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兩人就走向了食堂的方向。

坐在了飯桌上兩個人又是日常的聊天時間:「夏天你知道嗎,咱們馬上要體檢了。「

」就是每年高中畢業都要進行的那個?「

錢寶寶點點頭:」對啊,就是那個。「

任夏天有點疑惑:「我們班老師還沒通知我們都不知道,怎麼你們班通知了啊?」

「沒有,我是聽別人說的,他么說大概每年都是這個時間,今年應該也快了。」錢寶寶搖了搖頭說。

「哦,這樣啊。大寶,其實有時候我挺好奇的,你說你之前沒有整天呆在畫室你知道這些消息,我真的一點不足為奇,但是你現在總是呆在畫室,我就特別納悶這些消息你是從那兒知道的,難不成整天有人給你送消息。」

「夏天,你真的是要一本正經的笑死我。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誰會給我送啊,這些都是我聽來的,就平時買飯啊,去商店啊什麼的,別人聊天多多少少就會聽一點啊。你走路不注意這些嗎?」錢寶寶捂著肚子說。

任夏天半天沒有說話,應該是認真的回想了一下才開口:」沒注意過啊,誰去注意別人說什麼啊,都是路過一這下子,誰會認真去聽啊。「

」我啊,你不知道這是八卦消息來源的一條途徑,算了你也不關注學校的八卦,都是我講給你聽。「錢寶寶站起來一拍胸脯,又迅速地坐下去。

錢寶寶又壓低聲音說:「聽他們說啊,這個每年高考前的這次體檢,都能檢查出懷孕的,而且每年檢查出來的還不止一個人。」

「應該不會吧,才高中怎麼會啊?」任夏天有點驚奇。

錢寶寶一副你孤陋寡聞的表情:「怎麼不可能,要不說你是小書獃子呢。」

「誰是書獃子啊,只是這種事情一時有點驚奇而已,不過這個檢查出來了,這個消息輕易也不會流出來吧。」

「我覺得吧,事情肯定是有,畢竟無風不起浪嘛,就是可能沒有她們說的那麼玄乎。」錢寶寶一邊吃一邊說吧,吃了一口她又說:「哎,夏天,你說咱們這屆會不會有啊?」

「這我那兒知道啊?就算檢查出來有我也不一定知道,再說這事也跟咱沒關係,關心它幹嘛啊?「任夏天放下手裡的筷子。

」這叫八卦精神,你懂不懂啊。無趣的女人。「錢寶寶反駁道。

」行了,快吃飯吧,我都吃完了,說話都耽誤吃飯了,趕緊吃。「任夏天催促道。

「知道了,馬上就完事了,羅嗦起來跟我媽一樣。」錢寶寶說完就狼吞虎咽起來,不一會就完事了。

「好了,走吧。我去畫室里,你去哪兒。」錢寶寶問任夏天。

任夏天回答:「我回教室啊,還能去哪兒。「

」我以為你要去找陳宇呢,今天都沒見他來吃飯,你們兩個怎麼樣呢?還是之前你說的那樣嗎?「錢寶寶說。

」對啊,也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問你你也沒給個還建議。」任夏天無奈道。

「我這不沒見著他嗎,等見著了我給你好好看看,不生氣哈,反正他又沒給你表白,你兩就不算在一起。」看著任夏天略微低落的情緒,錢寶寶在不停的勸任夏天。

「知道的,沒什麼大問題,你快走吧,我回教室了。」任夏天笑著給錢寶寶擺了擺手。

兩人的影子在燈光下交織在一起,隨後又慢慢地分開,多希望時光慢慢走啊,讓她們多呆一會兒。

過了兩天學校就通知了高三學生去體檢,任夏天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在想:「大寶,這個小道消息每次還都挺準的嘛。」

任夏天去了體檢,才知道體檢就那麼幾項,任夏天還都納悶這連醫療器械都不過怎麼就能檢查出來懷孕呢,流言還真實不能信啊。

剛檢查完的幾天學校還真有流言蜚語說誰誰懷孕了,任夏天聽了都是笑笑。流言蜚語在緊張的學習氛圍中沒幾天就沒了生息,大家依舊在和時間賽跑,繼續努力著。

時光流逝,誰不曾注意到它的來去匆匆,每個人都會被歲月打烙印,只願歲月匆匆往日的少年能守住昔日的信誓旦旦。 武主鶴奉剛剛再次動手腳,讓霽華和白空火在第三輪,第一場就對上!

