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常態下!

冷玉實力暴增,他一解放自己的形態,便遽然化為了頂天立地、百米之高的恐怖巨人!

嘭!

冷玉突然從正常體型化為巨人,體型突兀變大之下,一下便將夾擊自己的四人硬生生的給彈飛了出去!

「成長類覺醒者!」

見到這一幕,其餘四人哪裡還看不透冷玉的根腳?刀頭見到這一幕心中更是大駭!

「殺!」

尚在其餘三人愣神之際,戰鬥經驗豐富的刀頭;被體型突然變大的冷玉彈飛之後,愣都沒愣,便從地上一躍而起,持刀朝著已經化為百米之高的巨人冷玉沖了過去!

「無影刀!」

唰!

詭異的黑線再線!

縱橫達二十多米的黑線在空中一劃!便帶著森森殺機朝著巨人冷玉的腦袋劃去!

見狀!

巨人冷玉眼神一凜!巨大的眸子之中有雷光閃爍!

只見巨人冷玉猛地深吸了一口氣后!

朝著刀頭猛然吹出!

「呼!」

大風撕裂!

好比九天罡風!

百米之巨的冷玉深吸一口氣后,猛然吐出,那颯颯罡風聚集!一下便將從地面躍起的刀頭吹的衣服盡裂,身上浮現道道血痕!更是把他整個人吹得更是身子一個不穩,差點跌落高空!

「死!」

刀頭不顧滿臉被罡風劃過所造成的傷口流下的鮮血,牙關一咬,穩住身子后頂著口吐罡風的巨人冷玉,再度朝著他的脖子衝去,勢要一刀斬掉巨人冷玉的頭顱!

此時,先前被冷玉突然解放形態彈飛的另外三人也回過了神來,身子一躍,手持兵器躍起幾百米之高,隨後便揮舞著武器朝著巨人冷玉那巨大的大腦袋砸去!

前有悍不畏死的刀頭,上有殺機盈野的三人。

見狀,冷玉不敢託大,只見他提氣入腹,隨後,張開大口朝著三人突兀的爆吼了一聲!

「吼!」

音浪滾滾,猶如驚雷在耳邊炸響!

炸得耳膜破裂!

巨人冷玉一聲爆喝后,那音浪更是猶如實質一般;瞬間透進了這四人的體內!而後擊中了他們的五張六腑!

「噗噗噗噗!」

四道鮮血吐出!

冷玉這一吼,一下!便將這四人吼得口吐鮮血,腦子眩暈,身子更是一個不穩,從高空跌落!

作為純粹的本體成長類覺醒者,由於自身的特性,身體機能同步成長,所以當冷玉的實力越強!人類的自身所具備的潛能便會隨之大幅度被挖掘出來!

眼下,冷玉體型達到百米這個關口,他一聲吼,便如九天驚雷,音波蕩蕩,極具威力,可以輕易傷人!他一吐氣,便可呵氣成罡風,將人吹得形神俱滅!

兵器組殘餘四人被冷玉這一聲大吼,便吼得受了點內傷,見狀,冷玉那龐大的身子動了!

只見這一瞬之間,巨人冷玉朝天急速揮出三拳,便擊中了因為眩暈,從高空之跌落的三人!一瞬間便將三人打飛百米開外,生死不知!

又見,巨人冷玉的腳一動!

便朝著刀頭猛的踢出一腳!大腳如擎天大棍一般,雖然刀頭的實力很強,已經從剛剛的眩暈之中清醒了過來,但面對巨人冷玉那橫掃四方的大腿,他根本就是避無可避,一下就被冷玉踢中,飛上了高空!

「哈!」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冷玉吐氣開聲,朝著如玩偶一般,被自己一腳踢上了高空的刀頭猛地揮出一拳! 左教授,吃藥啦 巨大的拳頭『嘭』的一聲擊中刀頭,一瞬間便將刀頭,打進了百米外的地底!

「咳咳!」

還沒等被冷玉打飛的四人從泥土地理爬出來,巨人冷玉一步跨出,便跨出百米,一下就來到了先前偷襲自己的棍老面前!

見到擎天巨人冷玉站在了自己的眼前,棍老心中一突,本能的想要開口求饒,但轉瞬間又被自己那強烈的自尊心給壓了下去!

「殺!」

棍老大喝,他惡著黑臉,眼中殺機四射從地上彈射而起,持棍就朝著冷玉的腦袋沖了過去!想要來個力劈華山,一棍子將巨人冷玉劈翻,但當他人才躍起五十多米高,才到巨人冷玉的腹部時,冷玉的一隻手大手便帶著呼呼狂風朝著他拍了過來!

「嘭!」

劇烈的音爆聲響起!

在滔天巨力面前,棍老剛一撞上巨人冷玉那遮天蔽日的大手,身子便如同麵糰一般;被冷玉的打柔軟扭曲!直接被冷玉一巴掌扇死了!屍體更是被冷玉直接扇飛千米開外!落地之後化為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

殺了棍老后,巨人冷玉再動,他一步跨出,瞬間越過百米,一腳就踩在了剛想從地下爬起了戟兄身上,一下就把他給活活踩死了!

