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李彤和王婷二人一唱一和的嘲諷楚香君,龍耀的一雙眸子冷若冰霜。

同時,龍耀也在心中後悔,如果自己選了其他會館,就不會和這幫討厭的人混在一起了。

對於李彤和王婷的嘲諷,楚香君依舊沒有半分情緒起伏,這讓李彤和王婷身旁的兩位男士對她刮目相看。

豬顏改,情自來 就連蔣少爺,此刻望向楚香君的眼神也充滿了玩味。

這個女人是真淡定還是裝淡定呢,都被人諷刺成這樣了也不還嘴,是她根本不在乎,還是因為龍耀在自己面前的態度,讓她敢怒不敢言呢?

如果是第二種的話,那這個楚香君,倒也頗有心機。 蔣立川望著楚香君的裝扮,一身黑色的連衣裙,裁減得十分得當,將她的身形修飾的恰當好處,整個人看起來冷艷高貴,和一身黑的龍耀站在一起,宛若穿了情侶裝,般配無比。

而且,楚香君未施粉黛,卻比妝容精緻的廖華華她們看起來更加明艷動人。

這個龍耀還真是好福氣呢,居然找到這麼漂亮的女朋友。

蔣立川的眼神忽明忽暗。

「灰姑娘的故事和霸道總裁的故事我倒是沒看過,不過,我手上有一部非常好看的電影,如果你們有興趣,我倒是可以給你們看一下。」

楚香君微微一笑,說罷,用房卡劃開了房門就進了房間,眾人不明所以,就見著楚香君居然真的拿了一個優盤出來,面帶微笑對蔣立川建議道:「我想蔣少爺你對這個片子一定會非常有興趣的。」

楚香君搞什麼鬼?

她這是在變相的勾引蔣少爺嗎?

當著龍耀的面?

李彤和王婷面面相覷,廖華華望向楚香君的眼神怨毒無比。

三道如毒蛇般的目光,楚香君視而不見,她只是盯著蔣少爺,眉眼似笑非笑,似乎篤定了蔣少爺一定會對她手上的電影感興趣。

楚香君要給蔣少爺看什麼電影?

連龍耀都覺得十分好奇。

所有人都一臉莫名的望著不按套路出牌的楚香君,唯獨王婷,忽然間想到了什麼似的,神色略微慌亂,手下意識的就去摸了摸她的肚子。

楚香君淡淡的瞟了一眼王婷,笑意更濃,不過她卻語氣平淡的對著龍耀道:「找個地方吧。」

蔣少爺:「……」我沒說要看啊。

龍耀雖然不明白楚香君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不過,她既然開口了,龍耀立刻就執行了。

二人默契無比,宛如上次在菜市場跟楚瑩萱比試時候那般。

蔣立川望向楚香君的眸子興味更濃,而廖華華則十分不悅蔣少爺看楚香君的眼神——那是發現獵物的眼神。

「我對你真是越來越好奇了,你的電影本少爺沒興趣,識相的話,趕緊給我家華華賠禮道歉。」

蔣立川居高臨下,身上氣場冷酷。

他看似在故意拆台楚香君,可是他盯著楚香君的一雙眸子卻笑意濃濃。

楚香君在蔣立川面前卻不卑不亢,反而沖著他微微一笑,道:「看過電影在道歉也不遲,而且,這電影特別適合蔣少爺你們幾個人看噢。」說罷,還眨了眨眼睛,模樣可愛極了。

蔣立川看得痴了去,等他回過神,語氣十分醋味的對著龍耀挑釁道:「你這個女朋友真有意思呢。」

撒旦掠情與狼共枕 龍耀只是冷冷的望了一眼他,並未說話。

到了包廂門口,楚香君直接將優盤遞給了蔣立川。

「蔣少爺請吧,這裡面的電影我們已經看過很多次了,沒興趣了。」

蔣立川不知道楚香君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不過看個電影而已,毫無危險係數,於是,他面帶微笑的沖著身後的二人道:「既然美女邀請,我們恭敬不如從命。」

說罷,伸手就去拿優盤,可是他眼中笑意一閃,手就故意趁機握住了楚香君的手,神情還十分挑釁的望向了她身後的龍耀。 楚香君沒想到他會如此無賴,忙掙扎著掙脫開來。

看著楚香君驚慌失措的樣子,蔣立川哈哈大笑。

他的身後,廖華華、李彤、王婷三人簡直氣得身上都要冒煙了。

龍耀目送三人進了包房,眼裡閃過一抹嗜殺,周身的氣息也十分狂暴,楚香君靠到龍耀身旁,對著他低聲道:「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感覺到楚香君的氣息,龍耀身上的暴戾氣息慢慢平緩下來。

他歉意的望向楚香君,想要道歉卻發現楚香君一雙眸子閃閃發亮,似乎無限期待著什麼。

龍耀:「……」你到底給蔣立川他們看了啥?

