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戰台上的那些長老,也在這時議論了起來,此時他們對於寧罪的那些偏見,似乎減弱了許多。

雲鑫的目光看了看周圍的那些長老,雲鑫心裡清楚,讓他們對寧罪的看法改變,完全是今天寧罪的表現換來的,如果寧罪今天輸了,恐怕今後還會有不少人找寧罪的麻煩。

看著比試場地中的族長和寧罪兩人的身影消失,雲鑫等長老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府邸,沒有人再去找族長請求寬恕雲袖。

寧罪的目光一恍惚間,當他再次看到身前的景象時,已經是來到了一處宮殿之內,這處宮殿的周圍,到處擺放著一個個奇異的石柱,在那石柱上,還刻著奇異的花紋,更讓寧罪覺得詫異的是,這裡的元氣能量極為濃郁,甚至能夠用肉眼看到元氣能量的流動軌跡。

「這是一枚養神丹,能夠幫助你恢復體內的傷勢,這裡的元氣能量,對療傷很有幫助,你就在這裡療傷吧,等你傷好了,我再來找你」

族長的聲音傳來出來,對著身前的寧罪吩咐道。

「多謝族長」

寧罪拱了拱手,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將那丹藥吃進了自己的嘴裡,一股柔和的能量,瞬間進入到了寧罪的經脈之中,將他的那些破損的經脈,逐個修復。

緩緩的閉上的雙眼,功法催動起來,周圍的那些濃郁的元氣能量,瘋狂的朝著寧罪的體內湧進,原本匱乏的氣海,也在逐漸的恢復著。

看到寧罪開始修鍊養傷,族長並沒有在這裡停留太長的時間,隨手一揮,他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這片空間。

「他娘的,那道功法還真是厲害,如果不是有著『帝御山河』保護,恐怕我這雙臂也要被斬斷」

心神觀察了一下自己體內的傷勢,寧罪的眉頭微皺,心中不免罵出了一句髒話,此時寧罪體內修鍊『帝御山河』的四十二條經脈,只剩下三條鏈接在一起,如果那三條經脈也被震斷,恐怕今後他就真的成了一個廢人。

幸好還保住了三條經脈,這讓寧罪的心裡鬆了口氣,利用著那些湧入體內的元氣能量和藥力,修復著其餘的那些被震斷的經脈。

寧罪的心神也在隨後,看向了自己的氣海,他之前在得知自己得到的那塊晶體是元祖石的時候,就不敢再動用,今天在迫不得已的時候,動用了一下,補充了他體內的元氣能量,現在寧罪更怕自己將元祖石中的元氣能量用盡。

「應該不會有事吧」

看著自己氣海中的晶體,還是原來的樣子,沒有絲毫的變化,寧罪對著自己詢問了一句,隨後自己搖了搖頭,有事沒事,他還真的不知道。

「今後還是盡量少用吧,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不用這個東西」

寧罪的心裡再次說了一句,隨即沉下心神,將元氣能量不斷的朝著自己的體內引導,修復著自己體內的傷勢。

時間過的很快,十天的時間轉瞬即逝,寧罪體內的傷勢,也是完全修復,更讓寧罪興奮的是,修復了那些經脈之後,他體內原本淬鍊的四十二條經脈,再次提升到了五十條,雖然只是提升了八條,但是寧罪現在整個上半身,已經完全變得比鋼鐵還要堅韌。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看到自己體內經脈的變化,寧罪的心裡頓時興奮了起來,他原本想著能夠將那些經脈恢復就不錯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的比試,竟然讓他變強了不少。

「如果雲袖知道我因為這場比試,得到了不少的好處,不知道那個老雜種會怎麼想,哈哈」

寧罪的心裡得意的想道,腦海中出現了雲袖在知道他竟然變強,那種氣急敗壞的樣子,一時間,寧罪竟然是發出聲音的笑了起來。

「你的傷養好了?好了還不打算醒過來嗎?」

就在寧罪的笑聲傳出之後不久,一道老者的聲音,便是在寧罪的耳邊響起,使得寧罪的笑聲戛然而止。

「族長」

寧罪的身影連忙起身,對著出現的那位老者恭敬的拱了拱手說道,來這大殿中的老者,正是雲氏家族的族長。

「第十天了,你應該恢復好了吧?」

族長對著寧罪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再次對著寧罪詢問了一聲,畢竟寧罪要參加四大家族的比試,如果有一點傷勢沒有恢復,恐怕參加比試的時候,實力就發揮不出來。

