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心存感激,躬身一拜。

「我葉楓又回來了!……」一座荒山之巔,葉楓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展開雙臂,似要擁抱這片天地。 「昂!……」

高天中的雲端,小龍變化成戰龍形態,葉楓和隱舞站在它的背上,從血隱門離開后,便一路向著西北方向飛去。

「你打算去何處?」隱舞開口問道。

「北寒。」

「去北寒做什麼?」隱舞有些疑惑。

葉楓翻手從乾坤袋中將秘境寶圖取出,遞給了隱舞。

「秘境?」隱舞有些吃驚,古今以來有很多武者發現過秘境,其中蘊藏著令人難以想象的機緣。

有人從秘境中得到頂級功法,也有人從秘境中得到頂級道兵,以及各種天材地寶。

武道成仙之路磨難重重,除卻自身天賦外,機遇也是其中至關重要的一個因素,沒有足夠的機緣和機遇,縱然天賦驚人,也很難修有所成。

就譬如葉楓得到《奪天造化功》便是機緣,機遇,隱舞能夠被上古魔尊獨臂老人收為弟子,也是她的機緣,機遇。

但沒有人會嫌棄自己的機緣少,任何有關於秘境的線索,那些出身聖地的老輩強者都要蜂擁而來,拚命掙搶。

就像是當初在荒蕪之地發現的封禁大陣被疑似秘境,五大聖地和妖獸兩族都派遣了武尊境強者前來爭奪。

「你這秘境寶圖是真的?」隱舞不禁又道出了心中的疑問。

九陽大陸流傳有很多關於秘境的寶圖,其中大多數都是假的,畢竟若是有人發現秘境的所在,肯定不會外傳告訴其他人,又怎會輕易有寶圖流傳下來?

「我也不確定,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葉楓笑著說道。

隱舞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然後將秘境寶圖還給葉楓。

就在這時,葉楓和隱舞兩人感應到前方有三股武者的氣息傳來,葉楓眯眼望去,看到是三位武帝境的強者似乎正在搜尋著什麼。

隱舞的身影驀然就直接消失無蹤,以遁隱秘術融入虛空。

從血隱門離開后,葉楓並沒有隱藏自己的行蹤,他發現那三個武帝境武者的同時,對方也發現了他的氣息。

「那是……」

三位武帝境抬眼向葉楓這邊望來,尤其是在看到那頭生尖銳獨角,通體披著黃金鱗甲的龍形異獸時,三人先是一愣,旋即對視一眼,面露殺機。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為首的是一個中年男子,名為韓輝龍。

這三人俱是神宗派出來搜尋葉楓一家人下落的弟子,一眼便認出了葉楓,畢竟那黃金獨角蛟龍的坐騎幾乎已經成了葉楓獨有的標誌。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為首的韓輝龍面目森然,殺機凜然,道;「曹兄,齊兄,咱們一起上,將他拿下,抓回去領賞!」

「嘿嘿,聽說若是誰能抓住這小子,便可進入登天閣中任意選擇一部功法修鍊,而且還有大量元石,靈玉,丹藥的賞賜簡直就是一頭大肥羊啊。」

「聽說他本源受損,實力大不如從前,咱們三個俱是武帝巔峰境修為,拿下他輕而易舉,真是送上門來的財神爺啊!」

三人心中竊喜不已,當即御空飛起,呼嘯著向葉楓飛去一個個神通運轉,道兵祭出,一上來就施展出最強的手段,將葉楓一舉拿下。

「神宗也太看不起我葉楓了,好歹也派個武聖境的來抓我,這種武帝境的小魚小蝦派出來送死么?」

葉楓面無表情的冷笑一聲,鮮紅如血的殺芒猶如長龍衝天而起,他雙手交錯,如龍般的殺氣旋轉起來,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懸浮在空中。

轟!轟!轟!

