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裴亦非便跟顧明若打了招呼,轉身就走。

「那個……」

顧明若猶豫了下,跟鳳知雅說了聲,而後追上了裴亦非,扯著人到了個僻靜的角落,「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具體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大概就是雅雅又不聽話了。」

裴亦非輕笑了聲,而後抬手在顧明若腦袋上揉了把,「她跟國師唱反調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這次不知道又背著國師做了什麼,讓國師動了怒,禁止她再踏入觀星樓一步……啊,觀星樓你應該知道吧?國師的地盤,平時他都會呆在那裡。」

說完裴亦非又盯著她看了片刻,「若若,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好啊。」雖然不明所以,但顧明若還是點了點頭,「你說。」

「如果某天……」

「嗯?」

「你的生活本應該富裕平安、一切順利,但卻因為某人,變成了截然相反,經歷了一切本不該是你承受的苦楚……你會原諒那個人嗎?」

顧明若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垂下眸子,沉思起來。

裴亦非注意到她的神態,眉頭不自覺蹙了起來,眼底也多了些憂慮,但卻什麼都沒說,而是耐心地等待著顧明若的回答。

「這個嘛……」

想了好一會兒,顧明若才緩緩道,「怨恨肯定是有的,不過也要看那個人是有意還是無意。」

裴亦非抿了下唇,等著她的下文。

「如果是無意造成的話,那麼想必那個人心裡也應該一直被愧疚折磨著,想來日子也不會好過。所以……雖然可能還有怨恨,但心裡應該會選擇理解吧。可要是故意的話……」

顧明若扯了扯唇角,看著裴亦非燦然一笑,「那就沒辦法了,畢竟我又不是個聖母。」

沒道理人家把她害得那麼慘,她還得笑著說「沒關係」,這樣的人不是聖母就是傻子,她才不要當!

「不過你怎麼突然想到問我這種問題了?」

顧明若挑了下眉,示意裴亦非給她一個答案。

「莫不是你做了這樣的事情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一看她的神色,裴亦非就知道她在想些什麼了,連連搖頭。

「只是我最近正好知道這麼一件事情罷了,有些拿不定主意,剛好又碰見你了,所以就想問問看你的意見是什麼。」

「真的就只是這樣?」

「就只是這樣。」

顧明若盯著裴亦非瞧了半天也沒看出個什麼所以然來,乾脆不在這個話題上糾結了。

畢竟裴亦非這人也算是個老狐狸了,真這麼耗下去了,也不一定能討到什麼好處。

「如果雅雅要呆在這裡的話,就麻煩你多照顧下她。也看著她,別讓她亂來。」裴亦非轉身,聲音有些低沉,「她近來,應該是不會想回昊天了。」

「誒?」

顧明若還沒明白過來,便聽裴亦非又道:「當然,也不用太慣著她了,如果她對你提一些不好讓人接受的問題或者條件,也儘管拒絕就好了。」

「哦。」

裴亦非擺了擺手,而後顧明若便看著他消失在了原地。

顯然,這人用了空間穿梭,又回去昊天了。

不過她還是很好奇,鳳知雅和裴亦非這兩人之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結果一轉身,顧明若就被身後站著的鳳知雅給嚇了一跳。

「雅雅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怎麼連個聲音都沒有,簡直是要嚇死人了。

「在你們談話的時候。」

鳳知雅臉上也沒了笑意,平靜的神色下,反倒是埋藏著幾分落寞。

「若若啊……」

「什麼事?」

「我不是故意要聽你們談話的。」

「我知道。」

「但是……」

她頓了頓,而後抬眸,清澈如水的眼底,倒映著幾分懇求,「如果剛剛亦非說的事情……」

顧明若等著她的下文。

然而鳳知雅自己反倒是先笑了,「現在說什麼都早了,還是等時機到了再說。」

雖然不明白她到底想說些什麼,但顧明若還是點了點頭。

舊年雪傾城 「那麼接下來的時間裡,就陪我去玩吧。」

話落,就扯著顧明若走了。

這種時候,這種情況,顧明若怎麼拒絕的了?

