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蒼天帶著赫連宇去的地方,是血池所在的洞府,因為,奪命書生的墓碑,他立在了這裡。

赫連宇進入血池的時候,便是有著一股凜冽的殺氣撲面而來,不過赫連宇的面色並沒有變化,曾經他也是經常在這裡邊修為,所以已經是熟悉了這裡的感覺。

但是,赫連宇卻是不知道葉蒼天帶他來這血池是何意思。

片刻之後,葉蒼天將赫連宇帶到了奪命書生的墓碑之旁,赫連宇看到了墓碑之上的那幾個字,身上的血液都快要噴涌而出了。

「大哥奪命書生之墓,弟葉蒼天立。」

葉蒼天,不就是他面前所站的這個男子嗎,赫連宇的眼睛已經變得血紅,面目十分的猙獰,看著葉蒼天,冷冷的說道:「我二弟,是怎麼死的。」

葉蒼天有些愧疚的說道:「當日我來到惡人谷之中歷練,月冥宗之人開價讓奪命書生殺我,但是奪命書生與我一見如故,不忍殺我,而後便是退回了月冥宗的價錢,月冥宗便是派出人將八大惡人所擊殺,有一個失蹤了。」

「而,奪命書生大哥,在臨死前拚命的跑到了血池之中,告訴我,申屠鶴漢便是赫連宇,叫我突破衍武境之後回來將你擊敗,這樣你便會醒過來。」

赫連宇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淚便是從眼角滑落而出,當年他們十個兄弟姐妹組建惡人谷,雖然不是親生兄弟姐妹,但其中的感情猶勝親生兄弟姐妹,而現在,十大惡人,就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了。

赫連宇很後悔,為什麼當初為了要突破衍武境,為什麼要去修鍊那套功法,如果他當時沒有修鍊這功法的話,他的兄弟姐妹就不會慘死了。

「啊!」

赫連宇猛然睜開了雙眼,像野獸一般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他是在宣洩他心中的憤怒。

「月冥宗,我要讓你血債血償。」

赫連宇握緊了拳頭,全身青筋暴漲,臉色通紅,極其的憤怒。

葉蒼天開口說道:「赫大哥,我這次回來有兩個目的,第一個是為了喚醒你,第二個是殺上月冥宗,為奪命書生大哥報仇。」

赫連宇轉過頭來,看著葉蒼天,說實話,奪命書生的死很大程度上是跟葉蒼天有關係,但是既然奪命書生選擇了這麼做,那自然有他的原因,赫連宇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也不會遷怒於葉蒼天。

聽見葉蒼天說是他把他喚醒的,當下目光一凝,朝著葉蒼天定睛一看,卻是沒有感受到絲毫的玄氣波動。

「你現在什麼修為?」赫連宇沉聲問道,他現在衍武境第一重的修為,看不透的人,那應該只會比他更加的強大。

「衍武境第一重。」葉蒼天如實答道,並沒有對其隱瞞什麼。

「年紀輕輕能夠達到衍武境第一重,很不錯了。」赫連宇帶著些讚賞的語氣說道,葉蒼天看起來也不過二十歲左右,這般年紀能夠達到如此境界,已經是很難得了。

不過,隨即,赫連宇又是目光一變,冷漠的說道:「據我所知,月冥宗的宗主應該在衍武境第二重的境界,在加上月冥宗的一甘強者,我們兩個加起來去也是送死,你就沒有必要去了,讓我一個人殺上月冥宗,為我的弟弟妹妹們報仇吧。」

「若我死在月冥宗之內,有朝一日,待你成長起來之後,再來為我們報仇。」赫連宇決絕的說道,他的幾個兄弟姐妹們都已經死了,他感覺一個人活在世界上也沒有多大的意義,不如上月冥宗殺一個痛快,慷慨赴死,到黃泉去陪他們。

