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爲夏姐的聲音傳出來之後突然就沒了聲音,但是也並沒聽到有人走,錢多多依舊是不敢動一動,倒是趙敏就有些忍不住了,一副馬上就要衝出去抓人的姿態,錢多多趕緊拉住她,不讓她動彈。

一分鐘之後,夏姐的聲音再次傳來。

“這些錢是你的,這些是你的,好好做,以後好處少不了你們的。”

“謝謝夏姐。”

B女和C女異口同聲的道謝,隨後就傳來了腳步聲,有人走出了廁所,趙敏掙脫開錢多多,就要出去,錢多多依舊死死的抓着她,並衝她搖了搖頭,用口型說道:“還有一個。”

外面的三女拿到貨分好錢之後就走出了廁所,但只走了兩個,錢多多可以從腳步聽的出來,他確信廁所裏面還有一個人。

果不其然,在安靜了差不多十秒鐘後,廁所內又傳出了腳步聲,並且這腳步聲離自己還越來越近。

難不成是她發現我們了?

趙敏和錢多多都屏住了呼吸。

duang

在腳步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時候,錢多多果斷使用異能打開了另一個廁所的門。

廁所外的夏姐也是被嚇得一怔,盯着門看了差不多有十秒鐘,隨後一笑,挪動腳步,走進了開着門的廁所。

將門鎖好之後,她脫/掉了上身的馬甲,從牛仔褲兜內掏出一個黃色的東西握在手裏,隨後將牛仔褲腿到膝蓋以下,接着又將黃色的小內內腿了下去,坐在馬桶蓋上,岔開了雙腿。

用舌頭將黃色的小東西舔了幾下,待上面沾了口水之後便放到了那個不能寫的地方,另一隻手擡起,伸進上衣內,輕輕揉搓。

這種行爲讓任何人看到都能明白她現在在做什麼,這不正是自我安慰?

大中午的跑到廁所裏來自我安慰,也真是沒誰了!

錢多多與夏姐只有一牆之隔,準確點來說兩人中間只有一個木板隔着,她可以清楚的聽到隔壁傳出來的聲音,自然也就能知道隔壁現在在幹嘛?

隔壁時不時的傳出LD的SY,趙敏低頭看了眼錢多多,頓時面紅耳赤。

黃大這都是些什麼人啊,大中午的來廁所搞什麼自我安慰。

或許是因爲中午廁所沒人的緣故,隔壁的SY聲並沒有進行壓制,在進行了十多分鐘的時候,直接大聲LJ起來,嚇得錢多多和趙敏都不由得渾身一顫。

LJ停止之後,穿衣的聲音傳來,片刻,廁所門打開,腳步聲也緊跟着傳來,夏姐離開了廁所。

在確定廁所已經沒有人的時候,錢多多衝着趙敏漏出了一個YD的笑容。

“刺激不。”

趙敏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拿來吧!”錢多多小聲嘀咕了一句,伸手就要去解趙敏的衣服,隔壁十多分鐘的爽叫,已經讓錢多多**焚身,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

“不行。”趙敏推開了錢多多,雖然她也被勾起了欲/望,但現在顯然是不可以做這事的,她的任務就是來學校調差毒梟利用學生販賣毒品的案子,眼下已經出現了第一批人,她自然不能錯過,要儘快追出去,看清楚是誰?

“你剛纔爲什麼攔着我,不讓我出去?”趙敏瞪着兩眼,死死的盯着錢多多。

“你出去幹嘛?”

“我出去抓住她們!”

“你有證據?”

“人貨都在,還要什麼證據?”趙敏疑問的問道。

錢多多撇了撇嘴:“難道你不知道這裏是廁所?這裏沒有別人看到,就算你出去,說你是警察,她們可以隨便一丟,死不承認,到時候你有什麼辦法?況且,她們只是販賣的,就算你抓了她們又有什麼用?放長線釣大魚都不懂,還虧你是警察呢。”

趙敏沉默,細細琢磨着錢多多的話,想來也是這麼個情況,就算抓了這幾個丫頭片子也無濟於事,真正的大魚還沒出現,可是回頭一想錢多多後面的話,趙敏又狠得直咬牙。

“你說誰不配當警察呢?”她捏住了錢多多的鼻子:“你再給我說一句試試?”

