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麗絲本來還有點惴惴不安的,可是聽到拉納父親的話后,她似被激怒了,也同樣大聲地回應過去,「你別在這說風涼話,哼,死了就死了好了。不就是一個實驗品嗎?再造一個出來好了!你要是敢對我的拉普做什麼,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拉納的父親以及布魯赫曼家族的其他人雖然對菲麗絲極為惱火,但是卻都不敢對她做什麼,似是對這個女人頗為忌憚。他們煩惱的是該如何讓聖果成熟,還差好幾天呢!看來只能另外找人選了,對於地上躺著拉納,他們都頗為惱火。真是個廢物。連這麼幾天都抗不過去。

拉納被布魯赫曼家族扔進了海里,很快他便被法提康納叔叔救了出來,法提康納叔叔帶著拉納來到了沙漠。也就是這時他才知道,那個從小對他極好並且教了他很多的叔叔是沙漠強盜,而且是當時勢力較大的一個團伙首領。

拉納慢慢地養好了傷,從法提康納叔叔那裡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布魯赫曼家族因為那份神秘的藏寶圖,一直都對長生有著濃厚的興趣。可是藏寶圖毫無所獲,族人也只能放棄長生,二十年前,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 元界傳記 家族的一位長老無意中得到了一棵聖草,這種草十分珍貴,據說是古埃及人頂禮膜拜的聖物。只不過已經滅絕了,也不知道這個長老是從哪裡得來的。

這下全族人坐不住了。這麼珍貴的聖草竟然來到了布魯赫曼家族,說明他們是被真神眷顧的,再然後便有了拉納的出生,因為他們不知道是從哪裡聽來的傳說,只要用本族人最純的血液澆灌聖草,聖草就會結出珍貴的聖果,只要吃一顆聖果,就能夠成神,獲得長生。

什麼是最純正的血液?當然是由同樣血脈繁育出來的後代的血是最純的,只是由於拉納父親這一代沒有親姐妹,於是當時身為家主兒子的拉納父親便和他叔叔的女兒美萊爾生下了拉納,美萊爾自小因為父母去世就住在拉納父親家裡,從小便對這個英俊的堂哥愛慕非常,拉納父親稍說一些甜言蜜語,美萊爾便對他死心塌地。

拉納生下來后,確實如同大家所預料一般,長得越來越像老祖宗,果真是血脈越近才越能生出純粹的後代啊,族人們都滿心歡喜,靜靜地等待著聖草和拉納的長大,大概是因為早已知道拉納的結局,他們都對拉納非常友好,也許是他們的一種補償吧。

聖草慢慢長大,本來澆灌聖草的最好時機是在拉納二十五歲的時候,只是美萊爾似乎覺察到了什麼,她有一天跑去質問拉納父親,並且還想鼓動拉納離開開羅,永遠不要回來,沒辦法,不能等美萊爾把一切事情都說出來,於是他們便提前動手了,至於美萊爾,太不聽話了,就交給菲麗絲處理好了,也讓她泄泄火,菲麗絲的家族可是赫赫有名的巫術家族,他們可不敢惹。

「你的母親太善良了,總是把人心想得太過於美好,如果她早聽我的,離開開羅,也許你們母子不會受此劫難!」法提康納把他調查出來的事情告訴了拉納,對於美萊爾那麼美麗善良的人卻死得那麼慘深感痛惜。

拉納沒想到他的出生就是一個笑話,難怪菲麗絲說他是一個實驗品,難怪他的父親從小對他有求必應,從不要求他學什麼,而對拉普卻非常嚴厲,讓他學習很多東西,原先他還為此沾沾自喜,認為父親愛他甚過愛拉普,現在看來是他太笨了,原來在父親的眼裡,他就只不過是一個供血的血庫罷了,哈哈!一切都是假的,只有媽媽,他那可憐的媽媽才是真的!

