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麗絲咬咬嘴唇,沒有動:「他們是我的朋友!他們都是精靈的後代,諾蘭還是……」

「精靈森林不歡迎半精靈!菲麗絲,我再說一次,你過來,讓他們離開這裡,否則我就不客氣了!」帕克冷冷地說。

本來,薇薇安的目的就是送菲麗絲回來,既然小精靈已經安全到家,自己也就可以離開,但是自己主動離開是一回事,被迫離開是另一回事,救了精靈好心送回來卻受到這樣的待遇,任誰遇到這樣的事情心裡也不會好受。

薇薇安目光漸冷,轉身就要離開。

菲麗絲緊緊拉住她的手,用哀求的目光看著帕克:「帕克,薇薇安是我的恩人,如果不是她,我現在肯定已經淪為別人的奴隸,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不能就這樣趕她走!」

帕克臉色稍緩:「菲麗絲,她救了你我也很感激她,但是她還是不能進來,這是精靈森林幾千年來的規矩,不可能因為一個人而改變。」

「那怎麼辦?」菲麗絲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她覺得自己對不起薇薇安。小女孩不但花費大量金錢救了自己,還千里迢迢把自己送回來,最後卻受到這樣的待遇,這讓菲麗絲比自己受了委屈還難過。

還有諾蘭,柏麗兒姐姐的孩子,現在看來也不可能留下來了。

薇薇安看著眼淚在眼睛里打轉的菲麗絲,心底輕輕嘆了一口氣。這個小精靈雖然年齡比自己大得多,但心思卻單純的令人無奈。精靈森林幾千年的規矩她不可能不知道,但顯然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於是就變成了這樣結果。

薇薇安雖然對她有些許的怨氣,怪她沒提前提醒自己,讓自己受了這般委屈,但話又說回來,就算自己提前知道精靈森林有這樣的規矩,恐怕也會把她送回來。看到菲麗絲難過的要哭的樣子,薇薇安到底還是狠不下心,輕聲安慰道:「沒關係,把你送回來我就放心了。我們走了,你自己以後要小心,不要再被人捉去了!」

「哇!」菲麗絲猛一下抱住薇薇安,大哭出聲。

哭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把所有人都嚇一跳。

帕克面露不忍,但手中的箭絲毫未動。

終於,薇薇安輕輕掙脫了菲麗絲的雙臂,拍拍她的肩膀,轉身看了一眼諾蘭,帶著巴圖和莉達離開。諾蘭看了看哭的梨花帶雨的菲麗絲,雖然有些失望,但還是安慰她說:「雖然不能留下來,但還是謝謝你!」

說完轉身,跟在薇薇安身後離開。

「你打算去哪兒?」遠離了精靈們的駐地,薇薇安詢問諾蘭。

諾蘭漂亮的不太真實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絲迷茫:「去哪兒?我也不知道!」在爾拉爾家族的時候,因為有族長辛普森的鼎力支持,他只是在家族內修鍊就可以獲得合適的心法以及各種藥劑,不需要出門遊歷,對昆亞城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

薇薇安有些無奈,看諾蘭的樣子就知道這是一朵溫室的花,如果放任他自己在大陸行走,恐怕被別人賣了還要幫人數錢。有的時候,不是實力強就會平安無事,一個沒有防範之心的大驅魔師比一個小心翼翼的低級驅魔者死的還要快。

薇薇安狠不下心不管他。

「如果你願意,就先和我同路吧!等什麼時候找到合適的去處再離開。」

諾蘭沒什麼主意,但是不傻,聽的出來薇薇安對他的關心和保護,雖然依賴一個比自己小得多的小女孩讓他很不自在,但是他也明白,這對現在的自己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還沒有學會什麼是客氣的諾蘭當下點頭答應。

此時天色已暗,兩人兩獸選了塊兒開闊地,吃過乾糧便準備休息,好在精靈森林裡沒有什麼魔獸,一夜無事。

第二天一早,神清氣爽的薇薇安準備開始尋找草藥。

她現在是初級大驅魔師,需要四品藥劑驅魔來提升實力,製作四品藥劑的草藥她已經收集的差不多,只差一味主葯,四色雲芝。

至於其他的草藥,自然是多多益善。

「走吧。」薇薇安拍拍莉達的腦袋,示意它在前面領路。

「我們去哪兒?」諾蘭好奇的問。

「找製作藥劑的草藥!」

「草藥?製作藥劑的草藥?是要用草藥換取金幣嗎?金幣的話我這裡還有不少,你需要的話可以直接拿去用。」

「不是賣錢,是找製作藥劑的草藥製作藥劑!」

「製作藥劑?可是去哪裡找藥劑師呢?」

「我就是藥劑師!」

諾蘭再一次華麗麗的呆住了!

