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鄭辰其實也是來搶千州令的,所以當他見到這男人如此激動的時候,難免還有些尷尬。

「大叔不必言謝,咱們一碼歸一碼,這些人我也看不慣,再者,我也是為了這千州令而來,哪怕沒有這些人,我想我也會與令子較量一番。」鄭辰說得格外禮貌。

「小兄弟你言重了,以你的厚德,就算想要得到千州令,也絕對要比這些混蛋好上很多!」戴高原大聲說道。

「……」鄭辰也有些無語了,他此番來搶千州令,已經做好了被人仇視的準備,結果人家不但沒仇視自己,反而還感激自己。

鄭辰心頭很是無奈。

與戴高原聊了幾句,鄭辰拿著千州令便離開了,對於戴家所發生的事情,鄭辰也感到很是無奈,他不是救世主,如果不是因為要得到千州令,今天他也不會出手。

千州令是一塊金黃色的金屬牌子,上面刻著千州兩個字,這個金色牌子拿在手裡沉甸甸的,上面還有一根細繩,鄭辰索性直接將其系在了腰間。

回到天州將府之後,鄭辰跟唐澤秋聊了兩句,便回到房間了,距離萬里窟的千州之爭還有最後三個月的時間,鄭辰決定等提前半個月再前往。

「終於能夠見面了…」鄭辰呼了一口氣,對於這所謂的千州之爭,他非常感興趣。

八大玄域的域主從來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情,據耗子所言,這一次千州之爭乃是八位域主共同決定的,既然是這樣,那麼這千州之爭,一定會相當精彩。最重要的是,鄭辰對洪太陽三人甚是想念,也想看看這三年來,他們三人的實力,又究竟到達了哪一番地步。

兩個半月的時間匆匆而過,在這兩個半月內,鄭辰本來想讓自己的實力提升到劍王七段的,但是劍王實力想要提升一段的修為實在是太難,鄭辰只能放棄了。

這一日清晨,在天州將府的大院里,唐澤秋和其義女唐清月,正在等待著鄭辰的到來。

「清月,我跟你說,此番前去,你必須要全部聽鄭辰的,千萬不能給人家惹事,聽到沒有?」唐澤秋一而再再而三的囑咐唐清月。

「知道啦。」唐清月還有些不耐煩的樣子。

不過,現在的唐清月已經不敢再小看鄭辰了,當從唐澤秋口中得知鄭辰居然是劍王六段的實力之後,唐清月驚訝不已的同時,內心還有一絲后怕,她也沒想到,短短三年的時間,這個男人的實力竟是成長到了如此地步,難怪那傢伙那天連劍氣都沒有動用,便能將自己制服。

所以,現在的唐清月明顯老實了許多,心頭甚至還很擔心之後鄭辰會刁難她。

過了不一會兒,鄭辰背著雙劍前來,見到唐澤秋和唐清月在大院里,他的表情顯得很平靜。

「走吧。」鄭辰沒有多言,走到二人身邊,便對著唐清月說道。

在這之前,鄭辰已經和唐澤秋說好了今日離開的,所以也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

「鄭辰兄弟,勞煩了。」唐澤秋對著鄭辰微微一笑。

鄭辰點頭不語,藉助妖力衝上天空。

唐清月則是和唐澤秋說了兩句告別的話,這才順著鄭辰追了上去。

萬里窟這個地方在七大州的東北面,距離此處約莫有上萬里,整個劍雲大陸廣袤無垠,萬里窟只是劍雲大陸中較為偏小的一處,鄭辰上一世便聽說過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位於八大玄域之一太皇域的正北面,上萬里的地界全是枯城,聽說幾百年前萬里窟曾出現過兩位劍聖高手,一戰之後,萬里成窟,故名萬里窟。

整個萬里窟上萬里地界,早在幾百年前便荒無人煙,此次八大玄域將千州之爭定在這個地方,很顯然是在告訴參加千州之爭的所有人,如果在這其中死了,便會成為這萬里窟中萬具枯骨之一,連收屍的人都不會有。