法提康納把一個文件袋遞給了拉納,「這是你母親留給你的,裡面是她用你的名義存在瑞士銀行的資產以及一些公司的股票,這些錢夠你過非常舒適悠閑的生活了,她說讓你不要想著報仇,好好地活下去。」

「不,我要報仇,我不會讓那些畜生活得好好的,我要讓他們每一個人都付出代價!」拉納恨恨地說著,眼裡閃出耀眼的光芒。

就這樣拉納在法提康納的訓練下,迅速地成長起來,他手段殘忍、殺人動作乾脆利落、且有勇有謀,很快拉納便帶領法提康納的強盜團隊成為了沙漠中最厲害的一支隊伍,搶佔了沙漠中最好的一塊地盤,名字也更名成「豺狗」,法提康納把隊伍交給了拉納,他便悄悄地離開了,帶走了拉納母親的骨灰,他說他的任務完成了,他要去法國的一個葡萄莊園為美萊爾種葡萄,做葡萄酒,和她一起在那裡快樂的生活。

拉納沒有阻止法提康納叔叔,他一早就知道法提康納叔叔深愛著媽媽,只是兩人有緣無份。之後他便帶了人來到開羅,殺了布魯赫曼全族人,包括他的那個父親,男人放血而死,女人賞給了他的那群手下,活下來的再賣給花街,那天夜裡,布魯赫曼的宅子里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男人的哀號求饒聲,女人的哭喊聲,第一次,拉納覺得殺人時心裡充滿了快感,血腥味也沒那麼噁心!

菲麗絲他不會那麼輕易放過她的,他把這個女人賣給了中東最有名的一條花街,沒要一分錢,只有一個要求,讓她每天接滿三十個客人,而且得讓她好好地活著,拉納每年都會去看她一次,看到她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自己讓她去死,他的心情都會極好,並且還會把拉普傷痕纍纍的照片拿給她看,每次都會刺激得她痛苦萬分,後悔莫及。

拉普被他擄到了沙漠里,每天都會有人招呼他,一切都結束了,仇人都得到了應有的下場,只是他的傷也越來越嚴重,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可是他不甘心,他答應過媽媽要好好地活下去,所以他不可以死,只是沒有哪一家醫院能夠治好他,都說他只有半年的生命了。

在他對未來已經絕望的時候,表哥出現了,他知道當年出事時,表哥派人來過,不過他沒有出現,那個時候的他不敢相信任何人,他對一切都充滿了懷疑,後來經過調查,知道表哥是不知情的,只是他現在這個樣子怎麼有臉去見表哥!不過他沒想到的是他竟然會和表哥在沙漠中以那樣的方式見面,並且表哥還認出了他,並沒有嫌棄他。

拉納在黑暗中呆得太久了,現在終於出現了光明,他死死地抓住了這絲光明不肯放手,於是他大刀闊斧地統一了沙漠,把頭領的位置讓給了他的副手,滿懷期待地來到了表哥的身邊,他要快樂地活下去,他需要救贖,表哥就是他的救贖。(未完待續) 第二天拉納果然睡得沉沉的,莫莉也沒去叫醒他,讓他睡個夠。今天是星期六,小魚沒有去讀書,月月也來家裡玩了,現在的月月越來越漂亮了,穿著打扮也非常大方可愛,莫莉常常會為月月買一些款式新穎的衣服送過去,另外於姐也會把菲菲以前穿過的衣服整理出來送給月月,於姐收拾得非常好,看起來都跟新的一樣。

於姐在送衣服之前還有點忐忑,怕會讓小姑娘和康明不高興,畢竟是舊衣服,莫莉不以為意,她覺得於姐想多了,菲菲穿過的舊衣服可比有些新買的衣服還要好呢!不過為了讓於姐安心,她還是特意打電話徵求了康明和月月的意見,他們當然是很高興,並還拿了不少雞蛋和時鮮菜蔬送到於姐家裡。

康明是個很懂得感恩的人,他對老闆吳哥非常感激,經常回家后就會帶一些土雞蛋和時鮮菜蔬送到吳哥家小區保安室,這個老實人從不進吳哥家裡,每次都是放在門衛室后打電話給莫莉讓她告訴吳哥,搞得吳哥哭笑不得,不過康明送來的蛋和菜確實都是真正的綠色有機農家菜,味道非常好,慢慢地,吳哥一家也習慣了康明送來的菜,要是哪天康明不送了他們還不適應了呢。

於姐買了幾套新衣服再加上菲菲穿過的舊衣服,整理了兩個大包,送給了康明,把康明看得傻了眼,他哪知道老闆娘會拿這麼多衣服給他啊!於姐整理出來的衣服都是挑了好的,款式一點都不過時,而且還都是名牌,有些還是特意從國外帶回來的,月月穿在身上非常漂亮。一點也看不出是舊的。