「啊!?」

遠處,刀頭和槍哥見到巨人鵲起兔落間,連殺兩人,心中恐懼不已,發出驚呼;槍哥見到這一幕更是駭得一把丟掉手中的長槍,想要逃跑,但是晚了!巨人冷玉早就盯上了他!只見巨人冷玉猛的躍起數千米高!而後一下就追上了瞬間逃出三百米外的槍哥!

「死!」

巨人冷玉從高空一腳踢出!如是火箭砸落一般,大腿一瞬間便破空踩中了槍哥!只一腳,便讓他步了戟兄的後塵!活活被巨人冷玉踩死!

「殺!」

那邊,刀頭見狀,知道逃無可逃,便大喝了一聲,又一次持刀向著冷玉殺了過來!

見狀,冷玉猛的一扭頭,腦中靈光一閃,以巨人形態,朝著刀頭猛地揮出一拳!

「大玉丸!」

這一拳,和正常體型下揮出來的大玉丸有些一樣,正常體型下,大玉丸有解放形態后的大小,卻沒有解封形態后的距離!

要知道,解放形態后,身為百米巨人的冷玉光臂長達到了四十多米!這麼恐怖的距離,卻並沒有被正常體型下的大玉丸繼承,而是只繼承了解封形態后的拳頭大小。

而解放形態后,則是和正常體型的大玉丸反了過來,正常體型下揮出的大玉丸的基本流程是解放形態再縮小,而解放形態后揮出的大玉丸則是突然縮小再解放形態!

腹黑大神賴上僞小白 於是,解放形態后的大玉丸便在世人的眼前呈現出了詭異的一幕!

只見,巨人冷玉一擊變種『大玉丸』揮出!拳頭卻只有正常體型的大小,但是攻擊距離卻因為解放形態后所特有的臂長,從而可以打的很遠!

此時,冷玉的這記『大玉丸』更像是一柄長槍!一柄長達四十多米的恐怖長槍!

它被冷玉突兀地揮出,一瞬間跨越四十多米的距離,一瞬間就扎穿了刀頭的心臟!隨後,還留在刀頭體內的拳頭因為已經揮出了『大玉丸』后猛然變大,一瞬間便將眼神錯愕的刀頭,身子撐得四分五裂! 「哈呼哈呼!」

當冷玉重新恢復正常體型后忍不住氣喘吁吁的喘了幾口粗氣,他是靠超常態才獲得了勝利,而超出態又是一種極限爆發的狀態,會在無形之中消耗生命力,所以此刻冷玉退出超常態後有些累。

望著被自己一記變種『大玉丸』打的身子四分五裂的刀頭,冷玉眼眯了眯,在回味今天這場大戰自己有那些做的不到位的地方。

就在這時,眼尖的冷玉發現從刀頭屍體之中,掉了一張銀行卡,冷玉走過去將它撿起來后,發現這是一張DDK銀行發行的ID卡。

「不知道裡面有多少錢?」

這種銀行卡取錢是不看人的,所以無論誰撿到了都可以取走裡面的錢,冷玉想了想,便開始搜刮兵器組這七人的屍體,除了被自己一巴掌扇飛到不知道哪裡去了的棍老,冷玉從兵器組剩下的六人屍體中一共摸出了五張ID卡,還有一張被打壞了,沒有用就隨手扔掉了。

「我記得紅塵市有DDK的銀行,到時候看看裡面有多少錢」

冷玉把五張ID卡塞進了自己的口袋,和自己那張ID卡放到了一起,眼下,冷玉身上只有幾樣東西,一把從小二那裡搶過來的黑刀,自己師傅傳給自己的禱告者,以及共計六張ID卡,至於華墨的遺物則是被他藏起來了,上次在大都市他和李聖行大戰了一場,差點把華墨的遺物那部手機給打壞了,所以他在傷勢好了之後,就把東西藏了起來。

雖然身上東西少,但冷玉眼下的身家可不菲,足足有四億多,在飛元山上的開銷都是花大龍王的錢,所以冷玉的錢基本上沒怎麼動過。

「得找機會弄點錢了」

以後惡魔人組織日漸壯大,開銷更不少,所以冷玉起了存錢的心思。

「話說,這個東西是啥?」

此時的冷玉手中拿著一個精緻的古銅色鏤空小圓球,這個東西是他剛剛從兵器組叉子的屍體上收刮來的,感覺很有意思便收了起來。

這個小圓球通體鏤空,中間有一小塊緋紅色的紅寶石,冷玉將它對著太陽看了看,當太陽光透過鏤空的圓球照到那緋紅色的紅寶石上后,冷玉便見到了神奇的一幕,只見一縷縷緋紅氣體從鏤空圓球裡面升騰而起,異常的漂亮,有一種妖異地美。