「好了」

寧罪連忙點了點頭回應道。

「既然好了,那就隨我去大殿吧,有些事情,我要宣布」

聽到寧罪的回答之後,對著寧罪吩咐了一句,隨即轉身朝著大殿外走去,而寧罪也是連忙跟了上去,不過寧罪有些疑惑的是,讓他去大殿,有些事情要宣布,具體什麼事情,讓寧罪暗自的猜測了起來。

跟著族長走出了大殿,族長的一隻手搭在了寧罪的肩膀上,隨後兩人的身影變得有些虛幻,片刻間,兩人的身影,就已經是消失在了這片空間。

當寧罪的雙眼,再次看到身前的事物時,他們的身影,已經是來到了位於雲氏家族最後方的巨型大殿之內。

寧罪看著大殿中空無一人,疑惑的目光看向了身旁的族長,不知道這族長要宣布希么事情。

「通知家族各位長老,來天聖殿,我有事情要宣布」

族長對著門口的兩位守衛青年,吩咐了一句,隨後身影朝著高台上走去,只剩下了寧罪一人,站立在大殿的中心位置。

在消息散播出去之後,沒有過太長的時間,那些雲氏家族的長老,陸陸續續的進入到了天聖殿中,兩邊的椅子,也正在逐個的坐滿。

當那些長老陸陸續續的進入大殿中的時候,都看到了大殿中站立在那裡的寧罪,眼神中都有一些驚愕之色。

讓他們驚訝的是,寧罪那日的比試,受了那麼重的重傷,雲袖的雙臂都斷了,而寧罪,在短短的十天時間,就能夠站立在大殿中,看上去似乎所有的傷勢,都已經恢復。

坐在兩側椅子上的長老,紛紛的議論了起來,這個時候,對寧罪有看法的長老,已經從**成縮短到了屈指可數的數字,因為他們都知道,在乾坤大陸中,只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夠讓別人對他尊重,而現在的寧罪,已經做到了這一點,贏得了大多數人的尊重。

雲鑫也在這個時候,走入到了大殿之內,當他看到站在中間位置的寧罪時,雲鑫緩步走到了寧罪的身旁。

「你的傷勢怎麼樣了?」

雲鑫還是比較擔心寧罪的傷勢,雖然看上去沒有什麼大礙,但是大戰中,難免會有一些後遺症留下來,如果有什麼後遺症的話,那對寧罪今後的修鍊,有著不小的影響。

「多謝雲鑫長老關心,小子的傷已經好了」

寧罪微微一笑,對著雲鑫回應道。

面對面前站立的雲鑫,寧罪說不出來有著一種親切感,可能就是因為雲鑫多次保護他的原因,讓寧罪覺得,整個雲氏家族中,真正對他好的,只有雲鑫一人。

「那就好」

雲鑫在聽到寧罪的回答之後,點了點頭,心中的石頭也放了下來,隨即朝著自己的座椅走了過去,也就在這個時候,整個雲氏家族的長老,都已經落座,唯獨只有一個位置,是空著的,那就是雲袖長老的位置。

「雲罪,你先坐在雲袖的位置上」

族長看到所有的長老都落座,對著寧罪指了指空著的那個長老的位置,對著寧罪說道。

聽到族長的話,寧罪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之後,拱了拱手,朝著之前雲袖的位置走了過去。

這一幕,使得整個雲氏家族的長老,紛紛用著震驚的目光看向了寧罪,同樣有著一些人,用著疑惑的目光,看向了雲氏家族的族長。

「族長,這些座椅只有長老才有資格坐,您讓一位小子坐在這裡,未免有些不妥吧」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在大殿中響起,說話的聲音就在那個座位的旁邊,說話之人,正是雲氏家族的雲鶴長老。

如果說明面與寧罪做對的人是誰,一個是雲袖,另一個就是雲鶴,這兩人從寧罪進入到雲氏家族之後,就一直針對寧罪。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高台上坐在那裡的族長,他們也有些覺得,讓一個晚輩坐在長老的位置上有些不妥。

