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子矜很是無奈,悶悶不樂的上了樓。

顏子寒結婚後,帶著他的妻子來左家拜訪。

衛子矜身為左應城的妻子,自然是要出來招待的。

中途,聽見沈瑤問她做什麼工作的,衛子矜瞧著她說起自己工作時的眉飛色舞,十分的羨慕。

畢竟是外孫媳婦第一次上門,沈瑤強行留下新婚小夫妻住在這裡。

傍晚,左應城下班回來,順帶的將寧寧也一同接了回來。

寧寧一天沒見到媽媽了,剛進門就大聲的叫著媽媽。

衛子矜正在廚房裡面幫忙做菜,聽到女兒叫自己,從廚房裡探出半個腦袋了,「怎麼了?」

「媽媽,今天在學校老師表揚我了呢!」衛寧寧十分嘚瑟的說道。

「知道了,你先上樓去把書包放好去!」衛子矜忙著切菜。

衛寧寧應了一聲,背著粉.嫩的小書包飛快的跑上了樓。

顏子寒看見左應城,「小舅。」

喬亦柔也跟在身後乖巧的叫道,「小舅。」

左應城看了眼顏子寒,脫下.身上的西裝,「你.媽的身子怎麼樣了?」

顏子寒不僅違背著家裡的所有人跟喬亦柔領證結婚了,還帶著新婚妻子跑到外面去住了。

左連翹的病剛好,又被自家兒子給氣的犯病聽說這兩天連公司都沒有去。

提起左連翹,喬亦柔身子一僵,顏子寒拍了下她的肩膀,「你進廚房去幫忙。」

反應過來,喬亦柔察覺到自己在左應城面前略微失態,抱歉的說了一句,「好,我去幫舅媽。」

直到喬亦柔的身影進入到廚房裡面,顏子寒才開了口,「小舅,以後不要在她面前提起我媽了。」

誰都知道左連翹滿意的是喬亦清這個兒媳婦,喬亦柔雖是她的妹妹,但是哪裡都不如她的姐姐。

左應城沒有聲音,看的出來顏子寒娶的這個妻子要比喬亦清好多了,最起碼沒有那麼矯揉造作。

衛子矜正在廚房裡做菜,突然門被推開,她還以為進來的是寧寧。

頭也不抬的說,「快出去,小孩子不可以在廚房裡。」

「舅媽,是我。」

出聲的不是寧寧,而是喬亦柔。

「你怎麼進來了?不在外面聊天嗎?」衛子矜擦了下手說。

「子寒他正在跟小舅聊天,我插不上話,索性想進來看看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

跟喬亦柔相處過一番,發現姐姐跟妹妹的區別還真是大。

喬亦柔跟大多數的女生一樣,會做家務,懂事,性子也很溫和。

聽到她談起在醫院的工作眉飛色舞的樣子,衛子矜就更加羨慕起她來。

……

半夜,左應城忙完工作從書房回來,意外的發現衛子矜還沒有睡覺。

「這麼晚還不睡?」

衛子矜抱著枕頭,滿臉睏倦也沒有睡,分明是在等他回來。

心事重重的看著他,開口「左應城,我說真的,我想出去找工作。」

「待在家裡,真的太無聊了!」衛子矜埋怨的眼神看過去,左應城挑著眉頭,「真想去工作?」

衛子矜點點頭,威脅道,「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帶著寧寧回青城去!」

「你敢!」

「你要是不同意,看我敢不敢!」

這回她真的沒有鬧脾氣,她跟沈瑤不一樣,閑來無事在家,有事就跟朋友出去玩玩,她做不來的。

如果左應城真的不同意她出去工作,她保證明天就帶著寧寧離開。

對於衛子矜去工作的事情,左應城鬆了口。

同意了,但是有條件——必須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工作。

也就是意味著,她要工作可以,必須在左氏集團工作。

衛子矜不願意,去左氏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上班,跟呆在家裡有什麼區別呢。

她想自己出去找工作,沈瑤不放心,左應城也放心不下。

無奈之下,兩個人各退一步。

她答應去左氏上班,但同時不要讓公司里的任何人知道她是他的妻子。

這樣,別人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著自己。

左應城讓她挑選一個部門,她詢問了一句,「哪個公司離你辦公的地方最遠?」

然而被他一記犀利的眼神掃了過來,她隨手一指,落在後勤部上。

上班的第一天,左應城開車載她去公司。

衛子衿怕引起別人的注意,想讓左應城在半路上就放下自己,結果左應城二話不說,直接將車子開進地下車庫。

地下車庫如同他所說的那樣,很少有人經過。

就算經過了,不靠近一點,也看不清是誰。

… 衛子衿穿著職業裝,剛下車,左應城就從車子的那一頭繞過來,站在她的面前。

「看得見嗎?」

視線里一片昏暗,她伸手抓.住左應城的胳膊,「有一點。」

這裡太黑了襤!

挽著左應城的胳膊一路走到電梯口,才鬆了一口氣。

到了後勤主管那裡報道,主管是一個年紀四十多歲的女性,看上去很兇。

辦公室內,後勤主管瞟了她的資料,隨後往桌子上一扔,挑著眼角看著她,「你就是新進來的衛子衿?」

衛子衿暗暗的呼吸了一口氣,微笑著說,「對,是我。鱟」

那主管上下打量了下衛子衿,「長得還挺不錯,怎麼會到後勤部來工作呢!」

「額……」衛子衿乾笑著答不上話來。

這還不是被左應城給逼得么!

