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靈見狀爲艾琳泡了一杯咖啡,放到她面前,關心道: “小姐,休息一下吧。”

艾琳拍着文件,苦惱道:“我也想休息啊,可是你問問它們允許嗎?”

“唉!好吧。”

舒靈無奈一嘆準備離去,又突然停住了腳步,有些欲言又止。

“怎麼了靈兒?”艾琳疑惑的看着舒靈問。

“小姐,你的身體最近還好吧?”

艾琳聽罷神色一黯,她知道舒靈指的是什麼,伸手撫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眼中閃過一絲母性的慈愛,搖頭道: “我沒事。”

唉!小姐還不計劃告訴龍浩宇。

舒靈看着艾琳那日益明顯的肚子,心中暗暗下定決心,必須要告訴龍浩宇,讓他對小姐負責。

想到這裏,舒靈退出了辦公室,然後一路來到衛生間,四下看看沒人後,拿出手機撥給龍浩宇。

“哎呀,怎麼不接電話?”

舒靈焦急的原地踱步,可手機裏傳來的卻是那句“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此時,龍浩宇正在手術室裏做着手術,他的手機在顧小穎手裏,她也聽到了龍浩宇的手機響,但她以爲自己不方便接,所以看了一眼便沒有接。

“可惡,竟然不接電話。”

舒靈心裏想着,皓齒輕咬着下嘴脣,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個不停,最後眼睛一亮,給龍浩宇發了一條短信。

“龍浩宇,你個沒有責任心的男人,要是還有良心就給我回個電話,否則,你永遠都不要想見自己的孩子。”

“嘿嘿——。”

發完,舒靈嘴角劃出一抹得意,讓你在不理我,我就不信你不回電話。

“叮呤~”

龍浩宇的短信鈴聲響了,顧小穎輕撇一眼,本來不計劃看的,可是當她看到短信內容時,瞬間愣住了,然後趕緊遞到近前,定睛細看起來。

“龍浩宇的孩子?他都有孩子了?”

震驚的顧小穎當下就要回撥過去電話問清楚,按照短信的號碼準備撥打的時候,顧小穎愣住了。

自己這麼突兀的打過去,對方怎麼會說?

顧小穎暗罵自己一聲糊塗,隨後看着手機眼珠轉動,思考着龍浩宇知不知道這事?

萬一知道自己該怎麼用龍浩宇的口氣回答,不知道,自己又該怎麼回答?

“哎呀,拼一把。”

最後,顧小穎把心一橫,給舒靈回過一個短信,只有短短三個字。

“我的孩子??”

後面加了兩個問號。發完顧小穎忐忑的等了起來。

舒靈並沒有讓她等太久,很快短信回了過來。

“廢話,想知道具體詳情,明天早上咖啡廳見。”

看着短信的內容,顧小穎咬着嘴脣,思索了一下,給她回了短信。

“對不起,我現在在國外,短時間回不去,好靈兒,你就告訴我吧。”

“不行,必須見面再說……。”舒靈短信裏果斷拒絕,而且後面還發了一連串的惡語。

“不說算了。”

顧小穎沒好氣的嘟囔一聲,懶得理她。關了短信,打開通訊錄,盯着舒靈的電話號碼和名字,顧小穎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舒靈舒靈……。”

顧小穎口中不斷的唸叨着,突然她愣住了,眼睛瞬間睜大,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顧小穎趕緊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通訊錄,搜索了一下舒靈的電話號碼,結果還真出來了。

看罷,顧小穎眼中有着恨意浮現,自語道:“果然是她。”

顧小穎看眼手術室,嘴角劃出一抹狠辣之色,拿着手機的手,忍不住用力緊握。

龍浩宇是我的,也只能屬於我,別人若敢染指,休怪我……。

龍浩宇的手術做的很成功,凌晨三點手術方纔完成,醫生疲憊的走出手術室,吩咐顧小穎好好照顧病人,他還在昏迷之中,需要觀察。

由於龍浩宇的失蹤,h市亂做了一團,連續三天影殺和兄弟幫都在緊鑼密鼓的尋找龍浩宇,卻沒有絲毫進展。

屋漏偏逢連夜雨啊!