冷妻試愛33天 十一歲,大驅魔師,藥劑師,還可以更打擊人一點兒嗎……***********越來越精彩了,馬上又有新的升級契機噢~多來點票票鼓勵哈~。

… 衛子夫世界,怡紅院。

衛青把半隻羊腿交個那個胖子以後。

胖子很高興的接了過去,然後看著林辰說道:「這位公子很上道。以後在京城裡面有什麼事情就報我衛林的名字,當今皇上的姐姐平陽公主是我的嫂子,皇後衛子夫是我表姐,大將軍衛青是我表哥。只要你報我的名字,京城裡面沒有人敢惹你。「

聽到胖子的話林辰愣了愣,衛林?這又是什麼東西?

瞟了一眼一臉懵逼的衛青,林辰明白了過來。

神特么的衛青的表弟,這就是來忽悠人的。

林辰笑了笑,然後看著衛青說道:「喲,衛家的人還真有錢啊,半隻羊腿就幾十兩銀子,而且還能有一個靠山,不錯不錯。」

胖子聽到林辰的話,尾巴翹得更高了。

他沒有看到衛青的臉色,繼續侃談道:「不瞞你說,現在我表姐在宮裡面當皇后,表哥做大將軍,可謂是權勢通天,整個京城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在這京城裡面橫著走也不敢有人招惹我。「

林辰看了看衛青,然後偷偷的笑了笑。

林辰輕咳了一下,然後看著胖子道:「咳咳,整個京城沒有人敢惹你?難道就連當今陛下都不敢招惹你嗎?」

聽到林辰的話,胖子尷尬的笑了笑,然後說道:「咳咳,雖然陛下倒不是惹不起我,但是就算是陛下也得給我三分薄面,畢竟我可是他的表舅子。「

林辰愣了愣,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對對對,你說的一點兒都沒有錯,當今的陛下確實得給你三分薄面,畢竟你表姐是他媳婦兒,明媒正娶的皇后。「

一旁的衛青滿頭黑線,不過也怒氣叢生,這簡直就是在詆毀他們衛家,什麼時候衛家有一個叫韋林的,他什麼時候又多出了一個表弟。

胖子尾巴都吹到天上去了,衛青的臉色他一點兒都沒有察覺。

他看著林辰道:「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了,是不是打算認我做老大啊,既然你想認我做老大,是不是得弄幾隻羊來孝敬孝敬我啊。」

胖子一臉得意的看著林辰,這幾天他忽悠了不少的富家子弟,只要他把身份一擺,別人都恭恭敬敬的來巴結他。

」哈哈哈哈哈……..「

林辰實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就笑了出來。

胖子愣了愣,然後看著林辰說道:「你笑什麼?難道你是不給我衛家面子嗎?」

聽到胖子這話,林辰笑著看著衛青說道:「老衛啊,你什麼時候多出了一個大表弟了,我還真的不清楚啊。哈哈哈哈…你衛家一脈又多出了一個人丁,不錯不錯。「

聽到林辰的話,胖子愣住了,想了想又搖了搖頭。

看著林辰道:「什麼老衛啊,什麼表弟啊,難道你還說他是我表哥衛青不成?我表哥是什麼人,那是當朝的大將軍,皇上親封的關內侯,怎麼可能來此煙花之地。」

胖子之所以敢在怡紅院裝衛家人,那就是因為怡紅院這種煙花之地,一般的官員是不會來的,所以基本上沒有人能揭穿他。

衛青忍不住了,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來。

怒氣騰騰的看著胖子說道:「衛家。從我母親那一代開始,所有的親戚基本上都在水災之劫難中餓死了,活下來的我都認識,我怎麼不記得我有一個叫做衛林的表弟了。」

衛青拔出手中的劍,搭在了胖子的脖子上面,一言一語的向他質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被劍搭在脖子上面,胖子身上的肥肉也不由得顫抖了幾下。

支支吾吾的看著衛青說道:「你…你…你可別亂來啊,當今皇后是我表姐,大將軍衛青是我的表哥,你要是敢動我,信不信我找我表哥來弄死你,我表哥他最疼我了。」

胖子根本就不相信衛青的身份,還以為是一個不懂規矩的粗人,所以他還在為自己辯解著。

一旁的林辰看不下去了,他不想衛青和胖子再耽擱時間,畢竟叫的姑娘一會兒就要來了。

林辰看著胖子說道:「胖子啊,我知道你是收了人的錢才會這麼詆毀衛家的,但是你詆毀衛家之前你得下點功夫啊,至少衛青和衛子夫長什麼樣你要認識啊。

你這就是一個不合格的扮演者,你看啊,站在你面前的就是衛青,而你呢,還搬出他的名頭來嚇唬他,你還真的是小母牛坐飛機—牛B上天啊。「

這下胖子徹底的懵逼了,他一臉獃滯的看著衛青說道:「你真的是衛青?」

衛青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說道:「公然詆毀姐姐和公主的名聲,你簡直就是該死啊,不過為了查出你背後的指使之人,我就先饒你一條狗命。「

