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吃了一驚,這股力量來的非常突兀,驟一出現就將他控制住,讓他吃驚萬分的就是不管他如何動作,根本就難以擺脫這股柔和力量的束縛。

到底是誰?

葉凡第一時間自然擔心,畢竟不管是誰突然被人控制住,心情都不會好過。不過葉凡的反應還是很開的,他很快就發現這股柔和的力量跟自己雙修的那種力量非常相近,這讓他明白這一定是雙修另外一方想要見一見他這個對象。

既然發現了緣由,葉凡也就不再掙扎,他很好奇到底是誰。根據葉凡的判斷,這尊莫名存在的實力一定非常強悍,絕不是上位神靈,一身修為至少也達到了神將的地步。

神將啊!

葉凡有些心驚,這個級別的武者可是非常恐怖的,他絕對想不到自己居然會跟一尊神將雙修。

就在葉凡胡思亂想的時候,整個人被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拉近神殿中。

這是……

葉凡一愣,距離靠的近了,他發現這股神力波動非常像神狐一族的血統。

神狐族?

葉凡眉頭一皺,這種神狐血統跟他在傳承殿內見到的那些神狐不同,似乎眼前的神狐之力更加的純粹,同樣也更加的古老,似乎這才是神狐一族最古老血脈的起始。

葉凡終於出現在大殿外,那一刻柔和的力量消失,他終於可以掌控自己的肉身了。目光四顧,葉凡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邁步進入大殿。

大殿非常大,讓葉凡感到驚訝的就是大殿內有一張巨大的床,在床上躺著一個女人,從他的角度看去這個女人身上的衣物非常單薄,至於長得如何根本看不到,不過作為神狐,那個美麗絕對是驚天動地的。

葉凡的目光落在床上的神狐身上,他看到了九條狐尾,看上去沉陷出雪白的色澤,不過跟他所遇到的神狐都不同,倒是跟光明母巢創造的神狐非常相似。

葉凡的腦中不由浮現出神狐那妖嬈動人的模樣,目光再度看向床上的神狐,他敢發誓兩者間的氣息跟感覺真的很像。

這是光明神狐?

心中閃過這丫很難過的念頭,葉凡發現並不是這樣,雖然兩者間感覺非常像,但是眼前的神狐並不具備神狐那種獨特的光明屬性。

這應當是沒有歸附光明神系的神狐。

葉凡很快就想明白了,目光看著躺在床上的神狐,他的膽子一下子開始壯大。既然跟神狐同出一源,葉凡相信兩者間的關係一定非常親密,畢竟這裡是天賦秘境,傳承之塔不會隨便將一個女神收進來。

近了!

葉凡來到床邊,香氣撲鼻,讓他整個人就像喝醉了酒一樣,有種酣然欲醉的感覺。葉凡很快強制鎮定,目光朝著神狐的臉蛋看去,那一瞬間他的眼睛都瞪圓了。

怎麼可能?

葉凡一副吃驚的看著躺在床上,似乎就是一個睡美人的狐女,他為何如此吃驚?其是非常的簡單,很為眼前的狐女跟神狐就像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要說她們不是姐妹,打死他都不會相信。

葉凡想要仔細觀察……

畢竟長得像並不意味著就是姐妹,只是當他打算窺探狐女的情況是,這女人忽然睜開了眼睛。

那一刻葉凡吃了一驚,他跟女狐雙目對視,忽然間他竟有種心虛的感覺。葉凡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感到心虛,其實這是完全沒有必要的。可是葉凡發現自己真的非常心虛,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如此。

「轟!」

女狐動了,她的動作非常乾脆,閃電間伸手一抓,那一刻一股恐怖到極點的吸扯力將葉凡直接吸扯了過去。 恐怖的壓力從天而降,一瞬間就有數十名魔情殿弟子承受不住這恐怖的壓力直接被碾爆。

「啊!」

死了!

魔情殿所有弟子全都被這尊突如其來的巨擘宗半神擊殺,一氣兒都在一擊之間,半神的恐怖徹底表露無疑。

「嘿嘿……什麼魔情殿,居然如此不堪一擊,看來這什麼魔情宗自從躲進第一層天賦秘境之後,實力墮落的太厲害了,就連一尊半神都沒有,如此實力還敢進入魔域,這不是找死嘛。」