三位武帝巔峰境強者的全力一擊打在殺氣漩渦中,卻是一點波瀾都未泛起,漩渦如無底深淵,將所有的攻擊都完全化解。

「姓葉的小子,你居然還敢反抗? 你的紅顏劫是我 若是束手就擒,還可少吃一些苦頭!」

為首的韓輝龍怒喝一聲,祭出的長刀道兵變化成數十丈,用力攪動,將殺氣漩渦絞碎,數百道罡氣道力凝聚的刀光向著葉楓斬殺過來。

「三個武帝境而已,便當做我葉楓向神宗收回一點利息吧。」

葉楓嘴角冷笑,腳踏戰龍坐騎,背後殺戮重劍豁然出鞘,將劈殺來的刀光盡數掃滅,小龍的速度天賦展開,如金色閃電,向著對面三人殺去。

韓輝龍駕馭長刀道兵衝殺過來,面目猙獰道:「你小子就算是本源未受損前,實力也最多相當於武帝中期後期,而我卻是武帝巔峰境,你本源受損實力大降,跟我作對,純粹找死!」

長刀嗡嗡震顫,橫掃之間虛空碎裂,葉楓以殺戮重劍當空劈殺,立時便有一股無窮威壓向著對方碾壓而去。

與此同時,另外兩位武帝巔峰境衝殺過來,葉楓縱身一躍,小龍心領神會,立時撲殺向其中一人。

以遁隱之術融入虛空的隱舞,無聲無息的靠近另外一個武帝巔峰境,對於精通刺殺之道的她來說,只需一擊,便可輕鬆斬殺對手。

「殺氣幻化!」

殺芒在葉楓的背後凝聚,嘭的一聲,化作一對兩丈多寬的血紅色羽翼張開,如此一來,即便是不需要小龍,他也可以御空飛行,在空中與對手廝殺。

一直以來,葉楓的戰力雖然強橫,也只有在施展戰龍變和狂化后才可以御空飛行,如今他的修為提升,殺道也隨之更進一步,殺氣不只是可以幻化成鎧甲護體,更是可以演化成其他的形態,輔助戰鬥。

除了血色羽翼外,葉楓還催動殺氣凝聚成戰鎧,周身都升騰著殺戮血焰,四周空間起伏,似有煉獄修羅的各種異象呈現。

「去死吧!」

韓輝龍怒喝,丹田處光華閃動,又是一件道兵飛出,竟是一柄長劍,迎風而漲化作數十丈,一刀一劍,交相輝映,刀劍齊鳴。

刀劍斬來似有萬鈞神力,葉楓雙手持暗紅重劍,身軀在空中竟是紋絲不動,輕鬆便將刀劍道兵的所有攻擊盡數接下。

韓輝龍的心中吃驚萬分,一刀一劍乃是一整套道兵,同樣是下品,卻要比大多數下品道兵威力強橫的多,葉楓竟是可以輕鬆接下刀劍道兵的攻擊而巍然不動,哪裡有半點本源受損實力大降的樣子?

豈止是沒有實力降低,反而好像比傳言中更強許多!

「就算不能抓活的回去,將他斬殺帶回去一具屍體也行!」

韓輝龍狠狠咬了咬牙,翻手取出一枚丹藥放入口中恢復損耗的修為,一道光柱衝天而起,猶如一座橋樑,讓他得以憑藉虛無元神與天道溝通,罡氣承載道力!

只見他雙手結印,刀劍驀然合一,凌厲無匹的鋒銳之氣瀰漫開來,道兵化作一頭白虎,咆哮著衝殺過來。

這韓輝龍顯然是擁有金系天賦的武者,五行之中以金為首,以攻殺之力強橫著稱,還未臨近過來,葉楓便感覺到鋒銳至極的氣息襲來,肌體欲裂,遍體疼痛,竟是連殺氣凝聚的戰鎧都無法抵擋。

「玄龍劍印!」

葉楓大喝,殺戮重劍在手中翻轉,刻印在這柄殺伐道兵中的諸多陣紋齊齊運轉激發,葉楓人劍合一,化作一頭血龍。

轟!

血龍與白虎衝撞在一起,四面八方的空間跌宕起伏,肉眼可見的波紋蕩漾開來,雷霆轟鳴般的巨響聲不絕於耳。

片刻后,血龍和白虎齊齊消散,葉楓的身影驀然一晃,消失的無影無蹤。

「出來!」

韓輝龍遍體綻放白芒,每一道白芒都如刀劍一般,形成密密麻麻的刀光劍雨封鎖了周身百米範圍內的區域。

畢竟是出身於神宗聖域的武道強者,韓輝龍的戰鬥經驗可以說是非常的豐富,他以罡氣凝聚鋒銳之氣封鎖,便可防止被人偷襲。

「血隱門的遁隱之術?難怪老祖要將你逐出神宗,你居然背叛神宗,加入了血隱門?」韓輝龍眼中精光爆閃,察覺到一處空間之力的波動,探出一隻罡氣大手抓了過去。

嘭!

空間被他的掌罡抓裂,但是那一絲空間之力的波動卻一閃而逝,緊接著下一刻,葉楓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他的近前。

這便是遁隱秘術與大虛空遁術的巧妙結合,一個隱匿身形,一個可以空間瞬移,施展開來便來無影去無蹤,令人防不勝防。

「接我一拳試試!」

葉楓一拳轟出,韓輝龍來不及做出反應,被他一拳轟中腦門,直覺天搖地晃,眼冒金星,雖有罡氣道力護體沒有被打爆腦袋卻也是氣血翻滾,嘴角溢血。

韓輝龍可謂是又驚又怒,就在這時,只見葉楓一拍腰間乾坤袋,十幾個陣旗飛出,布下了一座威力媲美六級陣法的殺陣。

「不好!」

韓會龍大驚失色,他清楚記得當初葉楓與東極寒兵交手時,便是憑藉陣法與之分庭抗禮,立於不敗之地。

正所謂一步輸,便是步步都輸,葉楓左手握拳,拳頭如雨不斷的轟擊,右手持殺戮重劍不斷劈砍,再加上殺陣的威能,頓然讓他感覺到修為損耗劇烈,只怕堅持不了片刻,就要被葉楓打的粉身碎骨。

「刀劍絕殺!」

韓輝龍怒聲大吼,刀劍道兵齊齊斬出,打定主意要兩敗俱傷,如果葉楓不抽身防禦的話,即便他會被打成重傷,葉楓本人也會被刀劍道兵撕裂防禦,斬殺當場。

「不愧是聖地出身的武帝巔峰境,在不施展戰龍變和狂化的前提下,我想要斬殺對方,卻也沒那麼輕鬆。」

葉楓眉頭皺起,心中沉吟道:「並非是我的實力不足,而是我的殺戮重劍威能不如道兵,也沒有修成道力,沒有適合於我的神通。」

咔嚓!咔嚓!

