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手也傳送走了,只餘下了江寂塵、花小鈴、青尋他們三人了。

凌東、蒼冷山等人,江寂塵卻並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

他們繼續尋找,沒過多久,夜幽夢也與一道傳送之光產生了感應。

是九大妙境之一的靈脈妙境!

此妙境剛好適合花小鈴,她之前雖有奇遇,已經解封覺醒了部分血脈,但還沒完全。

而靈脈秘境可以讓她血封完全解封,助她修行突飛猛進。

與江寂塵不舍的告別,花小鈴也終於消失在傳送陣之中。

「江寂塵小弟弟,就剩下我倆了,前路還真是浪漫呀!」

青尋笑意甜甜地開口道。

江寂塵看著滿臉甜笑的青尋,心裡卻告誡自己絕不能讓她的外表給騙了。

那散發出來的殺氣,絕是一尊殺神,屠戮過三千都不在話下!

「能夠與青尋小姐在一起,無論何時何地,都會很浪漫的!」

江寂塵深情款款地回應道。

哼,不是只有你會演,我若要演,連自己都能感動!

江寂塵傲然地想道。

做為一個男人,他可不想在青尋面前弱了氣勢,所以,他要表現出一個成熟男人該有的魅力。

又或是,這才是男人的本色!

青尋笑眯眯地道:「寂塵小弟弟,你的嘴巴還真是甜啊,若我只是不經世事的深閨小姐,那還真是幾句話就要被拐跑了!」

江寂塵也笑著回應道:「彼此,彼此!」

但這時候,江寂塵忽然停了下來道:「其實,青尋小姐剛才已經感應到了你要尋找的傳送之光,我卻不知為何非要留到最後?」

本是笑意甜甜的青尋,此時笑容一僵,但瞬間又恢復了過來道:「若說本小姐仰慕你的風采,被你所折服,只想最後單獨與你多走一段路,你信不信?」

江寂塵淡淡一笑地看著她的眼睛道:「你的眼神不好!」

「為什麼這麼說?」

「如果你眼神好,就會知道我並不是一個好騙的人!」

「哦,那你覺得我為什麼非要留到最後?」

「單獨一人,你認為你可以殺了我,然後可以奪走我的一切!」

江寂塵的一切,自然包括靈紋塔印記中的積分,還有其所代表的造化機緣。

除此之外,還有他身上的上古聖劍等一切至寶之物。

這些,可以讓任何人為之心動!

青尋的眼神依舊笑意淡淡地道:「那你認為,我現在殺不殺得你?」

江寂塵也是笑意淡淡地應道:「如果你認為殺得了我,也就沒有必要說話到現了,甚至,我不會有一句說話的機會!」

重生傾城冷顏:暗夜血妃 如青尋這樣,擁有殺戮之心的人,她如果有把握,並決心要殺一個,絕不會給對方開口說話的機會。

也便是說,她早就應該出手了,但現在沒有!

「哈哈有趣,寂塵小弟弟,本小姐也懶得跟你胡扯了,本來呀,想跟你單獨浪漫地走一段,但你既然如此的不識風情,好心當成驢肝肺,那姐姐唯有先走一步了,你可別後悔哦!」

拉馬克游戲 最終,青尋還是走了!

修仙十萬年 她早在血手之前已經與一道傳送之光生出了感應,只是故意壓制,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那一處秘境為三大秘境之一的道靈秘境。

悟道成空,道法自然!

若能從道靈秘境中出來,青尋絕對可以脫變一個更加可怕的地步。

但是她似乎還不滿足於道靈秘境,她想奪取江寂塵的紫色印記造化。

只是正如江寂塵所說,她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最終還是放棄了。

至於江寂塵,這裡傳送之陣的細微變化都逃不過自己的感應,青尋可以騙過血手等人,但又怎能騙得了他?

「這個女人很可怕!」

這一刻,江寂塵心中下了定論。

對方性格多變,做事乾脆利落。

一旦知事不可為,便立刻退走,絕不會拖拉半分。

比如,她最後就沒有冒險出手,奪取江寂塵的造化,而是選擇了道靈秘境。

若青尋出手,只怕

江寂塵此時心中剛升出這樣想法,他的七彩神魂驀然之間感應到一股危機。

他沒有任何猶豫的踏出虛空無影術的玄妙,直接消失在原地。

「轟!」

江寂塵所來所立之地被無盡的毀滅攻擊淹沒,異象極為可怕。

同時,蒼冷山、凌東等人的身影出現,看著已閃身避開偷襲攻擊的江寂塵。

他們似早所料,所以,江寂塵避開了這一擊,他們並沒有感到意外。

而且,他們就是要耗掉江寂塵的一切底牌手段,最終讓他逃不了。

「江寂塵,這裡都是傳送到絕地的傳送之光,我們只要把你打入其中一道之中,那麼,你便休想再回來!」

惡魔前夫請靠邊 凌東陰狠地開口道。

江寂塵飄立在遠處,看著四周儘是傳送向毀滅之地的傳送之光,他不由得笑了道:「恐怕休想再回來的是你們!」

「你什麼意思?」

聽到江寂塵的話,眾人臉色變了一變。

不知道江寂塵為何這麼說?