巨擘宗半神冷笑不止,對於擊殺魔情殿弟子可不會有任何的心理負擔。

「大人,這次魔情宗很多人進入魔域,看樣子他們要有大動作,如果讓他們打通個人第二層秘境的聯繫,這對於我們巨擘宗可是非常不利的。」

一個青袍弟子走出來,他同樣是半神,不過實力要比俊美男子若不少,充其量只是一個初級半神。

俊美男子冷笑道:「魔情宗躲進第一層秘境,他們的實力自然會受到影響,不可能會有神靈的存在,所以這次魔情殿進入魔域那就是自尋死路。嘿嘿!魔情宗在第二層秘境的實力的確很強,可再強又能如何,無法下界,在魔域就是由我們說了算。」

俊美男子一臉的冷笑,在魔域就是巨擘宗的地盤,這裡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的參與。或許魔情宗在第二層天賦秘境非常厲害,但是在魔域那也要老是趴著。

「走吧,去將所有進入魔域的魔情宗弟子解決了,我們必須讓這幫傢伙明白,在魔域我們巨擘宗就是主宰,他們魔情宗還是老實我在第一層秘境比較妥當。」

巨擘宗的大掃蕩開始了,作為魔域的巨擘,他們的實力可是非常恐怖的,尤其這其中還有一尊神靈坐鎮,這讓他們更加的肆無忌憚。

魔情殿很快遭受了毀滅性打擊,無數進入魔域的強者都被擊殺,而一少部分則是被俘虜。葉凡的臉色很是陰沉,巨擘宗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他對魔域的危險預料不足,這也就造成了魔情殿的慘重損失。

真是該死!

葉凡的心中湧現殺意,他如今可是魔情殿第一強者,魔情殿遭受如此重大的損失,他豈能心平氣和。不管葉凡以後是否會離開魔情殿,現在他都必須替魔情殿討回公道。

實力達到葉凡這一步,不管嗎做什麼速度都是非常的快,他的神念就是可怕的劍意,幾乎每一個閃念的功夫,都會跨越廣闊的區域。

殺!

葉凡可不會去管是誰動了魔情殿的人,既然給他們造成如此重大的損失,那麼就必須付出代價。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

「逃啊!快點離開魔域,巨擘宗清剿來了!」

這次進入魔域的魔情宗弟子還是很多的,同時還有其他本身處於魔域的武者,這一刻隨著巨擘宗開始清理魔情殿,都打算從這裡逃出去。

魔域很是混亂,無數的強者自危,他們想要逃離巨擘宗的統治,哪怕第一層秘境比不上魔域,也有很多強者寧願逃離。

葉凡眯著眼睛,對於現在的狀況很是不滿,魔域將來肯定是魔情殿的後花園,豈能讓整個巨擘宗如此猖狂。葉凡不大喜歡主動好惹麻煩,不過這此他打算將這些麻煩徹底清除,讓整個魔域只剩下一個聲音。

巨擘宗在魔域絕對的囂張,他們肆無忌憚的追殺這裡的武者,當上頭決定對付魔情殿時,無數的宗門弟子開始了一場大清洗,這可不僅僅只是針對魔情殿的弟子。巨擘宗絕對是魔域的巨無霸,在這裡他們就是最強大的存在,甚至他們只允許在這裡存在一種聲音。

對於巨擘宗來說不是進行一場大清洗並不算什麼,他們以前經常這樣干,無數年過去,已將魔域殺得沒有任何一個能夠與之對抗的勢力。如今魔情宗進入魔域,巨擘宗自然想要再度祭出屠刀,他們要將任何敢挑戰巨擘宗的人或者勢力剿滅。

無數的武者開始托比巨擘宗的追殺,整個魔域都陷入恐慌中,平日里隨處可見的武者,這一刻根本找不到半點蹤影。

巨擘宗的凶名絕對恐怖,只要一聽說清洗開始,所有武者都藏起來,就連冒頭都不敢。

「快逃,咱們決不能落在巨擘宗的手中!」

一道焦急的呼聲傳得老遠,遠遠看去一個美麗的女子正領著一群女弟子開始向著遠方逃竄。雖說巨擘宗這次是沖著魔情殿而去,但是對於很多宗門來說,他們同樣將處於巨擘宗的屠刀下。

清水劍宗在魔域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宗門,她們一直都是招收女弟子,跟巨擘宗的關係還算過得去,起碼以往巨擘宗進行大清洗時,還是會照顧一下她們。可是如今情況不同了,因為她們清水劍宗出現了一個千年難遇的劍道天才。本來誕生一個天才對於整個宗門來說這是大好事,但是巨擘宗以為壇主看上了這位女弟子,說要將其納為小妾。

清水劍宗跟巨擘宗的關係還算不錯,不過這回隨著這位壇主開口,以往的關係根本派不上用場,她們除非選擇妥協,要不然就要面臨巨擘宗的大清洗。

飛燕臉色異常的凝重,她已經預感到那個壇主的惡意,對方一定會藉助這次大清洗針對她們清水劍派。

「嘿嘿!你們這是要去哪?」

就在飛燕心緒不寧是,一道冷笑聲傳來,那一瞬間她整個人如遭雷擊。

不好!