於是不得不捨命陪君子……啊不,陪鳳知雅。

將遊樂場裡面的項目是都給玩了個徹底,之後鳳知雅才翩然走了,也沒告訴顧明若到底是回昊天,還是留在這裡。 尋思著這位是昊天的夢見公主,而且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白甜,顧明若也就沒太擔心,分道揚鑣后便回家去了。

高考的成績25號才出,算下來有兩周的空閑時間。

顧成軍夫妻倆的意思是讓顧明若出去旅遊下,放鬆下心情。

他們這半年來很清楚地看到了顧明若的改變,也見證顧明若一路是怎麼把成績提上來的,現在事情都結束了,是該讓人好好放鬆下了。

顧明若心裡雖然很想去,然而很明顯,她沒有這個機會。

因為她要跟著《君策》的劇組去跑綜藝了。

顧明若不是沒奇怪過,君策劇組的大牌老戲骨又多,怎麼會帶著自己上,多番打聽才知道是傅墨在其中周旋的結果。

雖然很不願意虧欠傅墨太多,但是眼下都已經確定好了,自然是沒有辦法推辭的,於是顧明若只能記在心裡,然後等待機會,從別的地方再想辦法償還回去。

自然,參加綜藝的時候,毫無疑問地又遇到了宋珮筎和段清俊。

也是,這兩個人畢竟是男女主,不見到才會比較奇怪。

「真是沒想到,你能耐還挺大的,竟然連傅墨都能勾搭得到。」

顧明若被宋珮筎堵在化妝間里,精緻美.艷的面龐上,毫不掩飾著自己的厭惡和鄙夷,「不過你這張臉倒還真長得不錯,難怪能引人著迷。」

「宋小姐,我跟傅墨不是那種關係,請您不要亂說。」

「亂說?」對於顧明若的話,宋珮筎好像是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這圈子誰不是這麼上來的,以為裝出一副白蓮花的樣子,你就真的成白蓮花了?呵,真是做夢!」

鄙夷完之後,宋珮筎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名片,丟到了顧明若身上,「有人給你的,接著吧。」

顧明若眉梢顰蹙,撿起名片一看,眸光瞬間沉了下來。

那廂,宋珮筎慢條斯理地整了整儀容,「想往上爬,可不是只有傅墨那一條路,這位在圈子裡可是不必傅墨差。」

見顧明若不說話,只是垂眸盯著名片,神色不明,宋珮筎嗤了聲,以為她是不知道那人是誰,於是再度解釋:「你這種打雜的群演肯定是沒有聽說過這位的名諱的,不過在圈子裡,很少有不賣這位面子的人。劇組裡的高仙兒能有現在的地位,可都是這位的功勞。你要是能夠巴上……也算是有造化了。」

說完,宋珮筎便揚著下巴,如同驕傲的孔雀一般,踩著高跟鞋走了。

而顧明若只是看著名片上的字,手指不斷用力,將名片已經捏地皺了起來。

段輕宏……

——

傅墨本來是想找顧明若說會兒話的,結果沒想到會這麼巧,正好聽了一通八卦。

在宋珮筎離開后,他便從暗處走了出來。

「她剛剛說的不對,我在這個圈子裡的確有一定要給面子的人,但是剛剛宋珮筎說的那個,並不在其中。」

顧明若聞言抬頭,眸光里沒有一絲一毫的訝然,就好像是早就知道他在這裡一樣。

「你知道我們說的是誰?」

傅墨點了點頭,緩步走了過來,「剛剛宋珮筎不是說到了高仙兒嗎?她能進組不就是靠的段輕宏嗎?」

聽到這個名字,顧明若捏著名片的手指不自覺又收緊了些。

傅墨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她身上,自然是看到了這個小動作,心裡一沉,但面上卻依然波瀾不驚。

「也是。」

顧明若扯了扯唇角,瞥了眼手中發皺的名片,而後用力揉成一團,直接扔進了一角的垃圾桶。

看著傅墨驚訝的神色,她扯了扯唇角,「你有什麼事嗎?」

「其實也沒什麼事。」

不管為什麼要仍,反正扔了就是最終的結果,傅墨對這個答案很滿意。

「就是想佔用你的假期,來詢問下你的意見。」

顧明若聞言眸光一亮:「怎麼佔用?」

「有個劇本我覺得還不錯。」 深情虐戀,寶貝,請原諒 傅墨笑了笑,而後從口袋裡掏出來一個32開的冊子,遞給顧明若,「不過是個網劇。」

網劇么?

