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耐着性子,將事情和他的猜測說了一遍。

李儒聽了,也是認爲董卓猜測的對,就算丁原和何太后沒有聯合,也不應該這麼冷落岳父。要知道岳父可是如今何太后的靠山,沒了岳父,劉辯的帝位都有可能不報。

“岳父大人,不知你是何想法?”雖然知道董卓的性格,不可能善了,但是仍舊問道。

“還能怎麼辦,一座二不休。”說完手擺了一個斬首的動作。

“我明白了,那呂布怎麼辦?”李儒再次問道。

“哦。呂布,呂布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聽到李儒說到呂布,董卓來了興趣。

“那呂布是五原人士,從小就有神力,長大後一發不可收拾,殺異族如同殺雞屠狗,後被丁原看重,收爲義子,但是忌憚呂布的武藝和聲望,一直在打壓,軍中和呂布交好的戰將對此很有微詞。。。”李儒將呂布的過往簡單的說了一下。

而董卓聽了,對呂布更是喜歡,但是如今丁原對呂布不好,但是不管怎麼說呂布也是丁原的義子。想到這問道。“文優,可否有辦法離間二人?讓呂布爲我所用。”

“岳父大人,聽我慢慢道來。。。。”不一會,李儒就說完了辦法,等着董卓的意見。

聽了李儒的計策,董卓咬着牙問道。“文優,你有幾成把握,要知道此事一但失敗,呂布就是咱們的敵人。”

“呵呵,八成,最少八成,岳父還不知道我的爲人,不到七成,我是不會說的。就看岳父大人捨得不捨得了。”李儒自信的說道。

“嗯。。。”董卓聽了,也不坐了,直接站起來,來回的踱步,思考着事情的可行性。

想了一會。實在是不想放棄呂布,就說道。“好,按照文優的辦法去辦,讓李肅牽着我的赤兔去。”

這話一說完,李儒就一拱手,出去交代去了。

董卓見到這裏,回想着何太后那婀娜多姿的身材,不由得流出口水。“何太后,你一定是我的,等我解決了丁原那匹夫,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下午,李肅牽着赤兔馬,帶上幾個隨從,和一車的禮品,想着丁原的大營而去。

“站住,什麼人?”幷州軍守衛,遠遠的就看到李肅等人,等近了大喝道。

“我乃是呂布發小,速速通報,就說五原李肅前來求見。”李儒也不慌張,直接喝到。

“哦,呂將軍同鄉?你等着,我去通報。”聽了李肅的話,守衛一路小跑,直接來到呂布的大帳。

“報。。。”一聲大喝,守衛跪在門外喊道。

“什麼事?”呂布無聊的問道。

“會將軍,外面有一人自稱將軍同鄉,叫做李肅,就見將軍。”守衛將事情說了一遍,等着呂布的安排。

“哦,李肅,我和他數年沒見了?今日怎麼來找我,算了,你去,將他帶來。”呂布說道。

“是。”得到了呂布的命令,守衛跑了回去。

此時李肅撫摸着赤兔馬,他也是很眼饞赤兔馬,可是他知道他是沒有資格騎的,就算是有資格也是無法降服赤兔。

“赤兔啊,赤兔,我給你找個新主人,那新主人可是不好惹,你到時要好好的。”一邊和赤兔說着,一邊撫摸,那表情十分陶醉。

而赤兔則是不住的響鼻,彷彿對李肅的撫摸很是享受。

“呂布將軍有請,情大人給我來。”就在李肅陶醉的時候,那守衛回來了,直接把李肅驚醒了。

“哦,帶路。”

。。。

“哈哈,李肅,咱來有五年沒見了吧。”呂布坐在主席,對着左手邊李肅問道。

“是啊,奉先,當日幷州一別已有五年了,如今咱倆再次見面,幹。”李肅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幹。”

兩人說了一些兒時的事情,都很惆悵,沒想到時間過去的那麼快。

酒過三巡,呂布就問道。“不知李肅今日來找我爲了何事,只要我奉先能夠辦到,一定去辦。”

“呵呵,那些先不提,來人啊。”沒有回答呂布的問題,而是雙手拍了幾下。

只見幾個下人,手裏拿着托盤,而托盤被紅布遮住,無法看到下面是什麼。

不一會,一次排開,總共十個下人,也就是十個托盤,李肅掀開一個,發現都是金票說道。“奉先,這裏是黃金百萬兩,請你笑納。”

“這個,怎麼回事?”看到一托盤的金票,呂布蒙了,不知李儒這是要幹什麼?

