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欣也有些心猿意馬。

不能啊,這個時候怎麼能讓他上呢?

這麼多人看著呢!

嬋娟揉著惺忪的睡眼起來嚷道:

「你們大半夜的幹嘛呢?」

「夏洛奇,你有點正形好不好?」

「快過來,我給你按按,又去救火了吧,累著了吧?」

嬋娟的纖纖素手把夏洛奇拉過來,堅定而溫柔的推倒,眼睛半睜不睜的在夏洛奇的肩膀上拿捏著。

黛莉斯、趙欣愣住了。

「大姐就是大姐啊!」

「你看這范,咱們可學不來。」

趙欣此時收起了心猿意馬,對嬋娟的解圍佩服的五體投地。

黛莉斯有些二五眼的盯著夏洛奇,沒想到送上門來的反面教材竟然好福氣,應該批評教育讓他好好反省的設定居然變成了溫柔鄉蓮花指。

越想越氣。

走到嬋娟的床邊,抬腳對著夏洛奇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下。

「哎呀,能不能輕點?」

夏洛奇還以為嬋娟弄的呢,正累著,沾著枕頭就著,剛要墮入夢鄉,結果又被黛莉斯一腳給踢醒了。

嬋娟也是坐在床邊邊捏邊打瞌睡。

夏洛奇一嗓子把一屋子人都給喊醒了。

「咦,夏大哥,你怎麼過來了?」

「綺羅姐姐呢?」

「你不是在她屋裡么?」

「哦,我知道了。」

安若梅跟精靈鬼的踹度起來了。

「別知道,你什麼都不知道,一邊接著睡去,小毛丫頭,就數你肚子里花花腸子多。」

夏洛奇對以前中了安若梅的圈套還有些憤憤不平。

雖然得知了安若梅的初心是一片善良偉大真愛,而且還獻身給了自己,可被人設計的感覺一點不爽。

夏洛奇不喜歡被動。

安若梅撅著嘴,在夏洛奇身邊低下頭,用雙手支著小腦袋,睜著朦朧眼,屁股抬高高,那個姿勢就像一隻貓。

「想幹嘛?」

「不想幹嘛?」

「從昨天見面,咱們都沒來得及說話。」

「很想你啊!」

安若梅說出了眾女的心聲。

「想他幹嘛?」

「人家心裡有你沒?」

「人家可是名花有主的人,別做夢了。」

黛莉斯上完了廁所回來,身後傳來一陣嘩啦啦的沖水聲。

拖著拖鞋,走到夏洛奇躺著的床邊,蹲下身,用手再次揪住夏洛奇的耳朵。

「哎呀,你還讓不讓人睡覺啦?」

「我只問你一句,你要把我們這些姐妹們怎麼辦?」

「嗯?」

「你倒是說啊?」

夏洛奇心想,這時間空間錯亂的有些離譜了。

看來她們都還不知道自己是摩蘇雅的分身吧。

夏洛奇心裡一邊慢慢湧起一份感動,一邊又無限的傷感。

摩蘇雅啊,摩蘇雅,你可真讓我為難了。

「好了,黛兒,我先謝謝你直來直去的說。」

「我喜歡你這份痛快。」

「但底下的話你們都聽好了。」

「我愛你們,你們都是我的愛人。」

「好了,可以讓我睡覺了么?」

夏洛奇實在缺覺啊!