顧明若接過,她知道傅墨的未盡之意——因為在張敬和的電視劇里演了個討喜的角色,所以怕她會拒絕網劇。

畢竟在大部分人的觀念里,網劇是要比電視劇低等的。

不過這並不包括顧明若。

前世讓她火起來的《瓔珞》就是部網劇,雖然在製作成本和演員上,網劇的確不如電視劇,但這不意味著網劇就都是粗製濫造。

相反,網劇過審甚至比電視劇還要容易一點兒。

傅墨給的冊子就是目前能夠透露出來的劇本。

腦洞很新穎,但是對女主的要求也很高。

因為這部戲是徹頭徹尾的大女主。

主人公宋靈靈出身優渥、長相漂亮、成績優異,用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那就是白富美。

但是上帝向來都是公平的,給了你超過常人的出色,自然也會奪走一部分。

宋靈靈是個天生的面癱。

哭泣大笑這種在常人很容易做到的事情,對她而言難於上青天。

甚至連細微的表情波動,都很困難。

也是因此,不僅宋靈靈從小到大都很難交到朋友,甚至連桃花緣也寡淡的很。

她的父母是老來得女,再加上也沒什麼親人,怕自己故去后宋靈靈會一直孤單下去,因而對此很是在意,一直在想著各種辦法解決。

於是在某一天,宋家迎來了一個叫做蒼協的男人,他說自己有辦法讓宋靈靈找回表情,但條件是如果宋靈靈治好了,那麼他們必須答應他一個條件。

條件是什麼冊子里沒寫,但是這個治療過程卻帶上了玄幻的色彩——蒼協帶著宋靈靈去各個世界尋找她丟失的表情。

至於為什麼表情是丟失,蒼協的真正身份又到底是什麼,冊子里全部都找不到答案。

唯一能從冊子里看到的,就是如果接下了宋靈靈這個角色的話,那麼就得接受無條件扮丑,甚至還有可能被剃頭。

顧明若在看完內容后,將冊子合了起來,思忖了下問傅墨:「導演和編劇能說一下是誰嗎?」

「當然。」

這兩個人又不是什麼保密人物不能說,傅墨很快道:「導演是馮一,編劇是小毛驢。」

馮一和小毛驢?

顧明若瞬間來了興趣,說起來還挺有緣的,這兩位就是前世讓她大火的《瓔珞》的導演和編劇。

兩人從高中時期就成了朋友,並且將這份友誼一直延續到了現在……不,以後。

這兩位算是圈子裡比較特立獨行的了,拍的片子無一例外都是帶著腦洞的那種,但是收視率卻幾乎都很不錯。

而且不少網劇的導演和編劇在火了之後,就會想辦法往電視劇和電影這方面轉,但是這兩人卻一直扎身於網劇,因而後來直接被稱為「網劇怪咖」。

既然是這兩個人的劇,顧明若當然沒有拒絕的道理。

不過——

「你覺得我可以嗎?」

動力之王 這兩人的劇選演員向來都有自己的途徑,不選貴的,只選對的,不論是新人還是大牌,都是一視同仁的。

雖然不知道傅墨是怎麼拿到這個冊子的,但這兩人都是十分有原則的人,並不會因為跟誰有交情就放水,而且他們是不需要試鏡的,是直接根據劇本選人的,覺得誰合適就會給誰遞本子,看看他們願不願意參演。

如果願意這事就這麼成了,不願意那就繼續去找下一個了。

這兩人沒有找過她,但是傅墨卻把本子拿了過來……明顯這樣不太好。 女捉妖師的神祕男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