神情興奮,目光毒辣的盯著霽華再次上場。鶴奉還沒開口,洛神仙子走過來攔在鶴奉面前。

鶴奉眉頭一皺,抬著下巴,傲慢不可一世的用眼角餘光打量三人。「幹什麼?還不快退下。」

「武主,我等奉白衣長老之名,來交接掌管封王戰的權利。」洛神仙子行禮,姿態不卑不亢的開口。

「什麼?」鶴奉黑了臉。想也不想,一口回絕。「不可能!你們是哪一宮的弟子,也敢在我面前胡言亂語。還不快退下,否則休怪本武主不客氣了。」

「怎麼個不客氣法?」追風笑了。

他環手抱胸,同樣抬頭桀驁盯著武主鶴奉一番打量。「武主,我們可是奉命前來。胡言亂語?你這是在說白衣長老嗎?」

「放肆!」

「武主,這是白衣長老的命令。還請你不要糾纏,丟了身份。」神宮澤冷冷開口。

不等鶴奉開口,他直接拿出來白衣長老的令牌。

見此令牌,武主鶴奉臉色瞬間變了。

在擂台周圍,整個望月海的弟子們也紛紛好奇看著這頭。這是怎麼回事?

武主鶴奉,雖然沒有多少實權。但因為是琴尊竹馬,同鳳尊也有些許關係。因此,在武元學院中向來是地位只在黑袍長老之下。其餘人見了他都要行禮。

如今見三宮弟子攔住鶴奉,還拿出白衣長老的令牌。不由疑惑,這是出什麼事了。

龍原野陰沉盯著那頭,「哼,真是好大的威風!」

「就是。那洛神幾個人,不過是三宮最普通的弟子。如今也敢拿著白衣長老的令牌作威作福。也不怕被趕出去!」

「他們在黑塔中表現很好。司徒長老力保他們從九殿進了三宮。如今,他們這是不甘心想要趁熱打鐵,再表現出一點功勞,好再往上爬一爬。」

「閉嘴!」龍原野臉色鐵青,惡狠狠瞪了眼身周的人。

原本他跟洛神他們是一樣的地位。現如今他們進了三宮,而他還在九殿。

龍原野不甘心。但他不是愚蠢的人。龍原野陰沉道:「難道你們沒發現,這是武主鶴奉犯了事。」

「武主能犯什麼事?能惹的白衣長老不顧面子,大庭廣眾之下讓洛神仙子他們去攔他?」

「還能是什麼。」龍原野沒有再解釋。

他看向武主鶴奉,眼底閃過嘲諷。如果換做是他,就算是動手腳也不會這麼明目張胆。武主鶴奉以為仗著自己的身份,就能為非作歹了嗎?

抬頭看了眼十方蓮台的方向,龍原野目光火熱。

上面的那些人,才是真正手掌權利的人!他遲早有一天,也會登上十方蓮台的。

再看擂台邊。不知洛神仙子他們說了什麼,武主鶴奉臉色鐵青。近乎扭曲的,惡狠狠瞪著他們。

武主鶴奉:「你們要我現在交權?」

「這是白衣長老的意思。並不是我等能干預的。」

「哼!好啊,不就是想要權利嗎,我給你們。但是我也要在這兒看比賽。總不能,這個你們也要趕本武主走吧?」

「不敢。」洛神仙子行禮。 青春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大雨,就算是被從頭澆到腳也渴望早淋一遍,慕然回首已經離開萬丈,再也回不去了。

青春是青澀的,是害羞的,青春更是努力的,更是激情的。

盛川高中每年都會給即將高考的學子們舉行一場籃球友誼賽,讓即將高考的的學子們放鬆一下心情,參賽的當然只有高三的班級,但是對手隨機抽籤決定,每年的這個時候每個班級的集體榮譽感都很飽滿,男生在比賽場上揮汗如雨,女生自發的組成啦啦隊,在旁邊加油助威,還幫隊員們買水,遞紙巾,一派團結的景象。

今年的比賽照常的舉行了,很巧的是任夏天他們班抽到了和陳宇他們班對打,這下任夏天心裡為難了,他知道陳宇是多麼熱愛籃球,她希望他他贏,但是呢,他們班又和自己班是對手,這到時候該給誰加油啊,任夏天在心裡犯難了。

正在任夏天犯難之際錢寶寶已經來找任夏天去籃球場了。

「夏天,走啊,籃球賽都快開始了,你還在磨蹭什麼啊,你們班的同學都就在哪兒了,我沒找到你就來找你了,沒想到你還真在教室里,愛學習也不在乎這點時間嘛,快走了。」說著錢寶寶就拉著任夏天出門了。

