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單手結印,一拳轟出,一股雄渾的光極玄力,透體而發,幻化成了一面光之盾牌,格擋這團黑色禁法。

彷彿烈火遇上了沸油,噼噼啪啪的爆炸聲響起,這一團禁法的威能,轟然破碎。

不過,破碎只是暫時的,這一道禁法,承載著一位王者的戰鬥意志,意志不滅,禁法不破。不遠處,又一道黑色的禁法,幻化為刀劍等形狀,繞著這片戰場快速運轉奔行。

許陽感受到了玄王級禁法餘波的強度,默默評估了一番。

「玄雨,采籬,你們都進來。外圍區域的禁法餘波,對於普通的玄宗中期,有一定的威脅,你們合力抵抗,應該沒問題。」

采籬苦著臉:「我也要去?」

「小狐狸,又想偷懶嗎?」御玄雨摘下采籬的荷花小帽,拎著她的一隻狐耳,走進了禁法區域。

「痛痛痛痛痛!」采籬捂著狐耳,心中暗罵暴力女。

有一團金光禁法,煊赫強烈,呼嘯著向采籬和御玄雨衝擊而來。

「小狐狸,我擋在你前面,你用輔音之術,增強我的力量!」御玄雨掣出黑黝黝的大戟,一招魚龍曼延,橫貫長空,迎擊那道金光。

「知道了啦。」采籬取出古琴,輕輕拂動,一道激昂的音律響起,化作金光,加持在御玄雨身上,頓時御玄雨的氣息強盛了幾分。

許陽一步步向這片古戰場的內圈走去,越往裡面走,禁法的威能就越加強橫。

一團磨盤大的金光,呼嘯而來,金光之中延伸出九頭金色長龍,昂然長嘯,組成了一個小型殺陣,向著許陽絞殺而至。

「群龍伐天玄術?」許陽現在見識越來越廣博,認出了這個強橫玄術。

能使出群龍伐天之術的玄者,肯定是玄王之中,極為出類拔萃的存在,恐怕能比得上邪王洛白水那個層級了。普通的無雙皇者,都未必是這樣的天才玄王敵手。

但是現在許陽面對的,並不是那位強橫玄王的本身,而是他死後十萬年,不滅的意志所留下的一則玄術精華。

許陽雙掌拍出,隨即輕輕拉伸,一個淡藍色的光罩形成。九條金龍,一頭撞進了這淡藍色光罩。

「合!」

許陽手指一攏,頓時淡藍色光罩合攏,化成一隻寶藍色水晶球,瑰美異常。在水晶球之中,九條小小的金色長龍,在不住地遊動撞擊。(未完待續。) 「好強的衝擊力。」許陽的手掌感到一陣陣的衝撞,略微有酥麻的感覺,不由笑道:「不要調皮,讓我好生將你煉化,體悟群龍伐天玄術的精髓!」

這一則玄術精華,畢竟沒有人**控,無法激發最強的攻殺力量,所以被許陽輕鬆煉化了。

「八極熔爐,現!」

許陽一聲呼喝,八頭玄靈衝天而起,在空中化作一座巨型熔爐,群龍伐天玄術的運轉軌跡,深深地鏤刻在了八極熔爐的外壁上,留下九條金龍盤繞交錯的模樣。

「好厲害。」許陽的心神投注在了九條金龍圖案上,頓時一股股訊息沖入腦海,全都是群龍伐天玄術的修行要領,以及一些**經驗。

八極熔爐的強悍之處,就在於此。在吞噬敵人之後,對方最擅長,最得意地玄術軌跡,便會銘刻在八極熔爐之上。而且這和一般的玄術秘籍不同,還包含了對方修行這一玄術的經驗體會,這才是最為寶貴的。

