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早已瞪大了眼睛,一言不發,全神貫注聽著這些沒有記載,屬於太古之時的秘辛。

「走到這一步,實則他就是在與天鬥了。」骷髏搖頭:「結果可想而知,他的一步步舉措到如今終究是惹了天怒!」

「後來呢?」魯九陰順口問道。

「後來他便開始滅絕人族,蒼天震怒,但是他為人皇,他強橫的實力哪怕蒼天都殺不了他,最後具體便不清楚了,他終究沒能滅絕人族,而他也似乎壽元到了盡頭,在一日沉睡中隕落。」

「那一天,人族神界降下一天一夜的血色雨水,之後綻放的彩虹長達七日之久,他終究是死了。」

骷髏說道這裡,語氣中出現了絕望的情緒:「他是死了,但他的惡行,蒼天的震怒,全部由我等後人來承受,那一天,所有秦姓之人一日白骨!」

「十分諷刺的是,始皇費盡心思癲狂而為的永生,他沒有輕自得到,我們這些後人卻全部得到了,只不過是以這副樣子來承受的。」

骷髏說完便統統陷入了沉默。

許辰和魯九陰也陷入了沉默。

這則秘辛實在太驚人了,大興土木獻祭生命、殘殺女人和嬰兒,斷絕傳承,滅絕人族……

最後終究是落得這樣一個結果。

許辰看了看這裡的骷髏,他們雖然得到了永生,但這絕不是好事,而是一種懲罰,身為白骨,即便永生又能如何,他們,已經不算人族。

這是連做人的資格都被剝除了啊,這種懲罰何其之苦。

久久沉默。

面對這樣一群人,許辰一時間再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對了。」

一個骷髏抬頭,看向許辰:「尊者來找我們是何用意?」

許辰和魯九陰一頓,平靜下來:「是這樣,我來是想請一位策命師幫忙……」

「策命師。」一群白骨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點頭:「我們族內的確有人懂的策命,不知尊者有什麼麻煩。」

許辰詫異的看了這些白骨一眼。

這一番交流下來,這群白骨竟是異常的好說話。

也許是太久太久的歲月抹平了他們所有的個性和膽量?或者,磨練出了他們通熟到骨子裡的人情世故?

「實不相瞞。」

許辰開口:「我有一個大敵藏匿起來了,我想找到他,我旁邊這位也是一個策命師,但是憑藉他一人之力找不到那個人,需要一個幫手。」

「尊者的敵人是大帝?」骷髏開口。

許辰點頭:「嗯,的確是一個大帝,蒼族之帝,不過他已經是重傷垂死之身了。」

「這樣啊……」

一群骷髏互相看看,陷入了沉思。

空氣便安靜了下來。 始皇後人在沉思。

許辰微微皺眉,片刻道:「如果諸位有所顧忌的話,我可以給諸位提供庇護之所,我是神獄之主,非常歡迎諸位入駐神獄。」

說完他頗為期待的看向諸多骷髏。

這群可是一堆活了無數年的老古董,知道一切歷史變遷,甚至也是唯一知道太古年間,以及太古之前歷史的人,這些都是寶貴的秘辛,如果能把這群人安置在神獄中,那好處,不可想象。

「這個……我們會考慮的,但目前我等應該安全。」

一個骷髏猶豫出聲:「我們這處桃林土地是太古之時的一塊洪荒舊土,神念探測不到,外界也有陣法庇護,所以除非已經知道這裡的人,否則哪怕是大帝也發現不了我們。」

「至於你們能尋來,全靠這位之前誤打誤撞發現了我們的蹤跡,如若不然,我等之處是不會暴露的。」

它們說完魯九陰面色尷尬。

實際也是這樣,之前在外面沒踏入這片土地時,他根本不知道裡面是這個樣子,也不知道這裡的人全是骷髏。

「原來如此,你們此刻將秘辛告知我等,想必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許辰說道。

對這裡的神秘有了些解,無數年來絕對不知他一個人發現這裡,但之前的來人,不是被陣法擋住驅逐,恐怕便是被這些骷髏殺害了。

這一次他能得知秘辛,全憑一身實力鎮壓了這裡,如若不然,這些骷髏應該不會這麼老實的交待,甚至還會設防殺他。

更甚至……

這群骷髏哪怕到現在,可能也還策劃著如何坑殺自己的打算!

卻是要絕了他們的這份心。

倒不是畏懼他們手段,而是許辰看中這群骷髏的利用價值,他不想和這群骷髏撕破臉,也不想骷髏和他撕破臉。

很快,許辰繼續開口:「諸位放心,我不會將你們的事泄露,不過諸位既然沒有暴露的風險,那對幫忙一事還有什麼顧忌?實不相瞞,這次前來,加上我在內一共有三位大帝,還有兩位就在這片土地之外,我們對於誅殺蒼族大帝很有信心。」

他適時透露了三個大帝的信息。

可以感覺到,這群骷髏中有微不可察躁動。

頓時一個骷髏開口:「如此就沒問題了,三尊大帝追殺一個垂死之人必然是萬無一失沒有後患,那我便做主,幫尊者這一次,不過也希望尊者莫要將此地的消息再透露給更多的人了。」

頓了頓他們又道:「我們也保證,只要尊者不將我們泄露出去,日後尊者有什麼疑問,我們都可以幫尊者解答,這裡隨時歡迎尊者。」

「這是自然,許某不是忘恩負義之人。」

許辰點頭,露出淡淡笑意。

果不其然,三尊大帝的信息一搬出來,這群骷髏立刻答應,這充分說明,這群傢伙直到剛才還有著如何困住,甚至坑殺自己的打算啊。

「好,那我們便開始吧。」

秦族後人開口,已經有了快點把許辰送走的意思。

「行吧。」魯九陰站了起來。

這就是策命師的手段了,該是由他登場。

秦族一方也走出一人,然後和魯九陰去了房間。

附近的骷髏則有大多數隱去,重新回到了棺材裡面,只有幾個骨頭綻放晶瑩光澤的人陪著許辰。

在他們的陪同下,許辰在這個世外桃源一樣的村子里觀光。

這裡真的很美,但任誰也不會想到,這裡住的人竟然是一群骷髏。

觀光中,許辰不住的沉思。

這群骷髏的話,可信度有幾分,曾經的始皇真的就那樣隕落了?

