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了舔嘴唇,又一個男子開口了,黑髮如瀑,披散身後,整個人充滿了一種野性「諸位,我看啊,這兩個傢伙是徹底的慫包了!雕無雙,我們知道你是獸盟的一員,那麼你旁邊這個呢,是不是也是?哎,真是可悲啊,獸盟據說名頭很大啊,怎麼會全部是一群廢物呢?南來的,北往的,大家停下來看一看啊,看一看所謂的超然大勢力,獸盟,何等的丟人現眼!不是說每一個獸盟成員都是天之驕子么,怎麼是這個慫樣?」

「哈哈哈…..太丟人了!我一根指頭就可以碾死他們兩個!」

「可敢一戰?」一個渾身繚繞在黑霧之中的天才開口,帶著一種自負,還有一種孤傲。

「獸盟,太垃圾了!」 蜜寵甜婚:軍少,你好棒 一個年輕人開口,整個人帶動著恐怖滔天的氣焰,如同沐浴神輝之中的無上王者一般,不可直視。

一群天才明顯心懷不軌,一個個言語毒辣,字字誅心,圍繞著諸葛龐與雕無雙進行污衊與挑釁。不過不得不說,他們強大而可怕,一個個聳立在那裡,如同一座座不可攀登的高峰,讓人心顫。這群人,正是來自於四大主宰麾下勢力的天才,同樣接受主宰的調教,每一個幾乎都有傲視同代人的資格,都是天之驕子。即便是如此,雕無雙能夠獨自一人擊斃了三人而只是重創本源,已然算是十分了不起了。

經過他們這麼一鬧,頓時整個街道之上熱鬧非凡,許多強者都匯聚了過來,各種勢力都有,一個個議論紛紛,許多更是故意哈哈大笑,想要看好戲。沐血巨城之中是禁止戰鬥的,這裡有可怕至極的禁止,一旦動手,會受到可怕的攻擊。不過,若是雙方仇怨深重,可以在對戰場選擇生死戰鬥。

「一群恬不知恥的東西!」

臉色鐵青,雕無雙肺都快氣炸了,這一群天才太可惡了,如此羞辱自己與獸盟,簡直不可饒恕!在雕無雙心中,獸盟,這兩個字最是神聖,絕對不容褻瀆玷污,眾人的話語簡直是比抽皮扒筋還要令他憤怒!對於這群人的底細,雕無雙其實也知曉了七八分,因為都是與獸盟比較敵對的大勢力,有主宰存在。不過,一般這些勢力都不敢如此囂張,因為獸盟最是護短,而且有兩尊主宰,高高在上,如今這般的挑釁,有些古怪。

「一定要殺死這群畜生!即便我耗干本源,也不能輕饒他們!」

即便猜測出這群人激怒自己有些其他意圖,雕無雙還是忍不住暴怒了,這群人的話語太惡毒了,字字誅心,超越了他心裡承受的底線。

「一群畜生,老子便是獸盟的,今日取你等狗命!有種去對戰場,生死約戰!」

此刻,諸葛大當家再也忍不住了,整個人都快氣瘋了,他發出了大吼,聲如雷震。

「諸葛兄弟…….」雕無雙看向諸葛龐,想要阻攔。

雖然心中暴怒,可雕無雙也不得不承認,這一群人都格外的強大與可怕,自己與諸葛龐兩個人,對方卻有二十幾個,只怕要吃大虧啊!不過,他想要勸解諸葛龐收回約戰,卻又怎麼也說不出口,因為他也怒不可遏,想要死戰。

微微一笑,諸葛龐看向雕無雙,沒有開口,只是堅定的點點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哈哈哈…..兩個獸盟的成員,竟然真的敢約戰!諸位,我們一起前往對戰場!」

「我都迫不及待了,要捏爆這兩個廢物的腦袋了!」

眼見諸葛龐竟然大吼著答應了下來,在場這二十多尊氣息恐怖的天才大笑,那姿態,似乎諸葛龐與雕無雙,已然是必死無疑了!