也就是說,許陽**銘刻在八極熔爐之上的玄術,得天獨厚,根本不用自己摸索,可以循著前人的腳印,大步前行。

「很好,這地方果然是我的寶地。如果能將中央區域的數位無雙皇者,甚至世尊的得意玄術禁法,鏤刻在八極熔爐之上,那該是多大的一筆財富?」

許陽心中一熱,他一步跨入了內圈,也就是數位皇者的隕落區域。

內圈的壓力,比外圈陡增十倍!一團團房屋大小的禁法光芒,呼嘯運轉,速度快得幾乎看不清。許陽運足目力,才勉強看清楚,一共有五團禁法光芒。

「也就是說,共有五位無雙皇者,帶領數百名玄王,合力圍攻一位世尊,結果全部隕落。」許陽瞬間明白了。

一團赤紅色的禁法光芒,向著許陽衝擊而來,一瞬間,許陽眼前的天地變色,好像無數流星隕石,從天而降。

「熾雨炎流!這是天階玄術,而且是天階玄術中的極強攻殺手段。」許陽深吸一口氣,他渾身玄力激蕩,一頭巨大的冰晶玄蛇,長達四十丈,橫亘天空,一隻豎眸正對天空。

無數隕石陡然合一,化作一道巨大的火焰長虹,向許陽撞擊而來。一瞬間,許陽感覺自己無比地渺小,就連巨大的冰晶玄蛇,在這天地之威面前,也是戰慄。

「好強的威勢,不過畢竟是死物,奈何不了我!」許陽奮起神威,頭頂冰晶玄蛇的一隻豎眸猛然張開,一道醞釀已久的銀灰色寒氣,驟然噴發。

在噴發之後,冰晶玄蛇變得萎靡起來,這一次噴涌,耗費了它的積蓄的所有寒氣精華。

一道火紅,一道銀灰,兩道長虹在空中轟然對撞,劇烈的爆炸聲不斷響起。

最終還是許陽勝了一籌,那道火焰長虹,被凍結在了一塊巨大的冰晶之中。赤光斂去,露出了它的本體,是一枚巨大的火焰岩石。

「八極熔爐,融!」許陽低喝一聲,再次喚出八極熔爐。頓時這枚火焰岩石,被八極熔爐的強大力量煉化了,越來越小,最終化作一塊熊熊燃燒的隕石軌跡,鏤刻在了八極熔爐之上。

煉化這一道禁法餘威,讓許陽產生了一陣虛脫的感覺。他連忙後退,退回了外圍區域。

壓力陡然一輕,許陽大口喘息,盤坐在了地上,開始調息。

「許陽,你怎麼了?」御玄雨和采籬,急忙上前為他**,擊散一團又一團奔襲而來的玄術光芒。

「沒事,只是有些脫力罷了,不過收穫極大。」許陽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他閉上了眼,繼續調息。

就這樣半個時辰過去了,御玄雨和采籬,連續擊碎了數十道禁法餘威,在和各類禁法的對拼之中,獲益良多。她們都有一種感覺,如果閉關**,消化所得,很有可能會更進一步,踏入玄宗境界。

只不過,御玄雨是心高氣傲的女子,她現在還只是玄靈第8變,不想這麼早晉陞玄宗。她要和許陽一樣,九變成宗。

采籬本來是無所謂的,不過在許陽和御玄雨這兩個**狂人的熏陶之下,她也漸漸看不上八變成宗了,想要更進一步,踏入第九變。

許陽調息完畢,他說道:「你們繼續在外圍錘鍊,我去內圈,將剩餘的四道皇者禁法餘威給收取了。在這片區域,我獲得的好處很大,能得到很多天階玄術的精髓,回頭教給你們。」

許陽一步踏入內圈,繼續收取皇者禁法餘威。

一天的時間過去了,許陽終於將五道皇者禁法,天階玄術,全部收取成功,熔煉在了八極熔爐之上。

每一次收取禁法,都是一次巨大的挑戰,尤其是其中一道【**神罰】禁法,威力強的不可思議,彷彿有神靈在發怒,降臨神威滅世一般。

在收取完最後一道皇者禁法之後,許陽渾身玄力枯竭,不過內圈的區域已經被一掃而空,壓力也輕了許多。他便招呼御玄雨和采籬,一齊來到內圈,休整一番。

「許陽,你感覺怎樣?」御玄雨看到許陽臉色蒼白,關切地問道。

「還行,只是玄力消耗過大了,我現在要潛心**一段時間,消化所得。你們也可以**,外圍有數百道玄王禁法保護,安全上應該沒問題。」

百族古戰場,足足數百萬里的面積,只有不足萬人在探索,地廣人稀。現在三個月時間已經過去了七曰,三座大營的人馬,已經化為數百支小團隊,鋪散在了百族古戰場中,兩支隊伍如果偶遇,那可真是緣分。