「無盡遺古大陸上的異寶?」

冷玉猜測,但也沒多想,便將他塞進了自己的口袋,隨後提著黑刀,朝著紅塵市走去。

「嗯,應該找自己師傅幫忙,」

此時,冷玉已經步入了紅塵市,由於一路上他都在想刺殺渾丹的人選,所以一時不察,低著頭撞到了一個女人,或者說,被一個女人故意撞了一下。

「嘿!小帥哥,這麼早就來尋花問柳啊?」

冷玉聞言抬起了頭,這是一個煙花女子,頗有幾分姿色,臉上掛著虛偽的笑容,當她見到冷玉手中提著的黑刀和那黑色長衫上殺了兵器組七人後沾染上的血跡之時,瞳孔一縮,像是在害怕,但隨後卻銀牙一咬,帶著笑吟吟地笑容,一把摟住了冷玉的胳膊,用兩個大白兔蹭著冷玉的手臂。

「累不累啊?要不要跟姐姐進去,姐姐幫你按摩一下?」

說著女人抬頭示意了一下,叫冷玉看旁邊一家店。

聞言,冷玉抬頭望了一眼眼前的這家店鋪,店鋪的落地招牌燈箱透著暖紅地燈光,燈箱里按摩院四個大字被紅光照的宛如一個處子,冷玉站在店門口望了眼店內,店內看著很大,暖色調的燈光將粉色的牆壁照得暈紅,除此之外,冷玉還見到店內正有一名虎背熊腰的大漢,正在對著面前的一群女子哈哈哈大笑。

在古代,就是青樓了,在現代,改了個名字,叫做按摩院。

冷玉側頭望了一眼紅塵市的大街,紅塵市的大街小巷一家接一家,或高檔,或中擋,或低檔,都是各色按摩店,縷縷婉轉動情柔美的音樂從店內傳出,飄蕩在了大家小巷,讓紅塵市亦如古代,活在一群鶯鶯燕燕地竊竊私語之中。

冷玉回首,望了一眼摟著自己胳膊的風塵女子,眉間凝結一點寒芒:「讓開,我還有事情!」

此刻的冷玉滿腦子都是如何刺殺渾丹,可沒閑功夫做大保健。

風塵女子被冷玉一掃,嚇得摟著冷玉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眼中更是閃過一絲恐慌。

「呵…呵!」她乾笑了兩聲,一咬牙又將冷玉的手臂摟得更緊了。

「別這麼冷淡嘛,玩玩嘛!只不是按摩而已,放心,不舒服不收你的錢!」

此刻,這名風塵女子媚態盡顯,蹭在冷玉手臂上的柔荑婉轉,眼中秋波如流動,紅唇蠢蠢欲動,睫毛微微一顫,便向冷玉展現出了什麼叫做風情萬種身姿嫵媚。

若是處子於之對視,必然情心大動!

冷玉瞧了眼對方,與她對視,看了她一會兒后,冷玉想了想,平靜地對女子說道:「給你十秒鐘的時間!」

十!

女子聞言微微一愣,像是在思考冷玉話中的意思。

九!

女子微微蹙眉,像是陷入了沉思。

八!

女子銀牙緊咬,似乎陷入了什麼抉擇之中,額頭浮現一滴虛汗。

七!

女子銀牙咬得更緊了,見到冷玉那冰冷的眸子之時,瞳孔微微一縮。

六!

女子臉色浮現出一抹掙扎,冷玉看的出來,她在害怕。

五!

女子望著冷玉,臉上浮現出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猙獰,但還是被心思通透的冷玉捕捉到了。

四!

女子掙扎的更加厲害了!額頭浮現一片汗水,表情有恐懼,有希翼,十分複雜。

「三!」

冷玉靜靜地吐出了這個字眼兒,讓女子整個人如遭雷擊,臉色僵硬了一會兒。

「二!」

冷玉靜靜地望著女子,女子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視死如歸的決然!

當下一秒來臨之際,冷玉故意多等了一秒,一秒之後,就在冷玉嘴唇微張,即將說出最後一個數字時,這名風塵女子帶著滿頭汗水突然跪在了冷玉的面前,急速說道:「我叫柳艷,被人拐賣到這裡,求覺醒者大人救我!」

說罷,柳艷納頭便拜!

冷玉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彩,他想不到這個普通的人弱女子竟然知道覺醒者的存在。

恰在這時,冷玉身前這家按摩院店內的那名虎背熊腰地大漢見到了這一幕,便皺眉喝道:「喂!賤人!你搞什麼玩意?」

說罷,那人抬腳,便向著店外走來,出了店門,他見到柳艷跪在冷玉面前,便帶著一絲疑惑打量了一眼冷玉。

黑衣帶血,長發束背,表情冷漠,手中提刀,讓這名大漢見了眉頭一皺。

「兄弟那條道上的?」

冷玉沒有說話,只是眯著眼睛在打量他。

「不說話?啞巴了?」

大漢鼻子朝著冷玉不屑的哼了一聲,他以為冷玉就跟那些喜歡玩cosplay的人一樣,所以留著長發,帶著長刀。

「裝什麼裝!跟個傻逼似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