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五立馬把手下人都喊了過來,吩咐大家務必尋到之前追的那個孩子,必須要照顧好,不能碰那孩子一根頭髮。

沈傾看著識時務的胖五,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如今還是找單千里更為要緊。

「慕流年,我們分頭行動,我弟弟長的很是可愛,你看到了應該可以認出來。」

「好。」慕流年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我和你們一起,畢竟我見過沈小少爺。」胖五尷尬的笑了笑。

「那就將功贖罪吧。」慕流年直接定了結果。

「謝謝五皇子,謝謝沈少爺。」胖五不停的躬身,抬起頭的時候,面前已經不見了慕流年和沈傾的蹤影。

「媽的,今天怎麼這麼晦氣。」胖五對著地面啐了一口,不敢大聲說出來。

「少爺,我們還找嗎?」跟在胖五身旁的還有兩個下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便問胖五。

「找啊,你們難道也傻了,沒看到這人是五皇子的朋友,少爺我還想保住腦袋,你們可別連累少爺我。」

兩人紛紛點頭。

「快去啊,還愣在這裡做什麼!」

三人便分開,去尋找單千里。

沈傾看到單千里的時候,單千里正站在一棵樹上面,整個人的身體有些若隱若現的透明,似乎隨時會消失一般。

「千里,姐姐在這裡,你快下來。」沈傾有些焦急的看著樹上透明化的單千里。

「傾姐姐!」單千里看到沈傾,立刻便跳了下來。

「有沒有傷到啊?都怪姐姐去參加考核沒有帶你,將你一個人留在客棧里,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沈傾自責的說著。

「姐姐,千里沒事,你不要自責。」單千里拉著沈傾的衣袖,亮晶晶的眼睛看著沈傾,眼裡藏滿了想念。

「沒事就好。」沈傾一把抱住單千里,內心的情緒在翻湧。

「傾傾,我們先把千里接到我住的地方吧?」慕流年看著沈傾的情緒,還是出聲打斷了沈傾。

「對對,我一著急一時就忘記了。」沈傾不好意思的笑道。

「傾姐姐,他是什麼人?」單千里看著慕流年,一雙眼睛如同會說話一般。

「他是姐姐的朋友,我們現在要和他住在一起,現在就去。」

「可是衣服還在客棧。」

「沒關係,我這就讓人去取,還有房費,我也會先付掉。」慕流年面帶淺淺的微笑,想要在單千裡面前留下一個好印象。

「謝謝哥哥。」單千里很懂事的向慕流年道謝。「可是剛剛有很多人追我,會不會給哥哥帶來麻煩?」

慕流年學著沈傾的動作,摸了摸單千里的腦袋,安慰道「現在沒事了,他們不敢再追千里了。」

「真的嗎?可是他們說要我學狗叫,才會放過我。」

「千里放心,這位哥哥很厲害的,他們不敢再來找千里了,我們這就去姐姐以後要生活的地方。」

「好啊好啊,這個地方好好玩,我喜歡。」單千里笑的很是開心。

「千里,現在跟姐姐說,剛剛是怎麼回事,你的身體怎麼突然間就變得那麼透明了?」沒有答案,沈傾永遠沒法放心下來。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在我跑步的時候我只是想要藏起來讓他們看不到,然後就變成這樣了。」單千里看著自己有些透明的身體,絲毫不擔心。

彷彿這與自己毫無關係。

沈傾想了想,「那你現在想著恢復正常,看看會恢復嗎?」

單千里便按照沈傾所說,凝神靜氣開始回憶。

只見單千里的身體從透明開始慢慢凝實,一刻鐘便恢復了正常。

「傾傾,千里的體質似乎有些不同尋常。」慕流年看著神奇變化的單千里。

沈傾想了半天,終是沒有說出單千里的身份和來歷,「是啊,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聽著沈傾的話,慕流年明白沈傾不願意說,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沈小少爺,原來你在這裡啊。」胖五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大家的耳朵里。

看到胖五和他手下那些人的出現,單千里一步便站在了慕流年的身後。

「就是這個人,要我學狗叫。」單千里拽著慕流年的長衫,表情帶著些許的害怕。

慕流年冷冷的眼神掃向胖五,一字一字道,「這是真的嗎?」

「五皇子,玩笑啊絕對是玩笑,沈少爺,這絕對是玩笑啊。」胖五慌忙解釋。

「沈小少爺,我只是跟你開玩笑,如果嚇到你了,那我向你賠不是。」

「開玩笑?」單千里疑惑的問道,似乎在分辨這個胖子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好吧,傾姐姐經常誇我懂事,那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單千里一副天真的模樣,對著胖五。