「咻!咻!咻!咻!……..」

答應了約戰,諸葛龐心中憋著一股怒火,也懶得理睬這群人,與雕無雙率先沖向了對戰場,而那二十多名天才也如影隨形,沖了過去,一個個如同追逐獵物的獵犬一般。當然,這麼大的熱鬧,涉及高高在上的獸盟,甚至還要其餘的一些大勢力,自然引起了街道之上無數強者的興趣,許多都跟隨而來,甚至還有不少強者開始四散消息……

「快,快前往對戰場,獸盟的兩個天才要與二十多名大勢力天才對決!嚴重懷疑,那二十多名天才,來自於有主宰的大勢力!」

「廢話,敢於招惹獸盟,沒有主宰坐鎮的勢力哪個有這種膽量?有大熱鬧了啊!哈哈哈……..」

「快!快!快!速速前往!」

很快,關於雙方約戰的訊息,以可怕的速度傳遞開來,頓時掀起了很大的浪潮!

沐血巨城,每日里有億萬萬強者存在其中,而對戰場一直是一個十分熱鬧的地方,甚至還興起了賭鬥等等一系列產業,尤其是獸盟天才對戰的消息傳遞開來,更是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無數強者開始蜂擁而至,要一飽眼福。

心中怒火滔天,諸葛龐與雕無雙很快趕到了對戰場,而隨之,那二十多名天才也很快趕來了,進行對戰,一切都很順利,在各自報出了自己的所屬勢力后,這一場驚世大決戰,即將展開了!

二十七名天才,分別來自於四處超級大勢力,每一個都是混沌源地的禁區,因為有高高在上的主宰存在,這一結果也震驚了無數強者,總算明白了,為何這二十幾名天才這般囂張了,竟然敢挑釁獸盟這個可怕的勢力。從始到終,諸葛龐都保持一種憤怒而蔑視的姿態,因為那二十幾名天才,給他的感覺還不如自稱瘋魔的帝俊,可是,在某一個自稱也是這四大勢力的大漢也報名約戰之後,他心中一凜,生出了一種強烈的危機感!

永恆界,界王是絕對不可能降臨的,主宰也是如此,按理說,實力低於界王,諸葛龐感覺自己絕對可以橫掃無忌,可是這個大漢竟然給他一種極其凜冽的危機感,這不由得令他心驚。不過,既然答應了約戰,此刻既然不能反悔了,而且遇到這麼一個生出危機感的對手,也令他心中戰火沸騰,殺意滔滔。

「雕兄弟,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了,你在下面為我助威便可!」

環顧四周,諸葛龐愕然的發現,竟然最起碼有數百萬人觀戰,他自己也吃了一驚,這種場面,很是壯觀啊!不過,想一想他又釋然了,整個沐血永恆界,擁有的強者有多少,簡直是多不勝數,保守估計也有百億數量了。

臉色凝重,雕無雙開口道「諸葛兄弟,這樣,我們兄弟輪流戰鬥,這群畜生都很是不弱,你不能小覷!」

微微一笑,諸葛龐擺了擺手手道「雕兄弟,你只需要在這備戰區等候即可,且看我如何打爆他們所有人!」

「鐺……」

就在這時,一聲洪亮無比的鐘聲敲響,預示著戰鬥的開始。

「咻!」

身形一閃,諸葛龐瞬息落在了對站台上。

這是一種被加持了許多可怕禁制的對站台,堅固而不朽,閃爍一些神秘的符號與紋理,悠悠然站立其上,諸葛龐心中早已是殺意滔天!

… 「一群畜生,哪個來受死?你家獸盟爺爺在此候著!」傲然站立於對戰台之上,諸葛龐大吼,語氣粗魯而狂野。

「轟隆!」

他這一聲大吼,簡直如同捅了馬蜂窩一般,喧鬧之聲四起,無數觀戰者都震驚了,這般叫囂,這是要不死不休的節奏啊!不過,眾人也不得不佩服,獸盟成員果然是好膽色,兩個人罷了,竟然也敢如此囂張。

「我來出手,解決他的狗命!」

「不知死活的東西,我來,擊殺他如屠狗!」

「讓開,由我來出手!哼,等一會兒一點點捏爆他,看他嘴是否還能這麼臭不可聞!」

這一刻,二十多名天才都暴怒了,一個個釋放可怕無比的氣息,全都有一種雄霸無敵的味道,爭先開口,目光火熱,如同看到了獵物的獵人一般。不得不說,這二十幾名天才都十分恐怖,一個個如神魔聳立,令人覺得無比的壓抑,不可戰勝,他們每一個,幾乎都有力斃世界神巔峰的可怕力量,乃是來自於禁區的絕代天驕人物!