「雲鶴,你的眼中可還有族長?難道族長決定一件事情,還需要向你請示不成?」

又是一道聲音響起,說話的人,正是雲鑫長老。

「我只是就事論事,沒有不把族長放在眼裡,你可不要血口噴人」

聽到雲鑫的話,雲鶴連忙起身,指著雲鑫呵斥道,雙目緊緊的和雲鑫的雙目注視在一起。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強悍的元氣能量,突然間出現在了大殿之內,元氣能量並沒有攻擊任何人,但是那種能量威壓,卻是十分的強悍,一些實力強悍的長老,只是感到呼吸有些急促,但是那些實力較差的長老,紛紛朝著大殿門口的位置傾斜著身體。

「撲通」

一道聲音從大殿中響起,原本站在座椅旁邊的雲鶴,被這股能量威壓,直接壓的坐在了椅子上面,臉色也在這時變得蒼白起來。

「是雲鶴一時魯莽衝撞了族長大人,還請族長原諒」

雲鶴的目光連忙看向了坐在高台上的族長,隨後從椅子上起身,跪在了地上,拱手向雲氏家族的族長道歉。

聽到了雲鶴的聲音,族長的浩瀚的元氣能量瞬間收回了自己的體內,整個大殿中的威壓感,瞬間消失。

臉色蒼白的不僅只有雲鶴一人,還有坐在椅子上的寧罪,如果不是他的雙手牢牢抓住椅子,恐怕現在就已經倒在地上了,這也讓寧罪的心裡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將自己的實力,達到這種級別。

「我現在宣布,雲罪,從今日起,將替代雲袖在雲氏家族的地位,所居住的府邸騰出來,讓雲罪居住」

族長的聲音緩緩的傳了出來,雖然聲音不大,卻是如同驚雷一般,在整個大殿中響起,一些長老更是張大了嘴巴,難以置信的看向了寧罪所處的位置。

一時間變成整個大殿中的焦點,驚訝中的寧罪,臉色微微有些紅潤,他的實力僅僅只是仙尊期,就算成為長老,那也是最為低級的六級長老,就像當初在藏寶閣駐守的那兩位老者一般。

但是一下子享有了雲袖所擁有的一切,那可是三級長老才有的特權,三級長老,那可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級別。

「族長的意思是,讓雲罪直接成為我們雲氏家族的三級長老?」

坐在一側的一位老者,在聽到族長的話之後,顯然也有些驚訝,但也只是瞬間而已,隨後對著族長詢問了一句。

聽到這位老者的聲音,寧罪的目光看了過去,那位老者所坐的地方,正是一級長老所坐的位置,整個雲氏家族,只有一人,那就是大長老雲朗天。

「嗯」

聽到大長老的詢問,族長並沒有回應,只是點了點頭,證實了自己的想法。

「族長,這樣恐怕有些不妥吧,按照雲罪現在的實力,最多也就是六級長老而已,而且還得通過大長老的測試,如今測試都沒有舉行,就直接任命,恐怕會引起許多人的不服」

坐在一側的雲禮,也在這個時候眉頭微皺,對著族長說道。

「雲禮長老說得對,族長」

坐在椅子上的雲鶴,聽到雲禮的話之後,連忙起身準備說道,不過話音還沒有說完,族長的目光看了過去,使得雲鶴連忙停下了自己的話,坐回到了椅子上面,心裡也有著一些后怕,畢竟他之前剛剛頂撞了族長。

「族長怎麼想的,竟然讓那個小子直接成為了三級長老,這種待遇,整個雲氏家族都沒有出現過啊」

「就算這個小子打敗了雲袖長老,那也不能直接代替了雲袖的位置啊,輪也該輪到我們四級長老才是」

「如果打敗誰,就能夠做到誰的位置,那出去之後,我就挑戰那個小子」

一道道質疑的聲音在大殿中響起。

「族長,不如這樣,如今先讓雲罪作為三級掛職長老,等到四大家族比試結束,如果他獲得了第一,再讓他成為正式的長老,您看如何?」

坐在一側的大長老,聽到周圍的聲音之後,眉頭微皺,思索了片刻,對著族長說道。

Ps:喜歡《孤影魔仙》的讀者,請加Q群『串粉後援團』342302079一起討論劇情,或關注作者微信公眾號,搜索『串哥17K』或『標槍羊肉串』即可。 「好,那就先讓寧罪擔任三級掛職長老,等到這次的比試結束,再決定寧罪成為正式三級長老的事情」