大為感動的康明幹活更為賣力,恨不得上廁所的次數都要減了,弄得吳哥老是對莫莉嘆道:「好員工啊,要是我廠里的員工都像康明這樣的,我這公司每年起碼可以省下1/3的工資啊!小莫,還有沒有像康明這樣的人啊,給吳哥多介紹一些過來。吳哥相信你的眼光!」

吳哥本是半開玩笑的。哪知道莫莉還真的回答道:「有啊,吳哥,我還真有人要給你推薦呢。就是這個康明的哥哥,是做機修的,技術一流,人也能吃苦。不過哥哥要比康明頭腦活絡一些,不過人品你儘管放心。絕對沒問題,你要是有興趣的話,我讓他來你這裡讓你看看?」

這段時間康明有時候來不及送菜過來,就會讓哥哥康亮送過來。就這樣,康亮和莫莉也漸漸熟絡了起來,康亮這人比康明活動多了。嘴也很能說,手腳很勤快。有時候莫莉家裡有什麼換燈泡、擰水管、倒垃圾的活,他總是搶著去干,搞得莫莉一點都不好意思。

康亮心裡想什麼莫莉哪會不明白,不過她也想看看康亮這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品性,品行不好、幹活不賣力的人她可不能介紹給吳哥,經過這段時間的考察,她也看出康家這兄弟都屬於勤勞肯乾的人,雖然康亮有點小聰明,不過這無傷大雅,兩兄弟總得要有一個精明的吧!

果然吳哥一聽是康明的哥哥大感興趣,表示讓這個康亮來一趟,只要人不錯他就要了,沒辦法,現在的好員工真的難找啊!一個個都跟大爺似的,既要工資高又要福利好,還要休息時間多,最好還能有集資房,吳哥有時候都想不顧形象吼過去了,他媽的,有這麼好的工作老子自己幹了,哪輪得到你們?

於是莫莉打電話給了康亮,讓他來一趟,當時康亮剛下班騎上摩托車,電話一聽把康亮喜得差點就撞欄杆上了,回家之後,他把這事給父母說了,康老爺子和老太太都高興得合不攏嘴,兩個兒子都要成為大公司的正式工了,這可是村裡的頭一份呢,老康家馬上就要站起來了,啊呀,月月小姨可真是他們家的貴人呢!

康老太太樂顛顛地跑到裡屋去收拾東西去了,老爺子則語重心長地告誡大兒子,「亮啊,月月小姨對咱家這麼關照,你可不能辜負了她的一片好意,到了你弟那公司,一定要好好乾,別給月月小姨丟臉,咱康家人別的沒有,力氣有的是,不怕多幹活,老闆都看著呢!知道了不?」

康亮使勁點頭,他哪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他還想著表現好一點弄個幹部做做呢!第二天,康亮帶了大包小包先去莫莉家,放下了一半東西,然後在莫莉的帶領下去了吳哥公司,果然在設備科長的面試下,對康亮很滿意,這當哥哥的比弟弟還要好,一來就能上手,而且康亮在業界的名聲也不小。

於是康亮就愉快地留在了吳哥的公司,由於他是熟練技術工,工資每月8000,其他福利和康明一樣,住宿就暫時讓他和弟弟康明住一塊,反正康明那屋也夠住,康亮對此滿意極了,現在工資每月就能比以前多出三千來,還有那麼好的福利,最主要的是這裡有莫莉這麼大一座靠山,以後再也不用受那些有後台的人閑氣了。

康亮和康明兩兄弟在吳哥公司里幹得不亦樂乎,而且由於康亮技術過硬,為人圓滑,工作起來也很賣力,很快便成為了吳哥公司的技術骨幹,弄得吳哥每次看到莫莉都笑著說讓她改行去干中介得了,這介紹人的眼光一流啊!

