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湛的視線在容軒身上落定兩秒,然後轉開,低低笑了聲,「是啊,就是這麼巧。」

葉湛看轉眸向喻見寒,後者驀地心虛地移開了視線。

「呵,沒用的玩意兒。」周翼星嗤笑。

葉湛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趕着回去解決遺患,容軒叫住了他。

「兄長,我與你一道前去吧,我其實也想知道那姑娘有多像離傾仙君。」容軒一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表情。

葉湛怔了怔,「你也別打趣我了。那姑娘,我以後不想和她有任何交集,你去算什麼事,我可不能再給重雲仙宗惹上任何麻煩了。」

容軒笑笑,遺憾道:「既然如此,那便都聽兄長的。」

御劍半空,隔着一段距離,葉湛就看到小院門外站着一抹瘦小的人影。

風雪太盛,那身影有些瑟縮。

離得近了,小筱發現了葉湛,倏然站直了身。

她面上戴着面紗,遮住了大半的臉,一雙水盈盈的眼睛,卻笑望着葉湛。

葉湛有一瞬間晃神,但很快定住了心神。

眼前人並不是離傾。

「你在這裏做什麼?」葉湛面無表情地看着小筱。

「葉公子,你不止一次救我,我想報答你。」

葉湛近乎冷酷地說:「第一次救你的是我師尊,上次救你的是喻見寒,我從始至終未想過救你,你倘若真的要報答,就報答他吧。」

聞言,小筱垂下眼眸,低聲道:「葉公子,你喜歡你師尊吧。」

葉湛沉下眼,在這人面前,他不否認,「既然知道,就不要纏着我。」

小筱有些受傷,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但葉湛已經頭也不回的走進了住處之中。

隔日,周翼星來到葉湛住處,那小筱還在門口等著,身上落滿了雪,不知在門口等了多久。

見到周翼星,小筱朝着他笑了笑。

周翼星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心想喜歡誰不好,偏偏喜歡上了宗主。宗主一顆心,可是牢牢系在了離傾仙君身上。

「小筱姑娘,別費力氣了。」周翼星難得規勸了一句。

「多謝。」小筱反問,「但公子你喜歡過什麼人嗎?」

周翼星啞然。

「喜歡並不是可以隨意控制的一件事。」小筱輕聲說,眼底浮起淡淡笑意。

。 說罷,吳雨晴便從空間耳環之中取出了一個沙漏。

楊真眼睛一亮,這一下倒是好了,有了沙漏,他們便能知道時間了。

這沙漏,漏完一次是十二個時辰。

三十六個時辰,只需要來回漏個三次,那便到了晚上。

「這可是好東西啊!」楊真急忙接過沙漏,將其翻過來,立於地面。

沙漏裡面的沙子開始往下移動,發出沙沙的聲響。

「呵呵!」楊真笑了笑,「好了,睡吧!大家休息一會兒,等晚上繼續行動!」

關小羽和吳雨晴嗯了一聲。

安悅問道:「晚上,咱們就返回據點嗎?」

「不!」楊真說道,「咱們今兒個沒有返回據點,這就已經輸了一大截,所以等到天黑,咱們直接前往第二個關卡所在的地方,黑鐵火樹森林。」

其實楊真也感覺有點奇怪,為何在烈陽界域,能夠在這裡生存的植物,都會有一個『黑』字。

但這肯定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他也懶得去管這麼多。

反正,只要安安心心、認認真真的完成任務,那就行了。

關小羽忙問道:「咱們不回據點了?」

楊真說道:「據點肯定是要回的,只是咱們如果先返回據點,再想要去完成第二個關卡,那時間又不夠了,到時候咱們又得在黑鐵火樹森林之中呆一個白天。」

說到此處,楊真掃了眾人一眼,說道:「與其如此,咱們不如從荊棘森林直接出發,前往黑鐵火樹森林,如此一來,咱們就能節省很多時間!等完成了這第二個任務,咱們再返回據點也不遲。」

這倒是一個好辦法。

關小羽不由豎起大拇指:「真哥,你真是我的哥哥!你真是太聰明了!」

楊真被誇得不好意思:「見笑,見笑了。」

安悅撇撇嘴:「美得你!」說完,又道:「其實我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只是一直沒說而已。」

關小羽切了一聲:「我信了你的鬼!」

安悅一副看不起關小羽的樣子:「我才信了你的鬼!」

這是又要吵起來了?