「好霸道,不愧是來自於禁區的,不弱獸盟氣焰!」

數百萬圍觀者讚歎,這群天才的氣焰太可怕了,如同鯊魚在海中聞到了血腥,雄鷹在草原上看到了草雞,要進行爭相獵殺。雖然對於諸葛龐那般囂張的姿態很是佩服,不過,幾乎九成九的觀戰者還是認為,他必敗無疑!

「諸位,你們若是無法決定哪一個出場,便由抽籤來決斷吧。」

眼見二十幾名天才爭先恐後,要第一個出場,負責對戰場的一名老者慌忙走來,要求眾人抽籤,很快,抽籤完成了,很是湊巧,那名讓諸葛龐忌憚無比的威猛大漢,赫然正是最後一位,而抽到第一的,乃是一個頭上有著獨角的青年,周身繚繞著一種恐怖的赤色火焰,彷彿火焰戰神一般。對於這個天才,諸葛龐很有印象,因為他是第一個主動對雕無雙進行挑釁的。

「轟隆隆……」

周身赤色火焰翻滾,如同烈焰焚天,虛空都被可怕的熱浪灼燒的扭曲龜裂處處,看起來很是驚人,攜帶著如此可怕的氣焰,獨角青年出現在了對站台之上,與諸葛龐遙遙而對。面對低手,諸葛龐的眉心真武天眼開啟,登時這帶角青年的本體出現,乃是一頭兇猛的獨角青年,神異而非凡,而且,他竟然是一個混沌之體,血脈也很是非凡。

「哈哈….不錯,第一場便為我準備了美味的下酒菜,紅燒青牛,應該滋味不錯啊!」諸葛龐哈哈一笑,顯得很是隨意淡定。

聞言,帶角青年勃然大怒,沉聲道「修行太枯燥了,難得有人竟然敢對我如此妄語,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哼,小畜生,等我將你鎮殺,且看你還如何囂張?」

「蠢貨,你出手啊?」嗤笑,諸葛龐冷笑不斷。

「卑微的小畜生,你可以去死了,你的屍體將匍匐在我扎卡的腳下!」

轟!

扎卡的右臂猛然揮動,一口散發混沌氣的混沌靈寶長刀猛然出現,綻放出璀璨無比的光華,頃刻間照亮了整個對戰場,向諸葛龐狠狠的斬殺而去,可怕的刀光滾滾,而且還伴隨著赤紅烈焰滔天,焚燒一切一般衝來。

「蠢貨,給我去死吧!」

「嘩!」

身形驟然一閃,諸葛龐的身影詭異的消失了,下一刻,沒有任何徵兆,他驟然出現在了扎卡的身後,無敵巨拳轟然砸出,轟然巨響宛若奔雷滾滾,四面八方的虛空轟然崩塌無數,天地彷彿都在這一刻炸開了!

「轟!啊…….」

轟鳴聲席捲天地,伴隨著一聲凄慘的嚎叫,扎卡的頭顱轟然炸裂,可怕的力量席捲進入他體內,將其強大的靈魂當場鎮殺,而其軀體,乃至於諸多沒有實戰的手段,混沌靈寶長刀等等,驟然被一股磅礴而恐怖的吞噬之力席捲,收入了諸葛龐體內。

一拳,砸爆對手,搜刮勝利品!

崩塌的虛空在緩慢癒合,站立於這種可怕的毀滅虛空之中,諸葛龐卻詭異的彷彿融入了其中,而此刻他的身影,徹底震撼了所有人!百萬觀看者,雕無雙,二十多名叫囂的天才,就連那威武大漢,瞳孔都是驟然緊縮!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諸葛龐雖然只是砸出了一拳,可是,卻表現出了兩個令人震驚的事實。第一,他的拳頭很可怕,可怕的邪乎!第二,他的速度詭異而迅疾,融入虛空如無物,先天立於不敗!