正在衆人焦急的尋找龍浩宇時,楚門突然傳來消息,東閣突然對楚門開戰了,而且對方瘋了似的,不知爲何,東閣的屠戮與誅滅,同時出手,目標是楚門高層。

柳巖鬆也放出話來,他要高價買龍浩宇的人頭。

這一變故大大出乎了衆人的意料,楚門高層沒有料到原本是盟友的東閣,怎麼會突然變卦。

項傑當即趕回楚門,召開了會議,現在龍浩宇不在,項傑成了楚門的主心骨。

這時,龍浩宇放權的好處顯現了出來。楚門一直都是項傑在打理,就是龍浩宇不在總部主持大局,也不會出現太過混亂的局面。 說到鄒小北的三姑夫。

不得不說,他其實是一個和鄒爸很像的男人。

同樣的老實巴交,只不過稍有不同的是,他比之前的鄒林還要懦弱!

鄒小北的三姑夫,是入贅的三姑家。

所以他常常提不起頭來。

看三姑平時囂張跋涉的模樣就能夠知道。

三姑夫在家應該沒少被三姑欺負。

偶爾周蓮鳳和同村的老太、姨子們聊天的時候。

她還能夠聽說,三姑夫在三姑家過得很是不好。

原先三姑家的兒子在家的時候,三姑還懂得收斂一些。

但是自從兒子出去後,三姑是徹底地無法無天了!

甚至不少三姑的鄰居們,晚上還能聽到三姑在罵三姑夫“軟蛋”!

不同於三姑的膀大腰圓。

鄒小北的三姑夫陳浩青,其實是一個十分乾瘦的老實人。

來到三姑夫家中的時候,鄒小北的三姑夫正抽着香菸。

眼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看到鄒小北居然來到了自己家中,陳浩青先是微微一愣。

但是下一刻,陳浩青的眼中不由閃過了一絲恐懼。

“那個小北,你三姑的事情我雖然知道,但是我其實是不同意的!

你……可要冷靜!打人犯法的!”

看着三姑夫一臉惶恐的模樣,鄒小北也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只能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對於三姑夫,鄒小北實在提不起什麼精神。

豪門再嫁 搖了搖頭,鄒小北這才說道。

“放心吧三姑夫,我這次過來找你,不是爲了別的,就是來道勤的。

我朋友不小心把三姑給打了,我是來道歉的。”

聽到鄒小北的話,陳浩青不由的鬆了口氣。

既然不是來打他的,那就好,那就好。

只是……

下一刻,陳浩青又不由猶豫了起來小聲說道。

“那個小北,你別怪我沒提醒你。我這也是剛剛從醫院回來。

你三姑她醒是醒了,但是現在的情緒很……額,不好!她說, 要是不把你告得傾家蕩產她不會罷休的。”

聽到三姑夫的話,鄒小北不由微微一愣。

有些不解地看着面前的三姑夫,鄒小北不由好奇。

這事……是能告訴他的嗎?

而三姑夫,好似猜出了鄒小北的想法一般。

只見她微微嘆了口氣道。

“當年你家的事情……我也勸過。只是你三姑她當時二話不說就給了我一巴掌。

我在這個家裏人微言輕,幫不了你們太多。不過那個母夜叉現在不在,我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就是希望你們一家小心些,最好直接搬走,不然等你三姑好了……你們可能就不好了。”

聽到三姑夫的話,鄒小北也是微微一笑。

這三姑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這纔剛剛清醒,就琢磨着怎麼害他了?

這一天天的,長得人模人樣的,怎麼就不能幹些人事呢?

到是面前的三姑夫,鄒小北有些刮目相看了起來。

別的不說,最起碼的良知他還是有的。

就衝對方提醒鄒小北的這一點來看。

三姑夫還是有挽救的機會的。

不由得。

只見鄒小北從口袋裏悄悄拿出了一筆錢。

看着面前的兩摞錢,三姑夫不由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