飛燕臉色大變,吃驚的目光看向一個方向,在那裡有一個中年男子凌空而立,他體內的氣息還是很強大的,中位半神的實力,絕對能夠碾壓只是初位半神的飛燕。

「展炎,你難道真要趕盡殺絕?」

飛燕臉上很是難看,她沒想到自己最終還是沒有躲過展炎的追捕。

展炎冷笑道:「不就是一個女弟子而已,你們清水劍宗應當識相才對,如果她能夠成為我的小妾,今後你們清水劍宗將受到我展炎的庇佑。」

「展炎,你什麼心思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秦夕是絕對不會跟著你的,作為她的師傅,我明知這是火坑,豈能讓她去跳。」

飛燕心中暗怒,她如何不知道展炎是什麼德性,如果真的讓弟子跟了這傢伙,這一輩子怕是就要毀了。

展炎嘿嘿笑道:「嘖嘖!真是有情有義的師傅啊,不過你真的願意為了一個弟子忍心,讓整個宗門陪葬?」

展炎的話讓不少清水劍宗的女弟子臉色微微一變。

飛燕暗惱,她如何不知道展炎這是在離間之計跟弟子之間的關係。

「如果我今天為了宗門放棄了秦夕,那麼將來就可以放棄任何人,一個宗門如果為了顧全大局,用弟子的生命來作為代價,哪怕宗門保全下來,而人心也散了。我飛燕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強者,但我覺不會用任何理由去犧牲任何一個弟子,哪怕因此讓清水劍宗覆滅,我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師傅!」

不少女弟子都激動的看著飛燕,她們清楚這絕不是師傅說的場面話,她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做的。

「師傅,我們願意跟宗門共存亡,哪怕是死也無憾了!」

一個個女弟子都非常激動,她們看向展炎的目光說不出的堅定。

展炎的臉色一沉,他沒想到飛燕居然如此懂得籠絡人心,一句話就讓宗門上下同仇敵愾。

「嘿嘿!看來我還是太小瞧你了,如今你們居然想要一起死,那就一起去死吧,我就好心送你們一程。」

清水劍宗有很多漂亮的女弟子,本來他還想弄來玩一玩,但是現在看著一個個對自己充滿仇恨的女人,他知道這樣的女兒可是非常危險的,萬一快活的時候被她們咔嚓了,那可就要悲劇了。為了不讓自己的幸福從此悲劇,所以展炎認為自己有必要將這些可能帶給自己危險的傢伙人道毀滅。

作為壇主,展炎擁有的自然不僅僅只是實力,隨著他動了殺心,很快數十名巨擘宗弟子眼中露出殺意。巨擘宗絕對是魔域最強的宗門,在這裡所有武者第一個考慮的就是加入巨擘宗,所以他們的實力會隨著時間推移變得越來越恐怖。

殺!

巨擘宗的武者合適兇殘,一個照面的功夫就擊潰了清水劍宗的弟子,飛燕作為宗主實力自然最強,對付她的當然就是展炎。不過飛燕的實力雖強,但是碰上展炎落敗完全就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飛燕的臉色非常的難看,她沒有逃走,而是選擇力撼展炎,讓弟子擁有逃跑的機會。不過非常可惜,巨擘宗實力遠超他們,就算這次跟來的只有一個半神級別的強者,其餘弟子要碾壓清水劍宗還是非常容易的。

「轟!」

展炎的實力遠在飛燕之上,這讓他完全能夠輕鬆壓制飛燕,整個過程就算是在戲耍對方一樣。

「投降吧,或許你還能夠給清水劍宗留下一點希望,要是繼續對抗到底,等待你的將是更加悲慘的命運。」

展炎臉上儘是掌握一切的笑容,中級半神對付初級半神,真的非常簡單,這根本就是一種碾壓,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飛燕的臉色異常的蒼白,她的眼中露出深深的絕望。