葉蒼天搖了搖頭,說道:「月冥宗,不足為懼,我現在可戰衍武境第三重的武者。」

赫連宇微微一驚,衍武境第一重武者,能夠與衍武境第三重的武者一戰,這種人,絕對是妖孽啊,不過他有些不相信,因為葉蒼天看起來太年輕了。

「你不用安慰我,我已經做好決定了,你留下來吧,算是我赫連宇最後的請求。」赫連宇嘆了嘆氣,而後說道,他的二弟奪命書生都是要拚命去保護的人,他赫連宇又怎麼忍心讓他去送死。

葉蒼天心中也是一陣暖流經過,赫連宇是在保護他,他知道,不過赫連宇卻是不知道他的實力。

「赫大哥,你與我過過招吧!」葉蒼天知道,要讓赫連宇相信,那便只有將它痛痛快快的打敗。

赫連宇眼睛發出了異樣的光芒,莫非葉蒼天真的有挑戰衍武境第三重的實力?要知道,這種實力應該是玄氣大陸的巔峰戰力了。

「好!」赫連宇喝道,剛剛突破衍武境,正好試試這股強大的力量。

「葉兄弟,我來了,你小心。」

隨即,赫連宇全身玄氣呼嘯而出,手中一道淡淡的金光凝聚,而後便是身形朝著葉蒼天暴射而去,口中大喝一聲。

「金剛拳。」

這是赫連宇最強大的拳法之一了,玄級上品的武技《金剛拳》,一拳揮出,便如同金剛一樣,強大無比。

葉蒼天淡淡一笑,手中並沒有任何的動作,靜靜的看著朝著他暴射而來的赫連宇,這《金剛拳》僅僅只是玄級上品的武技,這等威力,還不足以傷到他,所以葉蒼天準備硬接下這一拳。

赫連宇在半空之中看見了葉蒼天嘴角那淡淡的笑容,心裡一陣疑惑,莫非有鬼嗎?

不過,不管此刻有鬼沒鬼,赫連宇的拳頭已經揮出去了,收不回來了。

「砰!」

一道悶哼聲響起,赫連宇一拳打到葉蒼天的胸膛之上,就感覺像打在了一塊鐵石之上一樣,手臂還隱隱傳來一陣麻木之感。

抬起頭來看著葉蒼天,臉上仍然是掛著淡淡的笑容,似乎並沒有被他這一拳所傷。

沒有誰比赫連宇自己更清楚他這一拳的威力有多大,至少蘊含了十萬斤的力量,這種力量,就是同階武者也要退避三分,更別說是硬抗了。

但是事實擺在他的面前,葉蒼天就是輕輕的抗下了他的這拳,還將他的手臂震得發麻。

赫連宇一臉的驚訝,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少年竟然是如此的恐怖。

「你,你,你沒事兒吧!」赫連宇鬆開了自己的拳頭,有些不可思議的問道,雖說葉蒼天臉上掛著笑容,雖說這已經是事實,但他還是想要親口證實一下葉蒼天有沒有受到一點點的傷。

葉蒼天搖了搖頭,道:「沒有。赫大哥,我這個實力殺上月冥宗沒問題了吧!」

「呃!」赫連宇愣了一下,若是葉蒼天這種實力都不能夠殺上月冥宗,那還有誰能夠上去。

「我倒是看走眼了,沒想到你的戰鬥力竟然是如此的強悍。」赫連宇笑著說道,他一開始還認為同為衍武境第一重的武者,葉蒼天不會是他的對手呢。

葉蒼天淡淡一笑,而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對了,赫大哥,你的武魂是什麼。」

赫連宇一臉疑惑的看著葉蒼天,道:「武魂,是什麼?」

葉蒼天一陣無語,但隨即想了想,赫連宇連武境的修鍊功法都沒有,完全是靠著運氣和偏方踏入了衍武境,不知道武魂也是正常的事情。

當下,葉蒼天便是從夜無殤留給他的記憶之中抽取了一份地級下品的衍武境修鍊功法和武魂的介紹通過靈魂力傳給了赫連宇。

接收到葉蒼天的信息之後,赫連宇放聲大笑了起來,心中特別的高興,有了這些信息,他的修鍊也會輕鬆多了。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葉蒼天的時間不多,上月冥宗把兇手擊殺之後他還要覺醒武魂,若是再耽擱的話,時間很有可能不夠。

