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身簡陋,上面有破洞的漁網,和一些麻袋,而上面,卻是乾燥沒有任何水漬。

在剛來這裡,卓冰就看到了,顯然,她約關青梅見面的事情,被人盯上了。

卓冰的行為卻是反常,關青梅不解,到最後竟然只得了一個口型,卻並沒有聽到名字。

口型緩慢,做給關青梅看,明眸皓齒,卓冰眨眼,隨後笑道。

「這只是一個開始而已,若是你想知道更多,希望你用心去看,而不要光憑眼睛看到的,隨後不切實際的猜測。」

說完,卓冰轉身,發動龜蝸訣,腳步下頓,她又突然停下,微微轉頭,卻不看關青梅,而是戲謔般的自言自語道。

「那樣的話,只會顯得你愚蠢至極!」

龜蝸訣發動,卓冰身形快速往前,當關青梅發覺被她挖苦之時,也只能看到卓冰的背影了。

「可惡!」

關青梅對著卓冰的背影咆哮了一聲,拳頭握緊,無奈,卓冰已經走遠,她無法做什麼。

細細想想之前的口型,關青梅肯定,那個人的名字是三個字,有些印象,但是不清楚。

當她轉身過去時,正見那閑置的漁船輕微的蕩漾了一下,似有若無的一眼,關青梅終於知道先前卓冰這麼做的含義。

「哼–」

輕哼了一聲,關青梅轉身,心中已經有了定義,顯然,她是被人盯上了。

她沒有做什麼,而是雲淡風輕的回去了。

留著船上的那個人,或許,還能夠得到更多的訊息。

卓冰突然的話,確實是給了她心靈極大的衝擊,最近她一直心神不寧,總覺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這樣的感覺持續了幾天,直到剛才卓冰找到她。

奇怪的是,當得知自己身邊有人要暗害自己之後,她的心居然慢慢平靜了下來。

關青梅走著,本想回去城主府,最終猶豫了一下,轉身回了關家。

她最信任的就是關青衫,如此想,那個人應該是和關青衫有關係的。

這樣想,她似乎能確定目標大致範圍。 卓冰的話,自然不是空穴來風,既然她都這樣說了,加上自己最近感覺非常的不好,關青梅對這件事情,可是前所未有的上心。

本想回去城主府的她,想到洛庭近日不會現身,想了想,她最終回了關家。

城主府的人,沒有一個人值得她去信任,連基本與她一起,看似非常親密的杜伶都不值得她在乎。

要不是杜伶是破雲宗宗主游雲夢在乎的女兒,且杜伶的母親還和大靈國的王室有些關係,加上關青梅有意讓關家和破雲宗搭上關係。

就是怕有一天洛庭開始對付關家了,關家能夠得到破雲宗的支持,至少,要保證在那個時候,破雲宗不搗亂。

但是世事變化無常,關青梅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故此,遇到卓冰說得這些奇怪的話語,更是讓她不得安寧。

河道之中閑置的漁船,在關青梅離開了許久之後,那個蒙面人才從漁船之中出來。

抬頭看了看天色,查探了一番,確定沒有人之後,這才一躍上了岸上,隨後消失在了原地。

總裁太冷漠 離開之時,他望了望關青梅離開的方位,心中冷哼了一聲,暗自罵道。

「賤人,果然你是和別人勾結的,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翻臉無情了!」

心中的聲音蒼老而冷漠,仿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若是易化禾在此,自然知道這人是誰。

若是這人將這漆黑的斗笠摘下,只怕關青梅也不會想到是他!

