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凡劍眉一挑,隱約間他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不由點頭答應了。兩人很快離開癸月派,穿梭於繁華的街道,不多時來到一片富人聚居之地。還未接近目標,葉凡就看到俏管家一掌將一個女人擊飛,他不由心頭一緊。

「住手!」

葉凡急掠而至,人瞬間出現在宅院中,看著地上已受重傷的月嫣,目光冷冽道:「別來無恙?」

月嫣嘆道:「看來風水輪流轉了,不知道你要如何處置我了?」

葉凡冷哼道:「媚月跟月翠了?」

月嫣蒼白的臉上浮現笑容道:「她們都很好,不到一年的時間內一身修為已到先天圓滿,這次我安排媚月進入天院,如果你去的話應當能夠遇上。至於月翠,她現在就在漠城,我可以很快安排你們會面。」

「將她給我帶回住的地方」

葉凡對於月嫣的乾脆很滿意,算這女人識時務,省得他做些不愉快的事情。

「公子打算如何處置這女人?」

月毓秀有些好奇的看著葉凡,對於他認識月嫣感到很是驚訝。

「給她沐浴更衣,修為就不用制住了,她不會跑的。另外問她月翠在哪,然後派人去將其接回來。」

交代一番,葉凡隨即就靜等結果了,事情的發展都在向著最理想的方向發展,雖然還沒有收服澹臺月,但只要循序漸進,他人為事情不會出現變化。現在要做的就是進入天院,跟小丫頭見面。

葉凡的腦中浮現出小丫頭的身影來,說實話他如今身邊的女人不少,但真正最重要的還是小丫頭,那是共患難得來的真情,絕不是現在身邊這些女人可比的。想到要去天院,葉凡臉上的表情古怪起來,現在他扔下四齋大比,大師姐定是氣昏頭了,也不知道一氣之下會不會取消他代表癸月派的資格。

不過想到澹臺月,葉凡又淡定起來,他連美人掌教都搞定了,還怕一個大師姐嘛。

一個時辰過後,葉凡來到月嫣所在的廂房,一番沐浴,美人兒氣色好了很多,月毓秀並未將她的修為制住,畢竟她受傷了,這樣的限制手段極有可能留下隱患。

月嫣一身紫色,坐於圓桌旁,神色複雜的看著葉凡。

葉凡一屁股在月嫣對面坐下,他發現自己並未有太多的得意,雖然以前這個女人給自己帶來了很多麻煩,但她總體上來說不算是仇人。

「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做什麼嗎?」

葉凡打量著月嫣蒼白的玉臉,她要比當初在月之崖時更美了,這讓他感覺極為不可思議,一身修為直接從大先天圓滿蹦到神藏境,現在容貌也能發生質的飛躍,在她的身上絕對有著精彩的故事。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月嫣臉露笑容道:「當初我強暴了你,你不外乎想要強暴回來。」

葉凡鬱悶的道:「你難道就不能裝作什麼都不明白嗎?」

「放心,我會配合的!」

月嫣淡然一笑。

葉凡暗罵一聲,起身粗暴的將月嫣按在圓桌上,野蠻的撕碎她的褲子,看著她那能夠媲美妍桃的屁股,決定要將不滿跟怒火都發泄出來。

月嫣忍不住發出痛呼,顯然她第二次被男人開苞,葉凡還是有憐香惜玉之心的,尤其當他意識到這個女人分別之後並未再找男人時。

「嘿!真沒有想到你竟然還留到現在,是在為我守身如玉嗎?」

「你想太多了,我只不過沒有找到稱心如意的對象罷了。」

月嫣蒼白的臉上浮現出挑釁的之色。

「該死的女人!這是你自找的。」

葉凡立時惱火起來,瞬間把心一橫。

……

雲收雨歇,葉凡將所有不滿跟怒火發現一邊之後,看著似乎被蹂躪得是神的月嫣不由憐香惜玉起來。哪知還未等葉凡開始憐惜,月嫣又跟沒事人一樣自顧自清理身上的痕迹,只讓他氣得直翻白眼。

這女人絕對是故意的,葉凡哪會不明白,月嫣就是想讓他在她身上撒氣,至於為何這麼做他大概也能猜出來,這算是一種自保的手段,只有當怒火跟不滿發泄完,他才能真正對她憐香惜玉。

「你這修為怎麼回事兒?」

葉凡一屁股在月嫣對面坐下。

月嫣淡然道:「我修鍊了一套獨特的玄功,如今玄功大成,修為不但盡復,還更上一層樓,直接晉陞到神藏境巔峰。」

葉凡驚訝的道:「這麼說來你在去月之崖前修為就有神藏境喏。」

月嫣笑道:「我去月之崖其實真正的目的就是修鍊,十年的時間還算沒有白費。」

葉凡盯著月嫣的眼睛道:「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我現在可是階下囚,一切都要看你的臉色,能有什麼打算。」

