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戈則問羅傑道:“追捕你們的是三大劍聖中的哪一個?”

“除了那位最強劍聖,其他兩位都在。”羅傑回答。單對單,持久戰未必能如他,更留不住他。

“去勾引來一個。”菲戈說。

羅傑等人頓時揚起笑容,老爺子來了,該是反擊的時候了!

他和賈巴等幾人對視,走了出去,光明正大地去買食物和醫療用品,星幣確實沒了,但劍繁星的貨幣他們還有一點,在這樣擁有星空港口的世界,二者是通用的。

阿娜則冷冷道:“不是小地方的人嗎?爲什麼輕描淡寫地要引一位星海知名的劍聖來殺?”

“我們雖然弱小,但也不能憑白被人欺負不是?哪怕是螻蟻也知道反抗。”菲戈解釋。

阿娜呵呵,懶得再理他。

其他人先是竊笑,很快神色肅殺起來,是啊,不能憑白被欺負!

菲戈又起身去檢查了一下雷利的傷勢,很快了然,原來是關鍵時刻爆種失敗,沒點燃燈火,反而把自己的體魄弄垮了一些才這樣。

體魄王者所創造的星空六技虛火,不單是一種搏殺之技,還是一種鍛鍊手段,以給自身細胞壓力的方式來負重提升,會損耗壽命,但對體魄的提升卻有很大幫助。

星海強者的天賦很高,不掌握虛火、如卡普那樣的天賦最佳者都能把體魄提升到三四十萬的程度。

掌握了虛火,十幾年中再提升個二三十萬,滿足點火要求一點都不難,所以如今除了菲戈,以體魄點燃燈火的星海強者又有了兩個。

卡普穩穩當當地自發點燃。

羅傑帶點賭,因爲六七年前他患上了絕症,不體魄點火就得死!

很顯然,他賭贏了。

而面對劍聖強敵,雷利冒險點火,顯然是賭輸了,才慘成這樣。

這樣一來,雷利再想體魄點火就得再磨個十來年了,不然就得換一種方式,換一個點火方向了。

“可惜了,損失慘重。”

菲戈轉身出去。

這座小鎮上也有劍術道館,顯然也接到了劍神山的傳訊,羅傑等人未作遮掩地一露面,消息立刻就被層層傳遞上去,有一個實力不錯的傢伙,已出現在菲戈見聞色中!

桑貝爾等人見狀立知情況,分出一半跟隨菲戈,另一半留下照顧雷利等傷員,阿娜沉默兩秒,也跟着衆人走了出去。

“不用幫忙。”菲戈道。

“我沒想幫你。”阿娜迴應。

一行人走到鎮口,羅傑賈巴等人也拎着大包小包追了過來,羅傑將東西交給其他人,道:“是八臂劍聖觀索,老爺子,一起上?”

“我先試試看。”菲戈說。

“好。”羅傑沉聲應。

遠方天空,一道道白衣飄飄的劍士快速從遠方飛來,爲首一人身軀兩側醒目地生長着八隻手臂,腰間掛着八把刀,面如修羅!

這不是惡魔果實能力,而是劍繁星中一個數量僅在人族之下的特殊種族——多臂族!此族羣中有四臂、六臂、八臂人存在,對掌握多刀流劍術極爲得天獨厚,而八臂劍聖觀索,又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遠遠地看到未見過的菲戈,八臂劍聖的眼睛稍稍眯了一下,眼神中有一道劍芒閃過。

菲戈擡手,啪地捏碎了飛來的這道看不見的劍芒,直飛而起。

劍術點燃燈火,屬於意志力點燃燈火的一種,萬物皆可爲劍,呼吸即可斬擊,且斬擊威力劇增!

小小的一個試探,八臂劍聖就分辨出菲戈也是一位體魄點燃燈火的王者,眼神一沉,其中兩隻手臂向後一推,示意衆弟子停步,其它六隻手則分別握住了劍柄!

“你是什麼人?!”

“小地方來的,沒有名氣,說了你也不知道。”菲戈答。

“你要幫那夥盜取了劍靈寶劍的宇宙海賊?!”觀索喝問。

“可不興栽贓陷害的。”

“哼!”

對話的同時,兩人之間的距離極速拉近,觀索六刀出鞘!

同一時間,他變得鋒芒迫人,好似整個人都化作參天巨劍,只是蓄勢階段,就攪動了天空白雲。

菲戈則右腿輕震,金色的流火籠罩在他腿上,其色如天空朝霞最絢爛的那一刻,也如流漿帝火!

“六刀流-閻王尋路!”

六道劍芒交叉增幅,點燃燈火帶來的殺傷力讓八臂劍聖揮刀的餘風都撕裂了天空!顯然,面對陌生的體魄王者,八臂劍聖幾乎沒有留手,能夠輕易切碎山嶽的一擊,與菲戈踢出的右腿相碰!

但這並沒有切斷菲戈的腿。

甚至點燃燈火的壓制力都沒有切穿菲戈的武裝色!

反而,一股前所未見的巨力襲來,八臂劍聖的瞳孔迅猛收縮!

轟——

如驚雷炸裂的爆響中,澎湃的衝擊波颶風擴散出去,百米下方的大地都隨之翻卷,壓得羅傑海賊團除羅傑外衆人紛紛退步!

羅傑單手擋在額前,另一隻手扶住了刀柄,做好了幫助菲戈一起拿下八臂劍聖的準備!

