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稱作嬌姐的年輕女子沒有說話。

只是一連打了三個電話給蕭雲柯。

因為姜鯉現在情緒很不穩定,所以蕭雲柯沒有選擇接電話,全部掛斷。

哦,很好。

事不過三。

連著掛斷她三個電話,這段感情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了。

年輕女子拎著購物袋,直接跟自己的小姐妹走人。

蕭雲柯終於安撫好姜鯉,然後把姜鯉送回家。

才終於回電話給未婚妻。

「不好意思,今天有工作上的事情比較忙,我很抱歉,沒能及時接你的電話。」蕭雲柯語氣很疲憊。

姜鯉鬧騰起來,真是能讓人精疲力竭。

「工作要求你跟人當街擁抱么?」

蕭雲柯一愣,「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取消婚約吧,訂婚花的錢,我會打到你賬上。」

「嬌嬌,你誤會了。那是我之前的一個同事,她因為失戀受了點刺激,所以……」

「所以你想接盤?」

蕭雲柯噎住,「……」他沒有。經過今天的事情,他發現,他雖然欣賞姜鯉身上的活力,但同時也更加確認了,這種活力,他消受不起。

「行了,也別跟我解釋了。蕭雲柯,一個有未婚妻,還不懂得跟其他女人保持距離的男人,誰愛要誰要去吧。」

平時看著老老實實,人模狗樣的。

在她面前表現的一副紳士做派,相敬如賓,也不對她動手動腳。

哦,原來是因為心裡藏著人呢。

跟她在一起,委屈他了唄。

蕭雲柯完全不知道,自己就這麼突如其來被分了手。

*

自從那天之後。

姜鯉還想找鳳野或繁星說些什麼。

她想質問那個男人,到底還有沒有心。

而且她敢斷定,那個女保鏢肯定是小三上位。看著一副高冷正經的樣子,結果這麼不要臉。

她還想親口問問那個女保鏢,怎麼這麼不要臉呢?

我是于振南 但是她找不到機會啊!

她最開始可以頻頻出現在榮野面前,吸引他的注意,是因為特殊機構背後提供幫助。

她早就已經叛出機構。

靠她自己的話,根本沒資格見到榮氏董事長。

姜鯉是個極善於動腦筋的人,看電視採訪的時候,發現很多人勢單力薄求助無門,於是索性把事情捅到媒體那裡,為自己討回個公道。

腦子一轉,便覺得這種手段她也能用。

她不要渣男的臭錢!

她就只是想要嫁給他。

哪怕兩個人當一輩子怨偶,互相憎恨一輩子,也無所謂。

她不好過,榮野這輩子也別想好過!

姜鯉想接採訪,於是主動聯繫了媒體。

但是媒體哪兒敢私自報道榮氏的事情?

於是在姜鯉主動聯絡過來的時候,媒體就已經戰戰兢兢聯繫上了鳳野……

鳳野對此無比厭煩。

畢竟本來就不是他的鍋,他願意花錢解決,已經算仁至義盡。

結果那女人腦子有毛病,行為根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來考量。

既然如此,那他也沒必要客氣了。

鳳野直接找上了特殊機構的頂頭上司。

讓對方擺平蕭雲柯和姜鯉。

蕭雲柯藉由職務之便,邀請他出來見面,給他造成了很大困擾。

他現在是做出了傑出貢獻的功臣,榮氏每年除了稅收之外,還有絕大多數的利潤是上繳給國庫的。

背後的靠山幫他擺平這些小事,是理所應當。

鳳野一個電話打出去之後,就沒有再關注。

*

「繁星小姐,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

鳳野的辦公室里。

星辰朝繁星示好地笑著,盡量展現出自己毫無戾氣的一面。

鳳野正在跟高層開會,小崽子向來上班跟上墳似的,之前之所以每天老老實實給榮野那個狗比當保鏢,是因為生活不易,星星嘆氣。

現在自己養的小花花當老闆了,她當然不肯繼續上墳。

鳳野兢兢業業開會,她就在辦公室里逍遙。

繁星面無表情地坐在小花花的辦公椅上,冷漠地看著星辰。

辦公桌下,是她剛藏好的關東煮。

對於這個不請自來的人,小崽子很抗拒。

「他來,都不知道挑時間。」很嫌棄。

【……是啊。】打擾你吃關東煮了唄,我懂。

「可以知道,我哪裡得罪你了么?」星辰心中埋藏下些許戾氣,「以至於連跟我說句話,都不願意。」

無數女人想要討好他。

可為什麼,偏偏他看上的這個,對他不屑一顧!

