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被整個孔雀家族的族人追蹤,還不如暫且待在這個地方。

打定注意,玄風又再次慢慢地閉上了雙眼。

其實他是很清楚孔天嬌對他的意圖的,但是就算玄風直接說出自己不喜歡她估計也無濟於事吧!

索性就這樣裝暈好了,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再說了,短時間內義寧也是不會就這麼魯莽帶著剛出世的寶寶的來找他的吧!

至少玄風心中此刻是這麼想的。妖界這麼大,就算他現在從孔雀家族裡面逃了出去,想要找到義寧還不會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情。

相反,如果恰巧義寧也正準備過來找他,或許他們就會這樣錯過了!

可是待在這個地方也不是什麼長久之計啊,因此玄風決定好好想想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然現在這個情況下並不是他想要清凈一下就有得清凈的!

就在玄風閉目養神的時候,似乎有什麼人此刻正往這邊走了過來。

這個身形,身上這樣的一抹藍色,那不正是之前剛剛離開的孔伐嗎?

孔伐手中此刻似乎正握著什麼東西,他緊了緊手中的武器,接著更是快速地左顧右盼了一下,之後便果斷地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奇怪的是原本就守在門口,躲在鵪鶉蛋兩個黑衣人居然都沒有阻攔他。其實只要細心一點兒你就會發現,孔伐在走進房間的時候快速地說了一句什麼話。

但是聲音實在是太小了,或許說其實他根本就沒有說出口,只是用了千里傳音而已。

雖然說這些黑衣人都是孔天嬌的直系下屬,而他們也都是以孔天嬌的命令為主的。

但是要說到孔伐這個人,不要說整個孔雀家族的主人,就是這兩個黑衣人也不一定會聽他的。

不過是因為他這次對門外那兩個黑衣人說的話讓他們決心將他放進去而已。

孔伐對他們說的是,「我知道你們的大小姐房中有一個不應該有的外族人。相信你們也不希望自己的大小姐在這個當頭出現什麼差錯吧!」

也就是這樣一句話,讓給門外隱藏在黑暗之中的黑衣人選擇了無視,而孔伐也就能夠大搖大擺地進入了孔天嬌的閨房。

沒有絲毫遲疑,提著一把短劍的孔伐目標明確地朝著大床那邊沖了過去。

孔伐並沒有刻意地放輕手腳,因此就在他進入房間的那一刻玄風就知道了。

來人不可能是孔天嬌,因為孔天嬌才剛剛離開,再者,那人進來的時候動靜不小,可是暗中的黑衣人卻沒有阻攔他,這說明什麼?

來人是針對他的——

就當這個念頭從玄風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的時候,孔伐已經提著那一把短劍來到了床邊。

唰的一下,孔伐左手快速地一揮,然後那大床面前的帘子和紗幔就這樣被掀開了。

也許是處於想要快點兒將這件事情辦好不想要孔天嬌發現的心理吧。總之在掀開擋在床前的東西之後孔伐就看也不看床上的身影一眼。

右手舉著一把短刀就這麼快速地朝著他印象中床上的人兒的位置用力地捅了過去。

孔伐一臉捅了好幾次才慢慢地停了下來,可是他眼前出現了卻不是什麼滿身血污的人影,而是漫天飛舞的棉絮和破碎的布屑。

人呢?

孔伐一驚,他剛剛就是在看到孔天嬌離開了房間才進來的,短短時間之內房內人兒不可能就這麼無緣無故地失蹤了。

因此孔伐快速地轉過身來,他的那一把短劍牢牢的放在身前,那一雙特有的藍色眼睛緊緊地掃過房間裡面的每一個角落。

如果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房間裡面的人是不可能出去的話,那麼就只剩下一個可能了。

那人現在還在這個房間裡面——

一個原本還昏迷著的人現在卻不在床上了,看來這人早就醒了!

不管是什麼原因,如果這個人原本早就醒了卻沒有表露出來,而在自己進入房間的時候藏了起來。

那麼毫無疑問,這個人必然就是姦細無疑了。

想到這裡,孔伐就更加堅定了要將玄風找出來的決心。沒錯,如果那個神秘的男子真的是姦細,那麼孔伐一定要現在就將他給殺了。

藍色的瞳孔微微一縮,孔伐並不擔心玄風會跑出去,因為門外面還有兩個黑衣人正在守著。

據他所知這兩個黑衣人可是比他強多了,就算是在整個孔雀家族也很難遇到敵手。

所以孔伐料定了玄風是不會衝出去的。現在他唯一欠缺的就是時間了,雖然孔天嬌每次沐浴的時間都不短,但是孔伐知道他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藍色的瞳孔微微一縮,孔伐打算動真格了。

其實玄風只是用了一個比較低級的隱身符,外加將自己的氣息都給收了起來,這才孔伐找不到他的。

但如果來人是孔天嬌,或許早就發現了玄風的位置吧!

