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走進了大廳,看到林刑後滿臉的笑容,爲了林家,自己可是冒着得罪盤門背後勢力的風險,不然自己等人完全可以循循漸進。

“林家家主?”莫凡笑着說道。

林刑有些愕然,感覺上着人比剛纔那個更加的年輕,這和自己的預料相差太大了,不過畢竟是林家的掌權人,在短暫的驚愕後就恢復了正常,然後點頭道:“正是!”

“好了,我也不拐彎抹角了,我是因爲八卦掌才順便挽救你林家的,這八卦掌到底來自什麼地方?”莫凡直接問道,自己對林家有大恩,這樣直說也沒有什麼。

“八卦掌?”林刑驚駭,“難道我林家的使命終於要完成了嗎?這是那個人嗎?”

林刑有些激動,又有些疑惑,他還是懷中拿出了一個東西,然後遞了上去。

“這是?”莫凡疑惑,眼前這東西晶瑩剔透,方方正正,可是當莫凡接觸到後,立刻大驚。

“魔方?竟然是魔方,果然是華夏留下的東西!”莫凡驚喜道,仔細觀察後,莫凡發現,這魔方上不又少的刻痕,很顯然,這東西拼出來後世幾幅畫面。

“你果然認識這東西,就請你發覺出這裏面的祕密吧,然後我就可以告訴你想知道的一切!”林刑激動的說道。

容不得他不激動,這裏面可是含有一個祕密,其實林家的八卦掌並不完全,而剩下的部分就在這魔方內。

莫凡爲難了,魔方他會點,即使不會莫凡也是知道原理的,可是這玩意看似是有小方塊拼成的,可是根本轉不動。

“血,只有你鮮血能夠催化它!”林刑提醒道。

莫凡聞言,在自己的手指上逼出一絲鮮血,然後滴到那魔方上,頓時紅光大盛,而這小小的魔方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整體紅如鮮血,而那上面的圖案也是如同活了過來。

“可以了?”莫凡高興的說道,這魔方經過鮮血的滋潤後終於能夠自由轉動,莫凡試着將它復原。

這依舊相當具有難度,可是令莫凡疑惑的是,那魔方上竟然浮出一個火紅的光影,然後融入莫凡的腦海。

“這樣轉,然後再這樣?太不可思議了,這裏面竟有留下了精神印記,好像好有別的什麼東西?不過不能看到,彷彿缺少什麼!”莫凡不在意,然後瞬間將魔方拼好。

當魔方完成後,那上面的圖案也是清楚起來,這竟然是幾招武學,而且看樣子正是八卦掌的幾招。

“這裏面蘊含大道,可惜不適合我!”莫凡嘆息,同時也是驚歎華夏的手段,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拿去吧!”莫凡將魔方丟給了林刑,那林刑早就激動不已了,當那圖案出現之時,他就感覺到一種深深的熟悉感,那種渾然天成的道的氣息。

“這真是太感謝了,我林家復興有望了!”林刑老淚縱橫,本以爲這魔方僅僅是得到八卦掌剩餘的招式,然後將八卦掌完善而已,可是沒想到這這圖案上竟然擁有不可思議的東西,這東西更加的寶貴。

“這上面蘊含大道,不可輕易示人,即使是你林家也只有核心人員才能夠知道,而且這前提是林家的實力足夠的強大,不然只能你林家家主知道!”莫凡嚴肅的說道,他知道這種道的吸引力,那是聖主都覬覦的東西。

“我知道了,現在就告訴你我林家的使命!”林刑壓下心中的激動,說道。 “我林家祖上是華夏大帝的追隨者之一,有幸傳下了八卦掌,而在多年前,我祖上就追隨華夏大帝而去,留下了這魔方,同時也傳下了一些使命,就是等待你,然後傳達一些訊息!”林刑坐在大廳內,說道。

莫凡聽出來了,這華夏竟然知道這後世會有一個地球人出現,留下了一些東西或者祕密,想要通過這林家交給自己。

“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你還需要找尋其他三個家族,他們和我林家的使命相同,而特點就是武學,他們同樣適用武學!”林刑說道。

莫凡微微皺眉,看來自己高興的有些早了,這些東西哪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不過已經知道了大概的方向,這樣下來那就好辦的多了。

