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雲與雷萍公主還未遭遇雷擊,就已經先吐血,因為這沉悶之音太可怕,直接震的人氣血逆流。

「葉雲符師……」

霹靂!

雷萍公主對葉雲還未喊出來,十幾道雷霆轟然而下,化為恐怖雷網,直接將葉雲與雷萍公主罩在裡面狂轟亂擊。

葉雲連噴五口血,雷萍公主更慘,連噴了十口鮮血,他們二人此時此刻,真是傷痕纍纍,肌膚上都有雷紋殘餘的力量在遊走。

雷萍公主近乎昏厥,她虛弱道:「葉雲……你真是太壞……死都要拉上我陪你啊……」

葉雲對雷紋感悟極深,因為他最擅長的就是鏤刻雷紋符篆,在經歷剛才這一番恐怖雷擊之後,葉雲分明感應到,前方的區域之內,已經沒有雷紋殺力存在。

雖然這前方,依舊有極多的白骨,但是葉雲可以肯定,在走幾步,就不會再遭遇雷擊。

「別睡著了,我們還死不了!」

葉雲低吼一聲,快步飛沖,帶著一身雷霆形成的雷網,沖入到了一個真空地帶,這一米的範圍之內,沒有白骨存在。

強勢劈殺葉雲與雷萍公主的雷霆,亦在這一刻消停下來。

葉雲立刻取出續命神符,將雷萍公主放在地上,替她貼上了續命神符。

雷萍公主咳血,美麗的眼眸中,滿是絕望道:「不要替我治療了……我們走不出去了……」

「這前方暫時沒有雷霆會不斷轟擊你,你現在死掉可就不值了。」葉雲笑道。

「你別騙我……這是雷神天宮,我們肯定會被雷劈到底……」雷萍公主哀怨道。

「真沒騙你,快點站起來,我們繼續向前走。我們得去尋找到雷浩,或是其它皇子。」葉雲向雷萍公主伸手道。

雷萍公主蹙眉看向葉雲道:「為什麼要找皇兄他們?」

「你在路上見到過大皇子護衛的屍體,這說明他已經入了雷神天宮,而且還在我們前面。這一條白骨路上,並沒有出現他們的屍體,這說明他們肯定掌控有出入雷神天宮的捷徑之法。我們得找到他們,詢問到捷徑之法!」葉雲沉聲說道。

葉雲在蘊含雷紋的河流之處,就已經知曉雷擎天手中有雷神天宮的地圖。他現在如此說,只是要讓雷萍公主知曉自己的意圖,以免雷萍公主會在後面通風報信,讓她的皇兄們先逃走了。

雷萍公主秀眉微皺道:「雷神天宮是風水絕地,我的皇兄們,應該無法知道什麼捷徑之法吧?」

「雷萍公主,你想一想剛才這樣可怕的雷霆,一般人有幾個人扛得住?如果不是有捷徑之法,你大皇兄身邊的人,怎麼也得在死上幾個吧!」

葉雲提醒道。

雷萍公主深深皺眉,眼眸中閃過哀傷之色道:「莫非父皇手中有這裡的地圖,但是他只給了幾位皇兄?」

「這種可能極大,而且並非一定是你父皇給了他們地圖。他們也有可能從別得渠道,得到雷神天宮的地圖,因為這只是風水絕地而已,並非是會讓人離開之後,就會遺忘掉所東西的地方。」葉雲道。