可惜的是孔伐的修為不是很高,再加之血脈也不是很純正,因此妖力著實稀鬆的很。

然而這些都不能說這個孔伐在妖界就什麼都不是了。

雖然比起妖界的強者孔伐是不夠看的,但如果是跟普通的小妖相比,這個孔伐還是挺厲害的。

左手快速地伸到了自己的身後,隨意地將自己下擺處的一根孔雀羽毛折了下來。

兩根手指夾住那一縷孔雀毛,孔伐嘴中念叨道,「追魂羽——」

。 說完,孔伐一甩手中的孔雀羽毛,這個孔雀羽毛就準確地往空中的一個位置扎了過去。

孔伐也不疑遲,他抄起手中的短劍就往孔雀毛停留的位置扎去。

砰——

一陣爆破之聲過後,玄風的身影便出現在在了孔伐的面前,只不過因為玄風的反應快了一些,因此才避過了孔伐的攻擊。

只不過這樣一來玄風就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奇怪的是這樣巨大的爆炸卻不能將這個孔雀家族裡面的其他族人給引出來,甚至是藏身在暗處的那兩位黑衣人都沒有什麼動靜。

玄風微微蹙眉,從現在這種異常的情況看來,他們已經是串通一氣想要將他誅殺了!

「哼——」孔伐對於玄風的突然出現並沒有感到太多的驚訝,相反,他快速地挽了一個劍花,嘴角輕揚,「我不管你進入我們孔雀家族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不過今天既然讓我發現了你那麼你就乖乖束手就擒吧!」

玄風背手而立,站在了孔伐的對面,他現在全身上下沒有一點兒武器和法寶,要想跟孔伐一較高下還真是有些困難的。

不過如果以為這樣就能難倒玄風的話,那也太天真了!

玄風看似不慌不忙地找了一個凳子坐了下來,右手輕輕地拿起一個杯子修長的手指慢慢地玩弄著杯子的邊沿。

看到玄風這樣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孔伐心中也忍不住為他喝彩啊!

這人要不是膽子太大了,就是活膩了。

唰——

短劍一甩,直直地指向了玄風的面門,「說,你混進孔雀家族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到底又是用了卑鄙的手法欺騙我妹妹的?」

「你妹妹?」玄風詫異地揚揚眉,他可是沒有聽到過孔天嬌親口承認對面的男子是她的弟弟哦!

再說,就算眼前的孔伐真是孔天嬌的弟弟,那又****玄風什麼事,他可從來沒有想過要來這裡。

孔伐快速而堅定地點點頭,「孔天嬌就是我的妹妹。不要岔開話題,快說,你到底對我的妹妹用了什麼妖術才讓她帶你進來的?」

孔伐有些怒了,他的短劍瞬間逼近玄風,只差一點兒就插到了玄風的咽喉。

可是玄風依舊巋然不動,只是一根修長的手指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撫在了杯子的身上,此刻正快速地書寫著什麼。

然而站在玄風對面,並且用自己手中的短劍威脅著他的孔伐並沒有發現玄風的那一點小動作。

也是這樣一個小小的細節最後才讓孔伐以失敗告終,當然,現在孔伐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快說,如果你敢有半點欺瞞,那麼你之前是橫著進來的,之後我也會讓你橫著出去——」

喲呵,這口氣著實不小啊!

玄風快速地抬起頭來看了孔伐一眼,很認真,但是他說話之中又微微帶著點無辜的味道。

他說,「你這可就錯怪我了——」

玄風故作無奈地搖了搖頭,這話他說的倒是輕巧,但是孔伐聽得卻是雲里霧裡的。

「你又在想要耍什麼陰謀詭計?告訴你,不管你怎麼做我都不會上當——」孔伐眉眼一橫,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樣。想來他是覺得玄風今日不管怎麼樣都死在他的手中了。

「跟你實話實說了吧!」玄風握住水杯的手頓了頓,剛剛在水杯上面畫著的手指也不動了。

玄風很認真地看著孔伐,如果能不用動手只動嘴的話,他自然是願意不動手的。

誰知道跟眼前的妖族動手最後會引起怎麼樣的暴動。雖說現在門外的兩個黑衣人並沒有插手他們之間的戰鬥,但是如果動靜太大了到時候事情的發展句不是他們能夠控制得住的了!

「我並沒有用什麼陰謀詭計讓你口中的妹妹將我帶回來孔雀家族。相反,我是在昏迷的時候被你親愛的妹妹擅自帶回來的——」

玄風薄唇微微上揚,一雙似笑非笑地看著孔伐。

玄風這句話說得不卑不亢,他話中的意思也很明確,那就是孔伐不僅錯怪了玄風,而且他的妹妹還在沒有經過玄風同意的情況下私自將玄風帶了回來。為此玄風自己都沒有怪他們,而孔伐卻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拿著短劍威脅他。

面對玄風的種種指控,孔伐自然是不相信的,他覺得這一定是玄風的狡辯。

孔天嬌又不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玄風憑什麼讓孔天嬌將他往家族裡面帶。玄風的話中有著太多的疑點和漏洞,這一切都只能說明玄風一直都在撒謊!