“呵呵,等會就知道了,這第二個是護心甲一對,這第三個。。。”不一會李肅介紹完所有的東西,把呂布震驚的無話可說。

“奉先。奉先,醒醒,怎麼了。”李肅說了半天,也沒見呂布回話,一擡頭,發現呂布呆立在那,就喊道。

“啊,這個,這些都是給我的?”呂布揉着眼睛,怎麼感覺像做夢。

“呵呵,奉先跟我來,還有一樣寶物,在這些東西之上。”說完就拉着呂布除了大帳。

呂布一邊走,一邊嘀咕。“還有寶物,在這些東西之上?。。。”

不一會,李肅就把呂布帶到了赤兔的面前。

“這就是那寶物,奉先可喜歡。”李肅剛說完,呂布就撲了上去。

撫摸着赤兔的毛髮,一邊摸一邊說。“好,好馬,好馬啊。。。。”說着說着直接起了上去。

“奉先,小心。”李肅見到呂布直接起了上去,不由得提醒道。

可是提醒那是多月的,直接呂布直接上馬,而赤兔很是老實乖巧,呂布讓他向東它就向東,向西他就向西,一時間呂布的大笑傳出去很遠。 洛夢櫻把視頻都關閉了,寧少星也很快得找了過來。

榮姨這些天都在處理家務,沒有洛夢櫻的同意她再也沒有上過樓上了。

門鈴響起,她看到一個夫人在門外,這裡很少來人的,而且還是一個陌生的女人,她打開門說:「夫人,請問你是哪位。」

「你好,我是寧少星,找你們的夫人她在嗎?」寧少星打聽了墨昊靳就是住在這裡。

榮姨沒有見過她,所以並沒有讓他們進來。

洛夢櫻也看了一下,門處沒有想到寧少星會自己找來了,是呀,她動用的是星羽的人,身為星羽的管理者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蘇少夫人你怎麼來了,榮姨上茶,進來坐吧。」

洛夢櫻說完,她先到客廳坐好了,寧少星也跟著進來了。

當年那個剛剛出生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已經長大了,她現在要做什麼也是她不敢想象的,幽幽一個小孩子可以在爭鬥中活著,這樣的她還是當年那個少主嗎?

「坐吧」洛夢櫻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榮姨很快就端茶上來了。

「榮姨下去吧」洛夢櫻不知道寧少星要問自己什麼,但是榮姨不合適在這裡。

「幽幽,你是不是有哥哥的消息了,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哥哥現在在哪裡」寧少星面對自己哥哥的事情就不會理智的。

「蘇少夫人,那些事情與你沒有什麼關係了,不管是真還是假的,你都不用過問了」洛夢櫻說得也是真的,寧少星已經有了自己的家,確實不合適再參與進來。

「幽幽,你是不是怪姑姑,所以你什麼都不告訴自己」寧少星已經有了選擇。

「你的身份不合適出現在這裡,回去吧」她不是要和哪裡脫離關係了嗎,為什麼還要來這裡呢。

「我會回來了,這樣哥哥活著,我一定會回去的,幽幽這些年是我沒有理你,讓你一個人面對他們,你是不是在怪我」她很在意哥哥的,她認為幽幽就是故意的。

「姑姑,你有沒有想過你回來了,你就要整過蘇家跟著承受危險,你想清楚了沒有。」洛夢櫻為了她不是別人看不起,會站出來讓她不要隱藏自己,可是現在寧少星不再是當年的寧少星了,她真的可以放下自己的孩子嗎,一旦有了弱點他們就會被威脅,她不是選擇了孩子嗎?現在回來一切都會出現變數。