「赫大哥,我們上月冥宗吧。」葉蒼天說道,他不能再等了。

「要不等我武魂覺醒了才去吧,這樣也多了幾分把握。」赫連宇說道,剛剛接收到武魂信息的他,心情有些激動,而且他還有些擔憂,他武魂覺了還會多幾分把握。

葉蒼天搖了搖頭,說道:「不用了,我有絕對的把握。」

上月冥宗報仇,葉蒼天只是想讓赫連宇親手手刃仇人,並沒有打算讓他出手,畢竟面對月冥宗的宗主王冥,赫連宇絕對不會是其一招之敵。

看到葉蒼天那堅定的神情和自信的表情,赫連宇也是沒有在多說什麼,點了點頭,道:「好。」

赫連宇握緊了拳頭,弄得嘎吱作響,此番上月冥宗,他一定要為他的八個兄弟姐妹報仇雪恨。

於是,葉蒼天帶著赫連宇動身趕往月冥宗。

月冥宗之內,一片低沉的氣氛,所有的弟子都是被籠罩在了葉蒼天的陰影之下,不知道葉蒼天何時會上山來報仇。

……

兩日之後,葉蒼天與赫連宇趕到了月冥宗,看著這宗門,葉蒼天也是有所感慨。

曾經他無數次仰望的龐然大物,想要加入的宗門,此刻看來卻是如此的弱小。

玄氣大陸跟雲海大陸根本無法相比,玄氣的濃郁程度實在是差的太多了,武者的修鍊根本不在同一個起跑線上,所能夠獲得的修鍊資源也是十分有限。

而玄氣大陸上的武者,多數都只是凝丹境的武者,除了少數的人有著奇遇能夠得到衍武境的功法能夠突破衍武境,其他的可能一輩子也就是停留在凝丹境了。

李億嵐,玄氣大陸的首席神紋師,停留在凝丹境第九重已經是許久了,畢生的心愿就是想要突破凝丹境,到達衍武境的層次。

在離開的時候,葉蒼天送了他一份大禮,衍武境的修鍊功法,只是不知道現在李億嵐的修為如何了。

再次回到玄氣大陸,葉蒼天感慨萬千,石頭,東方野等一干好友,他們還好嗎,不過卻是沒有空閑的時間去見他們了。

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葉蒼天的眼神射出了一道異樣的光芒,而後立在了月冥宗的宗門之前。

葉蒼天的瞳孔,變得灰色,無情,血腥,充滿殺伐,霸道,凌厲的殺戮劍勢釋放而出,籠罩著整個月冥宗。

既然來了,那葉蒼天就要拿出絕對的實力出來,震懾整個月冥宗,讓天下人都知道,他葉蒼天沒有忘記在玄武大比上放出的狂言,他葉蒼天說到做到,今日就要實現諾言。

站在葉蒼天旁邊的赫連宇,也是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下意識的往後挪了挪身子,葉蒼天釋放出的這種氣勢,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意,還好葉蒼天不是針對他,不然光是這殺戮劍勢就能夠讓他好受了。

月冥宗守著宗門的幾個弟子,看見葉蒼天與赫連宇站在宗門之前,眼眸一凝。

這兩人是誰,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他們月冥宗來囂張。

這幾個弟子剛要開口喝道,便是有著一股殺氣洶湧而來,這些弟子都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殺氣,讓他們特別不好受。

這還是因為葉蒼天不想濫殺無辜,不然光是這殺戮劍勢,就足以讓月冥宗的弟子死傷無數。

那幾名弟子剛剛在心中醞釀好的話語,到了嘴邊卻是強行咽了回去,這兩個人來勢洶洶,能夠有著如此威勢,肯定是高手,他們又怎敢出聲。

「快去稟告宗主。」這是這幾個守門弟子心中的想法,於是便朝著那宗內走去,但是,葉蒼天的殺戮劍勢何等之強,即便壓制了威力,沒有傷到他們,但也是讓他們十分的壓抑,走路的速度,變得無比之慢。