既然易化禾已經有了對策,他自然不能夠讓關青梅壞了好事,能夠利用的事情,他自然是要利用的。

落城三首相爭,他步步為營,想成為最後的贏家。

直到那人走遠之後,極遠之處的一株爬藤植物扭動了一下枝幹,隨後一陣青色煙塵起,內里出現了一個是身著深色束腰裙,手中握著一截青藤的女子。

這人正好是蕭春,當她將自己身形斂藏起來之後,連卓冰和華青都不容易發現她的存在。

關於這件事情,卓冰和華青可是經過了許久的驗證的。

當然,這件事情的前提是,在這周圍,必須有茂密的樹木,最好是青藤,並且還不易被人發現。

在卓冰約出關青梅之前,蕭春就已經在原地等待著了,她等了很久,直到一艘漁船被人不易察覺的操作著,似乎是自覺飄蕩到著周圍。

那時,蕭春便知道這事情果然如卓冰所料。

但是,她不知道那裡面是誰。

蕭春本體是青藤,一旦與自然青藤融為一體,就很難被人發覺,時間越久,她就越是與那青藤默契融合。

以至於等那人走遠了很久之後,她才能夠真正從那自然青藤之中剝離出來。

懶散的伸腰,蕭春回眸,輕輕在那青藤之上一點,那青藤瞬間枯萎,隨後消失不見,連她最終存有的氣息也消散了。

「那人我還真沒見過呢,如此神秘,只怕不是一般人。」

蕭春往那邊看了看,發現那斗笠之人與關青梅同行了一條道路。

這條河道,有三條大路,分別通往三個地方。

其中一個是城主府,一個是關家,還有一個便是一個小村莊,那裡的人依靠著這河道以捕魚為生。

而河道的前面,便是一座大山,基本被樹木遮擋了陽光。

兩人離開的方位一致,就算是如此,蕭春也不知道他們是否目的地一樣。

畢竟,她不能輕易的追蹤而去,若是暴露前功盡棄。

休憩了小會兒,又是一陣青煙閃過,瞬間將蕭春縈繞其中,片刻之後,青煙消散,而蕭春,也消失在了其中。

一縷青煙獨自往天空飄蕩,極遠之處的山巒上,卓冰綉帕掩嘴,料想事情已經完成,於是連忙發動龜蝸訣,從山巒之上往下而去。

這是兩人信號,實際上卓冰並沒有離開這裡,而是在一處僻靜之地等待著蕭春帶來的消息。

兩人最終在一棵大樹下相遇,蕭春將所見和猜測的告訴了卓冰,卓冰心中有了個大概,但是卻沒有能夠具體到誰。

顯然,能夠在第一時間得到卓冰約見關青梅的消息,必然是一位非常厲害的人物,至少,一直暗地裡注視著關青梅的一舉一動。

當蕭春提議是否要追尋過去的時候,被卓冰攔下了。

想了想,卓冰肯定的笑道,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在離開之前,我已經對關青梅示意,本來我與她私下見面,是臨時決定的事情。如此,她便有了查詢著力方向,這件事情勿需我們操心。」

蕭春不解,對人情世故並不清楚,還是很擔心,於是便問道。

「既然關青梅確定被人盯上,那麼萬一那人要對她不利怎麼辦?若是她折了,便失去了作為前輩有利棋子的作用。」

「呵–」

卓冰笑了笑,輕輕擺手,兩人往回走,一面走她一面解釋道。

「在前輩那裡,關青梅是棋子,換一個角度想,她在那個監視的那個人眼裡,也一定是棋子。」

說著她頓了頓,又繼續道:「如此,關青梅應該知道怎麼做,要知道,在關胥不在的日子裡,都是她撐起了整個關家。」

「聽你這麼說,看樣子那個關青梅很厲害。」

蕭春眯起丹鳳眼,倒是很好奇。

卓冰默默點頭,接話道:「可不是。」

陽光落下來,卻怎麼也溫暖不了再次失去在乎的人的心情,正是因為這樣,卓冰才需要不停的做事,才能夠不那麼想起官天不會再回來的事情。

心中這麼想,她便對蕭春說起了關青梅的事情,蕭春聽著,突然覺得,關青梅其實很可憐。

許你一世平安 為了關家,為了關胥和關青梅的未來,犧牲了自己的幸福。

其實卓冰何嘗不是這麼想,若不是有著這樣的心情,她也不會來提醒關青梅。

畢竟說到底,她們的目的並不相同,在某些地方,她們還是敵人。

聽完這些,蕭春感嘆道:「若是她也能和我們一起多好,至少,不會是權利的犧牲品。」

同為女子,蕭春還是覺得有些可惜和心疼。

「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當初我也是用心勸誡過她,但是沒有辦法,她肩上的擔子太重了。」

卓冰凝眉,繼續道:「作為親人,我同情心疼她,但是作為對手,我覺得她這也是咎由自取。當初她是有選擇的,但是因為她的性格,而毀掉了她的整個人生。」

「城主應該待她好吧,看她那錦衣華服的模樣,應該過得還不錯。」

蕭春也唏噓,她是局外人,自然不好評論什麼。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洛庭有三位名義上的夫人,大夫人杜伶,破雲宗宗主最心愛的女兒。二夫人宋雅,具體來歷不清楚,但是據說是洛庭的軍師,是他最信任的人。但是宋雅的真實面目,似乎還沒有人看到過,但是關於她的傳說,倒是真的。」