族長聽到大長老所說的話,微微點了點頭,如果讓其他家族的長老,對寧罪沒有其他的看法,只能用這個辦法。

「十天之後,大長老,你帶著雲罪等人,前往天池吧,這一次的比試非常重要,一定要拿下第一」

族長再次對著大長老說道。

「是」

聽到族長的吩咐,大長老微微點了點頭回應道。

如果是之前,恐怕所有人的心裡都沒有底氣,但是現在,有了寧罪的出現,整個雲氏家族的人,都放鬆了許多,畢竟寧罪戰勝了混元期的雲袖,這等實力,放眼整個四大家族的後輩,都能夠位列第一。

沒有過太長的時間,族長將族中的事情都給安排的差不多,隨後族中的那些長老們,紛紛離開了大殿,不過唯獨只有寧罪和雲鑫兩人,沒有離開。

寧罪是因為有些事情要跟族長商議,而雲鑫留下來,則是想要知道寧罪留下來的目的,現在這種緊張的時刻,他可不想寧罪再惹出來什麼禍端。

「你還有事嗎?」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寧罪和雲鑫二人,族長對著寧罪詢問道。

「族長還記得當初答應晚輩的事情嗎?」

寧罪從椅子上站起來,對著族長拱了拱手詢問道。

「你說的是離開雲氏家族,返回霆囯的事情?」

「嗯」

「等你獲得了第一名再說吧」

族長在聽到寧罪的詢問之後,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原本他就沒有想過寧罪能夠取得第一,但是以現在寧罪的表現,取得第一名不是什麼難事。

「只要族長不要反悔就行,晚輩返回霆囯,也只是想要辦一些事情,如果雲氏家族有什麼需要的地方,晚輩肯定會竭盡全力的去幫助的」

聽到族長的回答,寧罪的眉頭微皺,因為他知道,族長這樣回答,顯然是想要敷衍他,所以現在的寧罪,不能急躁,只能順著族長的話說下去。

「嗯,你先回去吧,雲鑫,你先留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族長微微點了點頭,對著寧罪吩咐了一句,隨後目光看向了坐在寧罪一旁的雲鑫說道。

寧罪拱了拱手,沒有再在大殿中停留,朝著大殿外走去,片刻之後,整個大殿之內,只剩下了族長和雲鑫兩人。

而寧罪在走出了大殿之後,一位老者的身影一直站在門口,當看到寧罪從大殿中走出來之後,一臉笑意的迎合了上去。

「恭喜賢侄啊,如此年紀就成為了雲氏家族的三級長老,老夫雲輝,乃是掌管家族庭院住所的」

自稱雲輝的老者,來到寧罪的身旁,對著寧罪笑著說道。

現在寧罪是族長身邊炙手可熱之人,更何況實力也在那裡擺著,就算是他雲輝,身為三級長老,也得對寧罪客客氣氣的。

「雲輝前輩好」

寧罪連忙拱了拱手,對於突然間對他這麼客氣的雲輝,他還真的有些不習慣,他來到雲氏家族也有一段時日,但是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客氣之人。

當然,寧罪的心裡清楚,雲輝對他如此的客氣,正是因為他之前的表現,和族長任命他擔任三級長老的事情,不過面對對方突然的示好,寧罪也沒有拒絕,畢竟少個敵人,也不是什麼壞事。

「嗯,賢侄還是很懂禮貌的,就是不知道為何有些人就是非要與你做對,我就一直覺得賢侄就是人中龍鳳,看來我的直覺很准啊」

雲輝依舊是客氣的說著客套話,寧罪聽了之後,只能尷尬的呵呵一笑,寧罪不是傻子,也不會被雲輝的一番話,就被拉攏了關係。

婚情綿綿 「雲輝前輩說笑了,晚輩就是運氣好而已」

寧罪淡淡一笑回應道,語氣中也顯示出來了自己的謙卑。

「什麼運氣好,那就是自己的實力,走吧,我這就帶你去雲袖的府邸,今後雲袖的府邸,就是你的了」

雲輝拍了拍寧罪的肩膀說道,如果是外人看到,絕對以為他們兩人的關係多好多好,但是事實是寧罪今天第一次認識面前的雲輝。

「有勞雲輝前輩了」

寧罪沒有拒絕,有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更何況能夠居住在雲袖所居住的地方,他的心裡也十分的解氣。

說著,兩人便是朝著台階下走去,朝著雲袖居住的地方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