話說月月現在打扮得和城裡的小公主一般,在班上也十分受老師和同學的歡迎,有時候有同學問她家裡是不是開公司的,月月都會很坦然地說不是,自己爸爸只是一個普通的工人,其他同學都不相信,說她爸爸要是普通工人的話,怎麼穿得起那麼些名牌衣服和鞋子?月月笑了笑沒有多做解釋,信不信隨他們,她自己只要問心無愧就好了。

今天由於康明要加班,家裡沒人,月月便來了莫莉家裡玩,自從去了嘉禾中學讀書後,她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來玩了,惹得小魚打了好幾個電話來催她,今天有空她便過來了。

小魚和她一起在客廳開心地看過年時旅遊的相冊,月月不時地會問一些問題,比如這是哪裡?誰給你照的?那裡好不好玩?小魚總會很開心地把當時的情景繪聲繪色地講述出來,月月也會很捧場地不時穿插一些問話,兩人的氣氛很融洽,莫莉笑看著這兩小傢伙,也就月月有這份耐心應付小魚各種稀奇古怪的問題。

拉納睡到莫莉中飯燒好時才醒來,聞著外面熟悉的菜香,還有客廳里清脆的小孩笑聲,一切都很美好,他現在是在z國,不是在開羅,也不是在沙漠,真好!

拉納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門,他本有些不好意思,忸忸捏捏地站在門口,莫莉朝他吼道:「起來了就趕緊洗臉吃飯,這麼大一人還要我把飯送到你床上嗎?」

小魚則朝他比了個羞羞臉的動作,「拉叔叔,你好懶,居然起得比我還要遲,好丟臉!」

月月則好奇地看著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外國叔叔,小聲地問小魚是誰?小魚也很小聲地回答道:「是拉叔叔,爸爸的弟弟,長得很漂亮吧?不過月月姐姐你也很漂亮的。」(小傢伙這麼小就會哄女孩子,你媽媽知道嗎?)

「為什麼你爸爸和他弟弟一點都不像?」

「是啊,為什麼一點也不像呢?爸爸這麼厲害,拉叔叔這麼弱,好遜!」(小魚同學你是不是理解錯了你月月姐姐的問題)

拉納站在客廳里聽著這兩小傢伙自以為很小聲的議論聲,突然笑了,好溫馨,也好溫暖,他的心終於安定了,不再漂泊!(未完待續) 上官絕頓足,臉色也不好。

沈玉:「鳳兄弟,這就是你不對了,蕭兮是你妻子啊!你怎麼能讓她獨自離開?何況她現在還懷有身孕,咦,這隻小狐狸也懷孕了?」

沈玉這麼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鳳凌然懷中的小狐狸身上。

多事。

鳳凌然臉色不太好,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喜歡,自己的妻子被好幾個男人盯著。

鳳凌然沒理沈玉,他抱著小狐狸,轉身就走。

沈玉要跟。

小七幾步,攔在沈玉面前:「大家在此分道揚鑣吧!鳳主和夫人還有事要辦。」

沈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小七:「不是吧?你要把我丟下?小七,我們一起來的,而且,你家主子來這裡,也有我一份功勞,你把誰丟下,也不能把我丟下啊!」

小七擰眉,從袖口裡掏出一把藥材,塞進沈玉的手中。

沈玉驚喜的睜大眼睛,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小七拍了拍他的肩膀:「後會有期。」

蓬萊客棧。

鳳凌然抱著小狐狸來到客棧,立刻吸引了無數眼球,尤其是姑娘家的眼球。

客棧匯聚各方人士,其中不乏煉丹師,和修靈師。

他們看到小狐狸身後的九條尾巴,眼中一片驚艷。

於是,小聲的議論。

「大哥,那玄袍男子抱的是傳說中的九尾狐啊!」

「我看到了,真沒想到,這個世上竟然真的有九尾狐。」

「據說九尾狐的尾巴可以練成神丹。」

「九尾狐何其珍貴?你敢拿它煉丹?」

「有什麼不敢?它在我眼裡,不如一顆神丹珍貴。」

「王哥哥,我好喜歡那隻九尾狐,你搶過來給籮兒好不好嗎!」

「……」

鳳凌然把這些聲音聽入耳中,他臉色越來越冷,渾身的氣壓也越來越低。

白慕跟在小七身邊,她兔子耳朵動了動,漂亮的小臉因為氣憤,變的通紅。

這些人類真的是太過分了,竟然打兮姐姐的主意。

「主子,你別跟他們一般見識,我們吃點東西就離開。」小七壓低聲音,這裡的人說話就跟土匪一樣,他並不想鳳主和他們發生衝突,這些人的修為都不低。

鳳主抱著夫人,真的打起來,也束手束腳的,對鳳主和夫人極為不利。

點了幾道菜,有葷有素。

小二上的也快。

鳳凌然動了筷子,夾起一塊肉,但沒有放入自己的薄唇,而是餵給了懷中的小狐狸。

他喂的動作不慢不快,十分嫻熟,彷彿早就練過千百遍。

四周的人,看的那是一個驚奇。

雖然說九尾狐是傳說中的神獸。

但這個男人也不至於這樣伺候它啊!