「咱們公司的大部分男同事呢,確實條件好長得也不錯,可我告訴你,來公司是上班為了工作的,你不要以為仗著自己長得有幾分姿色,就想著勾.搭我們公司里的男同事!」主管兇惡的說道。

衛子衿忍不住的為自己擦把汗,眼睛瞟到桌子上面的銘牌,「那個李主管,我已經結婚了。」

李主管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她,「結婚了?」

她點點頭,「孩子都上幼兒園了。」

其實她還巴不得離公司里的男同事遠一點呢,省的被左應城看見她跟別的男生在一起,到時候又該吃醋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到外面去,待會兒會有人告訴你工作內容的。」李主管揮手讓她趕緊出去。

後勤部一位資歷大的女同事帶著她看過公司的環境,以及告訴她需要做的內容。

她剛坐下來,那女同事就將一大堆的資料堆放在她的桌子上,「你把這些輸入電腦裡面,仔細一點,別出了差錯。」

衛子衿傻了眼,眼前的資料堆得比電腦還要高,「這些今天都要完成嗎?」

「當然了,趕緊做吧。」女同事掃了她一眼就走了。

留下衛子衿看著眼前的一大堆文件發獃,這麼多,她要什麼時候才能忙的完啊。

一整個上午,衛子衿都埋在文件中抬不起頭來,一會兒製表,一會兒掃描文件的,忙的連一口水都沒有喝。

抬起頭時,發現周圍的人都沒了,看了眼時間,才發現已經到了午餐時間。

拖著疲憊的身子,往餐廳走去。

從廁所出來一個小姑娘,叫住她,「你是新來的嗎?」

那女孩長得甜美,奈何衛子衿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你是?」

「我跟你是一個部門的啊,我也是一個月前剛來的,我叫溫慕。」

「你好,我叫衛子衿。」

溫慕的年紀看上去很小,就叫她一聲衛姐姐。

兩個人說的話題不多,溫慕顯然很開心,一路上都跟她講述著公司里的事情。

看著她的模樣,不禁令自己想到了寧寧,「那你讀書讀完了嗎?」

溫慕搖著頭,「沒有,我不想讀了!」

不想讀了,剛才聽她說她才剛過了十八歲,這個年紀不是應該正要上大學的么。

「為什麼不讀書呢?」

「我覺得這樣的日子過的很好啊,這裡的工作雖然辛苦了一點,不過賺的錢夠我生活了。」溫慕一臉開朗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滿足這份工作。

確實,哪怕是後勤部的一個工作人員,公司給出的薪資也不低,生活是綽綽有餘了。

還沒到餐廳,就聽見喧鬧的聲音。

此時就餐的人很多,溫慕拉著她就往前面跑,「告訴你,咱們公司的自助餐可不是一般的好吃呢!」

當衛子衿跟溫慕兩個人辛辛苦苦的端著菜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她就被對面的溫慕給徹底的嚇到了。

別看眼前的溫慕模樣小小的,食量倒是挺驚人的。

「你吃得下這麼多嗎?」

溫慕夾起一塊紅燒肉,「吃得下啊,這裡的東西很好吃,我可要吃回本呢!」

「……」

兩個人正低頭吃著飯,突然一陣***.動從外面傳過來。

餐廳里的女同事的眼睛紛紛都擦亮了,看著從門口走進來的男人。

那男人,不是左應城還能是誰!

衛子衿怕他知道自己在哪裡,趕緊低著頭假裝吃東西,筷子用力的搗著盤子里的米粒。

殊不知,在左應城一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角落裡的她了。

「進入到公司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總裁來員工餐廳吃飯唉,除了開會之外,這還是頭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到總裁唉!」

開口說話的是剛進公司的一位女員工,是花痴的看著左應城。

她旁邊的一個看上去資歷大一點的女人說,「

你懂什麼,這代理總裁剛進公司當然要表現的平民一點了!」

左應城打理左氏沒多少日子,看來他已經成為全公司女同事的大眾情.人了。

不過長得確實是很帥啊,衛子衿偷偷的抬頭往左應城的方向瞟過去,只見後者的視線正好掃了過來。

空氣中,四目相對,她的臉蛋微紅,又快速的低下了頭。

如果公司里的女同事知道他們花痴的男人是自己的老公,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她肯定分分鐘成為全公司的敵視對象!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她就搖了搖頭,才進入到公司半天,還沒跟同事打好員工關係,她可不想以後工作就自己孤零零的。

左應城在餐廳出現的時間並不長,似乎只是過來轉悠了一圈,就帶著他的人離開了。

「溫慕,你知道跟在總裁後面的男人是誰嗎?」

溫慕聞言,從飯菜中抬起頭,順著衛子衿看去的方向看過去,「那是總裁的秘書啊!」

「秘書?」奇怪,他的秘書不是薛紅么,怎麼突然間變成了一個男人。

衛子衿第一天上班,工作的進度很慢,很多東西都需要整理,到了下班,還有一小堆沒有整理。

抬頭看著辦公室周圍的人,陸陸續續的全走.光了,就剩下她這一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