。是有一定目的性的,不管怎麼說,他的修為,都要遠勝楚暮,劍法境界看起來,也是在楚暮之上,綜合實力,不知道要超出楚暮多少倍,根本就無法對比。

他先來的話,挑戰完畢,以自己闖過的關卡數量,定然會給楚暮帶來莫大的壓力,從而讓他的一身實力,難以充分發揮出來,說不定連萬古一重天應有的成績也達不到,丟盡臉面。

林漠搶先,楚暮倒是很樂意,因為,他闖過的關卡,只要少林漠五關,就算是贏,多少一個,就贏得越是好看越是徹底。

一瞬間,林漠進入了無盡劍路當中,開始挑戰,眾人,則在外面等候著,他們無法看到無盡劍路之內的戰鬥,不過對他們來說,幾個時辰的時間,根本就不算什麼,尤其還是在這種事情面前。

時間緩緩流逝,眾人等待的同時,也交流起來,有的在猜測林漠闖到了第幾關。

「我記得幾個月前林漠曾闖過一次無盡劍路,似乎是闖到了第四十五關,相隔幾個月,他的實力定然有所提升,說不定可以闖到第四十六關。」

無盡劍路,雖然取名為無盡,實際上還是有盡頭的,最高難度的對手,就是大帝之下,無限接近於大帝。

一晃,就是一個時辰過去了,林漠還在無盡劍路當中挑戰。

第二個時辰過去了,林漠還沒有出現。

「估計已經闖到第四十關以上了。」有人對比了一下實力后,猜測道。

「楚老弟,如果林漠真是闖到第四十七關的話,那你至少要闖到第四十二關才算贏。」尚志真道:「而第四十二關的對手實力,是萬古五重天巔峰的層次,十分強大,足足比你現在還要高出四重天,中間還有著聖級初階與聖級中階的差距。」

言下之意,尚志真並不看好楚暮。

事實上,沒有人看好楚暮,只不過他們好奇,萬古一重天修為的楚暮可以闖到第幾關?

但凡天才,都有越級戰鬥的能力,跨越多少等級戰鬥,將成為衡量一尊天才的重要標準。

「塔主,越級戰鬥是我最拿手的本事。」楚暮正色說道,但在別人聽起來,似乎有點像笑話,你能越一個等級戰鬥,能夠越兩個等級戰鬥,甚至越三個等級戰鬥,但可以越四個等級嗎?

甚至,還有著聖級初階與中階的質的差距。

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約莫還不到半個時辰,林漠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的眼中,一身氣息微弱,顯然是在無盡劍路挑戰當中,幾乎耗盡了力量。

「四十七關!」

林漠一出現,馬上就有人以劍城令查看,驚呼出聲。

林漠的修為,是萬古九重天初階,四十七關的對手,卻超越了萬古九重天,踏入了三大戰力的層次,處於明月級層次,林漠闖到第四十七關才落敗,說明他的實力高出修為不少,起碼是暗星級極限,甚至已經踏入了明月層次。

「楚暮,你至少要闖到第四十二關。」林漠平息了一下氣息后看向楚暮,冷冷笑道。

第四十二關的對手實力,就是六星聖級巔峰的層次。

一星聖級初階,挑戰六星聖級巔峰,完全是胡話,至少,他們還從未見過,更別說聽過。

萬眾矚目下,楚暮神色淡然,消失不見,進入了無盡劍路之內。

「哼,如果你真的可以闖到第四十二關,我的確是不敢再招惹你。」林漠心中暗道,因為他很清楚,那代表著什麼,只是,他根本就不相信楚暮可以做到。

「我看,估計是闖到第四十關吧。」

「嗯,以萬古一重天初階的修為闖到第四十關,的確是難得的天才了。」

眾人的議論之中,楚暮出現在一條寬闊的道路上,道路好像是無數的白雲凝聚而成,絲絲的白色氣息如同白霧飄蕩著,往前方看去,雲中之路彷彿沒有盡頭。

楚暮往前邁出腳步,大步走去,第一個對手,就出現在雲霧之中,清晰顯現。

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走過,那身影瞬間潰散。

楚暮就好像閑庭漫步似的,無比悠閑,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在他前進之下,全部潰散開去。

無盡劍路的挑戰,對手的實力,從低到高,並且每一個對手都算是一個關卡,幾個關卡疊加起來,又合為一個大關卡。

最低的對手,赫然是練氣境一階巔峰的修為,第二個對手,則是練氣境二階巔峰,以此類推,第十二關的對手,就是練氣境十二階巔峰,至於第十三關,還是練氣境,卻是練氣境無敵的層次,也是第一道大關練氣關當中的最強對手。

