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托斯點頭:「當然可以。」

「武器島,是科特王國下屬的一座島嶼,也是一處海軍軍艦的建造基地。」

羅奇剛喝一口茶,全噴費托斯臉上了。

你是讓我一個海賊,去海軍基地造海賊船?這不是老壽星吃砒霜,找死嗎?

費托斯無奈的伸手擦了擦:「閣下聽我說完啊!」

「好吧,好吧,抱歉。」羅奇很不走心的說著。

「武器島雖然有海軍基地,但那裡一直不算太平,有很多勢力摻雜其中。」費托斯神情略顯凝重起來。

「整個武器島可以被分為南北兩端,南端屬於海軍和世界政府,北端則是屬於海賊和南海的各種地下勢力。」

「那座島雖然名義上屬於科特,但實際應該算是一處三不管地帶。」

「世界政府也摻了一腳?」羅奇重新給自己倒一杯茶,端在手中:「這地方還真夠亂的。」

「嗯,但這種亂很平衡。」費托斯好似對武器島很了解:「因為其中牽扯到太多的利益。」

「好吧。」羅奇見怪不怪:「那麼你說的船匠呢?」

「就在武器島上,不過他被控制在世界政府手中,一直在給他們造船。」費托斯如實說道。

羅奇翻了個白眼:「你的意思是讓我從世界政府手中搶人?而且還是在海軍的眼皮底下?」

這事怎麼想,風險都很大,為了一個可能的船工,同時挑戰海軍和世界政府,可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費托斯點頭承認:「武器島很大,海軍和世界政府的控制並不完美。」

羅奇連想都沒多想:「不划算,風險太大,而且誰能證明你口中的船匠會幫我造船呢?」

「他應該會幫你,因為他是我兄弟。」費托斯說出了最關鍵的一點:「他一直的夢想是造出一艘可以和最惡之船,海賊王羅傑所乘的奧羅·傑克遜號相媲美的船」

「那還真是個不小的夢想。」羅奇認真說道,但隨後他突然反應過來了。

「混蛋費托斯,你不會就是想讓我去救你兄弟吧!」

「呀,被發現了。」費托斯「小聲」的說著,但卻擺出一副嚴肅臉:「當然不是,他確實是一個好的船匠。」

霸道總裁來PK 我都聽到了,好嗎?羅奇很鄙視的看著費托斯。

不過如果事情真和費托斯說的一樣,那羅奇到不介意稍微冒上幾分風險。

以費托斯為例,他的兄弟,感覺人也應該不錯吧。

費托斯一見羅奇開始考慮,眼前一亮準備趁熱打鐵:「奈特不僅造船技術一流,他本身也是個武器大師,擅長使用和製造各種武器。」

羅奇本來已經有了幾分想法,但費托斯一推銷,他突然有些懷疑起來。

我們可是海賊,你這麼使勁要把自己兄弟往火坑裡推是幾個意思。

「你說他叫奈特?」這時一直沒怎麼出聲的蒙多突然說話了。

費托斯點頭承認。

「我也認識一個叫奈特的船工,不過他是索羅亞斯人。」蒙多撓撓頭,那還是他小時候的玩伴之一。

「對,奈特就是索羅亞斯人。」費托斯笑了笑:「我說和他是兄弟,是因為當年一起在海上經歷過生死的關係。」

蒙多看向羅奇:「船長,如果真是奈特,倒是可以去找他,他從小就特別擅長造東西,在索羅亞斯一直很有名。」

既然蒙多都這麼說了,而且這人還是蒙多的熟人,費托斯的兄弟,並且有真本事。

那去找他,就可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我在末世能吃土 「那好,下一站就是武器島。」羅奇本身也想去那裡,現在又多了個理由,想不去都沒道理了。