江寂塵嘆了一口氣道:「本來這個手段我是用來對付青尋的,可惜,她最終沒有出手,反而,對我出手的是你們!」

江寂塵自然知道這些人一直在一邊蟄伏著,等只余他一人時,就立刻出手。

而說話之間,江寂塵幻動雙手,然後眾人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只見一道道飄立在遠處的傳送之光直接隨著江寂塵一指點出,便出現在了身前。

同時,江寂塵淡淡的聲音響起道:「我忘了告訴你們,我還可以操控這裡的傳送之光。」

「什麼?」

「怎麼可能?不!」

「你想幹什麼?」

餘下的近十人,都發出了不同的聲音,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當然,我也不會完全不給你們機會,我只是隨機點出傳送之光,那便要看你們的運氣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手指幻動,身前的傳送陣化成一道道疾光,點落在這些世家、宗門子弟的身上。

「咻!」

傳送之光快到極致,如同穿過虛空,瞬移過去一般,直接落在他們的身上,避無可避。

「噗!」

疾光落在他們的身上,直接就將他們傳送走,消失在原地。

最後一道疾光落在了蒼冷韻的身上。

蒼冷韻在消失那一瞬間聽到了一句話:「欠你一件事,現在送你去天衍妙境,就此還上,且謝謝你剛才的提醒!」

剛才,蒼冷韻已提前暗中傳音給江寂塵,凌東、流雲宗二師兄等人要偷襲他! ?除了蒼冷韻被傳送到九大妙境之一的天衍妙境;

還有南宮濤也無恙,被江寂塵傳送到了第六層的修鍊境中。

因為,江寂塵說過要讓他把南宮錦傑的頭顱帶回去,所以,確保他不死!

至於其他的人,江寂塵都是隨機打出傳送之光,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具體是那一種類型的傳送之光。

最終結果,皆看他們的運氣造化了。

至此,江寂塵把所有的人都送走了,只余他一人在這裡。

剛才,青尋若是出手,江寂塵也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動用如此手段。

但青尋身上有秘器未曾動用過,江寂塵也未有十足的把握傳送走她。

若不然,江寂塵也早就出手了!

正因二人都有憚忌,所以都沒有出手。

余己一人,江寂塵伸手抹開了紫色靈泥,七彩的靈紋塔印記浮現出來。

閃耀著七彩之光,美麗如夢!

至高境,該如可才能前往?

江寂塵盤腿坐了下來,深深地思考起來。

此處為傳送殿,那麼玲瓏寶塔的第七層去不去並不重要,因為至高絕境並不在第七層。

「我現在擁有七彩靈魂,應該可以感應到那片至高境的存在!」

江寂塵忽然心中一動,然後他開始提升七彩靈魂力量,神識開始在這片虛空中擴散。

四方空間除了傳送陣光,並沒有什麼存在!

但江寂塵的七彩神魂落在這些傳送光時,他可感應到傳送陣光另一端世界的氣息。

這樣的發現,讓江寂塵心中一震!

而他,之前曾在那片至高境中留下了一縷自己的神念。

那麼,這裡若有連通那片至高界的傳送光,自己豈不是可以感應到?

噌!

江寂塵有些激動地站了起來,因為他真的感應到了那一縷神念氣息,幽幽飄渺在一片神異的空間中。

但那一道傳送之光只是與那裡相通,但並不足以將他傳送過去。

那片地方太過神秘了,單靠現有傳送之光根本無法傳送到那裡。

但這難不住江寂塵。

他現在忽然明白了七彩靈紋的真正作用。

它可以用來操縱傳送陣光,凝聚出更加強大的傳送陣法,可以傳送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比如……至高境!

江寂塵額間的七彩靈紋塔此時突然化成一道七彩之光沖了出來。

這七彩靈紋塔已經與江寂塵神念相連,可以以七彩神魂操控它。

江寂塵神念一動,巨大傳送祭台之上的傳送陣光驀然間化成一道道光芒,然後匯聚相融在一起,凝成一股巨大無比的傳送之光。

「想要到達那片神秘至高境,唯有凝盡整個傳送祭台的傳送之力!」

這一刻,江寂塵已經完全的明悟了過來。

也終於知道,為什麼歷代寶塔歷煉者根本無法到達至高境。

不僅是因為他們根本感應不到至高界的存在,更因為他們無法凝出七彩靈紋塔。

紫色靈紋塔,可以操控傳送陣光,卻無法使陣光融合。

唯有七彩靈紋塔,才可以操控,並將萬陣凝成一陣,進行超遠距離的傳送。

此時,七彩靈紋塔浮於巨大傳送陣中心,它成了提供傳送陣啟動的力量源泉。

「嗡!」

一聲震蕩,整片古殿、外面無窮天穹、甚至整座玲瓏寶塔都震顫起來。

七彩靈紋印記內蘊的力量太龐大了,而古殿中的傳送祭台更是直接爆滅。

它承受不住這等傳送的力量,如今到了極限,也破滅開來。

直至,這一座唯一存在的傳送古殿,此時也化成碎片,與這方天地無盡的枯寂殞石一般,靜靜地飄懸著,亘古永恆!

而江寂塵,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如同要被撕碎了一般!

這等傳送的力量太過龐大了,若不是他的肉身確實夠強悍,只怕承受不住這樣近乎跨越時空的傳送之力擠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