殺戮劍勢,已經蔓延到了整個月冥宗之內,所有的弟子感受到這股殺氣,目光都是變得凝重了起來,到底是誰,竟然能夠讓這無盡的殺氣籠罩整個月冥宗。

月冥宗最深處的院落之中,王冥正在閉目養神,突然一道殺氣朝著他襲來,王冥猛然睜開了眼睛,皺了皺眉頭。

「該來的,始終來了。」

王冥嘆了一口氣,而後到了月冥宗的廣場之上,召集眾位月冥宗強者。畢竟王冥也是衍武境的武者,壓制之後的殺戮劍勢,還影響不到他。

「眾長老聽令,我月冥宗劫數以至,大家與我外出迎敵。」王冥的聲音在廣場之上響起。

而後,所有的弟子都是發出了一聲聲驚呼,月冥宗的劫數,難道是葉蒼天殺上山了嗎?

月冥宗大長老,更是心頭一凜,這一天終究是來了,不過王冥乃是踏入衍武境已久的強者,在他的保護之下,相比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吧,於是便站到了王冥的身後。

但這個時候,王冥的嘴角在所有人看不見的角度發出了一聲陰笑,他怎麼敢與有超級宗派撐腰的葉蒼天為敵,此刻帶著眾位長老出去,就是要讓葉蒼天揪出兇手,這樣一來,或許能夠避過一劫。

除了王冥和眾位長老以及一些強大的弟子之外,所有的人都是受到了殺戮劍勢的影響,寸步難行,心中壓抑。

王冥便是帶著眾位長老以及月冥宗朝著大門奔去,一行人浩浩蕩蕩,在月冥宗眾弟子看來,太強大了。

而那幾位守山的弟子,此刻正一步一步努力的往著宗內前進,此刻看到宗主王冥帶著眾位長老朝著門外趕去,都是鬆了一口氣,殺戮劍勢的籠罩之下,他們太難受了,此刻都是倒在了地上。

王冥已經帶著眾位長老趕到了大門之前,此刻看見葉蒼天負手而立,一頭黑髮無風而動,瞳孔灰色無情,一道恐怖的殺意自他身上蔓延而出,王冥的目光也是微微一滯。

「一年的時間,此子便是成長到了如此地步,好妖孽的天賦。」王冥也是暗暗嘆道,一年之前葉蒼天才僅僅能夠與凝丹境第八重的天辰抗衡,現今卻是已經到達了衍武境,好恐怖。

惡人谷中傳出來的消息果然不假,葉蒼天的實力恐怖如斯。

目光往後稍稍一移,王冥看見了赫連宇,其身上散發出的也是衍武境的氣息,王冥暗暗心驚,此人到底是誰,竟然也是衍武境的武者。

「王冥老狗,我說過,一年前我曾經在玄武大比上對著全天下人放話,一年後我必定踏上月冥宗,你的末日到了。」看到王冥走了出來,葉蒼天厲聲喝道,對於王冥他可是沒有任何的好感,當初玄武大比之上王冥還陰了他一掌,葉蒼天可是記在心中呢。

王冥的臉色很難堪,他沒有想到葉蒼天竟然是如此的狂,一點面子都不給他,當眾便是開口罵他老狗。

若是換在以前,王冥早就將葉蒼天大卸八塊了,但此時的葉蒼天,已經今非昔比,先不說背後有著超級宗派撐腰,就是這本身的實力都足以威脅到王冥了。

而這個時候,月冥宗的許多弟子都是慢慢的趕到了大門之外,看見了半空之中站立的葉蒼天,都是覺得很熟悉。

去年在玄武大比的時候,所有人都不看好葉蒼天,所有人都認為葉蒼天是最弱的一個,但是葉蒼天就以傲人的姿態,強悍的實力一步一步的震撼人心,得到了玄武大比的第一名。

想起了葉蒼天在玄武大比之中的放話,月冥宗的人都是一陣心驚。

「葉蒼天,當年去惡人谷中殺死八大惡人的兇手我一直在查,但是我沒有查到是我月冥宗的誰,如果你知道,當場揪出去擊殺了,不要波及我月冥宗的弟子。」即便葉蒼天罵他是老狗,王冥此刻也不敢還口,當下便是這樣說道。