第二道大關是為歸元關,對手都是歸元境,從歸元境一階到歸元境十二階,再到最後的歸元境無敵。

第三道大關,則是涅槃關,涅槃一重天到涅槃九重天,之後是涅槃境無敵。

對楚暮而言,闖過前面的三道大關,一點難度都沒有,甚至,他不曾拔劍。

第四道大關,則是萬古關,第一個對手,就是萬古一重天巔峰的修為,論修為,要勝過楚暮許多,當然,論劍元的質與量,卻要遠遜色於楚暮。

萬古關第一個對手,不拔劍,輕易斬殺,旋即,第二個對手,也斬殺,第三個對手,一樣斬殺,以劍指。

「接下去,就試試天之角劍訣吧。」楚暮暗道,拔劍,星流劍出鞘,順勢刺出,宛如流星劃過長空。

這一劍,沒有動用問道劍術,沒有動用劍道本源,只是以劍元來推動,劍元流轉全身,經過天之角劍訣的用力方式,與體內迅速的旋轉一圈后壓縮,瞬間湧入星流劍內,令得劍速很快的星流劍,速度再次提升一倍。

天之角,原本就是一門追求速度極致的劍訣,來來去去只有一劍刺出,卻分為五個層次,每一個層次,力量會多旋轉凝聚一次,爆發出的速度一倍一倍增加。

也就是說,第五層次的天之角劍訣,可以讓已經達到極致的劍速再提升五倍,但,經過楚暮的完善之後,天之角劍訣的力量運轉速度和凝聚速度都提升三成,也從五層提升到七層,最高速度,可以達到原本的七倍,層次也從萬古境中階提升到萬古境高階,而楚暮也覺得,天之角劍訣,還有繼續完善提升的潛力,只不過要花費一些時間。

第一層次的天之角劍訣,一劍,破空,擊殺萬古四重天巔峰的對手,根本就沒有消耗楚暮多少力量。(未完待續。。) (什麼時候竟然有10起點幣的打賞,冷汗直流)

無盡劍路之外,林漠的氣息平復了許多,表示他消耗的力量,也恢復了一部分。

眾人都在等待著,也暗自猜測,楚暮能夠闖到第幾關。

無盡劍路,說是別人無法查看,其實不然,起碼,神劍塔的塔主就有直接觀看的資格,此時的神劍塔主,正坐在神劍塔之中,以意念的方式,全程觀看楚暮闖無盡劍路的過程。

他很驚訝,因為到現在為止,楚暮已經闖過了第四十一關。

第四十一關的對手,是萬古五重天巔峰的對手,實力強大,劍法精湛,但凡萬古關的對手,每一個劍法境界,都達到人境。

在不動用劍道本源和求真功問道劍術的情況下,單憑天之角劍訣,面對萬古五重天巔峰劍法境界達到人境中階的對手,楚暮感受到很大的壓力。

對手的劍法,十分精妙,招招狠辣凌厲,又如同狂風暴雨似的進攻,劍劍奪命,楚暮閃避之餘,一劍震顫下,天之角劍訣第五層爆發。

劍元在體內瞬間運轉凝聚,連續五次,經過高強度的壓縮之後,瞬間出劍。

劍速在剎那,達到了極致后又提升五倍。

原本,楚暮的劍元就十分強大,遠勝尋常萬古一重天,他的劍速也是極快,五倍提升之下,更是無比驚人,一閃即逝。

但是,他的對手是萬古五重天巔峰,足足四重天的修為差距,還有聖級初階和聖級中階的差距,如此巨大的差距之下,單憑著劍元與天之角劍訣,又只是動用人境的劍法境界,楚暮。根本就不是對手。

瞬間,求真功運轉起來,精氣神三股力量同時流動全身上下,令得楚暮的反應達到極致,對四周的一切感覺也達到極致,力量也達到了極致,精氣神三姑力量推動之下,楚暮施展四方問真步,一步後退,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對手的凌厲劍招。

出劍!

依然是天之角劍訣第五層。

這一次。五次壓縮的不是劍元,而是精氣神三股力量。

比起單獨以劍元推動,精氣神三股力量推動的天之角劍訣,其威力更加的強橫百倍不止。

原本落於下風的楚暮,這一劍的威力提升百倍之後,瞬間超過了對手的承受極限,一劍破空,洞穿對手,秒殺。

對手是假的。但和真的一樣,被擊中致命處,依然會死亡。

第四十一關過,楚暮來到第四十二關。這一關的對手,是萬古六重天巔峰的修為,實力更加強大,劍法境界也更加高明。幾乎達到了人境中階巔峰,接近人境高階。

面對這樣的對手,楚暮不得不拿出更多的實力來。

求真功運轉。推動天之角劍訣,威力比單純使用劍元來推動,還要強橫百倍,但要斬殺一尊萬古六重天巔峰並且劍法境界接近人境高階的對手,還是有些勉強,是以,他將天之角劍訣施展到極致。

第七層的天之角劍訣,七倍的劍速。

一劍又一劍,在四方問真步的配合之下,楚暮的劍法,無比凌厲,讓暗中觀看的神劍塔主,震驚不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