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浪這種態度,引起了雷鳴的不快,讓他生出了一種被小瞧的感覺。

雷鳴從小長到大,還沒有誰敢小瞧他。

「既然你急著求敗,那我就成全你。」

雷鳴通過光靈提交了戰鬥申請。

宣布戰鬥開始的鼓聲響了起來,鼓點急促高亢。

轟!

雷鳴率先動手,對著范浪猛揮雙臂,打出了兩股粗壯的雷柱,冒出了刺眼的白光。

雷電的速度毋庸置疑,這是最強大的能量之一,人們對於雷電有著天然的敬畏之情。

能在招生考核上名列前茅的人,果然不一樣,跟范浪剛才那些對手完全不同,一開始就給他帶來了危險。 不斷的戰鬥,會積累相應的經驗,也會培養出天然的本能。

在雷鳴出手的剎那,范浪立即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頓時提高了警惕,拿出了真本事來應對。

范浪橫起手中的龍焚末日,激發出一條熊熊燃燒的火龍,將他盤繞在內。兩道雷柱轟擊而來,與火龍撞擊在了一起,引發了一場猛烈的大爆炸,雷電與火焰齊飛。

雷鳴張開雙手,持續釋放雷電,兩道雷柱越來越強,直至融為了一體,化作了更為粗壯的雷柱,橫貫大半個擂台。

雖然戰況激烈,電蛇狂舞,但是雷鳴仍能看清楚范浪的情況,發現對方擋住了自己的攻擊,並沒什麼大礙。

雙方有著相當的境界差距,雷鳴今年三十六歲,到了星河境,比起范浪高出兩個大境界。而且雷鳴的實力,要比一般的星河境強很多,屬於那種能夠越級戰鬥的妖孽天才。

這種懸殊的情況之下,范浪仍然抵擋了下來。

「哼,看你能擋下我多少招,我要把你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雷鳴冷哼一聲,同時悍然變招,渾身上下噴涌雷電,整個人沐浴在雷電當中。

一道電光閃過,雷鳴出現在了范浪的頭頂,身形旋轉一圈,手中凝聚出一柄雷電之劍,對著范浪怒斬下去。

快如閃電這個詞用在雷鳴的身上非常恰當,並不是誇大的比喻,而是實際情況。

在雷劍落下的剎那,龍焚末日逆襲而上,捲起一頭怒嘯的火龍,與雷劍撞擊在了一起。

劍刃相交,雷火爆發,兩名驚艷宇宙的天才展開了強強對決。

雙方的身形在爆炸中凝定了一瞬間,看不出明顯的高低之分,大有棋逢對手之勢。畢竟兩人在那場招生考核中不相伯仲,而那場考核的內容是非常公平的,足以體現出兩人的天賦與實力。

范浪沒有完全的硬碰硬,兵者,詭道也,武學也是一樣。

他忽然鬆開了握劍的手,向後猛退一步,身後閃爍琉璃色的光芒,他一步遁入空間通道,傳送到了擂台的角落。

被留在原位的龍焚末日寄宿了不穩定的力量,就好比是一枚炸彈,被范浪遠程引爆。

霸道總裁你好壞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連續七次大爆炸,而雷鳴就身處於爆炸的中心,受到了極其猛烈的衝擊。

雷鳴的身體被炸得破碎開來,卻沒有出現血肉飛濺的情景,他身懷「天雷之體」,身體已經能量化了,整個人就是一團雷電。

這種能量化的形態,與范浪的數字形態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

明明受到了如此猛烈的攻擊,雷鳴卻一臉平靜,根本渾不在意。他那破碎的身體化為了雷電,在擂台上空劈啪作響。

分散的雷電驟然增強,重新凝聚到了一起,化為了妖獸的形狀,搖身一變膨脹萬倍,化作一頭萬丈之高的雷獸。

如果不是擂台足夠大,根本容不下這個大塊頭。

雷獸揚爪飛撲,對著范浪所在的角落攻了過去,這種大範圍的攻勢,根本躲無可躲。

道域·七色蓮華!