隕落後的始皇,又留下了什麼?

這裡會不會有驚世的寶物?

應該是有的,從太古到今天,這裡必然有很多的寶物,同時這裡的骷髏,也絕對不是表面上這麼好對付……

「它們可能擁有大底牌啊,最起碼有對付一尊大帝的底牌。」

許辰最後肯定了這一點。

如果沒有能夠和大帝抗衡的東西,它們這群骷髏絕對不可能從太古活到現在。

「既然有底牌卻不復出,一直隱世在這裡,它們在隱藏什麼?或者說……守候?!」

想到這裡許辰心中微微一驚。

又很快把這些念頭散去。

種種猜測說明不了什麼,但這裡必然隱藏著大秘密,不論是不是他們口中的始皇之秘,還是別的什麼,總之這群骷髏,不會平凡。

「宗主,找到了。」

魯九陰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正在幾個骷髏陪同下,背負著雙手溪邊散步的許辰停下腳步,朝魯九陰點了點頭后,也不著急詢問結果,而是看向後面一群骷髏:「如此多謝諸位幫忙了,等滅殺敵人之後,許某會回來道謝。」

「客氣客氣,些許小事而已。」

眾骷髏練練擺手,只希望許辰別再來了。

許辰點頭:「那在下就先走了,外面的兩個人恐怕也等急了。」

「好好,尊者慢走。」一群骷髏點頭,連忙相送,到了橋上就不再走動。

「再會。」

媽咪,爹地在這裏 最後許辰回頭和他們告別,和魯九陰一起登天離開。

……

外界。

許辰很快找到了隱藏在虛空中的戰天狂和玄武聖靈。

「怎麼樣?」兩大強者頗為迫切。

許辰點頭:「找到了,魯九陰知道答案,先回去吧。」

「好。」

戰天狂點頭。

吾乃大皇帝 許辰頓了頓又道:「你們剛才有沒有察覺這裡有什麼不對?」

「沒有,只是覺得這裡的陣法很奇特,我們看不穿,不瞞你,等了許久見你不出來,我已是準備闖進去了,怎麼樣,裡面有什麼。」戰天狂說道。

許辰點頭,這裡看來果然是一塊洪荒碎片了,連大帝神念都能騙過。

「就是一個古族之人,精通陣法,本要一戰,結果知道我們一行來了三個大帝后,他們立刻就服從了,十分配合。」

他說著,卻將始皇一族的情況隱藏了下來。

一來遵守約定。

二來,他覺得這個地方,還有太多值得推敲的地方。

很快。

一行人回到戰宗。

調遣大批武者,同時詢問魯九陰策算后的結果。

在三個大帝的注視下,魯九陰十分配合一五一十的交待。 「蒼墓大帝躲在西海之下。」

魯九陰剛剛開口,許辰就皺起了眉頭。

湛藍之誓 「西海,那處蒼途古墓中?」

上一次許辰實力******就是靠古墓中得到的帝丹,入過那處古墓所以他知道那處古墓的不凡。

「應該就是那裡了,那處古墓多被上古大帝法則和陣法密布,尋常人想要進去很難,而且機關重重,也算一層庇護之所,重要的是我懷疑那裡有痊癒他的辦法,因為策命中我感覺到他的命格有所加強。」

魯九陰朝許辰三人說著,神色比較凝重:「命格這種東西如果加強那是很難辦的事,要不說明他實力有所加強,要不就是他增加了保命手段,總之這次讓他跑了,想要殺他是很難的。」

許辰點頭:「畢竟是一尊大帝,但必須殺了他。」

在沒有絕對實力的情況下想要對付他的七大敵人,只能逐一對付,現在他以神獄之主的身份和戰宗聯手,還沒有引起其他大帝警覺,這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動身吧,即刻前往西海之下,如何。」許辰看向戰天狂和玄武大帝。

戰天狂看他一眼,肯定點頭:「好,即刻動身,以防他果真恢復實力,不過我怎麼感覺你比我還急著要殺他。」

許辰笑笑沒有說話,轉身看向魯九陰:「你等著我的傳音,我們如果殺了蒼墓大帝,你就立刻調遣人殺向蒼族,我們會同時趕到。」

「嗯,記下了。」魯九陰點頭。

戰天狂在一旁同樣找到戰宗大長老如此吩咐,兩家達成共識,其後殺向西海。

……

始皇后村。

幾個骷髏圍坐在一起。

「剛才的神獄之主,可能就是我們要等的人。」其中策命的骷髏開口。

其他骷髏頓時躁動,這種躁動極為強烈,甚為激動,諸多骷髏更是骨頭一松,差些散架。

「當真?!」

一個全身骨頭晶瑩剔透的骷髏問話。

策命骷髏遲疑:「只是可能,不過我看他命格厚重浩瀚,尤為驚人,蓋亞無數見過的大帝強者,縱觀古今來看,唯一能與他命格相比的……只有我族始皇了。」

「呼。」

一群骷髏更顯得激動:「那這十有八九就是他了!無數年了,終於等到一個這樣的人。」

「嗯,還有一點。」

策命師再次沉吟開口:「他不是聖靈,而是人族!」

「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