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上,彷彿一切都和從前不同了。

原本在大街上行駛的計程車,卻彷彿剛剛從車庫裡緩緩開出來。

正在撐著雨傘艱難前行的路人,卻坐在了自己的家中客廳里品嘗著下午茶。

正在憤怒的抓捕小偷的警察,卻坐回到了警車裡持著剛出鍋的炸薯條,而那個小偷,則穿著厚厚的皮衣,緩緩的走過警車,吹著口哨……

城市還是這座城市,人也還是這些人。

但是時間的節點,卻彷彿一下往回撥轉了許多……

……

倫敦橋下,三個人從雨幕之中走來。

沒有人知道這三個人是何時出現的。甚至路邊的行人都沒有往這裡看一眼,彷彿這三個人就一直站在這裡。

他們的身邊,是一輛破舊的馬車,而這輛馬車,也在光幕之下,恢復成了一輛黑色的SUV。

陳小練看著自己身上的殘破的皮甲上,血水被雨水沖刷乾淨,然後飛速的變成了一件現代的套裝——這正是他幾天前穿的那件。

輪胎和備胎,臉色之上寫滿了疲憊,以及一絲淡淡的慶幸。

「我覺得……我們這次能順利回來,回去之後應該找個寺廟好好的燒燒香才對。」

備胎看了看自己的獨臂,苦笑了一聲。

「立刻去買機票吧。然後聯絡羅迪,他應該在倫敦市區外等著我們。」陳小練低聲道。

「好,我們這就往機場去吧。」輪胎點頭。

「你們先去……我……我需要去一個地方!」陳小練看著天色,看著雨幕,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的眼神,卻無比的堅定!

……

陳小練走到了那座私人博物館的門口。

院子里損毀的銅像,還有破碎的樓體,都已經恢復原樣。

他站在街對面,親眼看著一輛汽車緩緩的從博物館里行駛出來。

車窗雖然關著,但是陳小練卻依然看見坐在裡面的人。

前排的副駕駛位置上,一個中年的銀髮老管家。

而後排的位置上,依稀可見的,是那個美顏而冷漠的年輕女伯爵。

陳小練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笑容里似乎還藏著一絲苦澀。

他邁步走過了街道,皮靴踐踏在積水之中。

……

站在雨中,陳小練按了按柵欄門上的門鈴。

很快,一扇小門打開,陳小練邁步走了進去,走進了裡面主體大樓旁的一個矮房子。

房門開著,陳小練走進門,就感覺到了裡面的暖氣。

桌子上擺放著還飄散著熱氣的茶。

那個中年男人安布勒,靜靜的坐在那兒,面對著門口。

抬起頭來,他看了陳小練一眼,眼神似乎有一絲淡淡的欣慰:「你果然活著回來了。」

陳小練進門,隨手將門關上,卻看了一眼掛在門旁牆壁上的……一把黑色的長柄雨傘。

「我運氣很好,本來贏不了的,但是……運氣好。」陳小練走了過來,坐在了桌子旁。

「脫掉外衣吧,這雨可真夠讓人難受的。」安布勒淡淡一笑:「我剛好泡了茶,喝一杯,驅驅寒氣。」

陳小練脫掉了外衣,隨手掛在了椅子背上,坐在了安布勒的面前,端起面前的一杯茶,一飲而盡。

「茶可不是這麼品的。」

陳小練一挑眉:「有命在,能多喝一杯是一杯。」

安布勒笑了:「看來……這個副本很艱難?」

陳小練想了想,搖頭:「我說了……運氣好而已。」

豪門重生:BOSS,夫人又跑了 「威廉王贏得王位了?過程很難么?」

陳小練的眼神有些恍惚,似乎腦海里閃現出了一個畫面……

……

轟!!

當威廉王舉起石中劍沖向了哈羅德的時候,沒有人會想到,哈羅德只用了一劍,就把威廉王連人帶劍劈得……

飛了出去!!

就如同一個巨人面對孩童的挑戰!

