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往前走,哭聲似乎越真切,像是辦白事出大殯,上百人齊聲啼哭,而且還都是女子的那種低吟的哭聲。

突然!

所有的風聲,哭聲,戛然而止,詭異的停止沒有一絲預兆,周圍靜的再也聽不到一絲聲音。

咚咚!咚咚!

刀四幾人心跳陡然加快了起來,面面相覷,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一絲驚恐,現在是誰再跟他們說世界上沒鬼,打死他們三個也不信了,就算是楚河說也不信了。

楚河也是心中狠狠一抖,的確有點詭異,外面那麼大的風,這隧道完全沒有可能一瞬間就停止,而且如此乾脆,一絲風都沒有了。

幾人不敢再向前一步,三頭神獸倒是沒有恐懼這一項,但是也疑惑的打量起四周。

沒有了風聲和哭聲,四周靜極了,楚河毫不懷疑,就算是什麼都不出現,這種極靜也容易把人逼瘋……

唰!!!

就在眾人心中狂跳的時候,刀四的身前,一條灰白色的腿,陡然落下,硬生生停在了半空,灰白色的皮膚上腐爛生瘡,蛆蟲遍布,但看得出這是一個女人的腿,大腿處正在刀四的眼前,穿著一個黑色的一步裙。

刀四連呼吸都停滯了,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覺得自己腦中某一根弦隨時都有可能崩斷,他緩緩的順著這條腿上上看去,就在自己眼前的頭頂上方,一張恐怖的女人臉向前耷拉著,正面向自己,頭髮蓬散開來,一滴黑血正滴在刀四的腦門上,這女子的脖子被一根繩子吊在隧道頂部……

刀四倆眼一翻白,扭了扭晃了晃,咣當一聲栽倒在地,其他三人聽到有動靜,回身看一眼刀四,已經趴在地上不動了,再往上看。

「啊!~~~~」

白桃張瑩兩人同時尖叫出聲,反身就近抓住救命稻草,兩人互相緊緊抓上了對方的手,跺著腳,閉著眼,扎著頭,倆人連叫帶哭抱成一團。

楚河一驚,但好在離得遠,還不至於嚇壞了,不像刀四近在眼前。楚河向上看去,這屍體被弔死在了隧道頂部,而且是剛剛突然出現的,因為剛才自己走過的時候根本沒有這麼一具屍體。

虎子上前咬住刀四的肩膀,將其翻上自己的虎背,馱著他向楚河走來,猙則是口中吹出一口勁風,一道風刃噗的一聲精準的割在了繩子上,屍體掉落在地。

楚河拍了拍兩女,隨後上前查看,這根本就是一具女喪屍,看起來像是某個商場的職員,而且太陽穴的洞看上去還是新的傷口,剛死不久。

「快跑……跑……」

就在此時,一聲及其低微的沉吟,似乎是平時與人的耳語聲音,在現在的環境中卻是聽得非常清晰,一直重複著快跑,跑這樣的話語,聲若九幽而來,冰冷空靈,讓人不自覺的生出渾身雞皮疙瘩,白桃張瑩緊張的看向楚河,眼中滿是祈求之色。

楚河也是深吸了一口氣,此時想起了徐傲和陳龍的囑咐,點了點頭,九尾妖狐和猙,分別跑到了白桃和張瑩身前伏低,兩人騎在神獸身上,這才安心了許多,壓低了身子不肯起來了。

楚河在前帶路,三隻巨獸馱著三人,眾人一溜小跑向前跑去。

周圍依然沒有風聲,但是楚河卻是不斷的掃視著周圍的環境,楚河發現頭頂的隧道上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個圓形的窟窿,楚河暗暗皺眉,眼角一動,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一伸手,一人三獸停在了原地。

楚河環視四周,剛停下沒五秒鐘,隧道兩旁突然緩緩亮起微光,無數個弔死屍體的投影,就像是投影電視一樣在兩側的牆壁上顯現出來,繩子來回晃動間,一個個弔死的黑影似乎是活了一樣,來回穿插遊盪,一陣陣低沉的哭聲再次傳了出來。

楚河卻是嘴角一勾,暗罵一聲:

「哼,裝神弄鬼。」 楚河暗罵一聲,舉起手中的步槍,對準了天花板噗噗噗噗連開幾槍。

前兩發子彈還能打破房頂的水泥,但是再開槍卻是鐺鐺的脆響,隧道頂端的水泥上面竟然是厚厚的鋼板。

四周的鬼影突然變得混亂了起來,開始出現了其他的黑影。

楚河再次舉槍,這一次直接對準了頂部那個黑洞洞的窟窿,噗噗兩槍打了進去,頓時一陣稀里嘩啦的破碎聲響起。

「哎哎別開槍別開槍!」

洞口處突然傳來一聲哀求,鬼哭聲音戛然而止,楚河得意的看了看一臉懵的白桃二人。

「出來!裝神弄鬼!」

…………

「好……我這就出來,別開槍啊……」

似乎沉吟了一會,洞口內再次傳來一聲低喝,但聲音聽起來似乎也只有十七八歲,一個年輕男子。

話音一落,頂部的洞口中跳出一個黑影,但根本不是人,楚河的探燈照過去一陣反光,待黑影落地,楚河幾人才看清,頓時雙眼一亮!