卓冰回眸看了看蕭春,蕭春將遮擋在前方的樹枝輕輕撥開,隨後才苦笑道:「果然是有勢力,妻妾許多啊。」

「而三夫人就是關青梅,兩人相差二十歲,洛庭和關胥年紀差不多。你想,若是讓你嫁給一個跟你父親一般年紀的人,你會覺得開心幸福嗎?」

「這些我都不太懂。」

蕭春撓頭,難得的紅了臉頰。

神花宮宮主嚴禁她們對男人動情,加上她們本就不是人類,自然對男女之情不了解。

一直以來,卓冰也在猜測蕭春寒夏的來歷,開始還是懷疑她們的,怕對官天不利,但是看到後來兩姐妹從來都沒有做過對官天不利的事情,她這才放心了些。

官天不在意她們的來歷,她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兩姐妹一直在幫助官天,這讓卓冰對她們充滿了感激之情。

要知道現在的落城局勢,能夠真正對他們這些被關家趕出來的人真心,已經是極少數了。

見她似乎是真不懂,卓冰輕笑,繼續道。

「關青梅的性子,從來都不會對別人暴露出自己的真心和脆弱。別看她那個樣子,實際上,可能真的過得很煎熬。」

「聽你的意思,看樣子你是想幫她?」

蕭春隨口問道,卓冰默默點頭,踏著地上的陽光往前去,慢慢道。

「她看似桀驁不馴的樣子,實際上非常脆弱。這麼多年,她也沒有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倒是關青衫,多得指頭都數不過來了。」

「先前在本公子進入北翼山脈之前,她還和杜伶聯合起來,與本公子作對呢。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顏容跟我們說起了之前的事情。」

說起本公子,蕭春恍然間,又急切問道。

「說起來,前輩說了這幾天就會醫治好本公子,怎麼沒有了消息了?」

蕭春寒夏口中的「本公子」,卓冰自然知道是誰,突然又被提起,卓冰心中一陣刺痛。

呼吸又開始急促起來,蕭春見此,忙將其攙扶在旁邊的大石頭上坐下,心中擔憂不已。

「沒事吧,看樣子你的病症又開始複發了。」

對於卓冰一直以來的病症,蕭春束手無策,只能站在她身邊,卻做不了什麼。

卓冰呼吸急促,不消片刻,臉頰上便是香汗淋漓,蕭春忙拿出綉帕替她擦拭,心中著急得很。

官天不在,這些人可不能再出問題了。

調息了小會兒,卓冰輕輕擺手,示意自己沒事,隨後在蕭春的攙扶下站起來,指了指前方,輕聲道。

「我們快回吧,楊羽前輩說過,今晚需要我們幫助。」

「好。」

蕭春點頭,果然話題一轉,蕭春便忘記了。

實際上她不是忘記了,而是隱隱約約的覺得似乎是出了什麼事情,見卓冰這個樣子,也不好追問,最終將疑惑放在了心裡。

局勢在一點點變化,雖然與她們無關,但是她還是想做些什麼。

卓冰與蕭春往與關青梅相反的方向走去,繞了一圈,最終回到了秀兒客棧。

那裡,楊羽已經在等候,同時,華青也在旁邊,但是看起來沒有之前那麼有活力。

簡單的將先前的事情稟告給華青之後,華青便開始分配起晚上的任務。

落城的局勢,將要在今晚被華青操縱著打破。

只差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了!

華青本來是想繼續療傷的,但是事關重大,也顧不上許多,讓楊羽帶著自己來了秀兒客棧。

秀兒客棧是能夠相信的,所以他們決定,聯絡的地點就在秀兒客棧,同時,今晚的事情由他們幾人親自完成,連宋傲和向中貫都沒有通知。

事情重大,華青一直不能夠完全相信宋傲和向中貫,怕事情不受控制,自然不會大意。

安排完畢,華青便回了房間休息,楊羽與卓冰一起從後門出去,留下寒夏,照顧華青。

而蕭春,則被安排進了關家,時刻關注關青梅的動向,當然,不能讓關青梅發現。

她那完美的斂藏之術,不容易被人發現,同時,還要盡量查清那斗笠之人。

這也是她最好奇的地方,可以說是自告奮勇要去關家,而且,她還對關青梅起了好奇之心。

說到底,卓冰還是心疼關青梅,也怕那個斗笠之人出手,將關青梅殺害。

她覺得,關青梅還是有救的,所以她想試試,這一點,華青沒有反對,畢竟在卓冰眼裡,最重要的就是親人。

而卓冰已經失去了官天,徹底的失去,華青想著,若是讓她能夠轉移一下視線,也是好的。

華青躺在榻上,無法入眠,連氣息都是亂的,心中紛亂得很,始終理不清頭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