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毅還想挽救,但兩名長老堅決的搖了搖頭,「除了你,還有更合適的人選,更適合參加這次營救被困學生的任務。」

「是誰?」袁毅臉色一沉,而兩名長老則是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葉陽:「葉陽只是內院學生,但卻擁有擊敗精英學生的能力,讓他參加這次的任務,更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什麼?把我剔除,讓這小子參加?」

聽了兩名長老的話,袁毅頓時臉色鐵青。 葉陽也沒有想到,會突然有一個任務落到自己頭上。

本來他今天來事務大堂只是辦理手續成立自己的黨派而已,誰想與奪天黨成員發生衝突,將精英學生袁毅擊敗后,就得到了長老的傳見。

葉陽一聽,頓時就明白了,這兩位長老是想把原本袁毅那個名額交給自己,讓自己參加任務。

其一是自己擊敗了袁毅,比袁毅實力更強,其二自己只是內院學生,這樣出戰就能給敵人造成意想不到的效果。

「長老,你居然要把我的名額讓給這個葉陽?」

袁毅聽了長老的話,簡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張臉鐵青到極點。

他想過長老自己進來幹什麼,但他萬萬沒想到長老叫他進來居然是說這件事。

要知道參加拯救被困同學的任務,是好不容易才落到他頭上的,只要完成,就是大功勞一件。

但現在卻落到了被他看不起的葉陽手裡。

袁毅的確看不起葉陽,認為葉陽只是撿了便宜才能進入內院,就算葉陽真的有本事,也不應該和他平起平坐。

但葉陽現在卻凌駕到了他的頭上。

把他擊敗也就罷了,還讓他從拯救被困同學的隊伍里被剔除,這是他實在無法忍受的事情。

兩名長老像是看出了袁毅心中的想法,只是淡淡道:「沒什麼事你先離去吧,我們還有事要對葉陽說。」

看見長老如此堅決的樣子,袁毅咬了咬牙,臨走前用惡狠狠的目光看了眼葉陽,那意思是你給我等著。

對於袁毅臨走前的目光,葉陽並不在意,讓他在意的是兩名長老的態度。

在袁毅離開后,兩名長老居然沉下了臉,用一種凌厲的目光看著他:「你叫葉陽?我們已經看過了你的檔案,才入學幾個月的新生,居然就從雜役攀爬到了內院,的確潛力不小,最值得注意的是,你居然以三次蛻凡的修為,擊敗了四次蛻凡的袁毅,你是怎麼做到的?」

葉陽一聽,心中頓時咯噔一下,暗道該來的還是來了。

他在學院里越級將袁毅擊敗,就知道自己肯定會引起外人的注意,沒想到才剛將袁毅擊敗,就引起了兩名長老的注意。

好在他早就想好了託詞。

「回答兩名長老,是這樣的。」葉陽面對兩名長老審視的目光,老老實實回答道:「弟子曾經被雷劈過,身體脫胎換骨,體內的元力比同境界的人要雄渾不少,從而讓弟子有越級戰鬥的可能,再加上先前那袁毅太過輕敵,從而讓弟子能夠快速將其擊潰。」

「被雷劈而不死?」

兩名長老眼裡閃爍出奇異的光芒,其中一名長老打出一團元力沒入葉陽體內,觀察了一番,果然發現葉陽的經脈骨骼比常人要強大不少,其中還蘊含絲絲雷霆的氣息,有十分明顯被雷劈過的痕迹。

這還是葉陽故意將經脈縮小了好幾倍,如果讓眼前的長老看見自己那比常人不知道粗壯了多少倍的經脈,估計當場就要嚇得跳起來,到時候就會被當成怪物進行解剖研究。

「不錯,你的身體的確有被雷劈過的痕迹,看來你並沒有說謊。」一名長老滿意的點點頭:「怎麼樣?葉陽,原本交給袁毅的任務,現在交給你,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擔此重任?」