沈傾用咳嗽掩飾了心底的笑意,她知道單千里其實很懂事,只不過是在嘲諷胖五罷了。

一個世家少爺,連個小孩子都不如。

胖五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謝謝沈小少爺,謝謝五皇子,謝謝沈大少爺。」

「既然千里都不計較,也沒受傷,那我也就放你一馬。」沈傾看著胖五,眼底有著狠戾。

如果不是慕流年出現,她必定不饒胖五,哪裡管他是什麼呂家少爺,敢欺負單千里,那就要接受沈傾的報復。

雖然現在不計較,沈傾心裏面還是想著,找一個絕佳的機會,教訓胖五一次。

「那你趕快走吧,站在這裡,看著你我就忍不住有痛扁你的衝動。」沈傾終是說了出來。

胖五一個激靈,便向著慕流年恭了躬身,帶著人快速的離開了。

「傾傾,呂家在皇城的勢力不容小覷,你現在和他們有了衝突,往後必須小心一些,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你遇到麻煩,記得來找我。畢竟,他們還是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好的,我們現在回去吧。」沈傾拉著單千里的手,三人一起進入了星月學院。

慕流年諾大的單人間,便再次添了一張床。

總裁傾心愛戀之3個寶貝 「我去給千里拿些吃食。」慕流年說完便走了出去,他能看得出來沈傾和單千里似乎有話要說。

「千里,你守住心神,再次變幻一次。」沈傾面容有些謹慎。

「好。」單千里毫不猶豫的執行沈傾的話,沒一會兒,單千里的身體便出現了透明狀,一點點的變化著。

「停下。」沈傾看著單千里。

依照沈傾的話,單千里的身體漸漸凝實,恢復正常。

只是單千里的面色有些慘白,似乎是經歷了什麼事情耗費了所有的心神。

「身體有什麼感覺?」

「傾姐姐,我感覺很累,想要睡覺。」單千里有氣無力的說道。

「那你睡,姐姐在這裡看著你。」

沈傾說完,單千里便躺在床上,瞬間入睡了。

看來單千里的這項技能,耗費了他不少的心力,這樣來說,單千里的變幻還是有限制性的,不可以無限次。

除非單千里的身體,可以承受。

慕流年帶著食物和獸肉回來的時候,便看到單千里已經躺在床上,熟睡的狀態。

沈傾坐在一旁,看著單千里。

「小千里沒事吧?」慕流年看向沈傾。

「沒事,只是心神耗費太大,所以睡著了。」

「那我就放心了,傾傾你去休息,我來守著千里。」慕流年將手中的實物全部遞給了沈傾。

「慕流年,我和千里已經麻煩你很多了,這次就讓我自己守著他吧,我也心安。」沈傾接過食物,突然笑了起來,「這些東西我就收了,正好我也餓了。」

沈傾如同一個吃貨看到心愛的食物一般,立馬開始風捲殘雲的進攻,絲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要知道她雖然是男裝,但是在慕流年心裡,已經知道她是姑娘了。

慕流年卻是看著沈傾真實不做作的模樣,由心的快樂,沈傾完全不同於他見過的所有女子,從最初的興趣到現在的喜歡,慕流年是真心的喜歡沈傾。

這種感覺雖然是第一次經歷,但是慕流年卻清楚的知道,這就是喜歡,真正的喜歡。

不一會兒,所有的食物便被沈傾吃了一半,每一樣都留下一半,慕流年不用猜也知道她這是留給單千里。

「傾傾,我覺得千里似乎有著某種很神秘的天賦。」慕流年看著熟睡中的單千里。

「哦,什麼天賦?」沈傾很是詫異,慕流年發現什麼了,魂靈族這種事情,慕流年必定是看不出來的。

「我覺得千里似乎天生就是隱族一般的存在。」

「隱族?是什麼種族,我怎麼沒聽過。」

「知道隱族的人很少,我也是在皇家的秘譜里看到過記載。」

「這麼秘密的事情,你跟我說,合適嗎?」

「傾傾,我是真的喜歡你,我也知道你是好姑娘,有什麼不合適,說不準未來你會是我慕家的兒媳婦呢。」

沈傾白了慕流年一眼,沒有說話,既然慕流年如此信任他,讓他開心一點又何嘗不可呢?