「你們快要晉陞玄宗了?」許陽在閉上眼睛之前,發覺御玄雨和采籬,渾身的玄力氣息都不可自制地涌動著,彷彿有一種虛無的大勢,在緩緩聚散。

「是的,如果我們願意,現在就能突破,」御玄雨說道,「不過,我和采籬都想更進一步,達到第九變。」

「嗯,很好!以你們的潛力,九變成宗完全有可能。」許陽嘉許道,他很看好兩女的潛力。(未完待續。) 許陽取出一隻玉瓶,遞給御玄雨:「這是岩瑕液,你們趁現在煉化一些,能夠拓展自身的潛能,說不定會借著這次上古禁法的磨練,踏入第九變。」

「好。」御玄雨也不矯情,直接接過。

「嗚嗚,我不要!」采籬對於岩瑕液煉體,有著深重的陰影,她本能地拒絕。

「別怕,你是狐族王族血脈,天賦極佳。天賦越高,就能容納越多的岩瑕液煉體,」許陽循循善誘,「你看,肥球經常拿岩瑕液當水喝,它現在的實力,比你都要強。」

肥球從采籬的懷中鑽出來,有些無辜地眨巴著烏溜溜的眼珠,伸出粉紅色的小舌頭,打了個哈欠。

御玄雨可不管這麼多,直接將一滴岩瑕液,以玄力爆開,吸入口中。

轟然一聲,御玄雨周身被金光籠罩,一陣陣劇烈的波動湧來。她渾身的**在不斷地顫抖,那是劇烈的疼痛帶來的身體本能抽搐。

不過,御玄雨姓情堅韌,她咬牙忍住了這割肉一般的痛楚,有意識地引導岩瑕液的藥力,在四肢百骸之中運轉。

「再來!」御玄雨額頭豆大的汗珠湧出,她緊緊閉著眼睛,張口艱難說道。

許陽點點頭,御玄雨抽不開手,他只能幫忙,以玄力**控一滴岩瑕液,緩緩漂浮到御玄雨面前,轟然一響,玄力爆發,將那滴岩瑕液,爆散成金紅色的氣霧。

御玄雨再次將這滴岩瑕液吸入,她的嬌軀再次劇烈震顫起來,汗水不斷湧出,將衣衫打濕,露出了玲瓏有致的曲線輪廓。

前後經過了三滴岩瑕液煉體,御玄雨終於睜開了眼睛,她歡喜地說道:「我的星海又擴展了一倍多!應該足夠容納九變玄靈了,只要有足夠的能量,就能完成第九變。」

許陽微微一笑,將數塊玄晶遞了過去。

有了八極熔爐,煉化敵人玄靈,許陽絕對不缺玄晶。

玄晶是玄能的固化體,其中幾乎沒有雜質,最適合玄者吸納煉化,提升修為,突破境界。

御玄雨粲然一笑,接過了玄晶,雙手各握住一塊,開始煉化其中的玄力,準備晉陞第九變。

在外圍區域,御玄雨激斗數百道玄王高手的玄術精華,對於玄力變幻之道,已經有了更加深入的體會,玄靈晉陞,水到渠成。

御玄雨頭頂的虛空之中,一頭長達十丈的黑龍虛影浮現,轟然爆散,重新凝聚成龍頭、龍身、龍尾、龍爪,更加逼真,而且是三十餘丈的長度。

這是玄靈九變的第一個關口,要擴展玄靈外殼,使其猛烈擴張到三倍大小。這一步最為困難,好在御玄雨積累足夠。

第二步就是玄能注入,這一步只要有充足的能量,就能完成。

很快,兩塊玄晶的能量被御玄雨吸幹了,她又取出兩塊,繼續吞吸。

要知道,一塊玄晶,就相當於一名普通玄宗的全部能量精華,御玄雨連續吸收兩塊玄晶,黑龍也只是完成了一半罷了。等到她九變成功,就能同時應對兩名普通宗師,實力之強橫,和八變階段不可同曰而語。