「老狗,不用你操心,兇手我自然知道是誰,他該死,但,你也別想逃,當初玄武大比之上你陰我一掌,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呢。」葉蒼天冷冷的說道,當初若不是莫影月出手的話,估計王冥會將他擊殺。

王冥在當初就已經對葉蒼天動了殺心,葉蒼天又怎麼會放過他呢。

那在人群之中的月冥宗大長老,聽到葉蒼天說知道兇手是誰,心裡也是一驚,葉蒼天是真的知道他嗎?若是知道,他就完蛋了。

不過此刻在這眾目睽睽面前,他也是不敢亂動,若是葉蒼天這是激將法的話,那死得更冤,所以月冥宗的大長老沒有動,面色如同以前。

王冥臉上陰沉,當初為了他月冥宗的天才白君凡,確實惱羞成怒,不顧自己身份對一個小輩對手,如果不是莫影月阻止的話,他當初就將葉蒼天殺了。

「當初的事,是我王冥一個人的錯,與月冥宗眾弟子無關,還請你不要遷怒於他們。」王冥知道,以葉蒼天的性格來說,今天肯定是要與他討個說法了,但是月冥宗的弟子是無辜的,他不想這些弟子受到牽連。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葉蒼天淡淡一笑,他想殺的,只有王冥和月冥宗的大長老,對於這月冥宗的這些弱小的弟子,他還真的沒有殺戮的欲,望。

「王冥,你放心,我不會動你月冥宗的弟子分毫。」因為王冥在最後一刻還要保護月冥宗的弟子,所以,不管王冥以前做過什麼,是什麼人,葉蒼天在此刻都是對王冥有了一絲敬意,稱呼上從老狗變成了王冥。

「好,葉蒼天說到做到,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王冥放聲大笑,整個人似乎變得輕鬆了許多,月冥宗的宗主他做了很多年了,此刻也該卸下這沉重的包袱了。

葉蒼天要殺他,王冥也不可能坐著等死,所以此刻與月冥宗一戰是在所難免了,正好他也想看看玄氣大陸天才去那超級宗派之中修鍊一年回來,修為到底強大到了何種的地步。

王冥回過頭來,看著月冥宗的眾位弟子,說道:「我與葉蒼天一戰,若我不幸身亡,你們誰都不準找葉蒼天報仇,否則就不是我月冥宗的弟子,我王冥死不瞑目。」

月冥宗的弟子,眼角都是有著一些濕潤了,月冥宗的這位宗主,到了最後的一刻竟然還在保護他們,還不允許他們去報仇。

「我要聽到你們親口答應,否則我王冥死不瞑目。」王冥的目光掃視著眾位月冥宗的弟子,而後一道威嚴的聲音發出。

所有的月冥宗弟子都是稍稍一愣,但隨即便是齊聲吼道:「謹遵宗主之命。」

王冥都已經這麼說了,他們做弟子的又怎敢不從,更何況,月冥宗之中,又有誰能夠擁有葉蒼天這等天賦,又有誰能夠和葉蒼天匹敵。

月冥宗的大長老聽見王冥這一番話,心中卻是暗暗心喜,以為這葉蒼天將王冥當做了去惡人谷之中擊殺十大惡人的兇手,給他當了替死鬼,這一下,王冥死後,憑著他在月冥宗之內的威望,宗主之位還不是手到擒來。

大長老十分的得意,此刻一雙眼睛就放在了葉蒼天與王冥之中,巴不得葉蒼天這個煞星馬上擊殺了王冥,而後快速離開,這樣一來,月冥宗就是他的天下了。

聽到眾位弟子的回答,王冥心中也是一陣欣慰,希望這些弟子能夠說到做到吧,不要去找葉蒼天為敵,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