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璧撇嘴道:「不是,我是想起她以前裝純啊,一直說婚前不能這樣不能那樣,轉眼就跟別人開房了,想知道她的臉疼不。」

劉欣巧哼笑一聲說:「她的臉疼不疼都輪不到你關心!少看兩眼,快點吃了走了,你還送我去上班呢!」

葉芊芊總覺得有視線落在她的背上,感覺更不自在了,季柏關切地說:「我去幫你拿些吃的吧,想吃什麼?」

本來早上心情挺好的,結果遇到那兩人,葉芊芊的心情瞬間就像被霧霾籠罩了一般,霧蒙蒙的。

她有點擔心欣巧會亂傳她跟季柏的關係,想想就難受,都快走了,還落點把柄在她手上。

她不太有精神地搖頭說:「我沒胃口。」

季柏瞭然地說:「我也覺得這些現成的東西沒什麼好吃的,還是讓廚師來做吧。」

葉芊芊:「??」

季柏打了個手勢,早就在一旁待命的飛雁馬上領著受雇於季家的主廚推著烹飪車就過去了。

主廚先生昨晚上就被臨時徵調了,季柏考慮到酒店的早餐是大鍋飯,口味很一般,為了讓葉芊芊吃到美味的早餐,還是讓家裡的主廚來做比較好。

主廚先生穿一身白色的廚師服,頭頂上的帽子高得很!

知悉來此是為大少爺和一位女士烹飪早餐,主廚大人一百個願意。

季家老爺子有多盼望這個大孫子娶妻生子,他是知道的。

待到他服務完畢,還要回老宅去向季老爺子報告未來大孫媳婦兒的情況呢,他可是帶著使命來此服務的,此行的意義不可謂不重大啊!

飛雁已然非常適應服務生的角色了,站立在主廚身側說:「中西餐隨便點,主廚先生什麼都會做。」

烹飪車上有熱氣騰騰的東西在散發著鮮香,一下就把葉芊芊的饞蟲給勾起來了。

那兩人吃得那麼香,她為什麼要吃不下?

人,最難做到的事情就是:活在當下,享受當下,吃在當下!

想想本來就該如此,如果只考慮眼前事,那會少很多煩惱的!

於是她遵從心意地說:「我想吃雞蛋灌餅,可以嗎?」

還真是會點啊!不走尋常路呢!

主廚先生也算是有備而來,不管是雞蛋灌餅、手抓餅還是千層餅,餅類,是中國人很常吃的一種早點,所以主廚也是有備而來,不管客人點什麼餅,萬變不離其宗,都得先處理好麵粉。

他將準備好的麵餅拿出來,幾下擀好。

把餅皮放進平底鍋里開始小伙慢煎,很快就有小麥的芬芳散發出來,主廚靈活地將餅皮揭開一個小口,把調理好的蛋液灌進去,烙到雙面金黃色。

第一個雞蛋灌餅快起鍋的時候,主廚問道:「加火腿、生菜、醬嗎?」

葉芊芊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這廚師也太有本事了,烙餅的手法純屬,尤其是靠顛鍋來翻餅,那一手是真的好看!

那餅散發出了香甜的氣味,她好想吃:「我想先吃原味的!」 先?

廚師先生嘴角上揚:「辛雲姑娘是個愛吃、會吃,還會下廚的人,大少爺的太太若也如此,那就是展現我真正技術的時候了!」

廚師和千里馬一樣,都想要能欣賞自己的人。

葉芊芊拿到一個金黃閃亮的雞蛋灌餅,就比她的巴掌大一點,外面酥脆,裡面綿軟,又香又燙嘴,好吃得停不下來。

在美食麵前,煩惱都煙消雲散了,此刻,吃才是最重要的事!

小型的豆漿機已經開啟,主廚先生早就調配好了豆類、紅棗和核桃,將它們打成營養豐富的豆漿。

葉芊芊正吃得歡實,喝的已經送到了手邊,香噴噴的一杯,濃郁、可口、美味!