范浪臨危釋放道域,周身綻放七彩光芒,化作了一朵彩色的蓮花,每一片花瓣都是獨立空間,將正常的空間維度切割成為若干份。

彩色花瓣映照出了范浪的身影,彷彿鏡面折射,將他的身影折射成為成千上萬個,至於他的真身在何處,根本無從知曉。

我的008男友 雷獸撲擊而來,引發了雷電風暴,電光照耀整個擂台,形成目不能視的強光。

在肆虐的雷電當中,一片片彩色花瓣飄零飛舞,上面殘留著許許多多范浪的身影。

其中幾片花瓣飛到了雷鳴本人身邊。

「劍回!」

范浪一聲令下,龍焚末日應聲而回,飛入了一片花瓣當中,被他一把抓住。

雷鳴電目掃視,鎖定了那片花瓣,甩手出指一點,指尖迸射雷光,將那片花瓣粉碎。

龍焚末日明明進入的是這一片花瓣,而范浪卻握著劍從另一片花瓣當中閃身攻出,對雷鳴展開了奇襲。

龍焚末日斬在了雷鳴的後背上,破開了一道傷口,傷及了他的骨骼。他的骨骼晶瑩如玉,呈現半透明狀,其中涌動著雷電,用雷電來當骨髓。

咔!咔!咔!咔!

驚雷之聲響起,雷鳴的傷口雷電狂涌,對范浪展開了難以逃避的反攻,其中有許多雷電形成了鎖鏈狀,將范浪環環扣住。

「被電的滋味如何?」雷鳴嘴角微揚,似乎冷笑了一下,持續釋放強悍的雷電。

范浪被雷電所包裹,連衣服都被擊破,他冷靜依舊,再一次施展出七彩蓮花道域,融入到了其中,藉此掙脫了雷電的束縛。

兩人的實力不相伯仲,短時間內難分勝負,各自施展出各種各樣的武道手段,簡直目不暇接。

幾十次交鋒過後,兩人乍合乍分,各自佔據了擂台一角,那狂風暴雨的攻勢,突然間平靜下來。兩人遙遙對峙,都在思考著如何能將對方擊敗。

此刻,兩人生出了類似的想法。

「我跟他的實力太接近了,這樣斗下去會沒完沒了的,還是拼一次吧。」

范浪想到了自己的最強底牌之一。

「看來只能用那招了。此戰我一定要贏,考核中落後他一名,這次無論如何我也要扳回一城!」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雷鳴戰意昂揚,雷電化作的頭髮激烈涌動。

這場天才之戰,到了各自亮底牌的決勝時刻。

天才就好比是宇宙中閃耀的明星,到底誰的星光更加璀璨,唯有一較高下!

二十倍——爆發!

范浪動用了這禁忌的力量,身體轟然爆炸,衝擊整個擂台,體表隆起一條條青筋,暴虐的能量在其中洶湧奔騰,周圍的溫度驟然升高,閃爍著灼熱的紅光。

此時的范浪,每一寸血肉都在超負荷爆發,彷彿有著用不完的力量。

再看對面的雷鳴,同樣使用了特殊的手段,他張嘴吐出了一顆電光閃爍的本命星辰,將其握在了手中。

在星河境,本命星辰就是最強的武器。

這顆本命星辰凝聚了雷鳴的畢生功力,將海量的雷電封存在了裡面。

兩人都將勝負堵在了下一擊上,向著對方沖了過去。 范浪催動二十倍爆發的恐怖力量,腳下龍行虎步,沖向了雷鳴,而對方也在向前衝鋒。

在這樣的力量之下,無論施展什麼攻擊手段,都能帶來翻天覆地的結果。

范浪施展出混元劍法,將種種力量混合在一起,令手中的劍身席捲起了能量漩渦。

至於雷鳴也用上了特殊的手段,在范浪的身上凝聚了一個雷電坐標,就好比是把范浪變成了活靶子,就算閉著眼睛,也可以用手中的本命星辰擊中范浪。

勝負就在此刻!

