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天臉色大變,短短的時間內,自己手上的皮膚就消失了好幾塊,明明血淋淋的,卻詭異的沒有絲毫痛覺。

「不管是不是幻境!都不能再試探了!」趙天下定決心,不敢再有絲毫保留,運轉起那種奇異的法,演化著形意五行拳的一式式招失。

他不斷與那隻蒼白的女人手掌碰撞,同時也攻擊著周圍蠕動著靠近的黑暗,使得周圍的黑暗無法再靠近,慢慢的竟有被逼退的跡象。

詭異的黑暗瘋狂蠕動著侵蝕,長著長長的猩紅色指甲、白皙修長的手掌也一次次攻擊。

好在趙天之前的修鍊,認真學習基礎,將形意拳的基礎打牢,仔細體會那些拳法,不僅將身體的力量發揮的更加完美,也讓趙天對形意五行拳的理解加深了許多。

盛烈的能量光芒閃耀,黑暗一波波涌動,一道模糊的人影在其中瘋狂攻擊。

就在趙天全力以赴對抗著周圍的黑暗與鬼一首長時,托爾斯泰卻是苦笑著嘆息,眉頭深深皺起。

枯樹林旁邊,一堆篝火正在燃燒,老魔法師托爾斯泰坐在那裡,望著某個方向。

「剛才遇到的應該就是死亡沙漠種黑暗不祥!」老魔法師擔心趙天會橫死,自身不僅拿不到報酬,獨自一人回去路上也可能遭遇無法抵抗的危險。

不過他心裡也暗自慶幸,確實和傳說中說的一樣,壽命不多的老人不會遇到死亡沙漠中的黑暗不祥!

就在剛才,兩人正在休息,忽然周圍變得一片黑暗,隨即黑暗消散。

托爾斯泰就再也沒看見趙天的身影,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

除此之外,一切都很正常,就像這裡一直只有托爾斯泰自己一個人一樣!

反應過來的老魔法師很清楚是遭遇到了什麼,那是死亡沙漠最神秘詭異的黑暗不祥,除了不會找到生命不多的老人之外,無數個年代以來,人們始終對這種被稱之為黑暗不祥的現象一一無所知。

等到了天亮,趙天依然沒有出現,托爾斯泰沒有辦法,不敢再繼續多待下去。

「堂堂宗師級巔峰的年輕天才最後卻是悄無聲息的死在了這裡!」老魔法師嘆息一聲,搖了搖頭,沿著那條來時的道路,小心翼翼的踏上了歸程。 濃稠如墨的黑暗之中,像是隱藏著什麼怪物,在不斷掙扎!

就像是一根根章魚的觸手,黑暗蠕動出一條條觸手,不斷纏繞向前。

「這究竟是些什麼!」趙天一拳將身前纏繞來的觸手逼退,又匆忙轉身將背後已經近在咫尺的黑暗觸手迫開,心裡卻很著急。

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趙天陷入了苦戰之中,很是狼狽。

他開始還比較自信,認為已自己的實力可以應付危險,畢竟據趙天所知,他自己雖然僅僅是宗師級初期生命層次,但實際戰鬥力絕對超越宗師級巔峰,可以輕鬆碾壓普通的三級超凡者。

「哧啦!」

蒼白修長的手再次從黑暗中探出,悄無聲息,猩紅的指甲閃著鋒利的寒芒,又在趙天背後抓出五道恐怖的血槽。

嗯!

口中悶哼一聲,身上原本黯淡下來的光芒陡然暴漲,將那隻蒼白的女人手掌彈開。

「不行!再這樣下去我會被活活耗死!」趙天心裡暗道。

急速轉身,他想要抓住那隻手。

這隻手是詭異黑暗中唯一的『活物』,也許這些詭異現象的關鍵就在這隻手上。

全力以赴下,趙天出手何等迅速,此刻的情況已經不允許他再有絲毫保留,手上纏繞著鋒銳的金光,切開空氣,電光火石間抓向對方。

蒼白修長的手掌如之前那般一擊即收,卻卻慢了一絲,在將要縮回黑暗中時,被趙天一把抓住。

「好冷!」

入手處一片冰冷,讓他沒由來的心頭一緊,腦海中不知怎麼的那些凍在太平間的冰冷死屍,十分的驚悚!

「現在應該怎麼辦?」周圍的黑暗詭異的平靜下來,不再蠕動,現場竟陷入了一片安靜。

趙天對於接下來怎麼做卻是有些猶豫了,這隻手的主人還隱沒在黑暗之中,然而自己卻不能進去,太危險了!

之前的半個小時的戰鬥中,趙天就多次嘗試過沖入黑暗之中,卻遭受到了無法理解的詭異攻擊,加上黑暗的恐怖腐蝕能力,讓他吃了很大的苦頭,要不是沖回來的及時,恐怕趙天就只能動用最後的絕招了。

手中抓著的蒼白手掌雖然給人死屍般的陰冷感覺,皮膚卻光滑而細膩,猶如少女肌膚般充滿彈性,很詭異!