甚至都算不上不屑,而是她完全無視他。

就比如現在,他在跟她說話,結果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頻頻往辦公桌底下看,彷彿辦公桌底下藏著什麼秘密。

繁星打了個哈欠,精神萎靡。

星辰選擇主動出擊。

起身走到辦公桌前,雙手撐著桌面,俯身,帶著很強的侵略意味。

目光鎖定住繁星。 只是等她帶著宮朔從車裡下來,從電梯出來的兩位阿姨見到后,一下子就樂了。

「哎喲,顏顏回來了?這是對象?」

不等陸顏開口,宮朔就笑容得體的沖兩人打招呼,「阿姨好,我是顏顏的男朋友。」

「真的是對象啊,這下子老陸兩口子算是放心了。」兩位阿姨倒是沒有惡意,畢竟小區內的職業女強人結婚都晚,還有38歲至今單身的呢,也沒人說嫁不出去。

就那麼好的條件,只能說是眼光太高,絕對不會有小區阿姨說「那閨女沒人要」。

又相繼和幾位小區的長輩打了招呼,三人才搭乘電梯上樓。

回到家裡,陸顏掏出鑰匙進門,喊了兩聲沒人回應。

「隨便坐,我打個電話。」

陸顏打給陸媽,那邊亂鬨哄的,得知陸媽此時應該在菜市場,而陸爸也陪著陸媽買菜。

年輕人一般都喜歡去超市購物,可他們這個年紀更喜歡去菜市場,種類多,可供挑選的攤位也多。

「還剩什麼沒買?」陸媽拿著手裡的購物清單,邊看邊走,「顏顏帶男朋友到家了,咱們也快點。」

陸爸道:「再買兩條魚,兩斤牛肉,鮮蝦和生蚝。」

「快快快。」

倆人在人群里左轉右轉的,抓緊時間把該買的東西買了,這才開車回家。

傑森送來東西就離開了,宮朔則是在家裡轉了轉,除了岳父岳母的房間,提前把家裡的環境熟悉一下。

房子和媳婦家的差不多大,收拾的也很有品位,可多少有點不自在,或者是緊張。

約么十點半,外面有開門的動靜。

宮朔這個時候,蹭的從沙發上站起來,下了陸顏一跳。

她含笑上前,看到爸媽從外面回來,手裡各自拖著一個購物滑輪車,上前幫忙接過來。

「叔叔阿姨好。」宮朔主動打招呼。

「你們倆來的這麼早,我還以為得趕點吃午飯呢,和你爸早上也沒著急。」陸媽進來念叨一句,瞧見了宮朔,一時間倒是愣了一下,「這你男朋友啊,長的這麼好看?咋看上你的?」

「……」現場有點安靜。

陸爸爸在後面戳了陸媽腰眼一下,「怎麼說自己閨女的?」

「哦,實話實說。」陸媽倒是不在意剛才的氣氛,招呼宮朔進去坐著。

「顏顏,來和媽準備午飯。」陸媽沖閨女眨眨眼,意思很明顯,進廚房三堂會審。

陸顏無奈,然後念頭閃過,「宮朔,咱來準備午飯吧。」

「行。」沒有等媳婦開口,宮朔已經去洗手間了。

陸媽一看這怎麼行,閨女好不容易帶回來一個這麼好看的小夥子,第一天上門就做家務,想什麼話嘛。

「不用,第一天上門,去和你叔叔坐著喝茶聊天,對了,你愛喝茶嗎?家裡也有咖啡,是顏顏出國時帶回來的當地咖啡豆,我和你叔叔都不喜歡,苦哈哈的。」陸媽是個很健談的人,而且倆人英語都賊溜。

不過是剛才宮朔一口正宗的中國話,倆人都沒想太多。

「他喜歡喝茶,泡茶的手藝比我爸都好。」陸顏真不覺得宮朔第一次來家裡,就得坐著等吃飯,大概是習慣了。

也就是和宮朔開誠布公后,兩人才得出一個結論,那絕對不是一個夢,而是時間壓縮。

陸顏把陸媽推出廚房,「好了,您和我爸出去歇會兒,我倆準備的很快。」

陸媽還想堅持一下,畢竟這可是女婿,而且瞧著就特別不錯的女婿,第一次來家裡就去做飯,別給嚇跑了。

可架不住宮朔已經和閨女去了廚房,她再進去不免覺得自己是個電燈泡,只能懷揣著心事,坐在客廳里和陸爸說悄悄話。

「會做飯?」陸顏笑著問道。

宮朔沒說話,直接用行動來表示。

別說,還是那個做得一手好菜的宴策。

兩人在廚房裡默契十足,伸個手就知道是要盤子還是要菜刀。

前後四十分鐘左右,一桌菜就準備妥當了。

飯桌上,陸爸陸媽放過了陸顏,專攻宮朔。

「你是混血?」

「嗯,我是中米法三國混血,奶奶是法國人,我母親是米國人。」宮朔比起剛進家門的時候好多了,不見忐忑。

「多大了?」陸媽問道。

「今年28歲。」

居然比她閨女小四歲,這年紀行不行啊?

可想想閨女今年32,找個比閨女年紀大的,要麼都結婚了,要麼人品能力有問題。

合適的可謂少之又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