「傳說是在千年之前,隱族是大陸里的第一大族,他們天生便擅長隱身,鍊氣期的隱族子弟便可輕易的打敗我們築基期,因此隱族的子弟在大陸里肆無忌憚的做事,從來不考慮後果,弄得怨聲載道。終於有一天,幾大門派聯合起來,攻破了隱族,從此往後,隱族便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中。」

「這和千里有什麼關係?」沈傾很清楚的知道,單千里並不是什麼隱族。

「千里的隱身術很厲害,之前我們在找他的時候,我看到他並未修鍊,沒有任何的修為。」

「你想幹什麼?」沈傾警惕的看著慕流年。

看著沈傾的防備,慕流年的心微微痛,「傾傾,我發誓我是不會傷害你和千里的,我只是突然間看到千里使用隱身術,所以才會想起隱族,想告訴你,看看對你們有沒有幫助,你說過千里並不是你的親弟弟。」

「雖然千里不是沈家人,但是對我來說,他就是我的親弟弟。對不起,慕流年,是我多心了。」沈傾還是向慕流年致歉了。

「沒什麼,傾傾,我相信終有一日,你會完全的信任我,就好像你對千里一樣。」慕流年苦笑著說。

沈傾沒有回應,「你繼續說是隱族吧/」

「秘譜里記載,隱族在使用隱身術的時候,便是將身體漸漸變幻成透明狀,不會泄露任何的氣息。所以在看到千里的時候…」

「我知道了。但是,千里並不是什麼隱族人。」沈傾想起來魂靈鎮最終消失的那一群人,有些感慨,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告訴單千里真相。

「你怎麼知道不是?」慕流年下意識的問道。

「我見過單千里的族人。」 沈傾只說了這麼一句,顯然是不願意提及更多關於單千里和族人的事情。

慕流年也就沒有再繼續說這個問題,「既然千里有這樣特殊的天賦,想必很適合修行,我們應該讓他跟著一起修行。不論如何,修行總是好事。」

「千里無法聚集和感知元氣。」沈傾皺著眉頭說道。

「怎麼會如此?」慕流年有些詫異,原本以為是天賦異稟的孩子,沒想到卻連修行的門都踏不進去。

「具體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只能等以後查明了。」

「這事需要解決,如果千里可以修行,憑藉他隱身的天賦,想必能成為你很大的助力,即便我不在你身邊,我也不擔心了。」

「千里有他自己的命運,他並不是為了成為我的助力而生,我不會將他和我捆綁在一起,除非將來他主動提出來。」

「傾傾,你的想法總是…很特別。」慕流年用特別這樣的辭彙來形容沈傾。

的確特別,不同世界的人,接受的教育也不同,面對的世界也不同,想法和觀點如何能相同?

沈傾笑了笑,「每個人都與眾不同。」

沈傾就這樣一直守著單千里,直直守了兩天兩夜,單千里才醒來,看起來精神飽滿,氣色很好。

「傾姐姐,我餓了。」這是單千里醒來說的第一句話。

沈傾早就備下了食物和水,隔幾個小時便會更換一次,這時候就可以直接吃。

沈傾將水遞給單千里,喝完水之後便吃了一些慕流年帶來的皇城美食。

等到單千里吃完,沈傾才開口問道,「感覺怎麼樣?」

「我感覺很舒服,身體暖洋洋的好像被日光穿過一般,從出生到現在,還是第第一次有這種感覺,以前在鎮上的時候,很少有太陽,偶爾才會有日光拂過臉龐。」

單千里說話的時候,眼睛都在發光,「傾姐姐,我睡了多久?」

「睡了兩天。」

「我覺得我現在一天應該可以變幻三次。」單千里看起來很是開心。

「不要勉強自己,你這次便是耗費了太多的心力,所以才會昏睡這麼久。」

「可是我想和姐姐一樣厲害。」單千里嘟了嘟嘴。

「沒關係的,小千里,不管你厲害不厲害,你都是我的家人,我會一直保護你。」

「姐姐,我想再玩一段時間然後回家,父親肯定想我了,還有那些小夥伴們,都在等我給他們講外面的故事呢。」 契約剩女 單千里的幸福和嚮往,看在沈傾的眼中,心鈍鈍的痛。

要怎麼告訴他,他再也回不去了?

要怎麼告訴他,他的家人他的族人已經全部消失了?

看著沈傾發愣,單千里用小手在沈傾的眼前晃了晃,「姐姐…姐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