飛雁畢竟是季柏的保鏢,還是非常關心季少的需要,提醒道:「先生可以點餐了。」

季柏見葉芊芊的嘴都燙紅了,卻是捨不得停下來,邊吃邊呼呼地吹著氣就知道那餅一定好吃極了,尤其是看著她吃,就覺得甚是美味,他說:「我和她吃一樣的餅就好。」

主廚先生高興地擀麵,煎餅,開心得想要當場表演一個印度飛餅的絕技「轉手絹」式甩餅,以此來展現他靈活的身手和節奏感!

劉欣巧見謝璧的視線被葉芊芊那邊吸引走了,生氣地說:「你要不要過去和她一起吃啊?眼睛都掉在人家身上了!」

謝璧回神道:「不是,我在看那個廚師啊,感覺現做的東西比較好吃,我們也讓廚師來攤個餅吧。」

之前謝璧拿了許多蜀山煙雨的折扣券,這家酒店的檔次高,房費高,劉欣巧又比較挑剔,差的地方是不去的,綜合考慮之下,打折后的蜀山煙雨是最佳選擇。

雖然之前在這裡發生過不愉快,但是觀眾的記性是最不牢靠的,很快事情就淡掉了。

這裡是新酒店,環境好、配套設施好、服務也好,所以哪怕他遭受了不愉快,還是願意來這裡開房。

他花了錢,那能夠享受的服務,肯定是要盡情享受了!

在取得劉欣巧同意以後,謝璧舉手示意,召喚廚師,該換桌去為他們做早餐了。

主廚先生為大少爺送上一個雞蛋灌餅,這麼平民的路邊攤小吃,大少爺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這是他為大少爺烙出的第一個餅,他既激動又擔憂,怕大少爺不喜歡!

他的一世英名,就在大少爺的嘴下了!

葉芊芊手上的餅還剩下半個,終於捨得停頓一下了,說:「大白!這個餅真的是超級好吃的!外酥里嫩,雞蛋和餅已經完美地融合了,雞蛋的香味和小麥的芬芳,真的太美妙了!

還有這種淡淡的金黃色,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把火候控制得這麼好的,顏色完全是均勻,沒有一點焦糊的部分。廚師大大,你很棒棒哦。」

主廚先生頷首,謙虛地說:「過獎,您喜歡就好。」

嘴角卻剋制不住地瘋狂上揚了。

季柏覺得葉芊芊真是個招人喜歡的小可愛,任何時候都不忘幫攤主宣傳啊,真是個天生適合做銷售的人才,如果她能去幫季川招生的話,對萬物教育來說絕對是一大助力。

謝璧招了幾次手,不管是飛雁還是主廚先生都沒有搭理他的意思,就算葉芊芊那桌只顧著吃,沒再點餐了,廚師還是一步不挪地站在那裡,沒有要轉桌的意思。

謝璧蹙眉,突然揚聲道:「這裡,點餐啊!」

兩桌之間只隔著三張桌子的距離,主廚先生倒是聽見了,朝發生源看過去。

謝璧心中一喜:「可算是聽見了!快點過來服務啊!」

他又對主廚打了個響指,意思就是:「趕緊轉桌。」

主廚先生給了謝璧一個看250的眼神,蔑視地轉臉,然後一臉堆笑地望著葉芊芊,問她:「您還想吃一些小點心嗎?」

謝璧沒能吸引到廚師的注意,倒是成功引起了飛雁的注意,他在小聲向季柏說明情況以後,得到了季柏的同意,於是直接走向了謝璧。

葉芊芊喜歡主廚先生的手藝,點頭表示想吃一些小點心。

主廚先生將蒸了好一會兒的小籠屜打開,裡面全是小點心,一籠一個,工藝非常精緻,口味自然是讓人回味無窮的。

畢竟一款才給一個,就算覺得好吃也不能馬上再吃到了。

主廚先生是將色香味都發揮到了極致的做菜高手,籠屜裡面的每一個點心,都做了樣式,小動物、水果或是花朵造型。

為了討未來大少奶奶的歡心,主廚先生也是很拼的,他還專門上網查了現在的年輕小姑娘都喜歡什麼樣的卡通啊,最終決定做出了日式風格的粵式精緻早點。

完美!