等到御玄雨晉階玄宗的時候,她就一躍變成一代青年宗師,同境界之下,就算是洛金王,都未必勝得過她。

許陽微微一笑,他感到心神有些睏乏,便閉目入定,調息恢復修為。

「呼!」

御玄雨噴出一口濁氣,膨脹到極致的黑龍玄靈,鑽回她的體內。她嬌軀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鳴聲,彷彿接受了一次洗禮,從肉身到玄力修為,都強大了數倍。

「九變,九變……」采籬嘟著嘴,她非常羨慕。

「怎樣,小狐狸?」御玄雨勾勾手指,「要不要用岩瑕液煉體?第九變,你也可以哦。」

采籬哼道:「我才不稀罕……」

「真的嗎?那太好了,」御玄雨微微一笑,「從此之後,你再也打不過我,我要一天打你十次,見一次打一次。」

「你!你敢欺負我,許陽不會答應的!」采籬氣憤地揮動小拳頭。

「不信問問看,我相信許陽會理解我的做法,只有不斷地挨打,才能促使你進步。你呀,就是一頭小毛驢,不打不走。」御玄雨笑**地說,精緻的容顏上,帶著一股危險的味道。

「可惡的暴力女,不就是第九變么,得意什麼!」采籬咬著一對小虎牙,「我,我也要晉陞,我也要第九變!」

采籬咬牙切齒,以玄力吸攝一滴岩瑕液,爆碎,然後吸入。

我不是個爛人 接著,小狐女一聲慘叫,聲震雲霄。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岩瑕液是何等寶物,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御玄雨嘆了一口氣,說道,「小采籬,你遇到了許陽,真是造化。」

在上古禁法區域的內圈,許陽和采籬都在**,御玄雨為他們**。

忽然,外圍的禁法光芒,陡然間加速運轉,發出了凄厲的嘯聲。

「奇怪,這地方的禁法威能,怎麼這麼弱?似乎剛剛被人打散不久,」一個男子聲音傳來,「看來,有人來過這裡了。」

「竟然有人捷足先登,那麼內圈的玄皇遺寶,很可能已經被人取走了。王子殿下,我們要不要撤走,去下一個上古禁法區域?」另一個男子聲音說道。

「不行,我們連續趕路一天,才來到這裡,如果不探個究竟,豈白白浪費了一天時間?」那王子聲音果斷,「走,一路破開禁法,前往內圈看一看。」

轟隆隆的聲音不斷傳來,外圍區域五光十色,各種玄力光芒閃耀,數百位玄王遺留的禁法,被全部觸動了。

御玄雨心中有些急躁,她看了看盤膝靜坐的許陽,以及正在錘鍊身軀的采籬,咬了咬牙,扛著破天霸王戟,向著外圍走去。

外圍區域,一支十餘人的小隊,在緩緩前進,他們圍成陣勢,每一團禁法光芒轟擊而來,都會有至少三人的合力攻擊,將其震碎。

這些人似乎不是瀛洲東部的人氏,一個個膚色黝黑,高鼻深目,還穿著不倫不類的白色長袍,打扮很怪異。(未完待續。) 這十餘個高鼻深目、打扮怪異的白袍人,在一個棕發青年的帶領下,緩緩向內圈區域靠攏。

「塔吉克殿下,您教給我們的合擊陣法,真是一絕,本來以我們這些人的實力,就算能通過這太古禁法區域的外圍,也會非常狼狽。可有了合擊陣法,我們就算進入太古禁法區域的內部,都有足夠的信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