修長蒼白的手就這樣靜靜的被趙天抓著,沒有掙扎反抗,平靜得詭異!

「管你是什麼,先拖出來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

趙天發狠,決定動手,如果實在太危險,就算冒著再次受到麻煩傷勢的危險也要動用最後的拚命絕招。

手上發力,抓著這隻詭異手掌向後拉扯,趙天全神戒備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

黑暗如同粘稠的糖漿,被拖拽出一片凸起,越拉越長。

就像是在拉動橡筋,使用的力氣越來越大,在趙天的注視下,一個人形的黑暗輪廓逐漸浮現而出。

終於,黑暗散開,顯露出一張女人的臉。

趙天停了下來,雙眼發直,頭皮有點發麻!

太驚悚了!

準確的說,女人的臉十分的美艷,絕對是一個令男人瘋狂的尤物,見到的第一眼就會讓讓人內心躁動!

然而只有半張臉是正常樣子,另外半張臉上爬滿的一隻只黑色的細小甲蟲不斷蠕動變形,整個臉部時不時就會凹進去一塊,與另外半邊美艷的臉合在一起,顯得分外驚悚!

突然,女人臉上原本閉著的眼睛陡然睜開,漆黑的瞳孔彷彿深不見底的無底深淵,爬滿黑色甲蟲的臉上一隻黑色的甲蟲從檐角鑽了進去,消失在眼眶。

女人的雙眼平靜的看著趙天,一隻眼睛是魅惑勾引,一隻眼睛是冰冷殺戮,讓被盯著的趙天越發戒備。

一個呼吸,兩個呼吸,三個呼吸。

這張女人的臉上忽然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飽滿猩紅的嘴唇鉤起的時候,兩隻細小的黑色甲蟲還從臉上掉了下來。

「不好!」

看到這一幕,趙天心裡暗叫要糟,生命本能瘋狂報警,一股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機驟然降臨。

毫不猶豫,鬆開手瘋狂暴退,體內生命能量如火山般開始噴發。

並且,趙天心靈與身體相合,演化五行拳,向著某個極致蛻變。

同一時間,一隻只黑色甲蟲從那半張詭異的臉上爬了出來,密密麻麻,就像變成了噴泉,而那詭異的笑容依然還掛在女人的臉上。

黑色甲蟲如地毯般蔓延而來,太多了!就像黑色的河流,掀起一波波黑色的水浪。

周圍的黑暗也開始蠕動,不斷向內蔓延,侵蝕著還能看見的空間。

詭異蠕動的黑暗之中,一隻只黑色甲蟲爬滿了趙天的身體,從頭到腳完全覆蓋不斷瘋狂啃食。

以趙天為中心周圍一片全是厚厚的一層黑色甲蟲,這些猙獰的黑色甲蟲還在瘋狂的向著他的身上爬去。

金、木、水、火、土五行運轉,相互結合像是要與天地間某種規則產生共鳴。

趙天施展著五行拳法,如同上次在東方明珠塔之戰一般,拋卻一切外物,遵循著心靈的莫名感應向著那種奇異的境界演化!

身上的能量防禦被咬穿,大量的黑色甲蟲噬咬產生的劇烈疼痛,還有一片黑暗下的死亡威脅都被趙天忽略,沒有理會。

他的精神上升到另一種高度,與天地間某種規則產生了輕微的共鳴。

模糊虛幻的規則神鏈隱約浮現出朦朧虛幻的幻影,身體與天地被貫通,磅礴的天地精氣能量如同泄閘的洪水狂灌而來!

「轟隆!」

熾烈的能量爆發,覆蓋在身上的黑色甲蟲被瞬間氣化,周圍的黑色甲蟲也在瞬間向著四周拋飛。

就像黑暗中驟然出現一個小太陽,趙天宣洩出的恐怖能量化作一把把白色的天劍將這詭異的黑暗穿透,撕裂成碎片。

「喵!」

身體劇烈的疼痛,和一聲貓叫讓趙天驟然從恍惚中驚醒過來,看到視線中曠遠的黃沙,他心裡驟然鬆了一口氣:「總算出來了!」

「死亡沙漠里怎麼會有一隻貓?」趙天疑惑,看著蹲在自己面前的黑貓。

劇烈的虛弱感傳來,加上身體的疼痛,他剛剛清醒過來,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一雙綠色的貓瞳瞥了躺在面前的趙天一眼,黑貓優雅的起身離開,長長的黑色尾巴在黑夜中輕輕晃動,十分美麗。

某個時刻,這隻有著綠色雙眼的黑貓突兀消失。

於是,傷痕纍纍,昏迷的趙天就這麼躺在了夜晚的沙漠之中,等待著第二天的到來。 赤紅的太陽如同一個大火球懸挂在天上,散發著無窮的光和熱。

日當正午,天地之間陽氣充盈無比,在灼熱的太陽精氣能量沖刷下死亡沙漠的那種詭異氣息也似乎淡了許多。

一片黃沙掩映下,一座殘破的石質建築大半都被黃沙覆蓋,建築的大門正隱藏在沙丘背後的陰影之中,頗為隱蔽。

建築內部有兩個人正在其中,其中一名傷痕纍纍的青年昏迷不醒,正躺在地上。

「嗯…」

趙天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身上各處傳來的劇烈疼痛就讓它不禁悶哼出聲。

身上到處都是傷口,縱橫交錯,像是被腐蝕過,太痛苦了!