“林家主,不知道你可曾聽說過有什麼使用武學的家族或者勢力?”莫凡問道,畢竟自己對這裏可不熟悉,這林家存在的時間很長,也許知道些什麼。

“好像幽城的龍家使用武學,不過距離太遠,我也是聽說過,然後感覺像是,具體是不是我也不知道!”林刑說道。

“那好,我謝謝你了,我們還有事,就不留林家主了!”莫凡已經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而自己確實還需要閉關。

“好,那我就告辭了!”林刑說完就轉身離開,林家的危機已經解除,而且還完成了自家的使命,更重要的得到了一宗至寶,這一切都夠林刑去消化的了。

在林刑走後,莫凡默默的沉思:“龍家?能在幽城佔據一方地方必然勢力強大,在沒有建立強大的勢力之前,這龍家暫時是不能去了,關係到華夏,這問題可大了,還有,剩餘的兩家又在哪裏?”

現在的問題太多了,不過擺在眼前迫在眉睫的事情是那絕殺門得報復,這可是關係到以後能不能在幽域立足的根本。

“還是先將地縛根培養好吧,不然四幽強者真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這一些都需要時間啊!”莫凡感嘆。

強大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擁有逆天級的寶物,那還是需要時間去消化,所以莫凡他們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

“按照命絕說的,示敵以弱,那絕殺門不可能第一次就派出四幽強者,畢竟那可不是大白菜,那麼三幽強者應該會出動,這樣,只要我們每次都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將對手消滅,並且還不能正面,要用卑鄙的手段,這樣對手就會不服,這樣我們就能夠爭取到時間了!‘這是莫凡和命絕他們先前安排的計劃。

這計劃的可行性極高,每個人都是有脾氣的,即使再冷靜的人野不例外,只要莫凡他們勝之不武,用盡卑鄙的手段,那些人就會源源不斷的前來,當莫凡他們覺得實力夠了的時候,這一切自然可以免掉。

“總之現在先提高實力,不過山門確實是要換換了,這樣更像是愣青頭,讓敵人放鬆戒備,不那麼重視!“莫凡笑着說道,他倒是沒想到,這命絕竟然有這樣的一面,不過將人性分析的確實到位。

“修羅門即將成立了,我們也即將面臨挑戰,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挑戰!“莫凡說道,隨即將盤門的標記去掉,然後換上了一滴鮮血,這就是修羅門的標記了。

做完這一切後,莫凡也是再度進入了修煉,最主要還是培養地縛根,這可是他的強大戰力了,在接下來的一次次挑戰中缺少不得。

在修羅門成立的時候,莫凡他們自然還會做些宣傳,很簡單,將盤門的標誌扔到了大街上,然後留下了修羅門的標誌,於是所有人都知道,現在出了一個叫做修羅門的勢力,就是他們將不可一世的盤門滅掉了。

對於這個新生的勢力,衆人議論紛紛,但是總體上只有兩種,贊同和鄙夷。

贊同自然是他們悄無聲息的將盤門滅掉了,這樣的實力絕對要強大,最起碼這這個城市是能夠稱霸一方的,可是鄙夷的就更簡單了,這絕對是個無知的傢伙,沒有一點根基竟然就這樣的囂張,還沒有過絕殺門這一關竟然就這樣的高調。

這正合莫凡他們的本意,一切就照着計劃發展下去,按照命絕所說,絕殺門第一次應該會派人前來,看看能不能收服這一新生的勢力。

用命絕的話說就是,那盤門就是絕殺門的狗,狗不中用了就換,而他們當然將目標放在了將這隻狗屠掉的莫凡他們身上,可惜莫凡不是他們眼中的狗,而是狼,一隻想要將絕殺門都踩到腳下的惡狼。

不過話雖如此,莫凡他們要的就是時間,一句話,拖延。

莫凡他們將無限制的拖延時間,他們爲此已經想了太多的藉口,能拖幾天是幾天,直到絕殺門發覺沒有收服莫凡他們的時候在撕破臉皮,時間拖的越久對莫凡他們越有利。

人性的研究是命天殿的課程之一,莫凡他們不得不感嘆,這個命絕就是比他們要強的多,在他面前,莫凡他們就好像小孩子一樣,要是沒有命絕,他們真是愣青頭,不摻一點水分。

絕殺門是血殺門的分支,那自然不是盤門這樣的小勢力可以相比,所以他們的宗門所在也是在中等城市裏,距離他們來人還有一段時間,莫凡他們也可以由更加充分的時間去更好的完善計劃。

其中莫凡他們一點都不擔心,他們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大不了就是離開,在新的地方重新開始,他們本來就是很機動的羣體,失敗了還有從來的機會。