足足近萬里的路程,鄭辰和唐清月飛了大概三天的時間,以鄭辰的速度,其實一天的時間就夠了,但是唐清月御劍飛行較慢,鄭辰不得不放慢速度與她同行。

三天之後,鄭辰和唐清月來到了萬里窟外一片山地之中,這裡距離萬里窟,也就只有幾里路。

還未降落,鄭辰便已經見到了萬里窟外萬山從中黑壓壓的人群,看樣子,鄭辰和唐清月並非是第一個到的。

這裡的好幾座山上,都已經有人駐紮。

鄭辰在空中尋了一處僻靜的地方降落,之後又帶著唐清月朝著萬里窟的方向靠近了一兩里。

不過,越往萬里窟走,其中的人就越少,大部分的人都駐紮在萬里窟外圍。

空氣之中劍氣無比稀薄,鄭辰越往萬里窟的方向走,就越感覺到有一股籠罩天地的劍氣在他前方成形,他眉頭皺了皺,頓時意識到了些什麼。

整個萬里窟,上萬里的地界,似乎完全被劍陣空間所籠罩!

鄭辰之前便猜想過這一點,可之後卻又覺得有不切實際,整個八大玄域中高手的確很多,但如果想要讓上萬里的地界形成一個劍陣空間,那麼最少需要上萬位劍王實力者同時凝結。

看來,鄭辰還是低估了八大玄域的底蘊,這一次千州之爭,乃是八大域主共同商定的,而且耗子也說了,這是好多年前就定好了的,那麼這麼多年來,八大玄域看樣子是一隻在凝結這個劍陣空間。

整個劍陣空間籠罩了整整上萬里,而這個劍陣空間存在的意義便在於方便離開,如果將萬里窟圍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爭鬥場,那麼不少人一旦到了萬里窟的中部,想逃都逃不出來,但如果是劍陣空間那就不一樣了,只要劍陣空間的設定夠足,那麼有很多種辦法能夠直接從空間內躍出。

而除了這一點之外,劍陣空間還有一個用出,那就是封閉,在沒有達到某種程度或者是要求的前提下,劍陣空間內的所有人都不可能從空間里出來,這就跟當初鄭辰在九連州進入的生死路一樣,你無法通過生死路,那就無法走出劍陣空間。

這一次,八大玄域的手筆,讓鄭辰都大呼驚訝。< 「還是回去之前的地方駐紮吧。」鄭辰的聲音很平靜,對著唐清月說著。

唐清月也不說話,點了點頭,就靜靜的跟在鄭辰的身後。

這女人這三天一句話都沒和鄭辰說過,而現在這句話,也是鄭辰主動和她說的第一句話,看來,唐澤秋應該是給她下了死令,否則以這女人的脾氣,這三天肯定不會讓鄭辰安寧。

和唐清月尋了一處安靜的山頭,二人生火之後,鄭辰便閉上了雙眼修鍊。

還有十五天才是千州之爭,十五天之後,八大玄域的人一定會來。

因為,劍陣空間是需要人開啟的,就好比在九連州的那個劍陣空間,當時是那位老村長替鄭辰開啟的,因為那個劍陣空間不大,劍王實力者剛好能夠將空間入口打開。

但是,眼前這個萬里窟劍陣空間就不一樣了,這個空間足足覆蓋了上萬里地界,想要打開一個空間缺口,那最少得需要劍帝的實力者前來,而且一個劍帝的實力還不夠,最少需要三個!

所以,現在鄭辰什麼也不用作,只需要靜靜的等待著就夠了。

十二天的時間悄然過去,鄭辰這邊的人越來越多,好幾座山上都有人駐紮,大概加起來也有七八百人了。這七八百人實力最低的,都是大劍師五段以上,而且,大劍師實力的人在這七八百人中佔得比例不大,大部分人,都是劍王的實力。