贏得毫無懸念!

這幾乎是一場碾壓!

眼看威廉王跪在地上,勉強用手裡的劍支撐著身體不肯倒下,他的雙手裡滿是鮮血!口中也流出了血水!

身邊的士兵們震撼了,有人立刻吼叫起來,試圖舉起武器沖向哈羅德……

而這個時候,哈羅德終於暴露出了副本劇情BOSS的真正面目。

他的長劍拄在地面,仰頭看著天空,口中輕輕吟著:

「上帝賜我王權嗎,誰人能剝奪!」

恐怖的金色光芒閃耀,以哈羅德所站立的位置為中心,周圍直徑大約三十米的距離,所有的諾曼軍團的士兵,忽然就都無法站立,強大的力量,彷彿不屬於這個世界所有!

所有的士兵,都無法繼續握著手裡的武器,無法將武器指向哈羅德!

然後,有人開始跪倒在地上!

雖然掙扎,雖然扭曲,雖然咆哮,但是卻再也無人能向哈羅德的位置,挪動一步!

甚至包括陳小練本人在內。

他也無法動彈,他彷彿發現,自己的身體不再聽從自己的指揮!要想往哈羅德逼近半步,都無法做到!

而這個時候,唯一的,能勉強站直了身子,提著劍重新迎向哈羅德的人,就只有……

威廉王!

和他手裡的……石中劍!

選王之劍!!

……

「這個副本,你是不是經歷過?」陳小練眯著眼睛,看著面前的安布勒。

安布勒的手指修長而穩定,他穩穩的捧起一杯茶,慢慢的喝了一口。

可面對陳小練的話,安布勒卻並沒有回答的意思。

陳小練低聲嘆了口氣:「那一刻,我以為自己這次任務輸定了。哈羅德太強大了,他根本不是凡人!他的力量甚至可以媲美我見過的B級以上的怪物。

最重要的是,系統限制我們參與這場決鬥。

我只能眼睜睜的站在一旁觀戰……明知道威廉王只是一個普通人,卻要挑戰一個非人力量的對手。

我以為自己輸定了。」

「然後呢?你現在卻已經安然的坐在這裡。」安布勒笑了。

「是的……因為,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陳小練深深的吸了口氣:「系統不會發布無法完成的任務!」

系統不會發布無法完成的任務。

這句話,讓安布勒的眼角忽然跳了一下。

他放下了茶杯,靜靜的看著陳小練,吐了口氣。

陳小練低聲道:「那個巫術的兌換!」

頓了頓,他苦笑道:「我之前差點就想錯了。我以為那些兌換的巫術,是用來贏得這場戰爭的,讓士兵加持勇氣,加持力量,兌換對己方有利的風向,兌換對己方有利的日照光線……甚至兌換什麼騎兵踐踏衝撞的加持……

這些都是障眼法!」

陳小練說到這裡,惡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咬著牙,苦笑道:「其實這就是一個坑,就看你是否能看清楚這是一個坑。

這是王位戰,最終決定結果的,就是兩個王者的對決。

一個王位的挑戰者,去挑戰一個王者。

關鍵就在於,哈羅德本人能不能被殺死!

那麼,那些可以兌換的巫術,其中絕大部分項目都是垃圾!根本是無用的東西。

唯一有用的就只有兩條:

第一,己方指定人物,傷害減半。

第二,對方指定人物,傷害加倍!

兩個項目如果用好了,就可以直接抹平四倍的實力差距!」

安布勒笑了:「所以……你用了?你最後的積分夠么?」

陳小練苦笑。

己方指定人物傷害減半——兌換積分150分。

對方指定人物傷害加倍——兌換積分150分。

系統卡得還真死!

自己剛好一共就300分!

而且,戰役之中,自己還使用了一個勇氣加持,浪費了50分。

本來是不夠的。

但是幸好……有了那個叫柯南的傢伙的積分加入。

柯南給自己貢獻了一百分積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