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你媽!你們拎着刀上門找我兒子,這事能跟我沒關係嗎!”朱父見對方閃躲,毫不猶豫的拎起爐鉤子,再度向青年刨了過去。

“噗嗤!”

隨着爐鉤子凌空而至,一個青年的肩頭瞬間被刺透,爐鉤子的尖端,直接卡在了青年的骨頭縫裏。

“哎呀我艹你媽的!”另外一名青年看見同伴挨幹了,十分粗暴的掄起手裏的鋼刀,對着朱父的頭上就是一下。

“噗嗤!”

朱父被一刀砍在頭上,身體一個趔趄,腦瓜子嘩嘩淌血的倒在了地上。

“給臉不要的東西!給我剁了他!”那個捱了朱父一下的青年,左肩上鑲着一根爐鉤子,右手拎着刀,開始不斷的往下落。

“老頭子!”原本還準備找手機報警的朱母看見老伴兒倒在了血泊當中,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對着幾個持刀的小夥子衝上去,開始臉打帶撓,完全視對方手裏的刀爲無物。

“撕拉!”

拉扯當中,一個青年臉上的口罩瞬間被撤掉,露出了本來面目。

“我他媽的……!”青年見朱母扯掉了自己的口罩,情急之下,不管不顧的就是一刀掄了上去。

“噗嗤!”

在生活當中沒有任何與他人發生口角經驗的朱母,在看見刀划過來的時候,並未閃躲,而是當場僵滯,隨即被青年一刀砍在脖子上,動脈破裂之下,一股血線在心臟泵壓的加持下,噴出兩米多遠,將發黴的牆壁染紅。

“我你媽……!”青年看見朱母捱了這一刀,再次一愣,因爲根據他多年來鬥毆的經驗,別人面對這一刀,是肯定要閃躲的,但是他卻沒想到,朱超的母親居然選擇了站在原地沒動。

“操!”幾人後方,那個端着私改獵的青年看見朱母倒地,咬着牙罵了一句,隨後一步上前,用隨身的大卡簧,對着朱父就開捅。

“噗嗤!”

“噗嗤!”

“噗嗤!”

三刀過後,朱父的身軀開始抽搐,胸前三個血窟窿噴出來的血液,已經染紅了這人的前衣襟,而此人對着朱父連捅三刀後,也隨即起身,看着那個肩膀捱了一下的青年:“好好看看,你的血有沒有流到地上!”

“咱們過來,不是說好追問朱超的下落嗎,你怎麼還殺人了呢?”青年看着帶隊人,一臉駭然。

“咱們都他媽露臉了!不把人整死,更他媽廢!你身上有傷,抓緊出去,別把血滴在現場,連帶這根爐鉤子一起拿走,你們倆也別愣着,屋裏的東西抓緊翻找一下,值錢的全拿走!做個搶劫殺人的現場!”帶隊人把私改獵往腰帶上一別,就開始帶着染血的白手套,滿屋翻找了起來。

大約三分鐘後,四個青年沿着壓根沒有監控的道路一陣狂奔,很快跑到了一臺停在街邊的麪包車內,開始換着提前準備好的新衣服,帶隊人也用一個從來沒使用過的不記名SIM卡,撥通了老卡那邊的一個新號碼。

“喂?”老卡的聲音隨即傳出。

“卡哥,我這邊失手了,消息沒掏出來,朱超的爹媽都沒了!”帶隊人語氣沒什麼波動的開口。

“你說什麼?人死了?”老卡沉聲問道。

“我手裏的人,身上都有事,而且有一個人露了臉,我如果不下死手,容易給你帶來麻煩! 餘生且向晚 現場我處理過,是按照搶劫殺人做的,沒留下線索!而且他們那個地方挺偏僻,短期內不會有人發現這件事!”帶隊人語速很快的解釋了一句。

“算了,死就死了吧,你們抓緊換個安全的地方待命!”老卡也沒有過多計較。

“他爹媽這條線斷了,你想怎麼找人啊?”帶隊人啓開一罐紅牛問道。

“我有我的辦法,你別管了,等消息就行!”

“妥!”

帶隊人聞言,將麪包車啓動,緩緩消失在了茫茫夜色當中。

……

另外一邊,正駕駛着一臺奔馳S350在街道上疾馳的老卡聽說朱超的父母死了,煩躁點燃了一支菸,隨後把車停在了一家商務諮詢公司門前,而這家公司,實際上就是一個幫各種公司調查對手商業信息的私家偵探事務所,如果價錢合適的話,也會接一些私人的活。

老卡把車停在樓下後,輕車熟路的上樓,推開了一間辦公室。

“來了,卡哥!”屋內一個二十四五歲左右,正在吃泡麪的青年看見老卡進門,笑着打了個招呼,這個青年髮際線後移的很嚴重,一看就是經常熬夜,並且從事腦力勞動的人。

“有個事挺急的,我需要你幫忙!”老卡此時並沒有什麼心情跟青年繞彎子,直言開口。

“啥事啊?”青年放下泡麪,拿起桌上的眼鏡戴好。

“想讓你幫我查個人,但我只有對方的電話號,而且關機了!”老卡把寫着朱超電話號碼的紙條放在了桌子上:“能查嗎?”