這個場面真的很壯觀,大概五六百個劍王實力的年輕人盤踞在這幾座山上,釋放出來的氣息將這幾座山上的飛禽走獸都嚇跑了。

這些人來自劍雲大陸的五湖四海,有的人估計橫飛了整整幾萬里趕來,鄭辰在這座山頭,他甚至不敢利用劍氣探測這些人的實力,生怕引來意外。

不過,鄭辰卻是從這些人之中,感受到了不少道極為隱晦的氣息,這些人的氣息,甚至要比鄭辰的都要強大。

這次千州之爭,想要在獨佔鰲頭恐怕是不可能了的,鄭辰現在只求到時候能夠平安度過。

這天晚上,有兩個男人坐在了唐清月的左側,鄭辰看了一眼,也沒多說什麼,這幾座山面積都不大,想要容納整整七八百人還很困難,有人前來擠一擠,在鄭辰看來也沒什麼不正常的。

鄭辰再一次閉上了眼睛,可過了不一會兒,鄭辰聽到了絲絲動靜。

「姑娘,大劍師九段就敢獨自來闖千州之爭啊,膽子倒是不小嘛。」

坐在唐清月左邊的那個男子肌膚黝黑,身子朝著唐清月這邊靠了靠,還伸出手去摸唐清月的腿。

「你幹什麼?」

見到這人賊眉賊眼,唐清月的表情變得有些緊張起來,最重要的是,這人還刻意釋放出他劍王三段的實力,這讓唐清月更加害怕了。

「嘿嘿,不幹什麼,姑娘,你要不陪我們兄弟兩好好玩玩吧,等進入萬里窟之後,我兄弟兩可以帶著你,不然的話,以你這實力,恐怕會容易會被人欺負的。」那個男子說著,伸手就要去抓唐清月的手。

可是,他的手還未落下,便感覺到一股詭異的力量將他的手腕死死的纏住了,任憑他怎麼用力,他的手也只能懸在半空,放也放不下去。

「滾!」鄭辰的聲音不大,但是卻透著一股怒然。

既然已經答應了唐澤秋要照顧好這女子,鄭辰也不會言而無信,不過讓鄭辰有些鬱悶的是,這女人已經夠踏實了,沒想到還是給他惹麻煩了。

唐清月見到鄭辰睜眼,立馬朝著鄭辰的方向靠了靠,顯得很膽怯的樣子。

看來,這女子也是被這幾座山上的巨大陣仗給嚇到了,如此多劍王實力之人,恐怕她這一輩子都還沒見過這種場面。以往那種刁蠻愛惹事的性子,也隨之收斂了起來。

那個男子試圖要掙脫鄭辰妖力的束縛,可是,任憑他怎麼用力,他的右手依舊是無法動彈,在他不動用劍氣的情況下,鄭辰的妖力能夠將他完全克制。

這個男子身後的同伴見到這個男子被鄭辰束縛著,二話不說,拔劍便朝著鄭辰斬了過去,鄭辰飛快拔出良師劍,將劍擋在身前,劍身之上劍氣充盈,直接便將這男子震飛了出去。

因為動用了劍氣,鄭辰劍王六段的實力展露無遺。

「滾!」鄭辰再度大喝了一聲,這次,他鬆開了這個男子的手。

這兩個男子都只是劍王三段的實力,見到鄭辰是劍王六段,兩人的目光都湧起一抹濃濃的驚駭之色,但面對鄭辰的強勢,誰也不敢多說些什麼,二人灰溜溜的就離開了。

「小子,別讓我在萬里窟裡面遇見你,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為首的那個男子丟下一句話,轉身飛奔而去。

鄭辰沒有理會這男子拋下的狠話,轉過身來平靜的看了看唐清月一眼,問道:「沒事吧?」

唐清月搖了搖頭,想來是嚇得說不出話來了。

「靠我近一點吧。」

鄭辰也猜到了為何這兩個男子會找唐清月的麻煩了,一來是唐清月實力不強,二來則是鄭辰這些天一直沒有與唐清月說話,兩人就像是陌生人一樣,而且距離也隔得較遠,這兩個男子便覺得鄭辰應該和唐清月不認識,所以才會來欺負她。