「什麼任務?」葉陽發出詢問,而另一名長老則是解釋道:「就在上個月,我們學院里有一名精英學生失蹤了,本來都以為她死了,卻沒想到原來是落到了黃泉宗弟子的手裡。幾天前黃泉宗的人發來消息,說是在四象城擺了擂台,邀請了各方群雄前來觀戰,讓我們乾天學院派出五名精英學生,和他黃泉宗的五名精英弟子對戰,五局三勝,只要擂台戰勝出,黃泉宗弟子就答應將那個被囚禁的精英學生交出來,而擂台戰輸了,那個被囚禁的乾天學院精英學生就會遭到黃泉宗的毒手。損失精英學生,這是乾天學院年年都會發生的事情,但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果就這麼讓我們學院的精英學生死在黃泉宗弟子手裡,會對乾天學院的聲譽造成不小的打擊。」

「陳長老說的沒錯。」另一名長老介面道:「黃泉宗要的就是這種效果,想把事情鬧大,想在擂台戰上取得勝利,從而讓我們乾天學院顏面大失。因此這次前往四象城參加擂台戰營救學生的任務,勢在必得,必須勝利,如果不是其他有實力的精英學生都抽不開身,我也不會找袁毅,你既然擊敗了袁毅,如果加入其中,成功完成任務的可能性就會更高。怎麼樣,你到底是加入還是不加入?」

聽完兩名長老的話,葉陽皺起了眉頭,沒想到所謂的任務竟然是這樣。

黃泉宗當真是無法無天,膽敢公然囚禁乾天學院的學生,還擺了一個擂台戰,這種戰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場鴻門宴,專門等著乾天學院的人落網。

關於到乾天學院榮譽的任務,葉陽的確很想參加,但他皺了皺眉道:「兩位長老,黃泉宗不是說了么?雙方參加擂台戰的五個弟子必須是精英級別的人物,而我只是內院學生,去參賽會不會破壞規則?」

「規則?這個世界上哪裡有什麼絕對的規則。」兩名長老搖了搖頭,道:「葉陽,我們可以暫時將你提升為精英學生,不過這僅僅只是暫時的,如果任務最後失敗了,你還是只是內院學生。而如果任務成功了,成功從黃泉宗的人手中將被困的學生拯救,你就能辦理手續,名正言順的成為精英學生,這個交易,你覺得怎麼樣?」

「好,弟子答應,屬於弟子的那場戰鬥,一定會取得勝利。」

葉陽聽到這裡,想也沒想就點了點頭。

兩位內院長老拋出的條件的確十分誘人,如果平時做任務,不知道要累積多少功勞,才能成為精英學生。

但現在只是完成一個任務,就有可能成為精英學生,這種天大好事擺在面前,葉陽說什麼也不會推開。

當然,和黃泉宗弟子的戰鬥是五比五,如果葉陽的那場戰鬥勝出了,但還是被黃泉宗的人取得三場勝績的話,最後的任務就算失敗。

五局三勝,參加任務的五個學生,必須有三個學生贏得勝利,才能成功從黃泉宗的人拯救出那名被囚禁的學生。

葉陽就算一個人勝出了也沒有用,還得有另外兩個人勝出才行。

黃泉宗這種人人喊打的邪惡勢力,竟然公然在外面拋頭露面,而且還擺出擂台對乾天學院邀戰,葉陽可以想象,黃泉宗的弟子肯定對勝出有絕對的把握,才敢做出這種無法無天的事情。