終結者???

眼前之物竟是一個人形的機器人,看上去雖然只是個半成品,但手腳齊全,整個就是一個脫去了人皮的終結者,其中一隻手臂上還有一支步槍,此時步槍槍口正指著楚河幾人,紅光閃爍的電子眼球不斷的擴大,收縮,似乎在收集著什麼信息。

「嘿!你身後那三個大傢伙是什麼,那是什麼怪獸?」

男子顯然坑了楚河,根本沒有露面的打算,洞口處還傳來了擴音器的聲音。

「做人要講信用,說到做到才算男人,姑娘,你說呢?」

…………

年輕男子顯然一時語塞,洞口處嘩啦一聲放下一截軟雲梯,男子先是露出了一隻腳,停在半空不忘提醒楚河道:

「我警告你啊大哥,別開槍,我的機器人很準的。」

似乎是要配合他的話,身後的機器人非常人性化的用左手托住右手的步槍,一動不動的盯著楚河等人。

楚河已經對這個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要想在末世生存,必然需要一技之長,頭腦,運氣,血清,都是實力的一種,這男子顯然是第一種。

雲梯上一個男子爬了下來,落到地上警惕的看著楚河幾人,楚河幾人也在打量他。

一米七五左右中等身高,十七歲左右,身材偏瘦,三級變異者,臉龐消瘦,皮膚細嫩,書生氣十足,一身與自身氣質截然相反的酷酷的機車服,帶著一個虛擬眼鏡,其中一個鏡片上還閃動著藍色的圖像,楚河看不清,但圖像一直在晃動。

「哎!你身後的這幾個怪獸,我很感興趣,是你的嘛?什麼變異品種?」

男子用手指蹭了一下人中,吸了吸鼻子,沖楚河微微一仰首,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意思。

楚河上前兩步,把步槍壓了下來,痞氣十足的笑容爬上嘴角:

「小子,你叫什麼。」

此時白桃張瑩也翻下了神獸的後背,走了過來近距離看看這裝神弄鬼的小子。

男子再次略顯緊張的蹭了蹭人中,看了看幾人,色厲內荏的道:

「我叫宋涼,你……大哥你叫什麼。」

楚河殺的人和喪屍無數,周身圍繞的一股莫名的威懾力,那是在生死邊緣徘徊無數次才有的氣場,這讓宋涼很不適應,楚河的眼神打在自己臉上,都似乎有一股寒意。

楚河滿意的點點頭,反身一揮手先把九尾妖狐和猙收回了泥人張變現系統,一個小小的表演讓宋涼雙眼一亮,另一個鏡片也開始閃爍藍色的圖像,看的出來很激動,但似乎也沒看明白是什麼回事。

「想知道也行,不過我有點渴了,說話不舒服……」

宋涼一陣激動,雙眼中是難以掩飾的好奇,甚至凝聚成了一種探知欲極強的光芒,聽到楚河這句話,自然明白了過來,趕忙伸手示意幾人:

「我有水,大哥大姐請上來坐。」

虎子馱著刀四,猛地一撅屁股,刀四在虎子背上一掂,狠狠咯了一下,甩了甩頭醒了過來,這才看到楚河幾人正爬雲梯,暈暈乎乎的腦袋還沉浸在剛才的驚嚇中沒回過神來,直到白桃沖他招了招手,才迷迷糊糊的跟著幾人爬上了雲梯。

洞口上方果然別有洞天,光是這鋼板就有一指厚度,別說子彈,炮彈都打不透,幾人全都鑽了上來,楚河把虎子也收了,終結者機器人最後才自己爬雲梯上來,身手靈活程度幾乎與人無異,直讓楚河幾人嘖嘖稱奇。

宋涼開了燈,眾人更是一陣驚訝,腳下的洞口從鋼板中間伸出四個對角,緩緩閉合,徹底封成了平地,幾人現在身處在一間屋子當中,但是屋子兩側順著這隧道的上方,是一整排屋子,就像是一條長長的走廊上打出了一個個隔間,一眼望不到頭,入眼所見便有二三十間。

