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所有深淵生物絕望的禁土!

還有更加特殊的靈魂之獄,這個獄相對於其他的獄,可謂是及其的狹小,它夾雜在黑暗之獄還有光明之獄的中間,形成了一個狹小的地帶,把兩個大獄完全隔離開來!

別看這個獄似乎十分的狹小,但是它的詭異程度卻不下光明之獄,甚至猶有過之。

聽說,每個進入那裡的惡魔,靈魂都會被不知不覺的侵染,最終成為一個駐留於此的黑暗傀儡!

即使你逃出去也沒用,只要在裡面帶上一段時間,即使出來了,也必定會詭異的返回去,成為一頭沒有思想的傀儡!

駭人聽聞。

據說曾經一頭強大的,達到了大惡魔巔峰的四級惡魔,為了突破自身,在聽聞靈魂之獄中有突破的辦法后,依然的從第四層深淵中跨界而來,悍然的闖入了靈魂之獄,卻再也沒有出來。

而千百年後,有的在黑暗之獄邊界的惡魔眼尖,看到了那個四級頂峰大惡魔的聲影,只是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成為了一頭傀儡,只能站在靈魂之獄中,木然的向著外界望去!!

驚嚇了一眾的惡魔!

此事過後,即使傳奇惡魔,沒有必要,也不想再去招惹這個詭異的獄!

「現在,我們只要靜靜的等待那個巴爾就可以了,**惡魔的晉陞爭奪戰已經打開,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可以找到一位深淵貴族的支持,到時候晉陞**惡魔的爭奪戰……想必那個阿加莎那個女人,也是如此考慮的吧!」女魔心思轉動著,默然無語。

周圍的惡魔已經盡數的離開了,這一片地帶,只剩下了她們自己。

火紅色的琉璃衣服隨風飄蕩,美麗的無與倫比的**容顏,顯露而出。

這居然是一個不比阿加莎差的美女,甚至猶有過之!

……

遺迹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

這裡是個十分隱秘的地方,誰也不曾來過。

巴爾,也就是爾東晟的真身,並不知道在遺迹外圍那裡居然還有一個來自火之獄的女魔在等待著自己。

他現在可是忙的一塌糊塗。

他到底在幹什麼?

爾東晟一面感受著**傳來的種種信息,一面愁眉苦臉的看著眼前的這麼晶石。

深淵意志倒是輕鬆~在出來后,就急急忙忙的把那半截鑰匙去了出來,吞入了世界之腸中,而把這個晶石留給了爾東晟。

似乎是要作為他的獎勵一般。。

同時留下了一大堆雜七雜八的知識,一溜煙的跑了,看那樣子,似乎興奮的不得了!

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

「要是告訴你,我這裡還有另外半截鑰匙,你會不會高興的暈過去?」爾東晟撇了撇嘴,他也只是這麼想想而已。

如果真讓深淵意志知道了那半截的鑰匙在自己身上,暈過去倒不會,殺了他倒是十有**的非常有可能!

他也就是現在肆無忌憚的想一想,深淵意志走後,也不知為何,腦海里的那半截鑰匙又顯現了出來,仍舊那麼不溫不火的呆在靈魂深處,散發著莫名的光輝,不帶鳥爾東晟分毫!

現在,他可以盡情的想了,思緒再也不會斷斷續續的了,也沒有了死亡的危險感。

「果然,是你這個傢伙搞的鬼!」爾東晟咬牙切齒的說著,心中卻怎麼也提不起氣來,他實在是那腦海里的這個大爺沒轍了!

只能聽之任之了!

「不過,這個東西要怎麼打開?深淵意志你說你走就走了,留下這麼大塊香噴噴的東西,只能看到卻吃不動,真不是坑魔嗎!」爾東晟望著晶體里的另一個東西,不斷的流出了口水。

先前就說過,晶體里一共有兩個東西,一個是深淵意志想要的鑰匙,另一個則是……

令外的六分之一的破壞符文!

看到這個東西后,爾東晟不禁極度懷疑這個晶體絕對和曾經看到的那個幻境中的毀滅之神王有關。

沒準這個那個神秘的宮殿,就是毀滅之神王的住處也說不定呢!

「現在主要的問題是該怎麼打開?」爾東晟一臉糾結的看著晶體,深淵意志取走了鑰匙,卻並沒有給自己打開晶體,這是何其蛋疼的事情啊!

他用了無數的方法,暴力轟擊,刺穿,甚至用牙咬,卻對這個晶石沒有起到半點的反應,連個刮痕也沒有!