「大寶,你知道今天是哪兩個班一起打嗎?」任夏天問錢寶寶。

「知道啊,是你們班和十五班打啊,你們兩個班掙第一呢,要不是最後一場的王者對決我還不來看呢。怎麼了?」錢寶寶興奮地說。

「看來你是忘了誰在十五班了啊?」任夏天搖搖頭。

「十五班?哦,陳宇在十五班,那他肯定會參加比賽,哎呀,這可是一個是朋友,一個是男神啊,難以抉擇啊。」錢寶寶仰天說道。

任夏天不知道在想什麼,好半天沒有說話。快到籃球場的時候錢寶寶提議:」我們可以站在中間給兩人都加油。「

「你想什麼呢,你肯定會被當間諜給請出去的。」任夏天不贊同。

任夏天像是做了一個決定似的說道:「沒事,陳宇肯定有他們班同學啊,還有他的那些小迷妹呢。」這些話任夏天不知道是說給錢寶寶聽的還是說給自己的。

「也是啊,呀,你看已經開始了。」話音未落錢寶寶拉著任夏天已經百米衝刺的速度過去了。

賽場上的情況真的是很激烈啊,兩隊互不相讓,比分都是你追我趕的不分上下。任夏天在給自己的班級喊加油,而她們班打的厲害的就數周從浩了,她們班一半的球都是他進的。他每進一個球都是一陣歡呼聲,而這一片歡呼聲里就有熱夏天的,這個在陳宇看來就有點失落,以他的角度來看就是任夏天在給別人不斷地加油助威,沒有注意到自己。(這是不是男生的玻璃心啊!)

錢寶寶這個新晉的周從浩的小迷妹,那不用說在賽場上喊得多賣力了,嗓子都有點喊啞了。

任夏天不知道陳宇雖然在比賽,但是還是會注意到她,以至於後面陳宇後面都有點生氣,把全部的力氣都用來打籃球上了。

籃球賽進行到後半場的時候,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兩隊的對員都很賣力,都不希望與冠軍失之交臂。

賽場上對員揮汗如雨,周圍的啦啦隊拚命吶喊,比賽就在這一片高漲的熱情中落下來帷幕,最終還是十五班勝利了。雖然十五班的學習可能比不過任夏天他們班,但是體育班都是經過訓練的,體育還是他們的強項的。

友誼第一,比賽第二,這是每一場比賽宣揚的思想。

比賽結束了,有人開心有人不開心啊,看著十五班同學笑著離開操場,任夏天看著陳宇跟著他們一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心裡有點堵得慌,情緒隨著也低落了下來。

在任夏天身邊錢寶寶也感受到了陳宇的變化,這要是以前陳宇肯定會來得瑟一下,然後在一起吃飯慶祝,這次他竟然直接走了。一轉頭看著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任夏天搖搖頭:「夏天,走吧。」

「走吧。」任夏天點頭。

滿頭大汗的陳宇要走的時候看見了她們兩個:「你們在幹什麼,比賽都結束好一會兒了,怎麼還沒走?」

「正要走呢,準備去吃飯呢,你要不一起吧?」和周從浩一起吃過幾次飯,在加上錢寶寶自來熟的性格,兩個人的相處已經像是老朋友了。

「行啊,走吧,正好打完有點餓了。」周從浩接過錢寶寶遞的紙巾擦汗說道。

三個人向食堂走去,走著看見了前面的陳宇,他走的很慢像是在等誰一樣。

「陳宇,幹嘛去,走一起吃飯去啊。」介於陳宇和任夏天現在有點低氣壓的處境,錢寶寶開口說道,希望可以看出來兩人的問題出在哪裡?

陳宇一回頭看見他們三個並排走過來,看見任夏天和陳宇並排而立,心裡就更不是滋味了。剛要開口拒絕錢寶寶又開口說道:「走吧,好久沒有一起吃過飯了,好朋友不會不給這個面子吧。」這下陳宇就不好拒絕了,只好跟著一起去了,一路上陳宇還是沒有和任夏天說話,此時任夏天心裡已經是委屈之極了。

其實他們之前還是說話的,任夏天的早餐陳宇還是照常送,兩人還是有空一起吃飯,有時候陳宇陪著任夏天自習,就是他們之間話少了,是和之前不太一樣了,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扭頭就走的情況,一路上任夏天都心不在焉的,直到開始吃飯,陳宇全程都是一張冷漠臉,偶爾看幾眼任夏天,但就是不說話。而任夏天的性子呢也不是什麼軟茬,任夏天會就是你不理我我也可以不理你的人。

任夏天心裡想的是:「你能怎麼對我,我也能怎麼對你,就算不我心裡難受,我心裡委屈,我也不低頭,反正我又沒做錯,更何況我連我自己哪裡惹到你都不知道。」兩個倔強的人碰在一起,這可是急壞了旁邊的錢寶寶啊。