“行了,你是個好警察,爲人民服務的好警察,康忙,寶貝。” 錢多多將她的手拿開,直接將她擁入懷中,手掌在臀部遊走。

只可惜,案子的事情讓趙敏已經沒有了做事的心思,她再次將錢多多推開,起身將衣服整理好:“改天再做也不遲,反正又跑不了。”

錢多多搖了搖頭,用手指了指下面。

那裏已經搭/起了小帳.篷,只怪夏姐太瘋狂。

趙敏抿了抿嘴,思考片刻,輕輕的蹲下身子,拉開大門的拉鍊,將那不能寫的東西掏了出來,隨後閉上眼睛,腦袋下傾。

“呼!”

錢多多挺直了身體,這一刻,他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錯愕的看着趙敏正上下起伏的腦袋,隨後長舒一口氣,閉上眼睛,將身體靠到牆上,靜靜的享受。

也不知過了多久,趙敏擦着嘴角走出了廁所,神態有些黯然。

三分鐘後,錢多多走出了廁所,滿臉的銷魂與滿足,雙手插兜走向了食堂。

趙敏被警方派來學校就是爲了祕密調差關於毒梟通過學生進行販賣毒品的案子,也是黃市內最大的一次緝毒行動,警方已經祕密派出了大量人力,物力,在黃市的各所學校,初中,高中,警方都派進了臥底,混在學生之中,甚至於小學,警方已經派遣老師過去,進行調查。

把毒品放在小學生書包內進行運毒,這種事情很常見,也是毒梟們最喜歡的運毒方式,對於很多小學生而言,毒梟們只需要拿出幾根棒棒糖或者是當今火爆到不行不行的玩具,這些學生就會揹着家長幫毒梟們運毒。

但如此大規模的行動,卻是在祕密進行,世面上沒有一絲風聲,就比如趙敏,警方先是在全員面前將她開除,然後在私底下將任務交給她,將她派遣到黃大內,以學生的身份祕密調查。

當然,在趙敏還未被開除之前,林天宇身爲趙敏的父親,警方也自然會提現和他溝通,畢竟這臥底的身份並不是那麼好乾的。幸好,林天宇在接到通知之後,很痛快的就答應了下來,並且還以此爲榮。

也就是說,趙敏爲什麼會被開除,開除後又突然來學校的目的,除了林家人,包括錢多多,並沒有其它人知道。

趙敏步入校園已經差不多有一個月了,今天還是第一次聽到關於販賣毒品的消息,聽上去還很專業,只可惜,當時情況不允許,趙敏連那三人長什麼樣都不知道,只知道分發貨物和提供資金出來的人叫做夏姐。

並且,這個夏姐還有點不簡單。

不然誰會大中午的跑到廁所裏自我安慰去!

到目前爲止,趙敏所掌握的也只有這些了。

但是錢多多卻掌握的比她多,因爲錢多多記下了夏姐口中的“亮哥。”如果分等級來說,夏姐可能屬於小太妹,而她口中的“亮哥”就應該是大哥大級別的了。

至於他是不是真正的毒梟頭目,錢多多也不敢確定,但估計百分之九十九不是。

在錢多多眼中,真正牛逼的人物都是坐在辦公室吩咐手下辦事的,就比如他上面的那個神祕人,積分遙遙領先於錢多多,不可否認,這是個高手,而Ta也是神祕的,沒有人見過她的真面目。 141.

秋季的下午,時光總是美好的。

陽光明媚。

錢多多在草坪上愜意的躺了一下午,吃了無數根草,這期間,他還小憩了一會。

在操場上進行訓練的社團成員,見到錢多多竟如此舒適,也都是敢怒不敢言,畢竟自己打不過他,只得在心裏自我安慰。

“等我哪天像錢社長一樣牛逼的時候,我也可以躺在草坪上看着你們訓練。”

錢多多對於教室內的課程並沒有什麼興趣,畢竟他的任務不是來上課,而是要保護人,如果不是特殊需要,他是不會去教室。

至於林天雅在教室內是否安全?

錢多多一點都不擔心,即使你這個神祕人再牛逼,你也不可能在光天化日,衆目癸癸之下潛入校園進行刺殺,除非你不想活了!