月嫣神色淡然,還是那副惹人上火的樣子。

葉凡皺了皺眉頭,沒好氣道:「這麼說來,你就是一切都聽本公子的喏。」

月嫣並未答話,只是橫了葉凡一眼,這是兩人相處至今,她最為讓人滿意的回應了。

葉凡皺眉道:「你既然是碧姬的心腹,不知道這女人現在在做什麼?」

「她跟魔醫那一戰身受重傷,回來之後就扔下一切閉關療傷,現在的劍宮算得上是群龍無首,一直被她壓制住的邪魔宗聖子一下子完全沒了顧忌。」

這個消息讓葉凡有些意外,碧姬閉關,內部看樣子似乎就要陷入內亂中,這一切似乎都對他有利,只是他感覺自己根本無法利用這次機會,畢竟碧姬的劍宮在哪,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位置。想到這裡,葉凡不由看向月嫣道:「你既然是碧姬的心腹,那麼定然知道劍宮在哪喏。」

辟道立心 月嫣搖頭道:「劍宮我的確去過不少會,但要說知道劍宮在哪就不知道了。」

「這是為何?」

「很簡單,劍宮是一座類似法寶的東西,它可能藏在某個地方,也有可能一直就在碧姬的身上。可以說劍宮在哪,真正能夠知道的人只有碧姬自己。如果你想要利用她閉關療傷的話,那麼就要絕對失望了。」

葉凡暗自搖頭,對於這類法寶他最有發言權,就像傳承之塔,現如今就待在自己的第一次先天元竅中,這麼一來要知道劍宮所在就必須先找到碧姬所在,如今那女人絕對藏起來了,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她的行蹤。葉凡只能放棄這個問題,其實就算他知道碧姬所在,也很難利用起來,因為他的實力根本不夠。

報復完月嫣,葉凡對她的怒火基本上消失了,隨便聊了一會兒,就讓她去沐浴梳洗,而他自己則等候月翠的到來。要找到月翠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美人兒在聽說是葉凡找之後,二話沒說就跟著過來。

再次相見,彼此都很激動,這可不同於跟月嫣再會,月翠毫無保留的表露出自己的相思之情,沒有任何的言語,兩人激烈的吻,直到靈與肉在沒有一絲間隙。葉凡對於月翠還是很有感情的,雖然不是他的第一個女人,但絕對是第一個讓他真正了解女人的風情。

剛剛報復完月嫣,現在有面對情深意切的月翠,葉凡這個時候很是慶幸自己的天賦異稟,沒有在美人的身上露出任何的疲態。相對於月嫣的修為一下子蹦到神藏境,月翠就正常多了,快一年的功夫,她也就大先天圓滿而已,雖然同樣飆升得快,但無疑更容易讓人接受。

雲收雨歇,浴桶中葉凡享受著月翠無微不至的服侍,美人兒不同於他身邊任何一個女人,在她的身上他能夠感受到一種長輩似的溫柔,這或許就是她曾今追過他老爹之故。

「你將她怎樣了?」

月翠不動聲色的道。

葉凡笑道:「放心,我就報復了一下罷了,當初她將我給強暴了,我這回就回敬了她一次,咱們算是扯平了。」說到這裡,他含笑看著月翠道:「你今後就留在我身邊,做我的乳娘如何?」

月翠嗔道:「難道我就只是你的乳娘而已?」

葉凡嘿嘿笑道:「你是我第一個女人,在我心中沒有人能夠取代,怎麼可能只做乳娘,你要做的多著了,就怕你忙不過來。」

月翠笑道:「那你打算如何處置她?」

葉凡淡然道:「目前為止就讓她做我的貼身侍女。」

月翠會意一笑,她如何不知道當初在月之崖時葉凡可是被月嫣欺負的有些慘,雖說狠狠報復了一番,但想要心平氣和,怕是還需要一段時間。

葉凡並不能在自己住處停留太久,現在癸月派四齋大比仍在繼續,派主澹臺月還要正式見上一面,好將彼此的身份落到實處,偷偷摸摸可以,但一定要讓這女人真心實意的承認他的身份。

葉凡充滿遺憾的回到癸月派,發生了謀奪澹臺月這種嚴重事件,可整個癸月派卻毫無一絲異樣的動靜,似乎所有門人都對這個沒有一絲一毫的了解。葉凡想要直接去找澹臺月,不過剛剛回到癸月派大師姐靳雪的就出現了,顯然因為他的突然失蹤,美人兒大師姐命人搜尋他的蹤跡,剛一回來就被逮個正著。