聽聞精英學生被黃泉宗的人囚禁,起初乾天學院的長老很憤怒,本來想直接殺到四象城,但這樣做有可能使得黃泉宗的人狗急跳牆,傷害被囚禁的學生就得不償失了。

因此乾天學院這才決定答應黃泉宗的邀戰。

對於黃泉宗擺的擂台戰,在中域掀起了不小的轟動。

有空閑的人大多數都前往了四象城,想要目睹這兩個生死之敵弟子間的對戰。

沒空閑的人也豎起耳朵,做好了隨時打聽風吹草動的準備。

葉陽答應參加拯救被囚禁在黃泉宗手裡的學生任務后,就順利的完成了辦理成立黨派的手續。

擊敗了袁毅,而且得到長老的傳見並且沒有受到處罰,那名黃泉宗的事務弟子哪裡還敢生事,連忙給葉陽辦理了註冊黨派的手續,送瘟神似的將其送走了。

經歷了一番波瀾,葉陽的『炎陽黨』,終於成功成立。

黨派的領袖,自然是葉陽,司徒沖三人對此沒有半點的意見,畢竟在他們四人中,葉陽修為最強。

而司徒沖三人,則是炎陽黨僅有的成員,擔任了長老的位置,如果未來炎陽黨發揚光大,他們就能成為舉足輕重的人物。

時間一晃,轉眼過去了三天。

炎陽黨成立了三天,並沒有什麼外人加入炎陽黨,甚至炎陽黨成立這個消息,也沒有多少學生知道,畢竟學院里的黨派實在太多了四大黨派的名頭實在太大了,幾乎將其他黨派壓得喘不過氣來。

就算有知道葉陽幾人成立了炎陽黨的學生,大多里也都是不屑的笑笑,認為葉陽幾人的黨派堅持不了多久就會潰散。

畢竟像葉陽這樣新成立的黨派實在太多了,起初都抱有雄心壯志,但現實總是十分殘酷,不知不覺間那些成立的黨派就會慢慢銷聲匿跡。

在很多人眼裡,葉陽成立的炎陽黨,就屬於這一類。

葉陽不知道其他學生對自己成立的黨派有什麼樣的看法,就算他知道也不會說什麼,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就能證明一切。

對袁毅動手的那一刻,葉陽就已經決定好,低調不行就高調,一味的避讓只會讓他人認為你軟弱可欺,必要時候只能凌厲的反擊,這樣想欺負你的人就會掂量掂量看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 炎陽黨成立五天後,葉陽隨同四個精英學生,一同離開了乾天學院。

這四個精英學生,正是參加拯救被困同學任務的其他四人。

葉陽現在也成為了精英學生,換上了一身代表精英的黑袍,不過這僅僅只是暫時的,如果任務失敗,他的身份還是內院學生。

與葉陽同行的四人,是兩男兩女。

兩名青年,兩個年輕女子。

馬長空,韓越,高幻靈,唐倩,就是這四人的名字。

馬長空,是一個神色輕浮的青年,但目光卻極為的凌厲,像是一把刀子,與人對視就能讓人有一種刀子插入心窩的感覺,是達到了五次蛻凡境界的高手。

而韓越,則是一個神色沉穩的青年,氣息厚重,竟然也是五次蛻凡境界的高手。

而高幻靈,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子,擁有四次蛻凡的修為。

至於唐倩,葉陽早就所有認識,是那名邀請夢盈盈加入鳳天黨的鳳天黨成員。

「葉陽,我沒想到,你居然取代了袁毅的位置,加入了我們的隊伍。」

前往四象城的路途上,唐倩一臉驚奇的看著葉陽。

在她的認知里,葉陽只是一個頗有膽識的愣頭青罷了,雖然有勇氣跟奪天黨的成員對抗,但只是不自量力的行為而已。

但她做夢也沒想到,幾天後就聽到了袁毅敗在葉陽手中的消息。

「葉陽師弟,你才三次蛻凡,就能將四次蛻凡的袁毅擊敗,起初我聽見這個消息,還以為是假的呢,畢竟越級戰鬥只有那些真正的天才才能做到。」

身材高挑的女子高幻靈用一種打量驚奇事物的目光打量著葉陽,道:「可這個消息是陳長老和李長老親自傳遞出來,長老的話不可能有假,看來你真的將袁毅擊敗了。真期待啊,真想和你對戰一場,看看到底是三次蛻凡的你厲害,還是四次蛻凡的我厲害。」

隊伍里的兩個女子都對葉陽表示了驚奇,而神色輕浮的青年馬長空則是冷哼了一聲:「葉陽,你雖然能夠擊敗袁毅,但我聽說了,你能擊敗袁毅那個廢物,裡面多多少少有輕敵的成分在,我不知道你具體有什麼本事,但我告誡你,和黃泉宗弟子的戰鬥,必須要竭盡全力,畢竟這關乎到學院的榮譽。如果不是學院里有名氣的精英學生都暫時脫不開身,我肯定不會答應讓你一個內院學生貿然加入這個隊伍。」

