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不準只是一般的管理人員,

並不是李雪梅所認為的高層管理,也大有可能。如果是高層管理的話,應該不會有他那麼忙吧。

而且自己跟吳諧翔的關係,李雪梅還存在些誤會。姜西紅覺得,現在應該跟李雪梅說清楚,免得李雪梅一直誤會,下次再找她幫別的忙。

於是就老實跟李雪梅說「:我想,對於我跟吳諧翔的關係,你可能還不知道。其實我跟吳諧翔,並不是你猜的父女關係。

不僅如此,我跟他也不是很熟。那天突然昏倒在樓道,而他正好路過,就救了我。

也是在醫院的時候,才知道他的名字,說熟悉談不上,其實彼此陌生更多一點。

所以,至於他是做什麼的,自己也不清楚,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高層管理員。

但是可以斷定的是,他肯定是一個很熱心,很善良的人。如果你請他幫忙,他要是能幫的上的話,我想他肯定會儘力所為。

李雪梅聽了姜西紅的話,驚訝的眼睛瞪的老大,有點難以置信。她更覺得,應該是姜西紅在說謊。

因擔心讓她去找吳諧翔,幫忙給做個推薦,才謊稱自己跟吳諧翔,不是父女關係。李雪梅直接說「這不可能,你別騙我」。

姜西紅見她不相信,只好把自己的名字跟吳諧翔的名字,在李雪梅的面前念了一遍,想告訴李雪梅,她與吳諧翔都不是一個姓氏。

迷婚:偷心總裁,要定你 結果發現李雪梅還是沒有聽懂。接著又說了「我叫姜西紅,我姓姜。吳諧翔,他姓吳。」

兩個人的姓氏都不一樣,怎麼可能是父女。再說我也沒有騙你的必要。

李雪梅聽后,覺得姜西紅說的有道理,因為他們確實,不是一個姓。這個她之前就有疑惑。

但若不是父女,那就更奇怪了,既然非親非故,那吳諧翔憑什麼對她這麼好。

會不會姜西紅,還是沒有完全說實話,李雪梅有點懷疑,心中猜測,眼前這個十七八歲的姑娘,會不會是,做了別人的情婦?

如果單純是陌生人又怎麼會,一會兒送花的,一會兒又是買新衣服,還伺候她的吃喝,在醫院幫她跑前跑后,還送她們回宿舍,連帶她都跟著沾光。

雖然她心裡這樣想,但是眼下她還寄人籬下,不好太駁人家的面子。只好假裝相信姜西紅說的話。說等吳諧翔再來的時候,自己再問問他。

其實姜西紅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在李雪梅面前,居然脫口把自己與吳諧翔撇的那麼清。

但事實上,他們確實跟陌生人,沒有什麼兩樣,只是僅僅相處了三天,其中還有一天是昏迷。

而且吳諧翔對她還有所保留,哪裡算是熟悉的朋友。可是在醫院的時候,吳諧翔細心喂她喝粥。

又耐心喂她喝水。還給她買衣服,那個時候,怎麼就覺得很熟悉一樣,而自己竟然理直氣壯的接受了。

這一下子,姜西紅的腦袋,硬是被自己給繞糊了。

話說張小花,晚上跟她媽媽一起睡,這一覺睡的特別的踏實,整晚一個夢都沒有,就到了大天亮。

醒來的時候,看著木屋裡特別的亮堂,推開窗戶一看,才知道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雪,眼下地面積雪已有幾十公分厚。

趕忙從床上跳下來,跑出門外去一看究竟。「天啦,真美」,她被眼前的景物勾住了。

以往也見過這樣的雪景,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今年的雪景特別美,大地一下子都換上了新裝。

遠處的樹林,山山水水。近處屋檐土地。都被這場雪所美化,沒有一點瑕疵。就像是一幅畫一樣,美的不想話。

很快張小花就看見自家的一群鴨子,和幾隻鵝。此時正在水面遊玩。看到此景,又不免讓她有些擔心。它們在那冰冷的水裡,會不會被凍著?