「為什麼不直接殺了他們兩個?」看得出來,唐清月很少被人欺負過,她內心的那股高傲作祟,覺得這兩個人應該殺了才對。

鄭辰的表情很平靜:「除了我們七大州之外,別的大州都有兩個到四個的千州令名額,而且你也看到了,這裡劍王橫行,倘若打起來了,很容易引來不必要的是非。如果在萬里窟遇到他們,我不會放過他們的。」

聽得鄭辰這話,唐清月側著頭看了看鄭辰的臉龐,可是,當唐清月見到鄭辰依舊一臉的平靜之時,無奈的撇了撇嘴,靠在了身後的一棵樹上,閉上了眼睛休息。

鄭辰也沒覺得這件事有多大的影響,這兩個人都是劍王三段,別說他們兩個了,哪怕再來兩個劍王三段,鄭辰也不怕。

主要是這裡的劍王實在是太多了,鄭辰一旦和這兩人打起來,那麼肯定會備受矚目,到時候,越來越多的人圍聚過來,那麼事情就大了。

還有最後三天的時間,這個地方的人應該已經來得差不多了,如果鄭辰猜得不錯的話,萬里窟另外的邊界應該還有更多的人駐紮,到時候劍陣空間的入口,肯定不止一個。

又是兩天的時間過去,劍陣空間開啟的日子道來。

這一日清晨,萬里窟外幾座山上的人都騷動起來,嘈雜聲一片,幾乎每個人都在議論些什麼。

而到了晌午時分,千米之外的天空之中忽然出現了四道白色的長芒,所有人都抬頭朝著天空上看去,可是,眾人也只能見到這四道白色的長芒,那速度快的讓人不敢想象,千米之遙,瞬息便至。

四道身影停留在這幾座山峰的上空,四人腳下都踩著一把大劍,幾百米的距離,鄭辰一眼便看出四人的劍,居然全是靈階上品寶劍。

靈階上品寶劍或許並不珍貴,但是這四把劍來自八大玄域,那麼就絕對不是平常的靈階上品寶劍所能比的。這種靈階上品寶劍之中雖然沒有鑄加元魂,但卻已經擁有靈智,這種寶劍,用劍之人想什麼,寶劍便能做什麼。

當四人停留在這上空之後,一股淡淡的威壓形成,彷彿將幾座山峰上的劍氣都壓了下來一般,連鄭辰都被這股威壓弄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很顯然,這四人都是劍帝的實力!

在小小的七大州,鄭辰連一個劍帝實力者都沒有見到過,唯一接觸過的,就是蘄州劍帝墓穴,還有九連州的劍帝傳承。現在一下子見到四個劍帝,鄭辰還有些不適應。

小小的七大州,和現在的萬里窟,根本就是兩個世界,若是再和八大玄域比起來,那麼七大州只算得上大海里一葉小小的扁舟。

這四位劍帝誰都沒有開口,鄭辰見到四人紛紛在他們腰間的靈袋掏些什麼,隨後,鄭辰的表情怔了一怔,他見到漫天的黃布自天空之中落下,足有幾千張黃布飄落了下來。

幾座山峰的人群紛紛騷動起來,有人甚至御劍入空,一馬當先將第一張落下的黃布抓在了手裡。

鄭辰不慌不忙,待得幾張長卷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之時,他才撿起一張,細細看了起來。

每一張黃布上都寫滿了字,密密麻麻的小字很是工整,鄭辰看了幾行之後,這才反應過來些什麼。

黃布上寫著的,是千州之爭的規則。

「此次千州之爭,八大玄域共派發四千枚千州令,故參加千州之爭的人足有四千人…」

這是黃布上的第一句話,便讓鄭辰有些目瞪口呆,整個劍雲大陸,居然派發了四千枚千州令,這說明什麼,說明一個大州甚至可能有五枚千州令,而如此說來,很有可能會出現五人組隊的情況,如果真是如此,以五個人的力量,豈不是無敵了?