「太好了,船我已經在港口準備好了。」費托斯早就等著羅奇決定。

羅奇嘴角抽了抽:「你準備好了,你去救人啊!我又不要現在走。」

費托斯很尷尬。

「費托斯,你幫我打聽一下烏拉諾斯的消息,還有萊恩死前曾說這個國家有人暗中在尋找什麼,你小心注意點。」

費托斯的為人羅奇很信得過,所以能幫的地方,羅奇還是願意幫一把,提醒一下。

「我會在奧特呆三天,三天後不管有沒有消息,我都會帶人離開,前往武器島。」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羅奇的腳步不會停,在經歷過生死後,他也逐漸的有了目標。

他要變強,要去世界各地看看。

「好吧,閣下說的算。」費托斯有些失望,但這事畢竟急不來。

再說奈特已經被抓很久,也不差這麼幾天的時間。

至於羅奇會不會救出奈特,費托斯對羅奇有著盲目的信任。

這份信任,既有對於死神的崇拜,也有對於羅奇數次出手挽救這個國家,而建立下的信任。

事情既然談完,費托斯也沒有繼續留下。

塔思科剛剛恢復和平,還有很多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

羅奇帶著蒙多,在費托斯留下的侍衛帶領下,去看看那艘費托斯給他準備的船。

柏莎則自顧自帶著錢去購物了。

抵達港口時,羅奇就看到了那艘很漂亮,卻不是很大的船。

有些和羅奇印象中,路飛的第一艘船,黃金梅麗號相像,至少要稍微小了一點。

畢竟出海時,船上只會有羅奇,蒙多和柏莎三人,太大的船,三人也控制不來。

登船后的羅奇表示還算可以吧,湊合用足夠了。

蒙多卻很欣喜,因為這次的船,終於不是羅奇搶的了。

他對羅奇搶船的能力,還是記憶猶新的。

因為要不是那次搶船出海,他也不會被通緝,說不定現在正在索羅亞斯過著富足的小日子。

確認好船,羅奇和蒙多就重新回了莊園。

那裡住起來可比小船舒服太多了。

三天後,費托斯沒能帶來關於烏拉諾斯的消息。

羅奇有些失望,但也算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於是他也不多留,在帶好那幾箱貝利登船后。

便讓蒙多控制小船,按照地圖朝著武器島出發。 海上航行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

在四海這種稍顯平靜的大海上,突發的天氣狀況很少,就是海獸也很少能遇到。

羅奇在甲板上放了一副躺椅,帶著墨鏡,望著晴朗的天空發獃。

這才是出海的第二天,要到武器島少說也要十天的時間。

出海的第一天,羅奇才在蒙多的提醒下,繪製了一面海賊旗,並給海賊團定下了名字。

海賊旗是一個有著黑色翅膀的骷髏頭,在骷髏頭的旁邊還飄著兩團火焰,一藍一金。

海賊團的名字就很簡單了,死神海賊團。

這個名字其實不是羅奇自己取的,而是塔思科人們自發的稱呼。

當天離開奧特時,港口上可是有著很多民眾送行,他們呼喊的就是死神海賊團。

羅奇也不準備費腦細胞想個別的名字,這名字也還算貼切,就直接用了。

「喂,船長,有新聞鳥,你要看報紙嗎?」躺在一旁同樣曬著日光浴的柏莎,伸手對著天空招了招。

一隻背著報紙的海鷗,很聰明的飛了過來。

遞給它一枚硬幣,新聞鳥扔下報紙,又撲稜稜飛走了。

「還真是方便啊!」羅奇有氣無力的感慨。

柏莎隨意的翻開報紙:「這南海還真是動蕩不安呢,菲力克又發生了政變。」

正說著,幾張懸賞令突然從報紙中掉了出來。

柏莎低頭看去,懸賞令上正是一張大大的笑臉。

「咦?」柏莎驚呼一聲。

羅奇揉了揉耳朵,哪怕相處了好一段時間,但他對柏莎這種一驚一乍的性格還是不太習慣。

他一轉頭,想要說上幾句,但看到的卻是自己的照片。

「哎?你拿我照片幹嘛?這張照的不錯嘛!」

羅奇看著照片中神采飛揚的自己,感覺很滿意,照照片的人技術不錯,快趕上烏拉諾斯了。

不過照片下面那一串數字是什麼?