此言一出,神色沉穩的韓越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葉陽對於馬長空的話,並沒有惱羞成怒,此人雖然看起來有些輕浮,但心繫學院,對方會說出這番話,也都是為了學院的榮譽著想。

「抓緊時間趕路吧,爭取早點趕到四象城,然後將狀態調養到巔峰,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戰鬥。」

馬長空掃了眼葉陽等人,神色凝重道:「黃泉宗的人挑在這個時候發出邀戰,肯定有完全的準備,對方派出的陣容不知道有多強大,要小心應付。」

「恩。」唐倩等人點了點頭,隨後一行人就踐踏虛空,一路飛掠,朝四象城的方向快速接近。

四象城,是一個中等大小的城池,原本是一個老百姓安居樂業生活的地方,但現在卻被黃泉宗的人佔領了。

黃泉宗的人在裡面擺了一個擂台,邀請了各方群雄前來觀戰,想要贏得勝利,當眾讓乾天學院難堪。

前來觀戰的人都知道,黃泉宗和乾天學院是死敵,平時見了面十有**要拼個你死我活,因為黃泉宗以前會覆滅,絕大原因就是因為乾天學院。

而黃泉宗現在捲土重來,首先要對付的就是乾天學院,要拿當年的仇人開刀。

很多人都在疑惑,黃泉宗這個外人見了面就要喊打的邪惡勢力,為什麼敢公然露面。

但所有人微微一想,就能明白過來,十有**黃泉宗的人有什麼依仗,不然不可能無法無天到這種程度,如果沒什麼強大高手坐鎮,不用乾天學院的人出手,就有其他勢力會將這個想要死灰復燃的邪惡勢力進行圍剿。

四象城,一座隱匿在車水馬龍大道中央的城池,是一個富庶之地。

此刻的四象城,相比往日多出了不少人,尤其是武者,相比以往的數量,更是多出了不知道有多少倍。

是被黃泉宗邀請的勢力,還有那些想要前來圍觀的勢力,都派出了很多武者前來觀戰。

「黃泉宗,一個如過街老鼠般的邪惡勢力,竟然公然囚禁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難道真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嘿嘿,黃泉宗以前雖然沒落了,但現在又捲土重來,若非沒有絕對的把握,又怎麼敢如此囂張?所以我們這些人,還是看戲為好。」

「看戲,看個屁的戲,有機會一定要把那些黃泉宗的人殺死,那群妖孽,是真正的魔鬼,殺人不眨眼,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了他們手中,還想死灰復燃,死,一定要把他們全部殺死。」

「殺?你一個小人物,拿什麼去殺?黃泉宗現在捲土重來,來勢洶洶,敢公然向乾天學院發出挑釁,如果沒有絕對的自信,誰會傻到這麼做?別說是你,就算是你背後的勢力,去跟現在的黃泉宗對抗,只怕也會被吞得連骨頭也不會剩,畢竟黃泉宗是出了名的要專門將人送進黃泉,你敢在這裡叫囂,難道也想下黃泉?」

「神仙打架,我們這些凡人只有看戲,隨意插手就會被殃及池魚。」

「你們說,這次的擂台戰,最後的結果會是什麼樣?到底誰會勝利?」

「乾天學院吧,畢竟乾天學院是中域的巨無霸,更是四大學院之一,門下的弟子不可能是吃素的,個個都是精英,我看這次十有**是乾天學院的人勝出。」

「乾天學院?我看不然,黃泉宗這次公然叫囂,絕對擁有必勝的把握,我敢打賭,十有**黃泉宗的人贏定了。」

很多人都認為這番話說的有道理,沒有人會傻到自取其辱。

「打賭就打賭,老子來開個庄,就賭黃泉宗的人輸。」一個暴發戶冷哼了一聲,「老子還真不信了,正道門派干不過邪惡勢力,你們誰要賭?老子有的是錢,敢賭的儘管下注吧。」

「人傻錢多,嘿嘿,我壓五枚下品元石,賭黃泉宗的人勝。」

「五枚?五枚你也拿的出手?我壓五十枚下品元石,賭乾天學院的人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