范浪揮劍怒斬,雷鳴丟出手中的本命星辰,雙方的攻擊正面相撞,引發了轟轟烈烈的大爆炸,兩人的身影都淹沒在了爆炸的光芒中,漸漸消失不見。

在這處擂台周圍,有著為數不多的圍觀者,他們這群幸運兒目睹了這一戰的過程,看到了最後那壯絕的一幕,感受到了莫大的震撼,當真有種末日撲面而來的衝擊力。

擂台上硝煙散去,再去尋找交手雙方,已經不見蹤影。

「怎麼回事?剛才到底是誰贏了?」

「還不清楚。」

「真是一場難得一見的激戰,兩個天才新星同台對決,放手一搏,各自使出渾身解數,讓人大開眼界。」

「這兩人的實力簡直逆天,不能用常理揣度,比同境界強出許多。」

「是啊,范浪是道域境,卻比道域境更強大,雷鳴也是如此。」

「范浪身為道域境,就能跟雷鳴打的難解難分,看來還是他的天賦更高,難怪他在考核中排在雷鳴前面。極光學院的考核標準,還是很公平的。」

「快看,結果出來了!」

圍觀者們議論紛紛,忽然將目光投向了同一處。

擂台的上方,顯現出了一些文字,公布了戰鬥結果。

范浪戰雷鳴平局!

這場天才之戰,竟然以平局落幕,誰也沒能贏。最後的那次大碰撞,導致兩人同歸於盡,所以被判定成了平局。

兩人有著境界上的懸殊差距,這個平局的結果,說明境界低的一方更勝一籌,潛力更大。

圍觀者們繼續討論,大多都抱有這個看法。

在這種顯而易見的問題上,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

極光神國境內,這裡不再是虛幻的幻境,而是真真切切的現實。

「平局,竟然是平局!可惡!他一個道域境,怎麼可能跟我打成平局?」

有一名小個子青年豁然睜眼,眼中噴湧出憤怒的雷電,正是剛才跟范浪打成平局的雷鳴。

他並不能接受這個結果,平局對於他而言,就是恥辱。他的初衷是向世人證明自己在實戰方面高於范浪,推翻那個考核排名,結果卻事與願違。

「這一戰便宜他了,在虛幻戰場中,各方面都受到限制,我有很多手段都施展不出來。如果是在現實當中交手,他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雷鳴霍然站起,非常的不甘心,給這場平局找了個理由。

他認為自己有手段沒能盡情施展,所以才會導致這個結果。

殊不知,他的對手也一樣有手段沒法在虛幻戰場中施展,受到了極大的限制。

戰後除了不甘心之外,雷鳴還意識到另外一個問題。

在不久前的考核中,范浪還是玄神境界,現在卻可以靈活施展出各種道域,證明已經跨入了道域境,而且擁有了多種道域,有了巨大的進步。

這個進步速度實在是有點驚人,連雷鳴這樣的天才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稱之為一日千里絲毫不過分!

「范浪,你等著,我們還會有交手的機會的!」雷鳴握緊拳頭,指縫當中溢出道道電光。

……

宇宙中的另一個角落裡,一艘小型星舟正在風風火火的趕路。

范浪身處於船長室內,睜開了雙眼,眉頭擰成了疙瘩。

「跟他打成了平局,害我的連勝記錄斷開了,一切又要從頭再來。」

范浪略感鬱悶。

虛幻戰場的連勝規則非常苛刻,哪怕是平局也會中止。

之前戰鬥贏得的積分會保留下來,只是記錄又要重新打了。

比起那些幾百場,幾千場的連勝記錄,范浪這點連勝記錄還不算什麼,重新打就重新打好了。

星舟繼續飛往超距傳送陣,范浪繼續在虛幻戰場中廝殺,他接下來遇到的都是新的對手,雷鳴並沒有再次出現。

范浪不斷戰鬥,不斷獲得九倍的經驗值,在航行途中升了一級。

【玩家等級提升為道域境1級,玄力+105000,生命值+105000,防禦力+105000,速度+105000。】

【玩家的道域數量+9。】

別的道域境武神每提升一次,只能增加一個道域數量,而范浪一次能增加九個。

這個數量指的是「空位」,多一個空位,就可以多修鍊出一個道域,空位當然多多益善。

范浪有這麼多的空位,可以用各種強大的道域填滿,根據需要靈活運用。

照這樣發展下去,等他衝擊到道域境巔峰的時候,能擁有足足九十個空位!

這個數量絕對恐怖!

范浪的作弊還有可挖掘的潛力,現在是九倍,以後還會提升更多,系統的潛力就是他的潛力!

……

宇宙中風光無限,有著各種各樣的奇景。

星舟半路上遇到了一朵美麗的藍色星雲,看上去好似極光,璀璨奪目,如夢似幻。

這種宇宙奇景,更好跟星雲盟的名字相吻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