「好!哈哈哈…….好!」雕無雙激動的大吼,整個人胸膛之中的鬱悶之氣一掃而空。

「轟隆隆…….」

整個現場,足足數百萬觀看者,盡皆震撼了,掀起了滔天的浪潮!

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戰鬥,這是一場堪稱完全碾壓式的獲勝,而最為令人震撼的是,雙方可都是來自於禁區的可怕天才!

「哈哈哈……下一個!」諸葛龐囂張的大笑,整個人宛若魔神。

「咻!」

就在這時,驟然一道灰濛濛的光芒一閃,一道虛影已然出現在了台山,這是抽籤第二個出場的天才,他的速度同樣驚人無比,虛空伴隨著他的驟然衝擊而崩塌起來,所過之處,虛空崩塌,時光絮亂。

「休要囂張!」

一聲冷漠而高傲的聲音響徹,這道灰濛濛的光芒已然出現在了諸葛龐面前,驟然間化作了一片璀璨光華騰起,其中,一尊身穿琉璃色鎧甲,整個英武非凡的男子出現了,他的掌心有一枚光芒萬丈的圓球在旋轉,璀璨奪目,不斷為其注入無窮能量!這是一個天才,而且已然凝聚了自身的宇宙,是一個光明系的可怕自身宇宙,蘊含強橫無匹的偉岸力量。

「大光明!」

英武男子開口,他一拳砸出,璀璨至極,彷彿可以一拳之間將天地打爆,不過卻充滿了一種堂皇,偉岸,神聖的味道。

一拳之下,打破大黑暗。

一拳之下,處處大光明。

在這一刻,諸葛龐很是平靜,他憑藉的有些嚇人,手掌隨意的迎接了上去,不過,沒有人知曉,此時此刻,他已然調動了恐怖至極的肉體力量。看似普通的一掌,足以崩飛混沌靈寶!

「篷!」

一種鐵鎚擊打在皮球之上的聲音,隨即,一種裂錦一般的聲音,宛若銀瓶乍破水漿迸,大量的血光衝起,英武男子拳頭生生炸裂成了一篷血霧,不僅如此,他的軀體也在快速的龜裂,如同支離破碎的瓷器。

「啊!不!我的大光明……」英武男子大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連混沌之體都不是,留你何用,給我死吧!」

神威凜冽,這一刻諸葛龐大吼,雙臂猛然發力,一下子徹底禁錮住了英武男子的一條手臂與一條腿,隨後,猛然發力一撕!

「噗!」

血光迸濺,英武男子慘叫,軀體生生被撕裂了,而諸葛龐簡直是霸王姿態,蓋世之勇武,沐浴鮮血而狂!

… 「咻!」

肉身被毀滅,英武男子的靈魂體倉皇飛出體外,朝著台下逃去,而此刻諸葛大當家一頭黑髮亂舞,被鮮血沾染的有些濕漉漉的,目光犀利而霸道,猛然張開一吸,驟然間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發出,一下子將其吞入了腹中。

「真是美味啊!」

作為一尊饕餮,吞下一個小小靈魂體,諸葛龐自然無恙,他舔了舔嘴唇,裝出一副兇殘無比的姿態,配合著剛剛生生撕碎英武男子的姿態,倒是震撼了無數人!

這廝,太過兇殘了!

「轟隆隆…….」

現場震驚,隨即掀起一股狂潮…..

「下一個!」並沒有過多的言語,諸葛龐冷酷的聲音響徹整個對戰場,頓時,現場又是一陣寂靜,只有雕無雙端坐備戰區,激動無比的捏緊雙拳!

「你……你好囂張!我來殺你!」

第三個入場的天才怒吼,不過言語卻微微顫抖著,明顯內心並不怎麼平靜,他腳下穿著一件猙獰無比的漆黑戰靴,繚繞混沌氣,猛然鼓盪起一股股的黑色旋風,攜帶著他的速度飛快,落入了場上,這是一個擁有十二對手臂的奇怪種族,頭上更是有著一對赤金色犄角,渾身有著金色的毛髮,透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波動,令人心顫!