「你倒是醒的挺快!」

旁邊傳來清脆猶如黃鶯般的聲音,聲音的主人對於趙天如此快的清醒也很驚訝。

說話的人便是建築中的另一人,一頭金色長發,容顏俏麗,一身布滿樹葉花紋的綠色皮甲,耳朵比正常人類明顯要長些。

這是一名精靈族弓箭手。

原本他正在把玩著手中猶如枯乾藤條編織而成的長弓,見耳朵動了動,察覺到救回來的東方人已經清醒,隨即放下長弓起身。

「你的傷很重,最好還是躺著不要亂動。」

「沒關係!這樣挺好。

還沒謝謝美女你呢,應該是你把我救了吧,真的很感謝!」

再到這名精靈走進,趙天已經掙扎的爬起身,將上半身靠在了牆壁上。

他看著眼前的這名美麗金髮精靈,十分真誠的說道。

一睜開眼就發現身處的地方與昏迷之前並不一樣,是處在一處較封閉的殿廳內部,生命本能直覺沒有感覺到周圍有危險。

心裡長舒了一口氣趙天猜測是眼前的這名精靈把昏迷的自己帶到了這裡,倒是頗為感激對方。

事實上要不是金髮精靈恰好路過,帶走了昏迷在曠野里的趙天,一直昏迷到現在才醒的他估計早就被路過的亡靈骷髏給殺死了。

「看來你死不了,那就儘快離開這裡,這裡是我休息的地方!」金髮精靈冷漠道,旋即轉身向著另一邊走去。

趙天有點納悶,對方的態度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差!

之前明明還微笑著走過來,怎麼還沒說兩句話,就黑著臉離開。

自己剛才的話好像也沒什麼地方不妥當的吧?

搖了搖頭,雖然對方態度很差,但也不是馬上就要趕自己離開,趙天準備先將傷勢恢復一下才離開。

調整呼吸,努力吸收著周圍的天地精氣,讓乾涸的生命能量逐漸充盈起來,身上傷口的恢復速度在生命能量的滋養下也變快了許多。

這裡畢竟還有一個不知道來歷的人,趙天也不敢動用神秘的法,全身心的進行修鍊。

大半個小時后,趙天睜開了眼睛,雙眼中隱隱有神光暗藏,身體已經恢復了大半。

修行神秘法,每一次進化都是完美無缺的生命進化,他的軀體自然擁有著極強的恢復力,之前之所以遲遲沒有恢復,也只是因為體內生命能量乾涸的原因。

而且趙天服用的那枚龍靈之果雖然最大的作用是幫助他提前凝聚了真靈之種,但剩下的特殊能量卻也融入了他的身體每一處,使得他的軀體再逐漸產生某些奇異的變化。

這種變化很緩慢,一直在持續,也許會讓趙天覺醒古老的神魔血脈。

不過這次身體受到重創,生命自然選擇下,進化出了加快身體傷勢恢復的天賦,這種天賦還會隨著時間不斷變強,直道龍靈之果的特殊能量全部消耗殆盡。

「加快身體傷勢恢復?我到底算運氣好還是不好!」

趙天心裡嘀咕。

當天賦形成的時候,他自然而然就知道了這是自己獲得的天賦,內心難免有點遺憾!

自從從孫老頭那裡得知關於龍靈之果的訊息以後,趙天就對自己會覺醒什麼天賦很是期待。

像是千里眼、順風耳、瞬移等,或者掌控火焰、雷霆…

「說不定以後還會有個不死小強的封號!」

想象了一下未來自己像只小強一樣怎麼殺都殺不死,趙天很無語!

「那就叫他不死神通!」他只能這樣自我安慰。

暫時把這事放到一邊。

傷勢恢復得差不多,趙天第一次認真的觀察自己的救命恩人。

一頭微卷的金色長發,皮膚白皙細膩,十指修長,他的面容很美麗,五官都很柔和,脖頸猶如天鵝般修長—

等等!脖頸—」

趙天面色古怪,嘴角忍不住抽搐,一臉忍得很辛苦的表情。

原來如此!

他終於知道自己哪裡得罪對方了。原來自己的這位救命恩人居然是個男的!

金髮精靈雖然不明顯,但確實有喉結,在看其沒有凸起的胸部,確定是一名男性。

趙天很尷尬,走過去和對方打招呼。

金髮精靈也知道自己的長相太容易誤導別人,加上趙天誠懇的道歉,倒也沒繼續黑著一張臉。

「你好,我叫愛西。」精靈愛西自我介紹,同時也詢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