林辰看著衛青道:「既然如此,你還是先帶他去調查吧,我看你在這兒也呆不習慣,而且你現在又有事情。等到你忙完再來這兒找我們就行了。」

衛青握了握手裡面的劍,然後點了點頭。

怡紅院這種地方他也是第一次來,非常的不習慣,而且現在抓到有人詆毀衛家這種大事,也耽擱不得。

他現在就要查出來,到底有多少人受人指使,然後來詆毀他們衛家。

用劍架住胖子的脖子,衛青冷聲道:「走。」

胖子渾身顫抖了一下,然後驚恐的問道:「去…去哪兒?」

衛青咬牙切齒的說道:「去皇宮,見我姐姐,讓陛下來審判你。」

胖子嚇得渾身一軟,然後說道:「衛哥,不不不,衛爺,小的真的不知道是您,冒犯到了您的頭上,還求衛爺您高抬貴手,饒了我這一條賤命吧。」

衛青的內心沒有一點兒的波動,而是再次寒聲道:「快走,不然我現在就一劍殺了你。」

聽到衛青愣愣的話語,胖子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然後面若死灰的朝著門外走去。

衛青拿著劍緊隨其後,也走了出去。

林辰笑了笑,看著蕭炎道:「哎呀呀,想不到來一趟怡紅院還幫了衛青一個大忙啊。」

蕭炎笑了笑道:「還不是你那隻羊的羊腿惹的禍,要不是胖子被香味給吸引過來,我們還不知道呢。」

林辰搖了搖頭,「唉,胖子一點兒專業水平都沒有,你說他連衛青長啥樣子都不知道,就敢在這兒坑蒙拐騙的,這不是找死嗎?」

蕭炎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見過不專業的,但是沒見過這麼不專業的。

這個時候,前面被林辰打賞離去了的小滿又走了回來。

混跡江湖開客棧 他還帶來了五個化了妝看上去挺不錯的女子。

小滿看到衛青不在,疑惑的問道:」咦?剛才不是還有一位爺嗎?怎麼現在不見他啊?「

「他有事先走了,不用等他了。」林辰一邊打量著跟隨著小滿進來的幾人,一邊說道。

小滿點了點頭,少一個人這種事情與他無關。

他滿臉笑容的看著林辰道:「兩位爺,姑娘我都給你們帶來了。」

說完他指著跟隨著他來的幾女一一介紹到:「這位是我們怡紅院的頭牌,青兒,這是春蘭,夏蓮,秋菊和冬梅。她們五個都是我們怡紅院的當紅藝女。「

「奴家青兒,

奴家春蘭,

奴家夏蓮,

奴家秋菊,

奴家冬梅,

見過二位公子。「

林辰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小滿說道:「好啦,既然沒事兒你就下去吧,別讓人來打擾我們就行了。」

小滿點了點頭,看著五女叮囑道:「你們幾個要把二位公子給伺候好了。」

幾女乖巧的點了點頭,小滿這次滿意的走了出去。

雖然林辰這次沒有打賞他,不過他沒有一點兒的不滿。

畢竟他這次可不奢求林辰會打賞他,因為剛才林辰給他的打賞已經非常的多了。

雖然沒有人會閑自己的錢多,但是自己有多大的能耐能夠賺多大的錢,心裏面還是要有個數的。

小滿走了以後,什麼春蘭啊,冬梅的,全部都走到了林辰他們的旁邊。

然後一臉媚笑的想要蹭坐在林辰和蕭炎的身上。

林辰皺了皺眉頭,說道:「好啦,不用坐在我們身上,你們要是餓了的話就自己動手吃東西吧。」

五女愣了愣,他們還是第一次遇見林辰和蕭炎這種奇葩的客人。

不過她們也沒有拒絕林辰的好意,坐在了位置上,開始吃了起來。

但是她們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依然一會兒給林辰他們敬酒,一會兒喂肉的。

只不過林辰和蕭炎都沒有興趣,所以也就么有吃。

看了看已經開始黑了下來的天色,林辰笑了笑,然後說道:「咳咳,好啦,現在天色已晚,我們是不是應該開始研究一下人體構造的終極差異了。「

說著林辰看著其中的一個藝女說道:「來,把你的衣服給脫了,讓我看看人體構造的終極秘密。」

被林辰點到名的那個藝女愣了愣,然後羞澀的說道:「這…這不好吧。」

林辰沒有廢話,直接就掏出了一錠不是很大的金子放到了桌子上。

林辰一臉為科學獻身而不後悔的樣子看著那個藝女說道:「脫吧,脫完以後這錠金子就是你的了。」

那個藝女看到桌子上的金子,神特碼的不好。

二話不說就把她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都給扒了,然後還一臉媚笑的沖著林辰他們兩個不停的拋媚眼。

林辰打了一個寒顫,這尼瑪辣眼睛啊。

一旁的蕭炎也是一臉的驚恐。

傳說中的那句話真的沒有說假。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人嘗,裝成一身嬌體態,扮作一副假心腸。」

名不虛傳,果真是名不虛傳啊。

林辰看著蕭炎道:「傳說中歲月是把殺豬刀,紫了葡萄,黑了木耳,此言不假,辣眼睛啊。」

聽到林辰的話,一旁的蕭炎狂點頭,這話是誰說的啊,太有才了。 86_86832然而事與願違,兩人在精靈森林裡轉了一上午,只找到幾棵小年份的魚腥草,這和菲麗絲說的精靈森林到處都是珍稀草藥大相徑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