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林將事情說了一遍,葉重山以及幾個長老神情卻都有些不對。

「把你的拳頭伸出來。」一個長老對葉林道。

葉林伸出了拳頭,拳頭上的皮肉幾乎炸沒了,露出森森白骨,骨上有一道道的裂痕。

這長老一道神力籠罩在其上,隨即流露出驚色。

「峰主,楚南打出的能量具有恐怖的毀滅力,但是,應該就是虛神境一層的氣息。」這長老道。

葉重山沉默了一會兒,道:「楚南初築蘊彩神基,怎會如此強悍」

「峰主,此子在聖境就能通過神道天梯第一階段,身上定有奇異之處,神基的品級雖然決定潛力與實力,但也並非絕對,青雲派的開派祖師青雲子,築神基時甚至只是最差的超凡神基,但他的實力卻能媲美完美神基的天才。」這長老道。

葉重山點頭,道:「這個暫且先不提,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盜能量源泉的人,我已經給檀玉發了消息,她很快就會趕回來的。」 ?那葉林見得葉重山竟然輕飄飄的就揭過了,不由急聲道:「峰主,那黃口小兒」卻是一個長老直接一巴掌將葉林接下來的話給扇回了肚子里,葉林的臉頓時腫成了包子,目光獃滯的望著這長老。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丟人現眼的東西,你一個虛神境七層的玄修被一個初築神基的玄修揍成這樣,還好意思說話你想讓我們這些老傢伙為你出頭,讓天下人為之恥笑嗎」這長老厲聲喝道。