整整四千人的爭鬥,鄭辰不覺得依靠個人實力便能夠從其中脫穎而出。

看來,小小的七大州,八大玄域根本沒有看在眼裡,每一州只派發一枚千州令,這讓鄭辰有一種自己是被當成了炮灰的感覺。< 鄭辰仔細的將黃布上的所有規則看完,而看完整張黃布之後,鄭辰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

首先,鄭辰之前擔心會有五個人組隊的情況,這的確會在劍陣空間內發生,但是劍陣空間的入口是隨機將參加千州之爭的人送到萬里窟邊緣的,也就是說,誰也不知道在進入劍陣空間之後,會被派分到哪個地方。

可如果真的是這樣也就算了,但偏偏黃布上還寫著,如果不想與同伴分離,在進入劍陣空間的時候,只需要牽著手就可以了。

而這麼說來,如果真的有五人同行的隊伍,那麼他們在進入劍陣空間的時候,各自手牽著手,那麼他們五人就會被分派到同一個地方。

這個規則既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在於鄭辰不用和唐清月分開,但壞處則是,如果鄭辰真的遇到三個或者三個以上的隊伍,那麼他若想要解決掉對方,會是相當的困難。

而另外一個規則,則是讓鄭辰更加頭疼的,這個規則的殘酷程度,讓鄭辰都有些難以想象。

這個規則便是,所有參加千州之爭的人,想要成功進入八大玄域,被八大玄域的使者選中,那麼就要具備兩個條件,第一是活下來,第二,則是要擁有數量眾多的千州令。

這個規則代表著,進入萬里窟劍陣空間內的四千人,將會瘋狂的掠奪別人手中的千州令,以此讓自己更加有機會成功闖過千州之爭。

鄭辰不敢想象,有了這麼一個規則存在,進入劍陣空間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側頭看了看一旁的唐清月,鄭辰見到她的表情也同樣很難看,這個女子恐怕到現在才意識到,她前來參加千州之爭,是一個很錯誤的決定。

蹙了蹙眉頭,鄭辰繼續看了看黃布下方的字。

空間開啟,將在傍晚時分,而劍陣空間內無黑夜,也就是說,鄭辰在進入劍陣空間之後,空間內會一直是白天,如此一來,鄭辰恐怕連藏身的機會都沒有。

「你若現在反悔了,就回天州去吧。」鄭辰的聲音很平靜,他開口對著唐清月說道。

此刻的唐清月臉色蒼白,想來是被這張黃布上的規矩給嚇到了。

鄭辰自然希望唐清月能夠放棄,因為在看了這規則之後,鄭辰很不希望唐清月能夠跟著他,鄭辰的實力在這些來參加千州之爭的人中肯定不是最強的,但是論逃跑能力,肯定不會有人比得過他,可如果帶著唐清月的話,那性質就不一樣了。

首先,唐清月的實力只有大劍師九段,很容易招來麻煩,其次,如果鄭辰要帶著她逃跑,鄭辰的速度都會被她拖下來。

也就是說,鄭辰現在有點嫌棄唐清月了,這就是個累贅。

「不要!如果就這麼回去了,連義父都會看不起我的!」讓鄭辰很錯愕的是,唐清月的回答竟是這般。

「……」一瞬間,連鄭辰都無言以對了,這個蠢女人,你不怕死也就算了,難道你就不怕連累我么?

鄭辰也不好說什麼,唐澤秋之前幫了他的忙,如果沒有唐澤秋,鄭辰想要安心的得到一枚千州令真的很難,除非他真的去搶唐清月的,不過這種事情鄭辰要是做了,還是會有些違心。

罷了,先進入劍陣空間內探探情況吧,如果到時候裡面的情況真的很亂,那麼鄭辰也只有帶著唐清月逃跑了。

有唐清月在,鄭辰壓根沒想過會去主動搶別人的千州令。

看了看黃布的背後,這是一張萬里窟的地圖,地圖上畫著十一個坐標,每個坐標都標有名字,鄭辰看了看,發現萬里窟的地圖,的確有些奇特。

整個萬里窟一共有十一座廢城,外圍有八座,中間有兩座,最中央有一座。

地圖上的十一個坐標,外圍的八座城市是黑點,那兩座城市則是黃點,而中央那座城市,是紅點。

將十一座城市用不同的顏色標註出來,鄭辰一下子便猜到了這十一座城市存在的意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