“關機了?那顆不太好整,因爲手機定位方式分爲GPS、網絡定位、基站定位與非常罕見的超聲波定位,手機關機後,GPS、網絡、基站都不服務,所以是不能定位的……”青年眨巴着眼睛給老卡介紹道。

“沒戲?”老卡蹙眉。

“換做別人,面對這種情況可能沒戲了,但是以我的技術,手機在正常關機,而且內部通電的情況下,還是可以試一試的!”青年很自信的開口。

“我這邊挺急的,你別跟我繞彎子,抓緊!”老卡聽說有戲,急不可耐的催促道。

“我只能試試,但不能保證百分百成功,如果對方的手機是因爲沒電關機的,或者進水了、以及把卡拆了等情況,那我就束手無策了!”青年說話間,也開始在電腦上輸入着朱超的手機號,但並沒有定位號碼,而是通過這個號碼,查找着關聯過的APP,同時也開始通過這些APP的漏洞,不斷給朱超的手機號碼發送驗證消息,通過這種方式進行着GPS的遠程定位試探。

“需要多久啊?”老卡見青年噼裏啪啦的敲打着鍵盤,抻頭問了一句。

“不知道,我得先看他用過哪些容易攻擊的APP,同時還得確定這個APP是不是在他的手機裏存着,所以很耗費時間!”青年目不斜視的迴應道。

“還有泡麪嗎,給我整一碗!”老卡發現這個事一時半會的似乎沒辦法解決,只好耐着性子等待了起來。

……

同一時刻,市郊一家不需要身份登記,每人一天二百塊錢就能管吃管住的農家樂民宿內,林健和朱超二人,以及王嵐母子,正聚在一起交談着。

“我想好了,今天晚上,我就去找趙磊要錢,估計這個過程會很麻煩,在這期間,你就帶着慕博聞在這消停住着,想吃什麼、想喝什麼,就讓服務員給你送到房間來,千萬別出去,等我拿到錢之後,咱們就走!”林健看着王嵐,語氣認真的開口。

“林建,我求你了,你別作了,行嗎?”王嵐聽見這話,急的眼圈發紅:“你太不瞭解趙磊了,他這個人……”

“我他媽說了八百遍了,讓你別說喪氣話,你是聽不懂嗎,啊?!”林健此刻也是高度緊張,所以異常憤怒的對着王嵐吼了一句,果然把王嵐吼的不敢吱聲了。

“超子,走了!”林健語罷,帶着朱超就要出門。

“林健,你是不是想扔下我?”王嵐看着林健的背影,掉着眼淚問道。

“我他媽要是想扔下你,早就帶着這二百萬跑了,還用跟你拖到現在嗎!你放心,我林健雖然沒出息,而且這幾年也沒少花你的錢,但我最起碼不是騙子,我這個人沒什麼骨氣,但是既然說了帶你走,肯定就能做到!”林健頓了一下,指着桌上的檔案袋開口道:“記住我的話,這份東西一定得保管好,我的命和咱們的未來,就寄託在這東西上了,懂嗎?”

“你放心,我明白!”王嵐得到林健的承諾之後,重重點頭。

“別害怕,也別他媽瞎想,傻娘們!”林健咧嘴一笑,推門離開了房間,這麼多年以來,始終在靠着舔老孃們生活的林健,在今天卻忽然發現,原來自己也有硬氣的時候。

林健出門之後,跟朱超兩人一起坐在了一臺摩托車邊上,這臺車,是他剛剛花了三千塊錢,從民宿老闆手裏買的。

“健哥,去哪啊?”朱超跨在摩托車上,側目問道。

“別急,我先打個電話!”林健擺擺手,翻找了一下電話本,用卡2的新SIM卡,撥通了存着“趙”這個字的電話號碼。

“哪位?”不到五秒鐘的功夫,趙磊的聲音傳來。

“呵呵,你好啊,趙總!”林建聽着趙磊的聲音,壓低嗓音打了個招呼。

“你誰啊?”趙磊繼續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裏有什麼東西……八月十五,中秋節,興煦設備公司基礎建設,耗費電纜十五千米,出貨方,騰遙機電廠,差價三百一十五萬……趙總,我沒記錯吧?”林健把慕維明那個賬本當中,第一條的信息背了一遍。

“……你想要什麼?”趙磊在電話那端沉默數秒後,聲音不見喜怒,也沒有任何波瀾的問道。 「那又怎樣?」閻昔瞳嗤笑一聲問道,他圍著裴垣轉了一圈:「你別以為區區一顆天珠就能駕御得了我,從前我不把你們放在眼裡,現在也一樣!」

「別……別吵了……和氣生財,和氣生財!」見眾人都是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衛恬連忙站到中間緩和氣氛。

他聽到這些東西也有些受不了,換做是他自己恐怕也要鬱悶一陣子,好端端的,怎麼就變成了人人得而誅之的惡魔呢?