錢寶寶心裡在想這兩人到底是怎麼了啊?就連周從浩都感覺出來了這個氣氛有點怪怪的。

兩個人的世界,如若不想荒蕪一片,需要彼此灑下飽滿的種子,只願最後的最後,留下的不是一片荒涼。

兩個人之間總會為彼此而有所改變,兩個相似的人在一起可能就很累,但是拼盡全力也要告訴所有人會很好的,會很很幸福的,願為愛吃苦的人都收穫到那一抹陽光。 武主鶴奉留下來是有目的的。

他目光陰毒的盯著擂台上的霽華。沈華容的嗜靈蟲是有毒的!霽華被嗜靈蟲咬到,身中毒素,又受了傷。實力根本發揮不出來。

他特意挑了白空火。帝聽學院的弟子。跟武靈院沒有任何關係。而且白空火剛剛被月瀾星打敗,一定心中怨恨。

霽華可是月瀾星的侄子!白空火很容易,就會把怒火發到霽華身上不是嗎?

嘴唇動了動,武主鶴奉心底陰暗的低語著:「白空火,你可別辜負了本武主一片良苦用心啊!」

然而鶴奉註定被打臉。

誰說白空火記恨的?

他感謝月瀾星還來不及。跟月瀾星一戰,白空火觸及到了瓶頸的邊緣。就差一點就能突破了!

霽華弓夭一出,知道霽華的身份。白空火立馬的賣了月瀾星一個人情。認真打了數十招,痛快的讓一步認輸。

完了,白空火還在上面笑嘻嘻的問霽華。「霽華,你有幾個旗幟了啊?」

「贏了你,有兩個。」霽華聽出了白空火的聲音。

哪怕聲音被模糊處理。這樣弔兒郎當歡快的,除了白空火還能有誰?

望月海上,一眾弟子被白空火這番操作給震驚的目瞪口呆。鶴奉更是氣的胸膛一番氣血翻滾,眼睛瞪的大大的。顯然不接受這個結果。

為什麼?

為什麼帝聽學院的白空火,居然也跟霽華,不。是跟月千歡他們關係不錯!

難道他就不記恨月瀾星打敗他嗎?難道他不想贏得頭籌嗎?

白空火不是不想。而是他十分清楚。有月千歡兄妹這一對變態在,頭籌什麼的。他還是別想了。只要不被淘汰了就好。

洛神仙子三人看了眼台上氣氛歡脫愉快的兩人。又看一眼武主鶴奉的反應,三人眼底紛紛閃過異色。

看來,鶴奉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陰謀設計一場,結果人家是自己人,竹籃打水一場空。就是不知道這點分量,能不能給他打腫了?

神宮澤看向擂台,開口:「第三輪第一場,霽華勝。」

他們用羅盤抽籤。沒有武主鶴奉動手腳,第二個出來的是。「玄靈院弟子沈華容,對武靈院弟子京玉堂。」

是京玉堂!

沒有任何手腳,正大光明的公平一戰。

眾人看去,沈華容受傷未好。京玉堂氣血紅潤,身姿卓越。一看,就能明顯對比出來。但這還不好說勝負。

「沈華容修為比京玉堂高深,還藏了不少手段。就憑空間決,京玉堂就不好對付。」

「嗯。」墨九卿點頭贊同月千歡的分析。

月千歡眯起眼睛,眼底閃過冷意。「讓她再贏一場也沒什麼。她最好祈禱,不要遇見我。」

拳頭捏的嘎嘣作響,月千歡眼底噙著冷光,煞氣騰騰。

傷她的霽華,不管是誰,殺無赦!

十方蓮台上。琴尊和月明堂同樣在議論分析兩人。月明堂看向琴尊,「為何斷定沈華容贏?京玉堂雖實力不敵,但沈華容受傷。也不再全勝的時期。」

「因為她會空間決。除此,還會點別的手段。對嗎?」琴尊看向劍尊。

劍尊臉色沉沉的盯著沈華容,眼眸中殺氣流轉。 在一片低氣壓中飯終於買到了,在桌子上開始吃飯了還是一片沉默,錢寶寶這麼鬧騰的一個人怎麼能忍受這麼壓抑的氣氛,終於她受不了了,她開始活躍桌子上的氣氛了,試圖改變這種氛圍。

「哎,周從浩你都吃這麼長時間我們食堂的飯了,你覺得是我們食堂的飯好吃,還是你之前那個學校的飯好吃啊?」錢寶寶問周從浩。

「差不多吧,食堂的飯我覺得都差不多,不過這邊的小吃我覺得挺好吃的,就像夏天愛吃的那個米線。」周從浩看了一眼任夏天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