寧少星知道如果自己不回去,洛夢櫻是不會告訴自己的,想不到她這麼冷靜的處理事情,比哥哥還要冷靜,難怪她可以如此安然無恙的。

寧少星離開,洛夢櫻也是頭疼呀,事情還是沒有太大的進展,這樣下去他們真的沒有太多時間了。

其實洛夢櫻是希望寧少星回來的,因為就算自己有了星令,她可是沒有交接的,還是會有一些限制,如果她回來了,一定可以幫助到自己。

這些洛夢櫻怎麼可以不懂,但是她想到是寧少星的兩個孩子,自己已經這樣了,她真的可以放下現在的一切,回來面對那些人,那些危險嗎,她只是放不下對父親的一切罷了。

現在她不可以讓那個孩子變成自己,如果不是這樣寧少星也不會把星令給了自己,她就是希望有一天蘇宇軒他們遠離這些吧。

凌遙也是擔心的,現在有哥哥在陪著自己了,她什麼都不擔心,她過來看一下他們。

寧少星離開和剛剛要進來的凌遙撞在了一起。

「對不起」寧少星說完沒有停留就離開了。

凌遙感覺這個人很熟悉,感覺在哪裡見過,她追了出來,看到了寧少星上了一輛車離開,她不怎麼參加宴會所以真的不知道她是誰。

「楓叔,你去查一下這個是誰。」她真的太像那個人了。

「是,夫人」楓叔跟著凌遙追了出來,他很少看到凌遙這樣的。

凌遙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看到她,難道是他們查到了什麼,自己已經很小心的生活了,但是逃避了這麼久還是會遇上。

凌遙沒有在進去找洛夢櫻他們了,而是上車說:「楓叔回去吧!」

成陽記得墨昊靳給自己的資料,現在報告出來了說:「墨總,你之前讓我送去醫院的報告出來了,你要現在看嗎?」

「馬上傳到我電腦上來」墨昊靳也是很緊張的。

成陽看到墨昊靳這樣的表情,也不敢大意呀,他沒有問那些東西是誰的,但是一定和總裁有很大的關係,他自己也他們偷看。

墨昊靳的手好像比10億拍賣還要緊張,他沒有想到信息怎麼就出來了,他一直做到很隱秘。

他打開了自己和媽咪凌遙的對比結果,他們兩個是母子關係,他看到了自己和爸爸墨決的,卻是不一樣的結果,難道自己是媽咪和其他人的孩子嗎,那他的爸爸會是誰呢。

成陽看到墨昊靳的神色越來越不對了,他不知道報告的結果怎麼樣,但是一定不是一個好結果吧。

墨昊靳和墨決真的很像的,難道真的出錯了,一定是哪裡有問題了,他看到了後面的資料是說他們兩個是存在血緣關係的。

他們是有血緣關係的,又不是自己的父親,難道他是爸爸的親人嗎?可是他也沒有聽說爸爸有其他的親人呀。

最後一組對比,墨昊靳還是看了下去,如果他放棄了,真的不知道其中還有這些事情,原來都是自己想錯了。

凌遙和墨決的對比是兄妹關係這樣的結果,他真的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難道洛夢櫻早就想到了嗎,自己和爸媽生活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發現,她才和他們在一直一段時間就知道了這些嗎,這樣的洛夢櫻他想到也是一陣害怕呀。

如果洛夢櫻這樣的能力也沒有,她怎麼可能在那些人的手中平安的活著下來呢。

墨決這些年都凌遙的寵愛真的不像是夫妻,自己真的沒有懷疑過,他這是在對一個妹妹的寵愛,可是家裡的所有人都好像不知道這些事情吧,否則怎麼可以沒有人說呢。 墨昊靳想到了一個人就是在墨家生活最久的裘管家,她一定是知道這些的,要不就不會稱呼媽咪為小姐了,這麼明顯的稱呼自己都從來沒有懷疑過嗎。

那他爸爸,不是他舅舅為什麼會讓自己的妹妹成為自己的妻子呢,這中間又有多少事情是自己不清楚的呢,

還有自己的爸爸是什麼樣的人,難道和那個和厲微有關係嗎。

成陽看著墨昊靳的臉色擔心的問:「總裁你怎麼了,是有什麼問題嗎?」

墨昊靳揉了揉太陽穴說:「沒事出去吧,叫林秘書進來吧。」

林菲語這段時間也是一樣忙得不行,特別是林童景的事情讓自己也每天提心弔膽的「總裁」。

「林秘書,今天我還有什麼重要的行程嗎?」如果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墨昊靳就要回去查清楚這一切了。

「總裁下午3點和J國那邊有一個視頻會議,4點……」林菲語說了好多,這些天墨昊靳都沒有怎麼工作,所以很多事情都堆在了一起。

「林秘書這些事情安排到後面去吧,其他人可以處理的,就讓他們處理吧」。

「是,總裁」這段時間他們這些人也是很忙的,可以分給他們做的都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