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縱身跳入浴缸當中。

靈草的藥效充分於水融合,林辰只需要泡在裏面,便可以充分的吸收藥力,從而達到固體的效果,強健體魄,打造筋骨。

當然,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要想充分吸收,他最起碼要在藥浴當中泡滿一天。

而爲了提升實力,這一天對於林辰來說,還真算不了什麼。

修行一道就是這樣,如積跬步。

哪怕是天才,想要提升,都要付出極大的努力汗水,還有時間,並不是說誰都可以像功夫裏的男主角一樣,挨一頓揍就成爲絕世高手的。

時間、資質、努力、汗水,缺一不可。

當然,也不是所有修行者都如林辰一般,就比如此時蓬萊宗裏面的某人。

作爲宗門外事長老的謝必安,當聽範師兄回來稟告,說東海市曠野山上,竟然出現了一個會身法之人,他整個人就跟打了雞血一般的興奮。

“範通,你確定,那個人用的就是身法技能!”

大長臉範通坐在下首,聽到謝必安追問,他滿腦袋的黑線頭。

這一個問題,謝必安已經反反覆覆的問他四十多遍了。

咧嘴,很是無奈的道:“長老,我確定,那小子使用的絕對是身法技能,而且我可以肯定,他所使用的身法技能,很厲害。”

“謝長老,我覺得我們不能再等了,必須快點查清楚那人的身份,然後將其擒住,否則的話,人說不定就跑了!” “嗯嗯嗯,你說的沒錯,這樣,我立刻安排人手,跟你一塊過去抓人,哦不,還是我親自過去吧,這件事非同小可,不可大意!”

作爲宗門外事長老,謝必安決定親自出馬。

一本高品的身法技能對於一個宗門來說,絕對是至寶一般的存在。

修行者可並非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他們也有門派之分,也有爭鬥。

甚至於不誇張的說,修真界纔是這世間虎狼盛行之地。

而同其他門派爭鬥之時,他們不止比修爲實力,同時還要比戰鬥技法。

而往往,有些高修,明明修爲比對方要強大許多,但就是因爲技法的不足,反而被對方以劣勢修爲反殺,這在修真界可以說屢見不鮮。

所以,任何一個宗門對於戰鬥技法,都極爲重視。

當即,謝必安緊急召集他手下三個好手弟子,外加謝必安,前往曠野山。

……

與此同時,東海市,虎爺的其中一個巢穴內。

此時巢穴內聚集了虎爺半數手下。

這些人,都是虎爺團隊內的核心。

“剛纔我說的你們都清楚了吧,這個林辰身手了得,所以,到時候,一旦動起手來,都特麼給我下死手,往狠力弄,不要怕把人打死,就算打死,也有我給你們扛着,就算我扛不住,我上面還有東海三大家族之一的楊家扛着!”

“虎爺您放心吧,有你這句話,我們一定往死裏收拾這小子!”

“虎爺,您就把心放在肚子裏,我們這些人幹別的可能不成,但是弄死一個人還是沒什麼問題的,何況那小子就一個人,孤立無援的!”

“就是,咱們上百人,還怕收拾不死他!”

虎爺這羣手下全都是混混出身,那個手裏沒有幾條人命,讓他們弄死個人,對他們來說,就跟家常便飯一樣,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

虎爺滿意的點了點頭,大手一揮說:“那好,那就照辦吧!”

“把這小子弄死,楊家是不會虧待我們的,到時候好處大家分!”

……

“嘩啦……”

伴隨着一聲破水聲,林辰一躍,從浴缸內跳了出來。

出水之後的林辰,身體明顯有了顯著的變化。

以前,他這一副身體,用羸弱來形容也不爲過,除了排骨就是皮,然而,經過了一天的藥浴吸收,此時他的身體,肌肉成爆炸式的高隆起來。

從整體上看,整個人都呈現着一抹濃濃的陽剛之力。

就泡了一天的藥浴,效果就這麼顯著,顯然有些超乎林辰的預料。

不過很快他就想通了。

效果之所以這麼明顯,其實主要源於起點低。

林辰的身體實在太弱,所以,經過藥浴的調理,纔會有這麼顯著的差別。

就好比乞丐。

他落魄原因是因爲他骯髒,如果你帶着他好好的洗個澡,剪個頭,換一身衣服,他百分之百會立刻脫胎換骨,反之,如果平時乾乾淨淨,衣着光鮮的一個人,就算你把龍袍披在他身上,他還是他,差距絕對不會超過一個基數。

