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口隨即癒合,晴朗的夜空重新恢復了原本的寧靜。

彷彿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冥界,是非曲直廳。

「聽好了,笨蛋小町,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如果再接到有人投訴你,那麼我就要直接將你調去地獄當看守了。」

「誒,不要啊!」

一聽到四季映姬這麼說,跪在她面前的小野冢小町頓時叫了起來。

「誰不知道去地獄工作是最辛苦的了,映姬你不能這樣對待人家啊!」

「誰讓你不認真工作的。」

四季映姬執起「悔悟之棒」在她腦門上重重的敲了一下,罵道。

「還有,在這裡要稱呼我做閻魔大人。」

「可是工作真的好麻煩……」

小野冢小町輕碰兩根食指,小小聲的道。

「再麻煩也要去做,難道你還想讓我來養活你不成?」

「哦,這個主意好像不錯。」

「你說什麼?」

「啊,沒什麼。知道了啦!人家以後認真一點工作不就行了。」

「次次都是這樣說……」

看著明顯心不在焉的小野冢小町,四季映姬除了搖頭嘆息之外,也無計可施了。

「吶,映姬。」

「又怎麼了?」

「人家可以站起來了嗎?」

「不……起來吧,起來吧!」

四季映姬本想說不可以的,但是見到她用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自己,心一軟,話到了嘴邊又改口了。

「映姬你最好了。」

小野冢小町頓時眉開眼笑的,動了幾下身體,臉sè忽然變得有點古怪起來。

「那個,腳麻了。」

「你還真是個沒用的傢伙啊!」

四季映姬簡直要被這個白痴氣壞了,翻了翻白眼,最後還是伸出手把她拉了起來。

小野冢小町站起身,揉了揉雙腿,又跳了幾下,那種麻痹的感覺才漸漸消失了。

「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快點回去工作吧。」

「哎,人家才剛來沒多久啊,別那麼急著趕人家走嘛!」

「難道你還打算讓我招待你吃午飯嗎?」

「最好還有晚飯。」

「給我滾。」

「呼。」

四季映姬正在發脾氣,卻看見左上方憑空出現了一個奇怪的裂口。

「映姬小心。」

小野冢小町也被嚇了一跳,抓過一邊的鐮刀就站到了她的身前。

「都說要叫我閻魔大人了。」

四季映姬氣呼呼的踹了這個沒記xìng的傢伙一腳,她把自己的視線擋住了。

黝黑的裂口張開不多久,一樣物體就從裡面飛了出來。

「等一下。」

見到小野冢小町舉起鐮刀似乎想把那東西砍飛掉,四季映姬忙叫住了她。

「什麼?」

糊塗死神轉過了頭來問,四季映姬頓時急了。

「看前面啊!笨蛋。」

可惜還是太晚了,從黑sè裂口中飛出來的不明物體速度極快,一下子就撞上了小野冢小町,而且余勢未止,接著把四季映姬也撞倒了。

「哎喲!」

被壓在最下面的四季映姬一陣氣悶,急得連拍了身上那個沉重的傢伙幾巴掌。

「混蛋,剛才為什麼不閃開啊?」

「因為你在後面。」

小野冢小町忍不住呲了呲牙,剛才那下撞擊可真夠狠的,差點讓她暈過去了。

「傻瓜。」

四季映姬不禁愣住了,直眨著眼,一時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嗨喲!」

小野冢小町哼哼唧唧的起身,正要把懷裡的東西推開,卻發覺手有些黏黏的,感覺很不舒服。

「什麼東西?」

心中疑惑,她立刻把手抽回來一看。

「好多血啊!!!」 四季映姬和小野冢小町這時候也看清楚了,那個突然出現的不明物體竟然是一名人類的少女,全身破破爛爛的,布滿了觸目驚心的傷口,流出的血將一身衣服都染得通紅了。

「哇啊……」

小野冢小町的驚叫聲才喊了一半,就被四季映姬一巴掌打斷了。

「鬼叫什麼?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四季映姬腦門上的青筋跳個不停,有著這樣的部下真的很讓她覺得頭痛啊!

「可是真的好多血……」

從小到大,小野冢小町每天面對的大部分都是那些連軀體都沒有的靈魂,像這種鮮血淋漓的場面都完全沒有經歷過,當然就有些發懵了。

「那又如何?」

「呃!」

她一時愣住了,茫然的摸了摸後腦勺,對哦,受傷的又不是她,用得著那麼驚慌嗎?

一冷靜下來,她就注意到另外一件糟糕的事情了。

「可惡,衣服都被弄髒了。」

小野冢小町苦著一張臉,自己這身華麗的服裝都被懷裡那個傢伙搞得一塌糊塗了。

看著那一團團的血跡,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得乾淨。

四季映姬推開她,站起了身來。

剛剛那個少女飛出來的裂口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消失掉了,她望著那裡許久,也看不出什麼來。

難道是那隻裂縫妖怪做的好事?

不對,憑感覺,四季映姬覺得這件事似乎跟八雲紫是沒有關係的。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個世界上除了八雲紫之外,還有誰會如此熟悉的掌握著cāo縱空間的能力?

「吶,映姬,你在想什麼啊?」

見到她臉sè有些不對勁,小野冢小町就忍不住問道。

「沒什麼。」

四季映姬搖搖頭,收攝心神,望向了那個滿目瘡痍的女孩子。

真是的,胡思亂想那麼多幹嘛,有什麼問題直接問她不就行了?

小野冢小町也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卻發現少女的胸口還在輕緩的起伏著。

「啊咧,這傢伙還活著的啊?」

「當然了。」

雖然那些傷口看起來很嚇人,但是其實都不過是些皮外傷而已,一時半刻要不了她的命的。

只是就這樣放任不管的話,她的生命還是會有危險的。

「喂,我們該怎麼處理這個傢伙啊?」

看著地上氣若遊絲的少女,小野冢小町不禁惡意的想著,這可能是第一個死掉之後就立刻能夠見到閻王的幸運傢伙吧!

四季映姬稍微思考了一下,就做出決定了。

「冥界不收留沒有渡過三途川的亡者。」

「咦,這麼說,映姬你是打算要救她一命咯?」

「嗯,況且,她的陽壽還沒盡呢!」

「是么?」

小野冢小町吧嗒了一下嘴,感覺很是無聊。

「這件事就交給你來處理了。」

「好的,誒……為什麼?」

「你說呢?」

四季映姬冷冷的望著她,小野冢小町頂不住她的視線,不禁縮了一下脖子。

重生空間八零小軍嫂 「知道了啦!人家做就是,黑心閻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