羅奇認真看去,慢慢的他困意全無,一下子坐了起來。

「懸賞令!」羅奇雖然早知道會有自己的懸賞令下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

「是的呢,船長,懸賞2400萬貝利哦!」柏莎探出頭,調皮的說道。

「怎麼這麼點?」羅奇有些不滿。

他可是擊敗了萊恩,而且力士海賊團也不是他的對手,怎麼海軍就開了這麼點錢。

他記得光是達利就不止是2400萬吧!甚至花蛇的幹部最低也都超過了這個懸賞,難道海軍瞧不起他。

柏莎打開報紙,指著上面說道:「看這裡,有關於塔思科事件的報道。」

羅奇接過報紙,認真的讀了起來。

雖然知道懸賞多了不好,但真懸賞很低的時候,羅奇總感覺很不甘心。

不過報紙上的內容,解決了羅奇的疑惑。

按照報紙上所講,世界政府得到消息,塔思科國王恩斯克·萊恩,勾結海賊,屠殺平民,劫掠財物,蔑視世界政府。

其各種惡行,引發了國民的不滿,從而爆發了政變。

塔思科新國王,原大貴族費托斯,在世界政府的幫助下,打敗了惡行累累的原國王。

但在這個過程中,卻有大量海賊趁火打劫,對塔思科發起了猛攻。

其中以懸賞過億的大海賊團,花蛇海賊團為主,力士海賊團,黑馬海賊團,死神海賊團都有參與。

不過在海軍的全力以赴下,花蛇海賊團被成功擊敗,其船長花蛇芙拉,和船上眾多幹部都被殲滅在奧特。

但讓人想不到的是,在海軍和世界政府抽不出手的功夫,死神海賊團船長羅奇,卻帶領海賊在奧特為非作歹。

等海軍抽出人手之時,其已經帶著財物逃回了大海。

羅奇揉了揉眼睛,這報紙上報道的都是什麼玩意?

萊恩的死,關世界政府毛事?花蛇的潰敗和海軍又有什麼關係?

再看看報紙上配的各種海軍英勇戰鬥的圖片,羅奇無語了,這都行?還要點臉嗎?

「怎麼樣船長,驚不驚喜?意不意外?」柏莎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羅奇把報紙一扔,再次癱倒在躺椅上:「我要靜靜。」

報紙上的內容,不由讓羅奇想到了漫畫中路飛等人在阿拉巴斯坦的所作所為。

當時也被隱瞞了下來,畢竟那些事情應該是英雄做的,而不是一個海賊會做的。

只是他實在想不到,海軍和世界政府會做的這麼狠。

功勛是他們的,屎盆子要扣在海賊的頭上,還真是讓人噁心的選擇呢!

也不知道是什麼下的決定,如果都按照這種處理方式來,大海上的海賊只會更多吧。

羅奇雖然對洗白沒什麼興趣,但被人這麼抹黑,還是讓他很不爽。

但羅奇想了想也不糾結了,懸賞少點更好,現在正是低調發展階段。

懸賞太高招來厲害人物的討伐,那不是給自己找不自在嗎?

他無意間一撇,倒是看到了另外兩張懸賞令。

一張是大個子的蒙多,上面寫著火炮,蒙多,懸賞金500萬貝利。

一張是柏莎的美照,至少在羅奇看來是美照。上面寫著,細劍,加西亞·柏莎,懸賞金1100萬貝利。

「咦,竟然一次都被懸賞了?」羅奇仔細的看了看懸賞令,準備將它們釘在船上。

這可是一種海賊實力的象徵,感覺還蠻有意義的。

「無聊。」柏莎皺皺鼻子,沒有看到自己想要的表情,有些不滿。

她重新躺倒在椅子上,翻看起報紙來,不一會就睡了過去,報紙也散落了一地。

「哈……」羅奇看了一會懸賞令,也覺得沒意思,躺在躺椅上,望著天空思考著一些有的沒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