這簡直堪比世界之石,強悍的令爾東晟無可奈何!

「你說你張的這麼硬做什麼,這不是坑我嗎!能看不能吃,要來何用!」爾東晟無奈的把這個晶石在手中擺來擺去,腦海中思考著對策。

突然~

轟隆~

腦海里一陣的轟鳴~隨即傳來了一陣劇烈的疼痛。

「該死,墨菲斯托居然受傷了!」

「好,很好!從深淵意志獎勵過後,我還沒有正式的大戰一場呢!正好那你來開開刀!」爾東晟眼睛驟然顯出一片犀利的目光,露出一絲冷然。

他把這枚晶石小心的收到了世界之石中,然後~

轟~

一道身影直接竄出了這片地帶,向著遺迹飛去。

無盡的毀滅意志在蔓延!

……(未完待續。) 轟隆隆~

一路上,爾東晟毫不收斂自身的威壓,狂猛的釋放著,恐怖的毀滅意志,如同一道利劍,粗枯拉朽的向著前方前進著。

周圍的地面,甚至在他的威壓下,寸寸崩裂開來。

從深淵意志反饋賞賜后,他第一次肆無忌憚的把所有的實力釋放了出來,毫無壓制。

他就是在向所有人宣告,他巴爾——毀滅之王來了!

誰人可以阻擋!

「哼!雖然你是一獄之主,甚至是**巔峰惡魔,但是我巴爾也不是個受人拿捏的軟蛋,你只是一道投影而已,居然敢如此欺我**,簡直在找死!」爾東晟臉色鐵青,身上的黑色火焰狂猛的燃燒著,背後碩大的翅膀急速的舞動,無盡的毀滅波動在蔓延!

等在遺迹邊緣的那些魔女,豁然轉頭,駭然的望著氣勢洶洶的黑影。

那從天空中侵襲而至的恐怖毀滅之感,讓她們都未知膽寒!

「巴爾!他來了!」一個侍女驚呼著。

「好…..好強烈的毀滅,堪比火之獄中間的那片詭異的小型獄,如同黑暗獸一般!怎麼可能!生靈怎麼可能承受的了這種強大的毀滅能量!即使黑暗遺族也不太可能啊!」那位壯碩**的女子結結巴巴的說著。

「哥哥是破壞,弟弟是毀滅!毀滅與破壞,黑暗的雙生子,最頂級的能量擁有者,這對兄弟,如果能攜起手來,必定會名揚整個深淵!只是可惜……」魔女向著得到的那些信息,似乎這對恐怖的兄弟還處於相互的搏殺中!

「不過,這樣也好,少了一絲忌憚,而且也給自己等人拉攏的機會,既然阿加莎.阿克蒙德選擇的是擁有破壞的墨菲斯托,那麼我艾莉西雅.特里瓊斯選擇這個更加恐怖的男人又有何妨!」這個名家艾麗西雅的女魔嘴角微微的抿了抿,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而且看起來,這個巴爾更加的霸氣啊,真正的實力又會如何呢~」艾麗西雅望著越來越近的黑色狂猛的身影,眼神也越來越亮。

相對於高貴優雅的墨菲斯托,霸氣滔天的巴爾更是和她口味。

嗖~

巨大黑色的身影路過那些火之獄的魔女時,根本毫無停留,一頭竄入了深邃的遺迹中去。

似乎根本不曾注意到她們一般。

「呵呵,不愧是本魔女選中的惡魔,就是霸氣無邊!」艾莉西雅似乎一點也沒有因為爾東晟沒有注意她而生氣,反而嘴角悠然的說著。

「走~我們看看去,這個敢自稱為毀滅之王的傢伙,到底有多麼強悍!」女魔一揮手,連同幾個侍女,身影居然變得模模糊糊起來,瞬間消失在了此地。

「可不要讓我失望啊,我所選定之人,怎麼也要比阿加莎選定的那個傢伙強悍才行!」艾莉西雅心中微微的期待著,如是道。

……

當所有惡魔離開后,這片遺迹之前,終於恢復了安靜。

然而,那橫跨所有地底的無邊血池,卻露出了一絲異樣。

咕嚕嚕的,無數的氣泡冒了出來,一個又一個數十米的青銅巨人走了出來。

這些小型的青銅居然各個長著如同惡魔一般的犄角還有尖銳的尾巴,流露著一雙猩紅色的眼睛。

身上的氣息滾滾如潮,仔細看去,已經不再是那種如同青銅泰坦的那種厚重與威嚴,而是充滿了無盡的**,如同深淵意志環繞其身軀。

與惡魔一般無二!