雷萍公主沉默一會兒后,低語道:「葉雲符師,你是想要我來幫你追蹤到,皇兄們的位置么?」

「你有辦法追蹤到他們的位置?」葉雲眼睛一亮,急忙問道。

葉雲的確有讓雷萍公主,來追蹤雷擎天等人蹤跡的心思。因為他知曉雷帝皇族是太古十大帝族之一的雷姓帝族,這種帝族血脈的人,是可以用秘法,追蹤到同族之人的位置的。

雷萍公主不是傻傻的女子,她眼眸微眯,看著葉雲道:「葉雲符師,你早已經知曉,我有特殊手段,可以感應到同族之人的位置對嗎?」

「我只是猜測而已。」葉雲坦然道。

「越與你接觸,越覺得你很神秘,這樣的辛秘手段,你如果以前未曾見過,肯定不會去猜測的。」雷萍公主道。 白骨路,攝人心。

後方雷霆如劫,滅殺無法抵抗雷霆之威的萬靈,在葉雲與雷萍公主前方的白骨路,沒有了雷劫襲殺。可是這前方的死亡人數,卻一點都不少。

這一座無人的古城之路,真是密布殺局,讓人看不透。

雷萍公主在葉雲的幫助下,重新站了起來,她的內心很絕望,可是她還是決心要搏一搏。

「跟緊我,不要亂走動!」

葉雲打量著前方的白骨路片刻,非常嚴肅的說道。

這前方的白骨路中,暗藏著極為詭異的雷紋,它是一種陷阱陣法,一旦觸碰爆發出的襲殺力量,將比天空中劈下來的雷霆還要恐怖。

葉雲憑著對雷紋的了解,帶著雷萍公主在緩緩前行。

轟!

忽然,前方傳來一聲震響,大地上白骨,全部被震飛起來,一股奇異的雷音,以數倍增響,裂天碎地般的震向四面八方!

葉雲表情大變,低吼道:「雷萍,快閉聽覺!」

雷萍公主急忙行動,閉聽覺!

噗!

但是這雷音如錘,一絲絲,一點點,一寸寸的擊在了雷萍公主的身上。

雷萍公主骨裂的渾身一軟,向地上倒去。

葉雲的七竅都被震的流血,但是他的先天魄皇的雷靈符篆力量,讓他與雷音產生了一種共鳴,他雖然也受傷,但是沒有雷萍公主這樣嚴重。

葉雲抱住柔若無骨一樣的雷萍公主,又一次用上了續命神符,這一次他還取出了血元晶石,放在雷萍公主的胸口。

雷萍公主口中鮮血湧出,臉色慘白如紙道:「葉雲符師……你丟下我吧……我活不了。」

「你不是還有夢想要去完成么?怎麼能輕易的死去?」

葉雲大聲說著,抱著雷萍公主快步向前飛沖。

這雷音爆裂的擊殺,幸虧只出現了一次,要不然葉雲與雷萍公主都將殞命。

而葉雲也終於知道,這一段沒有天空雷劫襲殺的古城路,為什麼白骨更多的原因,剛才這樣可怕的雷音爆裂,有幾人可以承認下來?

葉雲抱著雷萍公主快速行走了一炷香的時間,終於踩著森然白骨,走完了古城路,來到了古城門的門口。

古城門的門上,並沒有牌匾,但是在開啟的城門的正中心,有一塊石碑,從大地之下裂爆而出。

這石碑上,雷紋遊走,有時候凝形,有時候聚散,如同天空下的白雲,變幻莫測讓人難以琢磨。葉雲卻一眼看懂了這些聚散凝形,不斷分合的雷紋。

這竟是雷音爆裂之術的凝聚法門!

「吞雷紋入氣魄,以魂魄接連天地,吼動山河,雷震四海!」

葉雲凝視這塊石碑,將雷音爆裂之法,銘記於心。

這一塊石碑,也沒有浮現太久,它很快就沉沒下去,這顯然是一種,給予通關者的獎勵。

「造化玉蝶,這雷音爆裂之法,你會么?」葉雲傳念問道。

「我不記得了。」造化玉蝶傳念道:「但是我感覺這是一種極為厲害的法訣,特別是遇上雷劫之時,應該可以爆發出更強大的威力。」

葉雲同意的傳念道:「嗯,我得找一個機會,去試一試它的威力。」

葉雲在與造化玉蝶的交流時,人也已經走入到了古城之中。

古城內的建築物很平整,但是它們全部都是被人一劍斬斷的,每一處房屋的切口,都是一樣的高度與平整。

「好可怕的一劍,竟滅了一座城。」

葉雲看著這被人一劍削平的古城,感覺有一股強大的劍意,跨越歲月而來,他的靈魂都不由顫慄,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驚悚。