面對怒氣沖沖的大師姐,葉凡只能硬著頭皮認錯,深刻交代自己的錯誤,表明今後絕對不會再棄月齋的利益於不顧。

靳雪的臉色仍然很不好,顯然她對葉凡時刻玩失蹤已經忍到極限,現在四齋大比仍進行的如火如荼,而她直接將葉凡叫到四下無人的地方,一屁股坐在蒲團上,冷冷的看著他道:「老實交代,你到底幹什麼去了?」

葉凡心中念頭飛速轉動,突然嘆道:「大師姐可能還不知道就在不久前咱們癸月派發生了一件驚天大事吧?」

靳雪狐疑道:「你小子胡說八道些什麼?」

名門盛寵:樓先生請低調 葉凡幽幽嘆道:「大師姐身為月齋大弟子,不會不知道師傅的離開是為了什麼吧?」

靳雪很是不滿道:「師傅離開時有沒有說什麼,本師姐如何會知道,你小子不要在賣關子了,將知道的統統說出來,只要一切真實可靠,本師姐可以原諒你無故失蹤這件事情。」

葉凡沉聲道:「如今很多人都在窺視我們癸月派,就在不久前有大批高手突然出現在癸月派中,他們一同殺向掌教居所,在那裡發生了一場驚天大戰。本師弟鬼使神差的發現他們的陰謀,最終力挽狂瀾,才將掌教救出來,現……」

葉凡還沒有吹完,靳雪不耐煩的擺手道:「你小子就亂吹吧,還力挽狂瀾的救出掌教,就憑你這三腳貓的功夫,不被人一掌拍死就要燒高香了。」

葉凡叫屈道:「大師姐不要瞧不起人好不,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掌教,看看本師姐有沒有救她於水火中?」

靳雪起身道:「這事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現在掌教的住處早已經被弄得殘破不堪,大師姐只要去看一看就能確信本師姐有否說謊。」

靳雪很是果斷,根本就不跟葉凡廢話,直接帶著他一道前往現場,一副你敢唬本師姐的話,絕對吃不了兜著走的樣子。 事情過去僅僅半天的時間,毀壞的東西自然不可能修好,葉凡帶著靳雪出現時已有不少人在澹臺月的住處忙碌了。看到這一幕靳雪很是吃驚,她認為這一切都是葉凡在忽悠她,想要為自己的失蹤找借口,沒想到一切竟然是真的。

「到底發生了什麼?」

靳雪死死盯著葉凡。

葉凡嘆道:「難道師姐不知道掌教的出身嗎?」

靳雪蹙眉道:「這個自然聽說過,好像有人說掌教是陰癸門掌教收徒,難道這些人都是來自陰癸門不成?」

葉凡點頭道:「這次主要是陰癸門的聖子想要對付咱們的掌教。」

「現在情況如何?」

靳雪不有焦急起來,她雖然是在問葉凡,但人已經開始搜索起來,所有人都在忙著整理毀壞他的宅院,對於突然來到的兩人並沒有人理會。

「你們是在找掌教嗎?」

一名俏麗侍女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她來得悄無聲息,只將兩人嚇了一跳。

「掌教怎樣了?」

「掌教在聚義樓等候兩位。」

俏麗侍女的實力很強,絕對達到了涅識境,甚至還有可能更高。

靳雪很是關心掌教安危,急忙直奔聚義樓,葉凡自然只能跟上。聚義樓是癸月派議事之地,一般情況下只有四齋之主跟掌教才能來這個地方,作為門人是沒有這個資格的。

澹臺月一身紫色,她取下了面紗,就是葉凡第一次在溫泉時所見。

「聽說你們兩個在找我,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嘛?」

澹臺月神色淡然,目光從葉凡身上掃過,沒有一絲異樣,讓後者感受不到任何彼此已經有過一腿這個事實。

靳雪急忙道:「聽說不久前敵人來犯,欲對掌教不利,弟子十分擔心,所以就過來看一看。」

澹臺月看著葉凡,不滿道:「不是說讓你不要張揚嗎?怎麼一轉眼就將我的警告給忘了?」

葉凡輕咳一聲道:「大師姐心繫掌教安危,弟子豈能將這麼重要的事情隱瞞,還望掌教見諒。」

澹臺月道:「這不是什麼大事,你告訴雪丫頭就算了,不過不許再將這事告訴別人,不然我可不會輕饒你。」

葉凡急忙道:「掌教放心,弟子絕不敢再犯。」

澹臺月看著靳雪道:「四齋大比如今進行得怎樣了?」

靳雪急忙道:「四齋大比到現在進行得很順利,這次我們月齋表現很好,絕對有希望拿一個好名次。」

澹臺月點頭道:「這次你們月齋有這小子跟莫一心在,就算是劍齋也找不出同你們對抗的人來。我有一個決定,這次大比他們兩個不用參加,這小子直接獲得代表癸月派參加天院考核,至於莫一心,他是莫門的少主,最終肯定會代表莫門,用不著癸月派替他操心。」