有句話說的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們本來就沒有什麼勢力,但是絕殺門就不一樣了,莫凡他們有的是辦法磨掉他們的勢力。

當然,能夠完美的解決危機,然後在這一方小地方站穩腳那自然是最好的。

失敗,成功對他們來說什麼都想好了,他們還有什麼好擔心的,這幾個人可是來自最強大幾個勢力,那他們就該是最霸道的人,沒有什麼人敢欺負。 平靜的日子只持續了兩天,在第三天的早上,幾道人影便是來到了原來盤門,現在修羅門的山門,而他們的衣服上繡着一個大大的殺字,這是血殺門及其下屬門派的標誌。

在那幾個人來到之後,莫凡他們就知道,命絕這小子猜對了,來人的實力並不高,僅僅只有二幽的層次。

這個世界真是個勢力的世界,所有人、所有勢力都是這般,畢竟資源有限,他們在爭奪生存的資源。

來人的首領在見到莫凡他們的時候,也是微微一驚,這幾個人太年輕了,很難相信就是這樣幾個人將強橫一時的盤門滅掉了。

不過這幾個人的年紀也是讓來人放心不少,果然是幾個愣青頭,那這樣就好辦了,門主他們的估計是正確的,換個門派也沒什麼。

“在下絕殺門下絕星,你們誰是修羅門門主!”那首領看着衆人說道,不過眼神卻是放在莫凡和命絕身上,畢竟他們兩個人的位置是罪特殊的。

命絕看向莫凡,他們已經商量過了,衆人既然是跟着莫凡出來試煉的,那這門主還是莫凡來當的好,而命絕作爲副門主也是毫無爭議,人家的本事在那擺着,別人還真不行。

莫凡看着那絕星,心中冷然,不過面目上的功夫還是要做其的,於是莫凡擺出一副誇張的表情,那笑容頓時顯得有些猥瑣,但是更讓人輕視:“絕殺門的大人,小人就是修羅門的門主,大人到來真是讓我感覺臉上有關,蓬蓽生輝啊!”

莫凡的話有些語無倫次,不過也表達出了一層一次,自己最絕殺門很敬仰,很害怕,而這語無倫次的話語更是顯得自己很無知,像個鄉巴佬。

莫凡這話說下來,那絕星的眉間果然顯出幾分輕視之色,命絕看到後微微點頭,這活莫凡幹起來還真不錯。

“修羅門主,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廢話了,你們也都知道,這幽域是個弱肉強食的地方,而且到處充滿了血腥,殺戮,在這裏沒有靠山是不能生存的,而我絕殺門也是庇護了好多門派,包括你們滅掉的盤門!”

絕星話說完就看向莫凡,他的眼神絕對沒有一絲善意,這話說的很明白了。盤門是我們罩着的,如今被你們滅掉了,那我絕殺門很沒面子,只有你修羅門一依附我絕殺門,這事才能過去。

莫凡哪能不知道他這話的意思,可是這戲份還得做全,自己很無知,是個鄉巴佬。

“大人啊,我們真不知道那盤門是在絕殺門絕殺門的庇護下,不然借我們十個膽子我們也不敢這樣做啊,我一直都很崇拜絕殺門的!”莫凡的表情還是很誇張,旁邊的天亂都是險些笑出來。

這話說出來那絕星很舒心,崇拜我們絕殺門,那就好,那還不乖乖的依附過來,這正是我的目的,可是這小子怎麼不說了?真是個愣青頭,還得自己提點一下啊!