頓時。

四周有些自大狂傲的男人,都非常瞧不起鳳凌然,覺得這個男人奴性十足,竟然伺候一隻九尾狐。

那麼這種人,肯定也厲害不到哪裡去。

還可能是九尾狐的奴才。

鳳凌然無視那些譏諷的眼神,喂完懷中的小狐狸,他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筷子沒換,還是剛才喂小狐狸的那雙。

驚呆了眾人的眼睛。

吃完。

鳳凌然放下筷子。

他抱著小狐狸離開,一群人也同時放下筷子,丟了銀子在桌子上,尾隨鳳凌然而去。

一群人在外面把鳳林然圍住。

他們的目光,就像掠奪者,肆無忌憚的打量著他懷中的九尾狐,彷彿它即將屬於他們。

「出個價吧!你懷中的九尾狐,爺買下了。」一個小個子年輕男人囂張的說道。

「宋大寶,你也想買九尾狐?你有我王哥哥有錢嗎?」籮兒早就看中那隻雪白漂亮的九尾狐,如果是她的契約獸,帶在身邊多拉風。

美女和美獸,羨慕死蓬萊那群自以為是的小妖精。

「有錢了不起啊?王金富,你今天跟我搶這隻九尾狐,以後別想在我手上買到一顆丹藥。」宋大寶是煉丹師,雖然不是高級煉丹師,但他頗為傲氣。

再說了,高級煉丹師,誰還缺那點銀子,把辛苦練得丹藥,拿出來賣?

王金富秀氣的臉上出現了猶豫。

父親說過,不能得罪煉丹師……

籮兒不樂意了,親熱的挽住他手臂,撒嬌的搖晃著:「王哥哥……你不是說最疼籮兒么?就算籮兒要天上的星星,你也會摘下來給籮兒?」

「是,是……可是……」

「可是什麼啊?你還怕了宋大寶?宋大寶只不過是蓬萊一個沒什麼名氣的煉丹師,蓬萊比他厲害的煉丹師,沒有一千也有八百。王哥哥家那麼有錢,他不賣丹藥給你,是他的損失,有的是煉丹師賣丹藥給你。」

王金富被說動了。

宋大寶小眼一厲,對身邊同伴使了一個搶的眼神。

幾人飛快的對鳳凌然動手。

「閃開。」

小七把身邊的白慕推到身後,身影一閃,擋在鳳凌然前面,迎上宋大寶等人陰狠的攻擊。

白慕倒退了數步,看到小七一個人對付幾個人,頗為吃力,她兔子眼一紅,暗暗的運功,發現靈力神奇的恢復了一大半。

白慕內心一陣狂喜。

此刻,擁有七成的靈力,她就能幫上小七。

白慕正要去幫小七,蕭兮的聲音忽然出現在她腦海中。

「慕兒,別衝動,那些人很快就和小七打不起來了。」

白慕微怔,不太明白蕭兮的意思,但很快她就明白了。

籮兒和王金富,還有另外幾個人,見宋大寶等人先動手搶,他們緊跟著動手來搶。

王金富的手最先觸碰到小狐狸,他臉上一喜:「籮兒,王哥哥搶到小狐狸了。」

小狐狸被搶走的一瞬,鳳凌然俊臉驟然一冷,彷彿強忍著,才沒有動手把小狐狸從王金富的手中奪回來。

籮兒開心極了:「王哥哥,你太厲害了。」

宋大寶等人見狀,誰還跟小七打?

他們的目標瞬間鎖定了王金富和籮兒,另外幾個人也是如此,本來是攻擊鳳凌然的,這一會兒,全部去攻擊王金富和籮兒。

王金富把小狐狸給籮兒:「籮兒,你帶小狐狸趕快走,王哥哥幫你擋住他們。」

小七有點懵,憑王金富也想從他家主子手上搶走夫人?

怎麼可能?

再一瞅他家主子站在那兒,一臉陰翳的表情,彷彿忍著巨大的怒氣。

小七恍然明白了什麼。

一定是他家夫人出的鬼主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