雷萍公主的身體狀況已經微微好轉,她虛弱道:「這裡應該是雷劍城所在之地……這裡有一處神池……其中孕育了天生雷劍,如果可以有緣得到,可以召喚出先天雷靈。」

「看來,你對雷神天宮也並非一無所知嘛?」葉雲蹙眉說道。

「我知道的極少,要不然也不會這樣慘了。」雷萍公主苦楚道。

「你所說的孕育了雷劍的神池,在什麼地方?」

葉雲沒有要刨根問底的意思,他更在意孕育雷劍的神池。

「我所知道的消息,是在這雷劍池的河流的源頭處。」雷萍公主說道。

「好,那我們先去找河流。」

葉雲點頭,開始向前行走,尋找河流的蹤跡。

……

雷劍城的河流源頭之地。

雷擎天展開手中的地圖,對照著眼前的這一座五指形態的山峰,他要尋找的雷劍池入口,就在五指山的水流源頭處。

「大皇子殿下,應該就是這個地方,你看這裡的水流形成的圖案,與地圖上所鏤刻的太極圖非常相似。」雷洪指著地圖上的太極圖案說道。

雷擎天觀察一會兒,點頭道:「應該就是這裡,這個地方看起來非常完整,我的那些心有不軌的兄弟們,應該還沒有來到此地。」

「大皇子殿下才是真正的真龍,雷帝神國的下一任皇帝,必然是屬於大皇子殿下的。」雷易拍馬屁道。

「雷易所說不錯,大皇子殿下必然會成為新一任皇帝。」龐典附語道。

雷擎天眉頭微翹,看了眼地圖上的太極圖,又看了下山水流轉而形成的太極圖,輕語道:「曾經有人對本皇子說過,真正太極圖眼,是可以瞬間顯現紫氣光暈的。你們認同這種看法么?」

「回稟大皇子殿下,屬下聽爹說過,真正的太極圖眼,凝聚著一處山地的氣運之力,可以讓人脫離厄運,如果幸運的話,還可以讓人紫氣入體,日後能仙氣護體,貴不可言!」雷易立刻出聲說道。

龐典蹙眉道:「大皇子殿下,這種說法只是傳說,難以驗證。」

「本皇子,很想要紫氣入體,但是又恐這種說法真的只是傳說。所以諸位,可有人願意,先替本皇子試一試?」雷擎天說的很平靜。

但是雷洪,雷易,龐典等人的表情,卻一下子驚變。

因為雷擎天的這個提議,完全是為了個人要犧牲他們。

雷神天宮恐怖之極,這裡的太極圖眼,豈是能輕易能去站立的?而且想要讓紫氣入體顯化,就必須要不做任何的防禦,他們這些靈將級,靈王級人,也可能會遭遇不測的! 雷擎天見眾人沉默,他的目光瞬間陰鷙,掃向眾人道:「怎麼?你們口口聲聲說願意為本皇子赴湯蹈火,難到都是假話?」

眾人一陣緊張與沉默,這可是要命的事情,誰願意白白的拿命去賭富貴?

龐典焦急無比,當他的目光落在九個大小不一的孩子身上,眼珠子轉動,立刻計上心頭道:「大皇子殿下,屬下覺得要驗證太極圖眼的傳說,應該從這九個小孩之中,挑選二個出來。他們的年齡還小,體質相對純粹,是最佳的引導紫氣的寶體。」