楊真咳嗽了一聲,道:「如果你們想吵架,那就到母蜂那邊去吵,可千萬別把我和雨晴給拉下水!」

果然,這句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關小羽和安悅當即就不吵架了。

吳雨晴在一旁竊笑,弄得關小羽和安悅十分尷尬。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等待。

在楊真的提議下,四個人分成兩組,兩兩輪流休息。

還是老樣子,楊真和安悅一組,關小羽和吳雨晴一組。

因為害怕將母蜂吵醒,楊真甚至將唯一的光源……靈石,都給收了起來。

此時,長長的洞穴內,漆黑一片。

還好的是,母蜂那邊散發出來的九彩靈氣,能夠傳來淡淡的光芒。

楊真他們幾人就是依靠這淡淡的光芒,一直盯著面前的沙漏。

等待的時間,永遠都是漫長的。

黑暗中,楊真接住那一絲絲光芒,盯著沙漏。

「沙沙沙!」

沙漏正在往下流淌。

但楊真覺得,這個沙漏流淌的速度太慢了。

慢得……讓人煩躁。

就在這時,楊真忽然感覺有人靠近自己,扭頭就看見安悅擠在了他身邊。

雖然這洞穴內充斥著糞便的味道和屍體的腐敗味道,但安悅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女人香味,還是讓人心曠神怡。

安悅。

身材一米七,長相不賴,身材又極好,最重要的是她的穿著還有點曝露。

看著這個美麗而又充滿魅力的女人兒,楊真的丹田處不由得升起一股無名業火。

說實話,如果此處是在醉心居,楊真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將安悅按在地上,並且撕碎她的衣服。

但現在可不能做這種事,這是禽獸才會做出的事情。

好不容易,楊真才壓制住心中的業火。

可問題是,安悅這個女人,也不知是害怕還是孤獨,愣是使勁兒往楊真的身上擠過去。

楊真又低頭看了一眼安悅,壓低了聲音苦笑道:「你這是幹嘛?」

安悅臉色一紅,將頭杵在楊真的肩膀上:「沒幹啥,我就是有點累,讓靠一靠。」

楊真無奈,不敢動彈,問道:「對了,你的那些……小弟呢?」

安悅撇撇嘴:「還在路上的時候,就死了兩個人。」

楊真正要問怎麼死的,安悅就自己說道:「一個人被雷電炸死了,另外一個人在狂風暴雨中胡亂飛行,自己撞在地面上,撞成了一灘肉泥。」

「……」楊真無語。

心中卻是暗道,這個撞在地面上撞死的人,那是得多蠢啊?

不過想想也是,這烈陽界域中的氣候十分古怪,即便是在黑夜,一不小心,也會有生命危險。

「還有其他的人。」安悅繼續回憶道,「我們剛剛進入荊棘森林不久,就遇見了好幾隻穿山甲獸,然後又是棘蜂,來的時候我們有二十三個人,可現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都死了?」楊真皺起眉頭,有點不信。

「嗯!都死了。」安悅苦笑,「唉!我們那群人,在訓練營的時候,沒幾個人去看有關於烈陽界域的書籍,所以對於這裡的地理、氣候和妖獸都不了解。」

「這……」楊真的眉頭越皺越緊。

安悅他們這一個團伙,二十三個人,死了二十二個人,再加上昨天楊真他們看見的那六七具屍體,這加起來就有將近三十個人。

就楊真知道的這些,死亡率就接近百分之十了,那還有他不知道的呢?

而且,這還是第一個關卡。

接下來還有第二個關卡和第三個關卡。

等考核完成,那會死多少人?

楊真總覺得,此次考核,死的人絕對不止百分之十。

想到此處,楊真覺得有必要開始去研究第二個關卡了。

他從空間腰帶中取出一顆小小的靈石。

靈石一出,光芒萬丈,就照亮了整個山洞。

安悅一驚,壓低聲音喊道:「楊真,你瘋啦!不怕吵醒那隻母蜂啊?」

楊真笑了笑:「沒事,咱們小聲一點,驚不動它!」

安悅仍舊有點擔心:「你沒事拿出靈石來作甚?」

楊真便將靈石推開安悅:「來,你拿著。」

安悅滿心疑惑,但還是接住楊真遞過來的靈石,還偷偷地遮擋住了大半光芒。

隨後,楊真又從空間腰帶中取出一張卡片。

安悅目光一亮,這張卡片,正是在軍事要塞時,徐幽廷給他們的地圖,每人可以領取一張。

安悅也領了一張:「你拿這東西作甚?」

「隨便看看。」楊真說道,「明天咱們要從荊棘森林直接前往黑鐵火樹森林,也不知這其中的路程多遠……你把靈石照過來,咱們仔細對比一下……」

安悅將靈石舉起。

二人一起盯著地圖。

這張地圖,並不是整個烈陽界域的地圖,而是一張局部地圖。

整張地圖都是圍繞著人類修真者的軍事要塞展開的。

上北下南、左西右東。

楊真發現,他們此時所在的荊棘森林,在軍事要塞的正南方。

很快,楊真就找到了黑鐵火樹森林所在的位置,在軍事要塞的正西方。

還有第三個關卡斷裂山谷,在軍事要塞的正北方。

三個關卡,分別在軍事要塞的三個方向。

不過楊真發現,如果從荊棘森林前往黑鐵火樹森林,以一條筆直的路線前進,其路程竟然與……軍事要塞到黑鐵火樹森林的距離相差不大。

這個發現,讓楊真欣喜不已。

這也就是說。

等到天黑,當其他學員從軍事要塞出發,前往黑鐵火樹森林的時候開始,楊真他們也可以從荊棘森林出發,前往黑鐵火樹森林。

而且,路上如果沒有什麼耽擱,楊真他們完全可以和其他人一起抵達黑鐵火樹森林。

「真是太好了!」

有了這一發現,楊真差點就驚叫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