「死吧!」

這名天才衝擊而來,直接以大吼來表示自己的決心,殺氣衝天。同時,他的胸膛在綻放光芒,隱約可以看到一枚土黃-色的圓球在旋轉著,流淌出一股股濃郁的土黃-色氣流,繚繞於其身軀之上,令其宛若不朽金剛。很明顯,這也是一名妖孽級別的天才,凝聚出了屬於自己的土系宇宙,實力非凡。

「咚!」

瘋狂衝擊的同時,這名天才掌中出現了一根散發可怕殺氣的狼牙棒,混沌氣翻騰,有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殺機纏繞其上,猛然被其高高舉過頭頂,朝著諸葛龐劈殺而來!這根狼牙棒的威勢太可怕了,四面八方的虛空都被其崩塌了一大片,若非是這裡是對站台,有著種種特殊防禦手段,只怕早已波及到了!

「轟!」

依舊是雙拳出擊,諸葛龐直接以霸道姿態反擊,可怕的巨拳如神山降臨,轟然間將那狼牙棒崩飛,拳勁涵蓋四面八方,直接兇殘的展開了鎮殺!

「轟!轟!轟!……」

橫掃無敵,霸氣無雙!

雖然這名天才肉身也很強橫,更是有著自身凝聚的土系宇宙能量防禦,可是還是很快不敵,臉色蒼白,大口咳血,踉蹌的後退,僅僅片刻,他便遭遇了最可怕的攻擊,無力抵抗。而這樣的情況,換不來諸葛龐任何的仁慈之心,他一步邁出,轟然間又是無敵霸道的一拳!

「你…….」

金身被毀,這名天才驚怒,同時感受到了恐懼,感受到了濃郁的死亡氣息。

「噗!」

最後,諸葛龐一拳將他打爆,根本阻擋不住,令其徹底炸開,血雨灑落,虛空都被徹底染紅了。

第三名天才隕落!

徒然,現場安靜了下來,所有觀看者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只有諸葛大當家悠哉的在收取戰利品,眉開眼笑,因為才三個天才而已,他已然收穫了許多寶物,僅僅混沌靈寶就有了足足八件!

「下一個!我要將你們全部打爆!」諸葛龐冷漠的開口,強勢無比,這一刻,沒有人感覺這是笑話,無稽之談了,因為這廝實在是太兇殘了,很可能會真正做到!

「你……」備戰區,眾天才又驚又怒。眾多天才如何能夠不驚怒,諸葛龐竟然在喊下一個,太隨意了,這是在輕視他們嗎?對於這些人來說,那種淡漠,那種輕慢,實在是一種巨大的侮辱,有誰敢這樣不將他們放在心上,隨意的呼喝?要知道,他們可是來自於超然的禁區啊!這群人之中,唯有那名令諸葛龐凜然的威猛︶男子依舊平靜,彷彿泰山崩於頂都不會變色。

剛剛還囂張不可一世,可是,此刻眾天才徒然感到一陣的后怕,這廝,太可怕了!看到了他前三場的出手,所有天才都有一種凜然的感覺,沒有了自信。不過,他們沒有了退路,數百萬觀眾親眼目睹,每一個人更是囂張的曾報出自己的名稱和所屬的禁區,此刻若是不戰而退,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痛苦。

榮耀,不容玷污!

咧嘴一笑,諸葛龐悠哉道「你們逃不掉,既然都在這裡,一個一個來,全部都要清算!按照抽籤,第四個,出場!」

地上的血很濃,鮮紅之中帶著一絲金黃,那是剛剛死去天才留下的,屍體化作了一隻赤金黃羊,被諸葛大當家流口水一般收了起來,看那架勢,分明是準備抽空來一個烤全羊。

「你很強大,不過,你太囂張了,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

一名白袍年輕人傲然開口,躍上了對站台,他身軀一晃,化作了三頭六臂,每一隻手臂之上竟然都持著一柄可怕的大鎚,每一柄大鎚都散發混沌氣,雖然模樣大都不同,可一人拿出六柄大鎚混沌靈寶,這廝,很是非凡!

似乎想挽回一些眾人的聲威,白袍年輕人冷漠注視諸葛龐,傲然道「記住,不是所有人都是可以戰勝的,我歲暮,便是你一生都無法企及的高峰!」

白袍年輕人森然開口,白袍獵獵,通體綻放一種刺目的光華,如同一尊戰神復甦,要君臨天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