對於校園內的刺殺,錢多多深有體會,兩年前,他潛入某國某校園刺殺某校長的時候,就呈受到部隊的追捕,連直升飛機都給搞出來了,如果不是錢多多忍辱負重的在垃圾堆裏藏了三天三夜,靠吃垃圾堅持,他早就被全城搜捕的部隊給拉走槍斃了。

在國外,校園的地位是很高很高的,在米國,校車的質量是全世界前所未有的,當全世界的人民都在質疑的時候,米國總統奧巴牛就曾做出過這樣的解釋。

“我們不敢保證哪一輛校園內載着未來的總統,所以我們必須保證每一位希望的安全。”

在神州,雖然對希望的重視不足以國外,但錢多多還是相信,不會有人跑到學校內刺殺的,學校內強大的警報器,可以說跟警局沒什麼區別,一旦出現意外,警方能在三分鐘之內趕到,就算你再牛逼,你也不能在三分鐘逃之夭夭,而警方一到,就會對你展開追捕,即使你反抗,他們也會選擇拖延時間,在對於比較那控制的場面,警方還是喜歡靠軍隊來幫忙的。

只要你在十五分鐘內逃不出警方的搜索範圍,你就會被部隊追擊,弄不好還會被當成活靶子。

對於一個稱職的保鏢,他會時刻守護在僱主身旁,保護僱主的安全,而對於一個熟悉各種刺殺技巧,時機,地點,有豐富實戰經驗的保鏢,相對於前者就會輕鬆很多,他可以在殺手動手之前,準確的判斷出殺手所選擇的地點,時機。

待林天雅和趙敏下課之後,錢多多便開車載着兩女回到了別墅。

“你倆別在這裏玩了,這幾天不怎麼安全,回別墅內。”錢多多走下車,衝着坐在庭院內聊天的兩女喊了一陣。

“咦,多多,你回來啦、”錢靜玉將目光看向錢多多,隨後就站了起來,跑到了錢多多身邊。

“跑那麼快,你腳不疼了?”錢多多轉頭將目光看向了趙敏,她臉色很自然,並沒有看出異樣。

“好多了,還是多多關心我。”錢靜玉擡手就要環住錢多多的脖子,不過被錢多多給擋住了!

“靜玉姐姐,我們回房間,不跟這個禽獸說話。”林天雅拉住了錢靜玉的胳膊,拉着她往別墅走,還會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錢多多,撅起小嘴,舉起粉拳:“小禽獸,再惹我靜玉姐姐,看我不把你打得直噴血。”

“多多不是小禽獸了啦。”錢靜玉瘋狂的搖着身體,似乎並不想回別墅。

“好,靜玉姐姐,他不是小禽獸,是大禽獸。”

“啊…多多不是禽獸。”

兩人拉扯着走進別墅之後,趙敏站到了錢多多身旁,輕聲問道:“又是來刺殺天雅的?”

錢多多點了點頭:“這次可能是個牛逼的人物,小心點。”

“恩。”

趙敏點了點頭,轉身走進了別墅,錢多多早就將他的身份告訴了她,而她對錢多多的身份也並不反感。

是人都要吃飯過日子,只不過是方式不同罷了。

聽到錢多多說最近不安全,她就知道肯定是又有人來刺殺天雅了,不知在哪個夜晚,趙敏就有幸看到了***站上的內容,而刺殺林天雅的懸賞竟然高達一千萬美金。

趙敏不知道林天雅得罪了什麼人?也不知道爲什麼會有人要殺林天雅,只知道她不能將這個消息告訴林天雅,那樣只爲給她帶來負擔,讓她在驚恐之中度過每一天。

趙敏走後,甜心怡便來到了錢多多身邊,她手裏夾着細長的菸捲,朝着錢多多面部吐出一個菸圈,做出一副嬌媚的姿態,勾引着錢多多。

“ 帥哥,告訴姐姐,這幾天怎麼不安全了?”

“你這幾天安全?”錢多多的表情變得YD起來,笑嘻嘻的看着甜心怡。

“呀,我這幾天安全啊。”

“那要不去我房間試試?”

“走啊。”

說走咱就走啊,風風火火闖九州哇,依兒呀,依兒呀,洱海洱海依兒呀。

這個時候,就應當將這首歌進行播放了。

雖然此時條件不允許,沒有歌聲傳出,但甜心怡還是做出了歌詞中的表現,在說完之後,轉身就要往別墅走,錢多多趕緊將她拉住。

“說正經的,那天謝謝你!”聲音很真誠。

“哪天?”甜心怡停下了腳步,詫異的盯着錢多多。

“就你所在航班失事哪天,謝謝你將我送回了別墅。”

“這都什麼時候的事了,你不趕緊你現在說謝謝有點晚了?”

迷情入誘,罪愛歡情索無度 甜心怡皮笑肉不笑,一想起那天晚上的情況,她就狠的直咬牙,恨不得將錢多多撕碎,如果她沒有將那個茶杯丟掉,在錢多多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她就得將茶杯裏的東西灌倒錢多多嘴裏。

或者,在這個時候,甜心怡就要大喊一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