「眼下要夜峻臣鳳鸞退兵其實很簡單,只要交出崆峒鏡就好了!乾脆這樣,我們呢做個假的給他不就完事了嗎?」衛恬討好般的看向其他人:「你們說呢?」

「對啊,我們做個假的!」扁扁興奮的叫起來。

裴垣卻搖了搖頭:「治標不治本,即便給了夜峻臣他們,事實卻無法改變!」

柳池上前一步,緊張問道:「你算到到了什麼?」

裴垣憐憫的看了他一眼:「天下打亂,禍於一人!」

「可我們就她一個公主哇!」扁扁忍不住哭起來,如果要他殺了公主,那不如把他也一起殺了好。

魏長怡大驚失色,怪不得閻昔瞳要把她帶走,原來……原來巫族人是為了殺她。

下意識的,扁扁、閻昔瞳、衛恬同時擋在了她的面前。

閻昔瞳一語不發,臉上卻透出濃濃的殺意。

「各位神仙,大爺,有話好好說嘛,幹嘛非要搞的這麼嚴肅不可?事情總有解決的辦法吧!」衛恬諂媚道。

扁扁哭紅了一雙眼:「裴垣叔叔,你就想想辦法吧!」

裴垣並非鐵石心腸,當初跟安長亭那麼不和,甚至想過要殺她,最後還不是耗盡心血的為她撰寫一部曠世奇書,保她一生平安?

柳池從他眉眼流露的掙扎看到了希望,他上前一步:「裴垣,千軍萬馬我來擋!」

「你會後悔的!」

閻昔瞳深吸一口氣,放下高高在上的身段:「算我一個!」

扁扁自告奮勇的夾在三人中間:「我也要!」

其他巫族人見狀,統統上前:「我們一起誓死保衛公主!」

眾志成城,沒有一點轉圜的餘地。

裴垣悲哀的看著大家,難道說,這就是命嗎?

「你們可知公主是什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茫然的樣子。

「她是什麼?妖怪?」衛恬發現自己的心理素質已經高到,就算裴垣說魏長怡是只蛇精,他也能坦然接受的地步。

「她本名叫雍和。」

雍和,上古恐慌之神,但凡它一出現必伴有大災。

千年之前,巫族被上天選中,奉命看守雍和,為了消除大家對雍和的懼怕,巫族聖女皇后將邪物載入腹中,當作孩子一樣的生下來,本想著利用這層血緣關係羈絆住她,沒想到……驁影太子為了使妹妹開心,得罪了世間皇帝,差點被滅族。

千鈞一髮之際,尊皇原本想殺了雍和,可又怕雍和轉世輪迴,若是巫族不在,誰又能看的住?

Ps:多謝大家的長評,今天我就多更新幾章。 林健站在民宿門前,在聽見趙磊問他想要什麼的那一瞬間,心中就已經篤定,自己手裏的東西,確實足以讓對方忌憚,而趙磊這一開口,自己的計劃,至少已經成功了一半,於是繼續笑道:“趙總,我這個人,就是個平頭小老百姓,對於你們這些商界的糾紛,沒什麼太大的興趣,所以對於我來說,能穩穩當當的賺點錢,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我就知足了,咱們素昧平生,我不想坑你,也不想害你,我只要錢!”

“多少?”趙磊的語氣嚴肅無比。

“三千萬!”林健毫不猶豫的開口,李紅亮那邊出事,就讓他損失了三千萬的利益,而他在聽王嵐說趙磊賺的比慕維明還多的時候,就已經萌生出了讓趙磊彌補這個損失的念頭。

“哥們,三千萬堆在一起是什麼樣子,我相信你肯定沒見過吧!這麼多錢,我不可能給你,而且你手裏的東西,也不值這個價!”趙磊頓了一下,不等林健反駁,便繼續開口道:“一千萬,我給你現金!”

“嘖!”

林健聞言,嘬了下牙花子沒吱聲,而且這個數額,確實也跟他的心理預期有些偏差,林健是個吃軟飯的,但不是個大騙子,所以他答應朱超的三百萬,壓根就沒想過食言,而剩下的七百萬,明顯跟他規劃當中三千萬的生活有着很大差別。

“你既然能給我打電話,想必應該知道我的身份,更應該知道你手裏那份東西的分量,你想消消停停的過日子,我也想安安穩穩的做生意,所以咱們誰都別爲難誰,一千萬現金我給你,而且能讓你全須全尾的把錢拿走,如果你真想獅子大開口,這份東西我完全可以不要,至於你以後會過什麼日子,我相信你心裏應該也有數!”趙磊語氣平和,若有其事的說了一句,雖然他對於這份黑材料的需求無比迫切,但是憑他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多年磨鍊出來的氣場,絕對是林健不能比擬的。

“一千萬現金,你真能給我?”林健仔細琢磨了一下,選擇了妥協,畢竟趙磊說的沒錯,他賺錢,是爲了過更好的生活,而不是爲了惹怒這些江湖人士的,否則真要是鬧起來,他絕對承擔不了這種後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