葉林身形晃了晃,一口鮮血噴出,倒地昏了過去。

神道山脈因為能量源泉的事情,雞飛狗跳好幾天了。

但是,到底是誰盜走了一半的能量源泉,卻依舊毫無頭緒。

此時,神道院內的一些各大勢力的天神境強者已經有些不耐了。

楚南所在的瘋魔谷卻是安靜了下來,經過葉林的事件后,再也沒有不開眼的葉家子弟鬧到瘋魔谷來。

這幾天,楚南都沒有看到瘋道人出來,這讓他的心裡越來越疑惑,難不成那一絲腐臭血絲真的來自瘋道人

「楚南,出來。」肖小小的聲音在瘋魔谷外響起。

楚南飛掠出去,就看見肖小小那如同一朵嬌柔小白花似的身影,她看起來有些興奮。

「幾天的時間,你就有所領悟了」楚南問。

「有一些,不過我來找你不是會為陣法的事情。」肖小小道。

「那是什麼事情」楚南問。

肖小小卻是二話不說,直接捲起楚南就消失了。

再度出現時,楚南已經在神道院的一間雅院里。

「到底什麼事」楚南四下看了看,問道。

肖小小拿出一張錦帛,道:「這上面覆蓋著太古陣法,是我偶爾自一處太古秘境中得到的,我想你能解開上面的陣法。」

楚南拿過來,神念一掃,目光不由一驚,好複雜的陣法。

「我就算能解開,對我有什麼好處」楚南挑了挑眉道。

「這上面一定有什麼秘密,或許是驚天的神決,也有可能是太古藏寶圖,你若解開,無論裡面是什麼,算你一份,如何」肖小小道。

「你確定這是你在一處太古秘境中得到的」楚南突然笑問。

「當然。」肖小小面不改色道。

「破陣耗時耗力,鬼知道裡面有什麼,我沒興趣。」楚南道。

肖小小突然一臉的楚楚可憐,嬌聲道:「師傅,你確定你沒興趣嗎」

楚南打了一個寒顫,道:「你別叫我師傅行不行,要我破陣不是不可以,但破陣需要耗費巨大的精神力與本源能量,我現在一窮二白,有心無力啊。」

肖小小白了楚南一眼,哼道:「說來說去就是想從我這裡剝削嘛,貪財鬼。」

說著,肖小小丟出了一個空間戒指,道:「裡面有五千神雲晶,還有十顆安魂晶,這樣可以彌補你損耗的精神力與本源能量了吧。」

楚南接過,嘿嘿笑道:「雖然還是少了許多,不過,我倒可以試上一試。」

「你就在這裡破陣,哪都不許去。」肖小完,不待楚南抗議,直接就消失了,而院子里的禁法也啟動了。

「卧槽,竟然軟禁我,這臭丫頭,別讓我抓到機會,否則一定脫下你的褲子打屁屁。」楚南咒罵道。

一道流光劃過,降落在了神道峰,正是本已離開的葉檀玉。

「檀玉,你總算回來了,再不回來,我都要壓制不住神道院那些人了。」葉重山看到葉檀玉,鬆了一口氣。

「我本已隨隊前往一個秘境,但接到緊急信息,就離隊趕回來了。」葉檀玉道。

「這要不要緊」葉重山問。

「我讓他們先去了,回來動用時光珠也花不了很長的時間,我們這就去能量源泉處吧。」葉檀玉道。

神道山脈的能量源泉在地底數萬米深處,這裡有一座地底宮殿,周圍有強大的禁法。

只是,乾坤尊者設下的禁法卻已崩潰,若非如此,也不能叫人盜走了一半的能量源泉。

入了地底宮殿,穿過幾重石門,來到了一處大殿。

大殿中央有一圓形白玉池,池中凝聚著能量之魂,變換著各種形狀。

以這白玉池為中心,一個個陣法正閃爍著淡淡的光芒。

要知道,無論是神道院還是神道峰各處的能量陣法,都是提取此處的能量輸送過去。

但此時,這能量池幾乎見底了,更重要的是,能量池上方一株璧龍果樹已經奄奄一息,上面還有璧龍果碎裂的殘餘。

「沒有了璧龍果,就沒有了名額,而璧龍果重新結果,怕又要等上十萬年。」葉重山咬牙切齒道。

「爹,我會想辦法的,先祖的庇護光環正在消散,我葉家必須出一個能撐起一片天空的人物。」葉檀玉道。

「檀玉,幸虧有你。」葉重山很是慶幸的道。

葉檀玉卻沒有說什麼,只是拿出了一顆散發著白芒的珠子。

這是時光珠,作用於某地,能夠回放這個地方發生的一切。

葉檀玉啟動時光珠,頓時白芒籠罩整個大殿,一副副影像開始出現,如同電影快退一般。

就在這時,正在神道院院子里研究那張錦帛上的太古陣法的楚南突然察覺到了什麼,他的血脈似感應到什麼正在微微震顫。

楚南收起錦帛,起身四下查看。

轉了一圈,楚南盯住了院子里的一個陣法,這是能量傳輸陣,連接著的就是能量源泉。

只是,原本應該源源不斷釋放出能量的陣法卻只有微弱的能量出現。

楚南神念一探,目中白芒一陣閃爍。

「有時間之力的波動。」楚南喃喃道。

地底能量源泉處,白芒中的影像越退越快,很快就要到能量源泉出事的情景了。

就在這時,在葉檀玉的控制下,倒退的影像開始變慢。

神道院里的楚南,雙手按在陣眼處,陡然將時間之力輸入到了這陣法中。

頓時,楚南血脈激發出來的時間之力就通過這陣法瞬間散入到了能量源泉大殿的陣法中。

地底大殿的白芒中,赫然一個影子出現。

葉重山與葉檀玉精神力高度集中,他們要看清楚這該死的偷盜者,將他揪出來。

但就在這時,葉檀玉手中的時光珠突然爆裂,其中的一絲時光本源陡然散入到大殿的陣法中,消失不見,那時光倒流的影像也瞬間破碎。

無論是葉重山還是葉檀玉,但呆住了。

葉重山嘴唇疊蠕著,想要說些什麼,但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和親俏尼妃 而葉檀玉俏臉慘白,盯著一地的碎片,卻覺得她的靈魂似乎都隨著時光珠的破碎而破碎了。

「不」葉檀玉突然瘋了一般的撲在地上,去撿那些時光珠的碎片。

但是,當所有的碎片拼湊在了一起,卻僅僅像是一顆玻璃珠子,沒有了一絲能量的存在。

「不,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該死的到底是怎麼回事」葉檀玉抬起慘白的俏臉,厲聲叫道。