越想越不放心,就找了很棍子,想把它們趕上來,但是她媽媽不讓,說它們喜歡在水裡,而且只有在水裡才能長的更好。

然而她又想到了,她們棚子里的雞,牛,羊和豬。擔心它們會被凍著,就從雜房裡抱了一堆稻草前往。

結果又被她媽媽趕了回來,說昨天晚上,已經給它們加過稻草了。並說外面冷,讓她趕緊回窩裡烤火,還說馬上吃早飯了。

昨晚一晚上都抱著她媽媽未曾放手,她媽媽什麼時候做了這些,自己竟然都不知道,看來自己睡的是「真死了」。

回到屋裡胡亂洗漱了一番,而她的兩個哥哥也已經起床。正好趕上大家一起吃早飯。

閑聊的時候,他大哥就問她了,在廠里正常上班是幾個小時?正常班後有沒有加班工資?還有節假日工資是不是雙倍工資?

每個月都是廠里發多少是多少,具體這些是怎麼算的她也不清楚,只知道廠里是計件工資。而去新部門的工資還沒有領到,也不知道會發多少。

只是聽其他同事說,這邊工資會很少。估計是她以前工資的一半都不到。

她不好把現在部門的工資制說出來,那樣也太少了,只好說以前的工資。於是她回答她大哥說,廠裡面是計件制工資,做多少發多少工資。

接著她大哥又問了,問上班一個月能發多少工資?而二哥哥此時也來插嘴,說小妹明年都不去那上班了,你還問這個幹嘛。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4之彩雲散 「問問,問問,我就好奇的問一下」張小花見他大哥好像很想知道,而且正看著她,等待著她的答案。

看來她不說出來,大哥是不會安心。於是她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個數字。

一個她自認為很多的數字,一個是她之前工資兩倍的數字。果然說出來后,大家都投來異樣的眼光,包括她媽媽在內,都有點不太相信。 在他們想象中,這些人,留下的這些應該是神情凝重、氣氛無比壓抑才是。