「龐典,你休要胡言亂語。紫氣入體與年齡體質又有什麼關係?」雷洪聞言大怒道。

雷易亦是極為憤怒的看向龐典,他這完全是禍水亂引,要害死戰天侯府的嫡系子嗣。

雷擎天看向雷洪與雷易道:「本皇子記得,你們二人說過願意替我做出任何犧牲。你們二個是要自己去試一試太極圖眼,還是挑選出二個小孩去試一試?」

雷洪與雷易的表情異常難看,雷易回頭看向了戰天侯府的護衛們。

戰天侯府的護衛們頓時臉色巨變,而後齊齊低下頭,雙手緊握著,他們可不想去找死。

「雷易,你別看向這些護衛,本皇子要的人選,不是他們!」雷擎天冷酷無情道。

雷洪與雷易對視一眼,心中頗為痛苦,他們沒有想到雷擎天是這樣的人,竟不顧他們的老爹,一直力挺他。而在雷神天宮中,這般逼迫他們做出犧牲。

「洪叔……易叔……不要選擇我……我不想死……」

一個小孩,見到雷洪與雷易望過來的眼神,頓時嚇哭道。

「雷洪叔,雷易叔……你們實力高強……站在太極圖眼上,肯定也會沒事的……」

有一個十二歲左右的男孩出聲道。

「雷楓,雷可,你們二人出來。」雷洪果斷狠戾,直接說出二個名字。

這其中一個,就是剛才出聲,想要讓雷洪與雷易去太極圖眼上的小男孩。

雷楓憤怒道:「雷洪叔……你不能這樣對我,我可是已經修鍊到了魄將級的天才少年。」

雷可比雷楓要小,他嚇得直接暈倒在地上。

雷易深知雷楓的天賦,他想要勸說雷洪換人之時。

雷洪高聲道:「我們戰天侯府的男兒都不該怕死,上任何戰場,都是優秀者先上。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你如果不是天才少年,我也不會選擇你。」

微頓一下,雷洪激將道:「而且,你自詡是天才少年,就該有天才少年的自信。這太極圖眼可是蘊含紫氣光暈的,一旦有紫氣入體,等於多了一道保命的仙氣。這對於你與雷可來說,是一場大機緣。」

「機緣你特么啊!」

雷楓猙獰怒罵,道:「雷洪,你這是想要借故除掉我,你是想要替你兒子雷刀排除異己!」

雷可昏迷過去,無法反駁,另外七個小孩子自然不會替雷楓說話。因為雷楓被換下來,他們就有人要被換上去。

雷洪的身影一閃,來到雷楓身前,一巴掌抽在雷楓的身上,而後拿出一道控魄符篆,直接貼在了雷楓的後背上。同時雷洪將嚇暈的雷可一腳勾起,將另外一道控魄符篆貼在了雷可的背後。

龐典故意藉機傳言給雷洪與雷易道:「二位真是不錯啊,這般壯士斷腕,連天才子嗣都賠上了,我很是佩服。」

雷洪與雷易陰冷的目光落在龐典的身上,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龐典有一萬條命,也不夠死。

雷擎天一直冷眼旁觀,未曾制止雷洪去控制雷楓與雷可,他真是起了讓紫氣入體的心。因為在入雷神天宮之前,雷擎天知曉了,這一次有一個雷妖皇子,會進入到雷神天宮之內。

雷妖皇子,不會去爭奪雷帝神國的帝皇之位,但是這一次勝利的奪取帝皇之位的人,必須要向雷妖皇子起誓,成為他的追隨者。

這樣的事情,讓一心要做雷神帝國至高無上之人的雷擎天異常鬱悶。

一國之君,卻要去做一個皇子的追隨者,這想一想就異常荒謬與恥辱。所以雷擎天進入雷神天宮之後,對一直拉攏之人的和諧態度改變了。

雷擎天不想做一個傀儡皇帝,他要做至高無上的人。所以這一次,雷擎天未曾按照原定計劃,去往另外一個地方,與雷妖皇子會合,他選擇了這雷劍池為目標。

因為雷劍池中,有雷劍可以召喚先天雷靈,他如果可以得到這種至寶的認可,或許就有資格與突然間冒出來的雷妖皇子對抗了。

雷洪故意拖延時間,期待著雷擎天能喊話,讓他停止以控魄符篆,控制二個自家的子嗣後人,去太極圖眼中驗證傳說的真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