……

「救命啊!」

驚恐的叫聲傳出老遠,葉凡的眉頭一皺,她的視線穿越一切阻礙,很快看到十多個男人正在追一個女人。

作為一個男人,葉凡最討厭這些欺負女人的傢伙,尤其被欺負的女人還是一個絕色大美女時,他心中的痛恨會加劇。

一個閃身,葉凡直接出現在逃竄的美女面前,他的目光異常的凌厲,宛若利劍一樣直接鎖定追著美女不放的一群巨擘宗弟子。

「光天化日下,居然做出如此齷齪之事,看來你們一定是巨擘宗的弟子了。」

葉凡來魔域的時間並不就,不過對巨擘宗的鼎鼎大名算是如雷貫耳了。

一個巨擘宗的天尊嘿嘿冷笑道:「既然知道我們來自巨擘宗,那就要老實的躲著,你這跳出來真的以為可以英雄救美?」

「哈哈!真是不自量力的傢伙啊,想要英雄救美,也不看一看自己面對的是什麼,在我們巨擘宗面前,你註定要被毀滅。」

「如果你選擇跪下,我們或許可以考慮留給你一條小命,可如果你不識相,那我們也只能送你去死了。」

一群巨擘宗弟子笑得很是猖狂,在魔域橫行無忌無數年月,已經讓他們養成了無所顧忌的囂張姿態,就算葉凡看上去非常強悍,他們也不會將之放在眼中。

「想要讓我去死的人,現在都已經死了。」

葉凡也懶得跟這些傢伙廢話,他的雙目寒芒爆射,恐怖的紫光宛若利劍一樣橫空激射,直接就將巨擘宗以為天尊震死。

這一幕讓原本囂張的巨擘宗靜了,他們紛紛不可思議的看著葉凡,似乎對他敢動手殺他們巨擘宗的弟子覺得很不可思議。

「你……這是在找死!」

巨擘宗的弟子終於有人反應過來了,葉凡僅憑一道目光就震死一尊天尊,這樣恐怖的實力絕對是聳人聽聞的。正常情況下,任何人碰到這樣的頂級強者第一反應都是盡量不要激怒,最好有多遠躲多遠。可是巨擘宗的弟子們並沒有這種覺悟,當意識到自己同伴被葉凡幹掉一個之後,他們居然一窩蜂的朝著他衝過去,那情形完全就是試圖將之撕成碎片。

巨擘宗這種舉動絕對是非常不理智的,只會讓自己一方傷亡更加的慘重,他們瑞慈魯莽,只能說明他們的傻。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巨擘宗如此衝動,以往他們碰到要比自己強悍的對手也會這樣衝上去,因為他們非常清楚,沒有人膽敢跟巨擘宗對抗,就算實力要比他們強又能如何,只要他們一發狠,絕對沒有人敢跟他們對著干。

只是今天巨擘宗註定要倒霉,他沒用常理去行事,等待他們的自然也就是悲劇了。

「嗤!」

劍光異常的璀璨,那一瞬間數十尊巨擘宗弟子紛紛被劍氣絞碎。這些弟子的實力其實還是很強的,基本上都在仙尊以上,只不過他們遇上了葉凡,這註定了他們今天絕對要悲劇。

「你怎樣?」

葉凡臉上表情非常平靜,對於他來說幹掉幾個巨擘宗的仙尊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所以始終顯得非常平靜。

董婉吃驚道看著葉凡,她沒想到他居然二話不說就將巨擘宗的弟子全都幹掉了。

這絕對是捅破天的大事情。

董婉一臉憂慮的道:「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咱們還是快走吧,好不然巨擘宗的弟子追來就麻煩了。」

葉凡淡然道:「巨擘宗追來最好,姑娘也用擔心,他們很快就無法再度危害到魔域的安定團結了。」

董婉一愣,她顯然不明白葉凡話中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她剛想開口,葉凡已經轉身朝著她剛剛逃來的方向飛去,那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她也就看到一個殘影,下一刻真人跟個人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人到底是誰?

狂傲老公好纏人 董婉異常的吃驚,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決定跟過去看一看。董婉雖然很擔心自身的安危,但是她更為關心的還是同門,如果大家都沒有逃出來,只剩下她一個,未來絕對非常艱辛。

「轟!」

可怕的衝擊傳來,那一刻一聲慘叫傳來。

飛燕敗了,初級半神面對中級半神,結果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註定。

展炎冷笑不止,看著臉色蒼白,但卻絲毫難以掩藏女人嫵媚風情的飛燕,他的眼中閃爍著瘋狂的佔有光芒。

「嘿嘿!沒想到作為師父的你居然也是如此動人,現在我改變注意了,一定要將你們師徒同時收了。嘿嘿!師徒同侍一夫,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提議不是嘛。」

展炎笑得很是邪惡,目光在飛燕身上赤裸裸的巡視著,尤其著重照顧她的胸脯。

「師徒同侍一夫?這的確是一個美妙的注意,真是謝謝你的想法了,待會幹掉你時,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痛快。」

展炎的話剛剛說完,一道戲謔的聲音忽然傳來,只讓他的臉色隨之一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