其實玄風的話在房間外面的兩個黑衣人也聽到了,他們自然知道玄風所說的是真的。看來玄風這個人還真的不是什麼別有居心的人,不過就算是這樣有怎麼樣呢?

現在這個簍子是孔天嬌自己捅出來的,他們當然要負責到底咯。

因此就算他們要犧牲玄風這樣一個無辜的人,他們也在所不惜!

所以只能將錯就錯了,打定主意,這兩個黑衣人便打算保持沉默,就讓孔伐將這一切都搞定。

反正就算最後孔伐真的把人給殺了,以後孔天嬌知道了真相也不會將錯歸結到他們身上的。

與此同時,孔伐揮舞著自己手中的短劍,朝著玄風脖子的位置劃了過去。

玄風早就知道孔伐會突然出招了,因為孔伐這個妖族大概真的沒有什麼嗎閱歷。

哪有人會在殺人之前還給提示的?

玄風快速地往後一仰腦袋,孔伐手中的那一把短劍就這樣擦著他的臉頰劃了過去。

孔伐早就猜到玄風不是那麼好對付的,因此玄風躲過去的時候他並沒有感到太多的驚訝,而是提著刀繼續追了過去。

嘩啦——

玄風身下的椅子快速地滑出去了老遠,伴隨著一陣尖銳而細長的聲音。

孔伐微微皺眉,下一刻便一隻大手撐在了桌子上面,一雙大長腿呼呼地往玄風的身上招呼過去。

玄風這下可不能再優哉游哉地坐在椅子上了,他雙腳往地上重重地一踩,然而整個人影就從椅子上面飛了起來,完美地躲開了孔伐的攻擊。

。 以上長腿快速地在半空中張開,接著合攏,然而完美地落地。

此刻玄風已經站在了距離孔伐很遠的位置,孔伐剛剛的那一招掃堂腿自然是沒有能夠順利地將玄風給擊中。

站在了孔伐對面的玄風此刻兩根手指之間正輕輕地夾著一個小小的杯子,那杯子也就是他剛剛一直在拿在手中把玩著的那一個。

玄風夾著杯子往孔伐的面前一舉,他的眉頭微微皺著,臉上很是不爽,「我已經告訴過你了,來這兒並不是我的本意,你們私自將我帶到這裡本來就是你們的不是了,現在還想要殺我?」

玄風的額角處青筋微微浮動,似乎再不努力地抑制著自己心中的憤怒。

「就算你們是孔雀家族的,也不要欺人太甚了——」

玄風對著孔伐舉著杯子的那一隻手依舊沒有放下來,他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如果你不想我待在這裡,剛好我也不想待在這裡。你讓開,我自己會馬上離開的——」

玄風現在根本就不想跟眼前的這個妖族交手,他其實有足夠的把握將這個妖族幹掉。

但是他現在並沒有找到義寧,也不知道英雄和東方雲起在哪裡,如果不是特殊的情況,他還真不願意動手。

可是孔伐哪裡會這麼輕易就放過玄風呢!

孔伐手中的斷劍一揮,準確地指向了玄風,他淡淡地說道,「都死到臨頭了,你現在也不必要跟我演戲了。不過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就算今天你說的都是真的,為了天嬌的地位,你也要將性命留下——」

玄風苦笑著搖搖頭,「看來你們今天是打算怎麼樣也不會放過我的了。」

孔伐下巴微微一揚,給了玄風一個不可置否的眼神,「是的,所以如果你想要死得痛快一點,就千萬不要動。不然要是我的短劍稍有不慎,失了準頭,你可要吃苦頭了!」

玄風那一雙墨色的眸子快速地沉了沉,那兩根夾著杯子的手指漸漸收緊。

現在看來這裡的妖族還真是不可理喻,明明是他們的錯誤,想在卻要將自己殺掉來抹去他們的錯誤。

咯咯咯——

兩根手指漸漸收緊,手中所夾著的杯子也發出了細小的聲音。

而這個時候,孔伐的視線終於移到了那個杯子上面,他的目光深了深,接著嘴角快速地溢出了一絲冷笑。

他好像依稀記得從剛剛開始玄風就一直在把玩著手中的這個杯子,雖然孔伐不知道玄風的用意是什麼。但是孔伐也知道這個小小的杯子還不足以威脅到他。

「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可是要在天嬌回來之前將你給處理掉的呢!」

孔伐冷冷一笑,接著握著短劍的手心微微一攤,身上的妖力便瘋狂地聚集到了手中的劍上。

短劍隱隱之中冒出了藍色的光芒,接著便咻的一下脫離了孔伐的手心,往玄風的命名射了過去。

墨色的眸子快速地閃過一抹幽暗,玄風這下子是徹底怒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