如今都是體魄點燃燈火者,哪怕他相信菲戈仍比他強,但差距也不會有以前那樣大了,菲戈一人短時間恐怕拿不下一位劍聖,等到第二位劍聖趕來,易生變故。

但緊跟着,羅傑卻又聽到了一聲地動轟鳴!這一次的聲音,從遠方的一處百米小山傳來,而那座小山,正在迅速地崩塌瓦解!

而瓦解的原因,則是一道身影如同閃電般貫射入了其中!

“呵,小地方來的。”

還沒弄清楚狀況的羅傑,忽然聽到阿娜發出了一聲冷哼。 「轟隆」

一聲悶雷打破了寧靜的夜,也嚇著了睡夢中的小傢伙。

「大姐?」

「沒事,大姐在呢。」

「嗯!」

說完小傢伙拉著陸瑤的手,又呼嚕呼嚕的進入了夢鄉。

「不會真的要下雨吧?」

陸瑤坐起來,拍著小軒的背,借著火光看著外面,憂心忡忡的說道。

只要一想到一路上見著的那些無人理會的屍體,看到要下雨,陸瑤心裡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要真是一下不停,那可真會出事的。

「很有可能,現在我們顧好自己就行,想太多沒用。」

白墨禹看丫頭愁眉不展的樣子,起身安慰道。

現在皇家不作為,官府不作為,像他們這樣的就是愁死了也沒用。

他最擔心的就是大舅一家,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現在就希望京都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糟吧。

至於他那個名義上的父親,既然他都不顧他的死活了,那他又憑什麼要去擔心他呢。

也許,現在都覺得他回不去了吧,說不定一家人正在慶祝呢。

這次本來怎麼的也輪不到他這個沒品沒階的人出來巡查。

可他那個好父親在接到聖旨的那那一刻,就一病不起,最後只能他戴父出征。

他明知道出來之後,在這流民四起的時期,兇險萬分,不然也不會裝病避災。

可他還是異常堅定的要讓他出來,就連大舅要去皇帝那求情都不理我,說什麼不能辜負皇上的信任。

在白墨禹看來,那都是狗屁,他只過是想要讓他那個兒子名正言順的頂替他的位置罷了。

畢竟自己跟他不親,而他那兒子又是公認的才子,所以結果一目了然,他被自己的父親給放棄了。

就像丟垃圾似的,人人都說虎毒不食子,可為什麼到他這就偏偏發生了呢。

「白墨禹,你沒事吧?」

陸瑤看他好像有點不對勁,擔憂的問了一句。

「沒事,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白墨禹解釋了一句,有些事他一個人承受就好,告訴別人只會多一個人傷心煩惱而已,那又何必呢。

再說他現在也看開放下了,渴望得到關愛的心也早在母親死的那一刻就跟著死了。

只是有時想起來,還是會有點受到影響。

「沒事就好,那我們休息吧,說不定明天還要趕路呢。」

見白墨禹不願多說,陸瑤就躺下鑽進被窩休息了,說實在的,就算她有異能,趕了一天的路,也感覺累的慌。

「你先睡吧,我在呆會。」

「那好吧,記得早點休息。」

說完就閉上了眼睛,沒一會兒就傳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主子,你休息吧,我安排了人輪流看著的。」

墨一看自家主子看著外面,以為是在擔心突然下雨,這茅草房會漏雨,所以上前輕聲說道。

「嗯!」

白墨禹應了一聲,也躺了下來,睡不著閉目養神也好,正如丫頭所說的,也許明天還得趕路呢。

「轟隆轟隆隆……」

天空中,雷聲一聲高過一聲,可卻不見半滴雨落下,這是光打雷不下雨啊。

……

「沒下雨啊?」

第二天一早,陸瑤走出屋子,看到乾淨的地面說道,昨天夜裡打那麼大的雷,她還以為要下大雨呢。

見他們沒醒,陸瑤閃身進入空間里去洗刷了。

等出來時,看到大夥都醒了,陸瑤拿出大桌子和大盆,麵粉。

她打算趁現在時間還早,叫大家一起多做點饅頭和餅,然後她再拿進去蒸和烤,這樣就快多了。

揉面這種活,對於大人來說都算是體力活了,那就更不用說還算小孩的陸瑤了。

昨天做那些都險些要了她的老命,所以今天變聰明了,一大早就來拉勞力了。

果然人多力量大,不到半個小時,就足足做了陸瑤昨天的量的一倍有餘。

把陸瑤弄得跟個陀螺似的,在空間和外面忙的團團轉。

不過結果還是喜人的。

看來以後都這麼來就好了,一天就可以做很多天的量,到時做個湯炒個菜就快多了。

……

等大家吃飽喝足后,陸瑤看了看一點也沒有想要下雨的天空,皺著眉頭問道:

「白墨禹,今天還要繼續趕路嗎?」

「繼續吧,這天看著一時半會也下不來,在說這裡地勢太低了,要是真下大了,我們還得從新找地方,所以還不如,趁雨還沒下之前,找個更好的地方。」

白墨禹想了一下,把心裡想的說了出來。

「嗯,我看行,那咱們就快點出發吧。」

吳君瑞也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所以在一旁催促道。

「好吧,那咱們出發。」

說著用水熄滅了火堆,然後一股腦的把東西收進了空間。

「白天,大家盡量多趕點路,小軒讓狼一狼二輪著駝,丫頭,你也把狼王和狼九放出來,讓它們輪著駝你。」

出發前,白墨禹又把事情安排了一遍,這樣就不用顧著小軒和丫頭,他們就可以全力趕路了。

「嗯!」

說著把狼王和狼九放了出來。

然後一伙人急匆匆的出發了。

可是,也許老天爺真見不得他們過的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