「檀玉,這這怎麼辦」葉重山也是慌了神,這可是時光珠啊。

「能怎麼辦沒有了時光珠,厲尊不會放過我的,我們前往秘地的隊伍全部要受到牽連。」葉檀玉顫聲道,她堂堂天神境後期的強者,竟然因為時光珠的破碎驚懼成了這樣。

「都是爹不好。」葉重山自責道。

「現在說這個有什麼用。」葉檀玉道。

「檀玉,你放心,我去祖地請老祖出面,就算拼了性命,爹也不會讓你有事的。」葉重山道。

「老祖不會出面的。」葉檀玉搖頭道。

「會的,他一定會的,我用葉家血脈的血魂傳信,老祖不會視而不見的。」葉重山道。

「血魂傳信,不行,這樣你會死的。」葉檀玉道。

「我死了也不要緊,但你卻不能有事。」葉重山道。

韓娛之透視未來 「爹,你別添亂了,時光珠的事情我自會解決,不要你插手。」葉檀玉說完,就從地底大殿閃身出去。

而此時,楚南散發出去的時間之力驟然被一股精純的時間之力包圍融合,瞬間又收回了他的體內。

剎那間,楚南身體晃了晃,整個人被一股白芒包裹了起來。

在楚南神魂之中的一片蒼茫星海中,他的神魂之晶上,星界之樹的幼苗旁邊,竟然又鑽出了一株雪白的小樹苗。

星界之樹的幼苗顫了顫,其中一根嫩枝朝著這雪白的小樹苗探了過去,捲起了它幼嫩的身體,竟然想要將之連根拔起。

但是,就在這時,星界之樹觸及到雪白小樹苗的枝條,竟然在剎那間同化成了白色。

天賦太多怎么辦 頓時,這星界樹幼苗瘋狂的抖動著樹枝,竟是生生自斷一截,而那斷開的一截卻開始化為了白色的液體,被這雪白的小樹苗給吞噬了。

楚南的神念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震驚無比。

神魂之晶上,星界樹幼苗他自是知道,但這雪白的小樹苗又是什麼它似乎是他的血脈本源之力,那麼應該叫時間之樹了吧。

楚南睜開了眼,他感覺到世界似乎又有些不一樣了。

「竟然變成了時間之樹,那一股被我吸收的時間本源之力哪裡來的」楚南自言道,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被肖小小軟禁在這裡破陣,竟然也會憑空得到如此的機緣。

楚南抬手,時間之力抹過幾株小草,這小草突然迅速枯萎,它的生命被時間無情的帶走了。

楚南再抬手,這株小草又漸漸恢復了生機,變得嫩綠。

「比起之前強好多,而且,時間之力在吸收小草的生命時,似乎有一些很微弱的能量融入了時間之力中。」楚南心道。

「吸收幾株小草的生命力倒是沒問題,不知道對上強大的玄修有沒有效果如果有朝一日,它能在瞬間帶走一切生命的時光,那就牛逼大發了,而不像現在,就能短暫定格時空或者加速來增強攻擊力。」楚南如是想道,他想像若是有一天,他揮手間就能讓一個年青的生命化為一堆枯骨,或者讓垂垂老朽的老者恢復青春,那他就是真的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了。

楚南正這麼想得入迷,突然間,肖小小進來了。

「你怎麼在發獃,那太古陣法你解了沒有」肖小小問。

「這不正在想辦法嗎」楚南道。

「不解開來,我就不放你出去。」肖小小道。

「那我一輩子解不開來怎麼辦」楚南問。

「那就一輩子別出去了。」肖小小道。

「卧槽,你難道想金屋藏藏情郎不成我可沒興趣與你在一起呆一輩子。」楚南沒好氣的爆了一句粗口。

「師傅,你你竟然對你的徒弟有邪念,我這麼天真無邪,你也下得了手嗎」肖小小畫風一變,睜著大眼驚恐道。

楚南無語,懶得理她了。

「剛才看到葉姐姐了,她丟魂了似的,有點不對勁。」肖小小開口道。

楚南本不想理她的,但一聽,就忍不住望了過去,問:「她怎麼了」

肖小小有些得意的笑著,道:「看來,你是對葉姐姐有念想啊。」

「她到底怎麼了」楚南道。

「不知道,我喊她,她卻彷彿沒聽到似的,直接出了神道山脈。你知道神道山脈封鎖了,我可出不去,就算能出得去,也不想惹人懷疑啊。」肖小小道,她的大眼轉了轉,道:「說不定是她感情失意,你知道有一個很優秀的男人一直在追求她,結果她卻不理人,那男人肯定找別的女人了。」

什麼亂七八糟的,楚南可不信葉檀玉那樣的女子會這樣,她既然一開始不接受,自然是不喜歡的。

不對,被這妞帶溝里去了。

葉檀玉回來,一定是為了能量本源被小灰盜走之事,她是因為這個才不高興的吧,說來,怪我咯。

楚南卻是不知道,這的確得怪他,但卻不是因為小灰,而是因為他的時間之力直接吞噬了時光珠的時間本源。

「你看看你這表情,就知道你對她有想法。」肖小小道。

楚南有些煩躁,道:「我對她有想法怎麼了難不成還對你有想法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前面和後面一樣平」

「混蛋」肖小小暴怒,撲上去對著楚南一頓狠揍。 ?肖小小天神境後期的實力,撲過來時帶起的能量鋒芒都恐怖至極。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楚南卻是十分乾脆的一閉眼,不躲不閃,連護體神力也撤了。

暴怒的肖小小見得楚南如此,那恐怖的能量威勢也散了去,落在楚南身上的粉拳完全沒有了傷到楚南的力量。

神威之主 不過,楚南的叫聲可真是很凄慘。

「閉嘴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裝的啊。」肖小小輕哼道。

楚南嘿嘿一笑,不作聲了。

「那錦帛上的太古陣法,你快點破解,要不然你就別想出去了。」肖小著,徑直進了一間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