這間屋子的牆角,堆放著大量的防腐食品以及飲用水,那些箱子上大多都受潮褶皺了起來,礦泉水包裝也被部分破壞,但是都不耽誤吃喝,足夠四個人活一個月的量。

宋涼很滿意眾人的反應,也不說話,帶著終結者穿過一個個隔間向前走去。

總裁爹地請小心 楚河幾人一路跟隨,眼中的震驚越來越甚。

各個隔間的牆角都堆放著各種物品,食品,水,破銅爛鐵,生活用品,報廢電子設備,汽車部件等等等等,雜物成堆,類別多樣,儼然是一個大型的垃圾分類回收站,這其中最多的竟然就是那些破銅爛鐵和電子設備,各種工具更是一應俱全。

宋涼連續帶著眾人穿過了二十個房間左右,這才來到了一個超大的房間,約40平左右,頂層同樣是鋼板製成的天花板,光源則都是鑲嵌在天花板內的一個個小燈,雖然燈小,但是卻非常亮,三五個便足以照亮整個大屋子。

而那些牆角上堆放的,赫然是六七個未成形的「終結者」機器人,其中兩個看起來似乎是受了傷,各種線路被掏了出來,每個機器人身上都帶著暗黑色的血跡,還有喪屍身上的碎肉,中間位置有一張超大的沙發床,床前是幾台拼接好的電腦,還有一個巨大的工作台,工作台上的各種精密儀器和工具,楚河等人見所未見。

「你的電是從哪裡來的……」

白桃從一進來就疑惑了,幾乎所有的房間都是通亮的,這要費多少電力,又是哪裡來的?

宋涼將超大的沙發床上撣了撣,把零食袋裝好,床上的衛生紙……趁楚河幾人沒注意趕緊藏了起來,一臉自然的答道:

「哦,這個簡單,我只需要改裝兩個小型HT600發電機,接到KM12型傳導設備,然後用一毫*分解成強化能源,現在這裡面的電力足夠用1255年……」 宋涼風輕雲淡的說著,小心的摘下了虛擬眼鏡放在工作台上,隨後端起了那個邊緣沾滿暗黃色咖啡漬的馬克杯,裡面熱氣騰騰,似乎還有沖泡的咖啡。

楚河幾人瞠目結舌,良久說不出話。

眼前這個17歲的少年,說的詞他們一句都聽不懂,但是那1255年卻是聽得真切。

宋涼將馬克杯放到嘴邊,身子半靠在工作台上,饒有興趣的看著幾人。

Fufu~~~

一陣吸水聲才讓楚河幾人回神,幾人默默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坐到了一旁的沙發床上。

宋涼顯然不太懂得待人接物,自己連喝了好幾口才想起來,自言自語的哦了一聲,才放下馬克杯,忙活著給幾人倒水。

楚河幾人看著他從一大堆機器零件中刨出來一盒速溶咖啡,又從一旁飲水機中按開了涼水,沖著楚河幾人一邊笑著,一邊感覺手上的紙杯沒有溫度,又趕緊換到熱水……

就是這麼個毛躁的崽子,獨自創造出了終結者?而且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弄來了這麼多物資?

楚河簡直難以置信,但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這小子絕對是個超級天才。

宋涼一邊將不斷飄著濃郁香氣的紙杯送到幾人手裡,一邊笑嘻嘻的看著楚河問道:

「大哥,說吧,你那怪獸是什麼啊?你那一揮手……」

宋涼邊說邊比劃著靠回到工作台上,再次端起了馬克杯喝了一口。

「其實,那都是神獸,我們,都是神的使者……」

楚河正色的喝了一口咖啡,沉聲道。

噗!

宋涼卻是一口把咖啡噴了出來,生怕噴到幾人身上一樣又憋了回去,順著嘴唇咕嘟咕嘟往外冒了兩口,劇烈的咳嗽了兩聲,但顯然一臉興奮,從一旁扯過一把毛巾一邊擦著,一邊眨著眼靜待下文。

「這一次世界災難,我們華夏神族派遣我們幾個人下屆,背負著很重要的使命,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協助我們。」

楚河說著話,臉上沒有絲毫異樣,一本正經,神情嚴肅。

「有有有!大哥大姐們不知道怎麼稱呼?啊不對,敢問幾位的神呼……不是,法號……哎呀!」

宋涼急的抓耳撓腮,楚河雖然能憋住笑,但是老臉也開始憋的微紅了起來,其他幾人則是使勁捂著肚子,笑的止不住了。

「我叫楚河,這位是……」

楚河一一將真名實姓告訴宋涼,隨後尷尬一笑道:

「逗你的,我們不是神族,但是你所說的怪獸的確是貨真價實的華夏神族,不過至於如何能夠召喚出他們,這個暫時保密,畢竟咱們還不熟……」

宋涼急忙坐到了楚河身旁,雙眼放光道:

「沒事,我懂,大哥你可不可以先告訴我,這幾隻神獸是什麼。」

楚河卻是饒有興趣的反問道:

「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裝神弄鬼的嚇唬別人。」

宋涼癟了癟嘴,一蹺二郎腿,不雅的靠坐在沙發上,不滿的嘟囔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