但是,眼前所見,完全與想象不同。

酒樓大門大開著,一眼可見,一群人淡笑風聲,好不快活,氣氛輕鬆、活躍。

此時,江寂塵等人,無視這些前來的各大勢力修士。

江寂塵有些詫異地開口道:「蒼小姐,本尊還真是沒想到,這醉香韻竟然是出自你之手呀!」

「哈哈……好極,以後不用擔心喝不到啦。」

江寂塵確實有些意外。

想不到,名動南州的醉香韻竟然是出自蒼冷韻之手。

之前,他從六道幻界回歸南州之時,還有些遺憾喝不到這些酒呢。

「嘻嘻……冷韻姑娘,以後何不跟著阿狸一起修行呢?」

「公子這麼喜歡喝你釀的酒,沒有你,可不行哦?」

阿狸這時笑嘻嘻地道。

「阿狸說得什麼跟什麼嘛,什麼沒有我不行?」

「哼,我看你家公子沒有你才不行呢!」

蒼冷韻此時回應道。

而一眾人,根本就是無視了一眾無上境強者的降臨。

「好囂張的幾個垃圾,竟然敢無視我等的存在。」

「何必與他們一般見識?直接掃滅就是了,然後,立刻尋寶。」

「別,可別浪費了,那三個女的都是極品中的極品啊,你們不要,我要!」

「你想一個獨享?門都沒有!」

「好吧,見者有份!」

「哈哈……我一定要好好折磨她們的,竟然敢無視我等存。」

一眾無上境修士,視江寂塵一群人如同螻蟻。

生死存亡,皆只在他們一念間。

但此時被無視,心中已有怒殺之意。

「各位,別急!」

「那位青衣的蒼冷韻小賤人,是我葯家家主指定的小妾,一定要讓老奴活捉回去,還請各位給葯家一個面子。」

「至於寶物爭奪,我們絕不參與。」

這時候,葯家老管家匆匆趕來,對著四方無上境強者拱手說道。

「那小妞?這間酒樓的老闆娘,原來就是拒絕葯家老頭,不願做其妾的女人呀?」

「哈哈……原來是葯家家主尋自家小妾來了,可是人家根本不鳥他嘛!」

「算了,既然葯家不參與寶物、靈地爭奪,葯家家主這老頭的面子還是要給一下的。」

「好哪,你去把那青衣小妞先抓走吧。」

一眾無上境修士,一陣嘲諷的大笑。

倒不急於一時出手了。

想看看葯家之人抓小妾。

「那多謝各位的寬宏大量了,回去之後,必有厚禮送上。」

葯家管家向四周的一眾無上境修士道謝。

然後命令一眾手下道:「上去,抓人!」

「是!」

葯家共來了二十人,除了老管家是無上境,其餘都是聖道七重到八重境之間的葯家精英修士。

二十人,如狼似虎的沖入酒樓之中。

「賤人,竟然拒婚,你們家族都答應,甚至拿了好處,那麼,現在,你已經生是葯家人,死是葯家鬼了,由不得你不同意了。」

葯家老管家在後面冷視著蒼冷韻,冷冷地開口道。

這個時候,一眾葯家精英修士,已經衝到酒樓門處。

但一聲音淡淡地響起:「踏入酒樓半步者,死!」

「損壞酒落一絲一毫者,死!」

「還有,超過百息者不離開此地者,死!」

此時,江寂塵因為是背對著門口外,無人能見到他面容。

但能感應到他聖道六重境的修士。

聽到他的話,一眾人先是愣住。

隨後大笑道:「我靠,我確定沒有聽錯,一個聖道六重境的垃圾,竟然敢威脅我們這一眾無上境?」

「而且,還囂張到沒邊了,踏入、損毀酒樓、不離開此地者,都得死。」

「我已經忍不住要將他碎屍萬段,丟入靈湖之中餵魚了。」

此時,一群無境修士有憤怒、嘲笑、諷刺,唯一一致的就是斬滅江寂塵之心。

這時候,葯家的二十名聖道七重境到八重境的精英修士,確實被江寂塵的話嚇了一跳,走到酒樓大門前時,生生止步。

但發現,放話之人只是一個聖道六重境的垃圾。

他們不禁感到無比的憤怒,覺得剛才被捉弄、羞辱了。

「哼,先滅了這小子,再抓那小賤人。」

這二十人大怒叫道,然後撲殺向酒樓中的江寂塵。

咻,咻,咻……

噗,噗,噗……

然而,他們還未衝進酒樓之中,一道道木筷子飛出。

精準無比的刺入二十名葯家精英修士頭顱之中,然後,他們的頭顱毫無徵兆的爆開、碎滅。

瞬時之間,酒樓的大門前就多了二十具無頭的屍體。

他們連靈嬰都沒有機會逃遁出來,顯然直接被可怕的力量震滅了。

「這……」

葯家老管家,站在酒樓大門前,愣愣地發獃,難以置信。

不止葯家老管家,其餘的無上境修士,都震撼無邊。

眼前一幕,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二十根筷子而已,便已瞬間奪去了二十名聖道七重到八修士的性命。

在場的無上境修士,只怕也沒有幾人可以做到。

沒想到,酒樓中的聖道六重境青年,竟然是如此的強大。

一眾無上境修士,再也嘲笑不起來了。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他們驀然之間,感到一種壓力。

而葯家老管家,此時額頭上已經冒汗。

腳步,竟然一時之間無法邁開。

天地之間,一瞬之間似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中。

「此人是誰?」

很多人這時候,生出這樣的想法。

以聖道六重境修士,可以抬手之間滅掉一群聖道七重到八重境的修士,整個落陽城中不是沒有,但並不會太多。

葯家老管家,此時咬咬牙道:「哼,敢殺我葯家有之人,不管你是誰,都得死。」

葯家老管家此時凝聚出無上境的至強力量,隔空就是一掌拍出。

一道巨大、可怕的掌印出現,若是落下,這間酒樓必然灰飛煙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