………

飛雁站在謝璧面前的時候,謝璧覺得對方有點眼熟,但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轉念一想,可能是來蜀山煙雨的次數多次了,見過對方几面,無意之中就記住了的關係,也沒細想。

對於上次蜀山煙雨抓姦事件的男主角,飛雁記得可清楚了,渣男就是這麼讓人印象深刻。

對待人渣呢,飛雁是不會客氣的。

他語氣冰冷地說:「不要在公開場合發出奇怪的聲音,打擾其他客人用餐會被趕出去。」

謝璧被一個服務員打扮的人教訓,羞窘了一瞬,然後便拿出了消費者的理直氣壯說:「我也是客人,廚師應該為每一位客人服務,哪有隻服務一桌的道理。你們酒店搞差別對待,我要投訴!」

飛雁覺得:面前這人怕不是個智障吧?

他沉聲道:「那是季先生家的私廚,你無權使用。」

謝璧啞然。

本以為是酒店提供的新服務,沒想到是人家自帶的人來服務。

劉欣巧震驚了,季柏不就是個挖掘機師傅嗎?

現在開挖機的都這麼有錢?還請得起廚師?

冷靜一想,可能是季柏想在葉芊芊面前裝逼,臨時請了個廚子來撐場面的,不足為信!

飛雁並不是什麼道德衛士,只是特看不慣欺負女生的人。

他身強力壯,格鬥技能滿分,在他眼裡女生就是身嬌腰軟易推倒的存在,男生欺負女生就像大人欺負孩子一樣,是無恥的行為。

所有欺負女生的男人,都應該被吊起來抽打一頓,所以他怎麼看謝璧都都覺得很不順眼。

他冷漠地撂下話來:「餐台上的食物還有很多,二位在這裡吃的最後一頓早餐一定要吃飽,以後就沒機會吃了。」

劉欣巧是受不了別人態度傲慢的,質問道:「你是什麼意思?」

飛雁輕巧道:「本店裡不歡迎你們,今天結賬以後,你們將無法再次入住。簡單地說就是,上了本店黑名單。」

還沒聽說過服務行業膽敢拒接客人的,劉欣巧的暴脾氣一下就上來了,想要拍案而起,剛剛伸出手就被飛雁眼疾手快地擒住了手腕。

他壓低了聲音:「不要打擾別的客人用餐,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劉欣巧被飛雁一瞪,嚇得打了個哆嗦,普通服務員的態度不會這麼硬,也不會這麼凶地對待客人,她感到背脊發涼。 雖然飛雁剛才說的話也並不客氣,但是和現在的眼神兇狠和渾身散發殺氣比起來,剛才的言談舉止都可以算得上溫柔可人了。