“那好,門主咱們就這樣吧,你對外宣佈依附我絕殺門,那就是門內內鬥,這樣我們都好過些!”絕星說道。

“好啊,沒問題,能夠加入絕殺門那可是我一直的夢想,我願意按照您的吩咐做!”莫凡猛然擡頭,興奮的說道。

絕星很高興,這小子真識相,雖然傻了點,可是能夠滅掉盤門這實力還是不錯的,傻子才更能夠得到控制。

“好,既然門主有這樣的願望,那這樣說來真是太好了!”絕星拉住莫凡說道,就像是在拐騙小孩子一般,不過莫凡在絕星眼中還真是小孩子。

“門主,這樣不行!”旁邊的天亂說話了,這是之前就說好的,讓神行他們其他人幹這事他們都拉不下臉皮,只有天亂有興趣,而且有這個天賦。

“怎麼不行?到底你是門主還是我是門主,我說的算!”莫凡轉過頭霸道的說道。

絕星看到這個現象很高興,內部不和,門主太過於霸道了,這樣的門派真是好控制,很容易當打手,絕星沒有說話,他巴不得他們打起來。

“門主,你忘記前輩的存在了嗎?他纔剛剛離開,我們這樣做真的不好,還是等前輩回來在商量吧!”天亂說道。

“恩?就是,還有前輩呢?”莫凡嘀咕道。

絕星看到這裏,就知道事情有些變化,也是,像這樣一個愣青頭怎麼能當上修羅門的門主,這樣的門派怎麼能夠滅了盤門?背後一定還有什麼強者在支持,這幾個娃子都太年輕了。

“門主,你們說的那個前輩是什麼人?”絕星好奇的問道,這可是關鍵,不然即使這個修羅門依附過來了也沒用,這些都是些閒人。

“大人您請放心,那位前輩對絕殺門也是敬仰的很,絕對不會反對的,不過這事還真的要經過前輩的允許,你看?”莫凡難爲的說道。

“呵呵,沒事,沒事,這事是大事,自然要好好商量一番,你看這樣行不,三天,就三天的時間給你們解決這件事,你看行不?”絕星說道。

這裏的關鍵還是那位前輩,絕對是比盤宏更強的強者,這樣的人才是絕殺門收服的關鍵,這幾個娃子不行。

“太好了,我想三天的時間前輩一定會回來的額,那樣我們就可以進入絕殺門了!”莫凡興奮的說道,臉上的喜悅表情不是假裝的,畢竟多了三天的時間啊,這可真是值得興奮的事情。

“那我們就先告退了,三天後我們會在來的,到時候你們應該已經做出決斷了吧?”絕星說道。

“這是當然的,你請放心!”莫凡打包票說道。

絕星一行人走了,大廳內頓時歡聲笑語,這場戲真是太成功了,這樣簡單的就取得了三天的緩衝時間,三天已經能夠改變好多事情了。

WWW ¸Tтkan ¸℃ O

而且已經在對方眼中留下了愣青頭的印象,這樣他們就不會多麼的重視,那以後前來攻打的強者也不會太強,他們還有更多的時間去應對。

而當絕殺門意識到自己被耍了之時,莫凡他們已經城氣候了,已經不再懼怕他們,到那時候,血殺門也不會費大勁去剷除莫凡他們,那樣他們也會損失嚴重。。 三天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一切都沒有發生什麼意外,除了莫凡他們口中的前輩,可是絕星他們已經再次光臨了。

“修羅門主,你說你那位前輩還沒有回來?”絕星有些不善的說道,他的時間可是很忙的,能夠等那所謂的前輩三天已經是極限了。

“這個,大人啊,我也不想啊,以前前輩從來沒有離開過這麼長時間的,要不,您在等三天?”莫凡笑着說道。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可是莫凡這次悲劇,絕星出拳了,偏偏他還不能躲過去。

“媽的,你小子耍我呢?在等三天,你以爲我很閒啊,誰知道三天後你那前輩回不回來!”絕星暴怒道。

“我知道大人你不閒,現在你就有得忙了,我打!”莫凡出其不意的還了絕星一拳。

絕星沒想到這小子還手,像盤宏那樣的貨色,自己隨便打罵,從來沒有還過口,這小子太猖狂了。

“你們修羅門可以消失了!”絕星一招手,身後幾個人立刻跳了出來,都是二幽的強者,在絕星看來這是足夠了,那盤宏估計就是那所謂的前輩出的手。

“我靠,老子是什麼人都能打的?”莫凡也暴怒了,他的拳頭那是何等的力氣,連金剛都是緊緊與之持平,即使要掩蓋實力,可是這怪力就夠他們受的了。

“我打不死你們!”莫凡很憋屈,自己打不能打的盡興還要裝傻子,可是沒辦法,實力不夠。

碰……

那上來的幾個人竟然在莫凡的這一拳下倒飛而出,着實嚇了絕星一條,這小子好大的力氣,因爲莫凡身上的氣息波動並不強大,所以絕星將這歸於力氣大上。

“別喝他近身戰鬥,他實力不強!”絕星說道,其實衆人也有這樣了想法,只是讓絕星說出來罷了。

幽域那可是強者廝殺的地方,這裏的祕法雖然沒有聖地那樣的強大,可是威力也是不俗,最起碼不是人界可以相比的。

“天火化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