葉楓周身筋骨鳴動如雷響,以殺戮戰鎧和混沌肉身打算硬抗刀劍道兵的攻擊。

「死吧!」

殺戮重劍威壓如山嶽,被葉楓狠狠斬出,劈向韓輝龍的頭顱,這位神宗聖域的武帝巔峰境強者當場頭顱爆裂,剛斬向他的刀劍道兵剛剛破開殺戮戰鎧,便頓然光華暗淡,從空中墜落下去。

「我的弊端便在於修為境界太低,肉身和殺氣固然威力不俗,與武帝境的道力仍然還是有些差距。」

葉楓手中的殺戮重劍橫掃而出,便將韓輝龍的屍體絞碎成了齏粉。

「我的修為提升到武皇後期,實力提升了不知多少倍,看來我要重新祭煉一下我的兵器了。」

念想之間,葉楓探手一抓,從空中墜落下去的刀劍道兵,以及韓輝龍的乾坤袋皆都落入他的手中。

「成套的道兵比較少見,刀劍合一的威力在下品道兵中也是出類拔萃的了,而且這傢伙是神宗聖域出身,祭煉道兵所用的材料也是不錯的貨色。」

葉楓將刀劍道兵收起,心中大為滿意,笑道:「神宗聖域的弟子富得流油,乾坤袋裡面還有諸多元石,丹藥,材料,足夠讓我將殺戮重劍和陣旗重新祭煉一番了。」 葉楓這邊的戰鬥剛剛結束,小龍那邊也差不多接近了尾聲,它的成長速度很快,如今已經到達了七階後期,對手縱然是神宗聖域出身的武帝巔峰境,面對它那神出鬼沒的速度天賦,以及戰龍之身強橫的防禦力,也是捉襟見肋,無可奈何。

另外一邊,女殺手隱舞的戰鬥結束的更快,那名姓曹的武者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便被她從身後一件貫穿了頭顱,形神俱滅,瞳孔睜大,死不瞑目。

「小龍這傢伙太顯眼了。」

葉楓本來打算憑藉小龍的速度天賦可以儘快的趕往北寒地域,但是它的戰龍形態在這東州可謂是獨一無二,神宗派出了大量高手搜尋他的下落,太容易被盯上了。

不過小龍好歹也是天賦異稟的七階大妖,走的是修鍊仙獸的路子,而非變化成人形的妖族,但是變幻自身形態也是可以做到的。

小龍身具戰龍血脈,同時也秉承了戰龍的傲氣,它能夠聽懂葉楓的意思,儘管很不情願,也是搖身一變,變成了一隻通體金色的小老虎,可愛的模樣,即便是性情淡漠的女殺手隱舞,也是美眸中流露出一絲異彩。

葉楓拿出麻衣老者送的乾坤袋,從裡面找出一座飛行陣台,鑲嵌上幾塊下品靈玉,便繼續趕路。

然而葉楓卻是並不知道,負責搜尋葉楓一家人下落的那些神宗聖域的武者,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特殊的印記,一旦被人滅口,便會將其死亡之前的一部分影響傳送到神宗那邊。

神宗聖域全權負責此事的,乃是天法老祖的嫡系後人,名為谷冥,韓輝龍三人剛被斬殺,他手中的一面明鑒寶鏡便收到了傳遞過來的影像。

「姓葉的小子終於出現了!」

谷冥長老手中的明鑒寶鏡光華閃爍,一雙渾濁的老眼陰寒無比的凝視著鏡中浮現的影像,殺機陰沉。

他翻手將明鑒寶鏡收起,旋即邁步走出了宮殿,反手取出一枚玉簡,立時便將消息傳遞出去。

葉楓和隱舞一路上都是刻意繞開人族武者聚集的城池以及各方宗門世家的駐地,如此一來,兩人選擇的路徑,便都是一些荒無人煙的區域。

一座位面世界是何等的浩瀚,即便是東州一方地域,廣闊無垠也是讓人無從想象,人族雖然是這片天地世界的主角,卻也仍然有很多的未知區域沒有探索到。

轉眼間數日的時間過去,飛行陣台鎖定西北方向,仍然還是沒能飛出東州,下方是山巒疊起,原始叢林一望無際,範圍廣闊的叢林甚至於有數百萬里方圓,小的也有數萬里,其中多有神秘而又強橫的妖獸蟄伏。

葉楓突然看到在原始叢林中,有一面無比高大如山嶽般巍峨的懸崖石壁聳立在前方,隱約間,似可看到石壁上留有一些字跡,讓他不由得心中微動,操縱腳下陣台飛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