黑暗的氣息撲面而來。

嘩啦~

一二高達數十米的強大巨人走了出來,他的身上居然長出了寸寸的鱗片,不再是青銅泰坦那樣的鋼筋銅骨。

「薩博斯大人,恭喜狀態轉換完畢!」一個泰坦走上前來,瓮聲瓮氣的說著。

「恩!」巨大的泰坦點了點頭,望向了四周,看著那密密麻麻的泰坦,滿意的點了點頭。

最後,他把眼光投向血海的最中心處。

「現在就差主君大人自己了,只要斬斷了和特里羅那最後一絲聯繫,吞噬了他,我們泰坦一族就會徹底的在深淵立足!」

「到時候,在獻祭掉這個破壞的世界,我們全新的泰坦一族必將徹底的君臨整個深淵!」薩博斯聲音陰冷的說著。

嘩啦~

又一個泰坦從血海深處走了出來。

他的氣息居然比薩博斯還要強大,無盡的黑暗充斥著四周。

這簡直就如同一頭巔峰的四級大惡魔一般!

「塔卡琉斯,沒想到你居然……」薩博斯看著這個全新的泰坦,眼中震驚之色卻怎麼也掩蓋不住。

「哼!十分幸運的變異了,而且這種力量簡直就像是天生為我們泰坦配置的一般!」這個新出來的黑暗異化異常嚴重的泰坦揮舞著巨大的胳膊,眼中閃過一絲猙獰。

「好強,真的好強!我終於知道為何有那麼多生靈選擇墮入黑暗了,這簡直強悍的令人髮指!」

感受著身體中那滾滾如潮的駭人力量,塔卡琉斯的眼睛越來越亮!

他的身後居然長著三天龐大的尾巴,顯得猙獰無比。

這是完全的黑暗化標誌,並且產生了強大的變異!

看那三天顏色各異的尾巴,就知道,他的變異是有多麼的厲害!!

「果然,那些誓死不從的泰坦們都是蠢貨,只有這樣的力量,才能配得上我們泰坦一族的威名!」塔卡琉斯語氣不屑的說著。

「克里塔那傢伙就是一個蠢貨,非要尋找什麼破會神王的宮殿,現在也不知道死了沒有!」塔卡琉斯嘴上罵著,心中卻閃過一絲默然。

「好了,不要再感嘆了,還是關注一下外界的動作吧!主君大人在抗衡著特里羅還有這個世界的殘破天意,外界的事情也只能讓我們來引導!」

「哼!真是悲哀,困在這片殘破的天地,我們根本用不上什麼力氣,只能這樣從側面的引導,等待深淵意志徹底的攻入這裡時,殘破天地崩碎的那一刻,我非要把這片垃圾之地,拆的個四分五裂不可!」塔卡琉斯眼中的紅光越來越盛,隨著他的怒氣翻騰,只見無數的黑色混雜著青銅色的氣息散發而出,周圍的血海開始沸騰起來。

似乎在他墮入深淵的那一刻后,他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起來。

「就看那些惡魔給不給力了!布局了數萬年,最終的結果就要在此刻產生,我們泰坦一族已經再也不想呆在這片牢籠中了!」薩博斯也感嘆著,默默無語。

所有泰坦靜靜的守護在血海的四周,等待著最終的時刻到來。

「那些活在神界享樂的傢伙們,你們又可知,冤死之魂的黑暗之軀,又回來了!」

「等著吧……終有一天…….」

「我們會攻擊而上!」

……

外界~遺迹之中~

所有的惡魔都在急速的向著中心衝去,他們聽到傳聞,那裡有兩個強大的惡魔對轟了起來。

似乎就是墨菲斯托,還有那道冰雪之獄獄主的投影。

原因是為了一個強大的寶貝!

寶貝?

財富動人心,更何況是貪婪成姓的惡魔,所以,所有的惡魔都準備去湊湊熱鬧。

大批大批的惡魔在往那裡趕去。

此時~

轟隆~

一道急速的破空聲傳來,爾東晟根本毫無顧忌,就這麼狂猛的向著遺迹的最中心闖去。

一路上不斷的有閃電劈下,但是爾東晟的速度簡直太快了,在閃電剛剛劈下來時,他已經竄入了其他的地方。

這就形成了一道奇特的景色,一道碩大的黑影在前方急速飛舞,身後則跟隨著一連串的恐怖閃電。

如同一道閃電組成的電牆,轟隆隆的劃破所過之處的虛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