劉欣巧的腿肚子都在打顫,嚇得不敢說話。

謝璧見這服務員居然莫名其妙地開始發難,身為男性的條件反射讓他起身想去分開兩人的手。

飛雁出手如電,另一隻手瞬間扣住謝璧的下顎,在他渾身緊繃的時候,誰靠近他,都視作攻擊,出手的時候就沒辦法控制輕重了。

謝璧都沒反應過來,只感到下巴很疼,尚且沒有出聲,飛雁已經更進一步地用虎口堵住了他的鼻子,他只能張嘴呼吸,嚇得心臟狂跳,心尖尖都在顫抖。

劉欣巧張嘴想要呼救,被人從背後捂住了嘴巴,一點兒聲音都沒能發出來,然後被飛鴿一個公主抱就帶走了。

飛雁的另一隻手得了空,極快速地將謝璧的下巴卸了,這下謝璧就是想呼喊都沒可能了。

謝璧被交給了飛雷,因為飛雷下手一直比飛雁重,考慮到謝璧膽敢在飛雷面前出聲的結果是會被打暈,飛雁才做了好人,卸掉謝璧的下巴以保他的安全。

飛鴿和飛雷一人拖,一人抱,將那兩個壞事的人弄出餐廳去,然後進入一個空房間,讓兩人坐在椅子上,再把門鎖了。

兩個戴墨鏡的男人,殺氣很重,一言不發地站在一個密閉的小房間里,氣場相當的駭人。

劉欣巧剛才被捏過的手腕隱隱發痛,謝璧更慘,下顎掉了,奇痛無比,他伸手扶著下顎,以防口水流出來。

飛雷出手把謝璧的下巴恢復了,疼得謝璧的眼淚都飛了出去。

劉欣巧覺得那兩人像是黑社會,終於怕了,張嘴想求饒,飛雷冷聲道:「閉嘴!敢說一個字就neng啞你們。」

飛雷怕吵,尤其是女人驚恐時的叫聲非常尖銳,過高的音頻會讓他心煩意亂,下手就會沒輕沒重,別說是弄啞了,失手打死對方都有可能。

季柏交代他倆「把兩個礙眼的人弄出去」,季少只是不想看見他們,沒說可以弄傷或是弄死,飛雷就不得不全力控制住體內亂竄的暴力因子。

葉芊芊本來聽見背後有點響動,想看看發生什麼事了,結果主廚先生緊接著揭開的那個小籠屜里是一隻比卡丘造型的蟹黃包,瞬間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海賊之白銀王權者 可愛,想吃!

季柏的角度看過去,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盡收眼底的。

原本覺得根本就不需要保鏢的季家大少爺總算是找到了保鏢的用途,對待謝璧那種小強一樣的渣男,真的是:能動手的時候就別嗶嗶。

那樣的人,交給保鏢收拾就好,不值得他親自動手,臟。

葉芊芊吃得可「嗨森」了,完全沒留意到那兩個不作不死的人被動消失了。

季柏見她吃得那麼高興,深感欣慰,吃貨最容易討好,把好吃的送到她的手上,就是晴天。

飛鴿還是比較有分寸的,但是同行的有飛雷,季柏決定叮囑一下,不要傷人,拿出手機準備發消息,卻看到一封人事部發來的重要郵件。

今天確實有件很重要的事:審批今年度公司入職的新人的去留。

季柏很注重人才的培養,雖然招聘是HR的事,但是最終誰留誰走,他再忙都會把最後一關。

季氏的用人門檻非常高,只定點招聘全球幾所高校的對口專業,能過HR那一關的一定是名校專業里的大牛,是精英中的精英。

入公司以後再經過三個月的職位培訓和崗位實踐,新人也有了足夠的時間展現自己的才能。

三個月以後,每個人的履歷都比之前那一份更加漂亮了,負責培訓的老師們對新人的評價也已經生成。

季氏想要的是頂尖人才,專業與協作並重,情商與智商雙高,並不是念書念得好,很會考試的人。

那麼多新人裡面,有一份履歷引起了季柏的注意。

文安陽這三個字他不熟,但是照片上那張臉他記得很清楚。

冤家路窄,原來他是季氏的新人實習生。

季柏本以為文安陽不過是滄海一粟,兩人因為葉芊芊才有了不到10分鐘的交集以後就是再也不見了,未曾想,他還想要成為季氏的員工。

所有的資料都看完了以後,季柏給出了包括文安陽在內的三人不予錄用的回郵。

HR看到這樣的反饋都驚呆了,整整三個月的時間裡,文安陽在各方表現得都不錯,雖然不是最佳,但一定算前五之一,負責培訓的老師也都給了他很高的分數。

他不僅專業對口,實踐漂亮,個人能力強,外型還很好,可以說從入職開始就是很醒目的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