靳雪吃了一驚道:「掌教,怎麼能夠這樣啊,我們月齋好不容易有機會獲得大比的優勝,豈能就這樣拱手讓人?」

澹臺月淡然道:「當年我創立癸月派的宗旨就是創出媚功於武技兼備的媚武,四齋大比的真正意義是為了讓門人修鍊媚功的前提下學習武技,媚功雖強,最終也只會成為花瓶,只有真正強大的實力才是立派根本。他們兩個的修為強出其他人太多了,讓他們參加大比,這回影響到所有人的積極性不說,也純粹多餘。」

靳雪還想說什麼,澹臺月已經擺手道:「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我已經讓人通知下去。不過你也用不著沮喪,雖然取消這小子的參賽資格,但是會給你們月齋優勝者的待遇,未來一年的時間你們月齋獲得的資源將是四齋之首,希望你們月齋能夠真正做到媚功於武技並重。好了,我還有事交代這小子,靳丫頭就先回去吧。」

靳雪鬆了口氣,雖然不能讓葉凡繼續參加大比,但如果月齋能夠獲得優勝者的待遇,對於未來一年的發展絕對有利。想到這裡,靳雪看著葉凡道:「師弟就留下來吧,掌教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千萬不要添亂。」

「師姐放心,本師弟絕對會聽掌教安排的。」

「哼!」

靳雪忍不住輕哼了一聲,顯然對於葉凡的話深表懷疑,不過她沒有繼續多說什麼,只是用眼神警告了他一番之後才離開。

靳雪離開了,議事樓內似乎只剩下葉凡跟澹臺月兩人了。葉凡有很多話想跟澹臺月說,想來美人掌教同樣如此,他直接靠近,從身後抱著坐於蒲團上的美人掌教。對於葉凡的大膽舉動,澹臺月並未阻止不說,嘴中還不受控制的溢出絲絲撩人心扉的呻吟。

「死小子,你這樣抱著我不覺得很猥褻嗎?」

澹臺月給了葉凡一個白眼,後者立時嘿嘿笑道:「這可不能怪我,主要是姐姐的身子太過誘人,小弟才一抱就戳著姐姐了,就算是想壓也壓不住火啊。」

葉凡可沒有半點不好意思,雙方都上過兩次床了,哪怕地方不對,但彼此之間那種隔閡已經不存在,隔著衣物戳一下算得了什麼。

「現在可以老實交代你來癸月派的目的了吧,不要說那些想藉助癸月派進入天院的鬼話,如果不老實的話,我一腳將你給踹了。」

澹臺月斜眼看著一臉受用的葉凡,那含有深意的目光彷彿要直視人的心靈。

葉凡笑道:「目的自然跟那些傢伙一樣,不過小弟也是沒有沒辦法,這是死去多時的師父特意交待的試煉任務,要是無法完成的話後果很嚴重。」

「你師父是誰?」

「魔醫唄,他見我身具【玉龍體】,就強逼收徒,我哪能扛得住,就只能答應了。」

「這麼說來那個戰王府三公子也是你喏?」

「嘿嘿!姐姐還真是消息靈通啊,這都猜得到。」

澹臺月沒好氣道:「你的連姓名都不改,是都能猜到你們是同一個人,不過你不是葉子懷的兒子嘛,怎麼又變成戰王的兒子?」

葉凡聳肩道:「這個小弟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的身份牢不可破,至於為何會這樣那就只能去問我老爹了。」

澹臺月雙目放光道:「這麼說來你不僅僅具有【玉龍體】,應當還具有【御龍體】,難怪體質那麼強。」

葉凡突然好奇道:「姐姐,那個聖子明明已經栽在你的手中,你為何要放走他?」

澹臺月淡然道:「他只不過是別人的傀儡罷了,殺了他又有什麼用,還不如讓他飽受【毒女咒】的折磨,這樣更能讓人解氣。」

「傀儡?」

葉凡吃驚道:「不是說他已經脫離劍宮碧姬的掌控了嘛,難道傳言有誤?」

「不是劍宮碧姬,我見過那個傢伙,至於是誰那就不得而知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