而林辰並沒有太過沉醉於自己的變化,很快他便把神思收回。

走出浴室,穿好衣服,也不等沐婉晴回來,離開了沐家。

離開沐家,打車直接去往出租別墅。

保姆還沒有給林鈺彤找,林辰實在放心不下林鈺彤一個人在家。

必要過去看看,林鈺彤沒事他才放心。

回到出租別墅,然後,陪這林鈺彤呆一會,林辰又馬不停蹄的離開,再度登上了曠野山,而這一次他不是去採藥,而是按照約定,去見那位趙寒。

正好是第三天,既然答應趙寒,他必須說到做到。

而此時,曠野山上,楚瀟瀟和趙寒已經等候多時了。

楚瀟瀟一臉不耐煩之色,煩躁的踢着腳下的小石子,氣鼓鼓的說道:“哼,這是什麼人啊,說好了第三天會給趙叔你治病的,結果一天了也沒見個人影。”

“趙叔叔,你說他不會是耍弄咱們玩哪吧!”

“又或者說其實他根本就沒有醫治趙叔叔您的法子,當時他不過虛張聲勢!”

楚瀟瀟對林辰產生了深度的懷疑。

爵爺你瘋夠了沒 竟然覺得林辰就是一個騙子。

趙寒也吃不準,不過他心態可比楚瀟瀟這丫頭好多了,笑着說:“呵呵,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隻能說明我命該如此,怨不得旁人,只可惜了老爺子。”

“如果那年輕人真的是虛張聲勢,那麼老爺子的病恐怕又要另想辦法了。”

“哼,都是那個混蛋,如果他真的敢騙我,姑奶奶一定不會放過他!”

楚瀟瀟咬着貝齒狠狠的說着。

“我倒是想知道,你怎麼個不放過法!”

而就在這時,林辰的身影出現在林子裏,冷笑着朝着楚瀟瀟他們信步走來。

“小兄弟,你來了!”

趙寒眼見着林辰真的來的,立刻大喜過望。

楚瀟瀟也是眼前一亮,不過很快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小嘴一瞥,仰起頭,露出一臉的嬌蠻相。

“哼,明明約好了,第三天來這,你給趙叔叔瞧病,結果這麼晚纔過來,話說你這個人到底有沒有一點時間觀念啊!你不知道讓人這麼等很失禮嘛!”

“你給我閉嘴,我答應給他瞧病,你應該感謝我纔是,我什麼時候來,我自己說的算,你們就得等着,你有什麼資格在這吵吵!”

“想等就等,不想等就滾蛋!”

林辰眼神立刻銳利起來。

他實在搞不明白了,楚瀟瀟這丫頭是沒腦子,還是腦子忘在家裏,沒帶來。

明明是他們有求於他,她憑什麼在自己面前耍態度,什麼東西!

“你,你你,你……”

而楚瀟瀟聞言,頓時臉色大變啊!

被林辰怒懟,小臉瞬間變得通紅,拿手指着他,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天哪,這個傢伙,竟然敢懟她楚瀟瀟,他莫不是吃了豹子膽了嘛!

她楚瀟瀟可是堂堂楚家的掌上小公主,爺爺寵着,爹爹慣着,身份更是尊貴無比,何時被人如此頂撞過,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敢懟她,簡直豈有此理!

太氣人了,太氣人了! “你什麼你,不高興就滾,沒人留你!”

林辰甩給楚瀟瀟一個白眼。

楚瀟瀟真的氣的快要吐血!

第二次對她說叫她滾蛋了,話說這人還是個男人嘛,非要跟一個女孩子說話這麼粗魯嘛,難道就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嘛!

“我,我跟你拼了!”

楚瀟瀟炸廟,作勢欲撲。

從未受過這麼大的委屈,以至於楚瀟瀟恨不得把林辰活撕了!

“小姐,別衝動!”

趙寒見狀,立刻上前攔住了楚瀟瀟,衝着楚瀟瀟搖頭道:“小姐,別衝動,咱們還要靠人家幫助,鬧僵了,對咱們沒好處!”

“還是你說話中聽!”

林辰走上前來,跟沒看見楚瀟瀟一樣,衝着趙寒說道:“把你手伸出來。”

趙寒知道林辰是要給他瞧病了,立刻將右手伸出。

“麻煩你了小兄弟!”

“我叫林辰!”林辰冷冷回答,伸手搭住趙寒的脈搏。

趙寒的脈搏比之上一次見的時候,還要糟糕了一些。

雖然上次林辰略施手段,暫時壓制住趙寒體內的傷情,但顯然治標不治本。

依傷情繼續發展下去,恐怕不出兩個月,趙寒就要一命歸西。

“嗯,問題很嚴重,但是問題又不大!”

鬆開手,林辰點了點頭說。

“什麼叫問題嚴重,但問題又不大,你這人說話真有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