早上就要進入百戰擂台的高密度對戰了。

此時多睡會兒成績就會好些。

「黛兒,別沒完沒了了。」

「夏大哥都說到這份上了,你就不能省點心么?」

平兒也醒了,一時間,龍泉賓館的這間房內充滿了花開的芳香。

夏洛奇知道,這些都是摩蘇雅的幻像,或者是分身。

但趙欣不是,趙欣屬於光明諸天賜予自己的侍女。

按照趙欣對自己的定位,自己註定是光明戰神的妻子,這是他們家族的傳統。

家譜里寫著呢。

現在自己與夏洛奇融合的尷尬已經沒有了。

只要他想,她隨時可以獻身。

但目前這狀況趙欣心裡有些打鼓了。

身邊的這些環肥燕瘦沒有一個省油啊。

趙欣雖然不說話,蓋好了被子,此時正思考著如何把自己納入夏洛奇寵幸的圈子裡的事情。

「一定要籠絡好這些姐妹。」

「沒有她們推薦,自己一點機會都不會有。」

趙欣暗暗的分析找准自己的定位。

「現在她們的公敵似乎是那個什麼綺羅軒。」

「裡面最犀利的數黛莉斯,最有人氣面子的是嬋娟。」

「嗯,我要討好黛莉斯,貼近嬋娟,跟平兒、安若梅做閨蜜,與她們戰在一起反對綺羅軒。」

這是趙欣給自己找到的安身妙計。

「各位姐妹,夏洛奇剛才忙了一晚了,一秒都沒停歇。你們別說話了,讓他趕緊睡會兒吧。」

趙欣抬起頭柔柔的說道。

「你也很忙對吧,一晚上跟著夏大哥,剛才他撲你的時候你怎麼沒說要讓他睡會兒呢?」

黛莉斯被趙欣無端打斷與夏洛奇的談話十分不滿,當即反唇相譏。

「不是的,黛兒姐。」

「別叫我姐,我說不定還沒你大呢。」

黛莉斯似乎吃了火藥似的。

「好了,黛兒,都是姐妹,幹嘛那麼懟?」

「趙欣,你趕緊休息睡覺,說不定早上還需要用你。」

夏洛奇出言制止了黛莉斯與趙欣的爭吵。

「好,你護著你的趙欣妹妹吧。」

黛兒忽然眼角滾落一滴眼淚,起身披上外衣,甩門而出。

「黛莉斯怎麼了?」

一絲違和,停頓了一會兒,夏洛奇有些發窘問道。

「沒事,她就那樣,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不在的時候就數她最想你。」

「哦,對了,我還沒來得及問你們,你們怎麼跑到芳華城來了?」

夏洛奇之前真的不敢問,因為怕一問這些心愛的女人都沒了。

「瓦雷里大哥與刀鋒大哥說你先過來了,讓我們隨後過來找你啊!」

嬋娟有些疑惑的說道。

夏洛奇問的有些奇怪,嬋娟回答的時候也有些狐疑了。

「莫非是暗黑之珠的緣故?」

夏洛奇沒再細問。

摩蘇雅的手段他是見識過的,此刻不明白,以後自然船到橋頭自然直。

仔細想,目前這一切對自己沒有壞處。

自己能夠判斷肯定的幾件事,第一,眾女還不知道自己是摩蘇雅分身;第二,她們是知道白令海峽吞噬獸的;第三,靈璧黑幕肯定是攪亂了宇宙時空線。

至於目前自己與眾女處於哪一段,還不清楚。

那個「迷茫的奇點」一定能夠解開這些疑惑。 天色已亮,夏洛奇的早覺還是沒能如願睡好。

頭懵懵的,胸中一股濁氣。

「怎麼能神清氣爽一下呢?」

洗漱完,夏洛奇出門沿著賓館后的小湖邊散步。

心裡忽然想起摩蘇雅。

王者大陸中的摩蘇雅。

「她又是怎麼回事?」

「庄顏說的裡面所有的人都是虛擬的,可我怎麼覺得她是如此真切?」

「星光駝隊的雇傭兵夏洛奇?」

晨霧中走過來一位妖嬈之極的女子。

正是海盜娘子莫納。

「哦,有何貴幹?」

「我只是想知道你倒底有多厲害?」

「比賽中使用了什麼詭計?」

莫納明顯對夏洛奇一招把她給叉出去感到鬱悶。

「出來吧,今天咱們好好領教一下閣下的手段!」

莫納說完,影影綽綽的又出來十幾個人。

明顯是伏擊了。

這海盜娘子好心計,一直在候著找機會。

海盜娘子每次比賽一般都能撐到第四場,沒想到這一回竟然第一場就被擊敗。

損失了很多賭注,而且還顏面掃地。

所以,海盜娘子要在擂台下把這場子找回來。

「怎麼,想以多取勝么?」

夏洛奇雖然瞌睡,但還真不把這些傢伙放在眼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