蔣立川他們進入了包房,廖華華她們也要進去,卻被楚香君伸手攔住了。

「這電影得男女分開看,你們等下一批。」

廖華華恨恨的盯著楚香君,隨即莞爾一笑,對著她身後的龍耀道:「你女朋友跟別的男人擠眉弄眼,你就真的視而不見么。」

龍耀滿眼溫柔的盯著楚香君,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她喜歡就好。」

廖華華:「……」

王婷:「……」

李彤:「……」

誰能想到,龍耀竟然是個寵妻狂魔。

關鍵是,楚香君還沒成為他的妻吧,這就開始寵上了,那以後他們若真的修成正果,成為夫妻,那還了得!

楚香君她到底憑什麼啊,從她剛剛勾引蔣立川就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朝三暮四的女人,可龍耀對她居然半點不嫌棄。

龍耀這是被她下了降頭了么?

雖然心中憤憤不平,不過,廖華華對自己相當的自信,以蔣立川跟自己的關係,任憑楚香君如何矯揉造作,那都是沒戲的,畢竟,蔣立川還沒有得到自己的人。

坑妻沒商量 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裡面的人看的什麼電影,廖華華她們很想進去的,可是楚香君和龍耀攔著三人,三人根本進去不得。

楚香君究竟給蔣立川他們看了什麼?

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無數的謎團,無數的猜想……

楚香君盯著包房的門,在看看宛如憤怒的小鳥的廖華華三人,神情似笑非笑,語氣揶揄道:「看來我挑的電影蔣少爺他們很喜歡看呢,都看了這麼久了。」

廖華華三人臉上浮現疑惑神情,到底楚香君給蔣立川他們看的是什麼電影呢,因為他們確實進去好一會兒了。

又過了十幾分鐘,蔣立川他們三人出來了。

廖華華忙迎了上去,可是蔣立川卻對她視而不見。

「立川。」

廖華華輕聲叫了一聲,手順勢搭在他的胳膊上,溫柔如水。

蔣立川只是冷酷的用手拂開她握住自己胳膊的手,神色十分嫌棄,而他身後的另外兩個人,亦和王婷、李彤保持著距離。

蔣立川走到楚香君跟前,卻見她十分坦然的望著自己,蔣立川和她對望了半天,最終,嘴角微微上揚,似警告,又似調戲的留下了一句話:「我記住你了。」

說罷,轉過身毫不猶豫的就離開了。

他身後跟著的兩個小弟,在經過楚香君跟前的時候,都神色複雜的望著她,分別留下了兩句話。

「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幹得漂亮。」 「立川、立川。」

廖華華見蔣立川要走,而且招呼都不和自己打一個,於是連忙叫了好幾聲,可是蔣立川頭也沒回。

三個人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使得蔣少爺對三人的態度忽然變得如此冷淡,想要立刻追上去的,可是卻被龍耀攔住了去路。

「還沒看電影呢。」龍耀聲音冷酷。

楚香君心道龍耀還真是超給力的隊友啊,居然知道自己想幹什麼。

「不是說分男女場的嘛,現在男的看完了,你們女的可以進去看了。」

楚香君賊笑道,那雙笑意盈盈的眸子,此刻卻泛著駭人的冷光。

廖華華她們三人越不過龍耀的阻攔,同時亦十分好奇楚香君到底給蔣立川看了什麼使得他態度忽然大變,於是立刻衝進了包廂。

「你要不要也進去看看?」楚香君對著龍耀似笑非笑,語氣陰陽怪氣。

龍耀直接白了一眼她,淡淡道:「我怕長針眼。」

楚香君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我那優盤裡的內容的?」

龍耀:「……」猜的。

「是不是梁小刀告訴你了?」

楚香君此話一出,龍耀臉上的無語立刻換成了認真神色。

梁小刀是梁山的人,楚香君知道嗎?

「這件事是她和我一起做的,我也很奇怪,你說梁小刀是梁山的人,可是她為什麼要幫我呢?」

楚香君話音剛落,屋裡的廖華華她們三個人沖了出來,魔鬼一般的就拽著楚香君的手,將她拉進了包廂,同時反手將門鎖的死死的。

龍耀:「……」真以為這樣的門能鎖住自己嗎?

不跟蔣立川動手是看在他爸媽的面子上,現在蔣立川都走了,對付廖華華可是毫無壓力的。

不過,對付廖華華她們三,不用自己幫忙,楚香君也會遊刃有餘吧。

龍耀嘴角劃過一絲笑意,目光深沉的盯著蔣立川離開的方向。

十分鐘后,楚香君出來了,她的手裡並未拿那個優盤,想來是已經被廖華華他們毀屍滅跡了。

龍耀嘴角微微勾起,心道以楚香君的性格,只怕裡面的內容不知道備份了多少份。

楚香君面帶笑意的走了出來,她身後跟著的三隻,宛如霜打的茄子——蔫了。

「你們回去吧。」

楚香君對著三人道,三個人沒有任何反駁的話語,乖寶寶一樣的竟真的全部離開了。

望著三人垂頭喪氣的樣子,龍耀眼中忽明忽暗,走到楚香君跟前,淡淡道:「看來以後她們不會在找你麻煩了。」

楚香君用手理了理自己的裙子,臉上亦帶著淡淡的笑容:「所以還得好好感謝一下樑小刀呢。」

二人相視一笑。

龍耀的生日,邀請了幾個他的死黨,因為都是男生,所以龍耀只帶楚香君露了個臉就撤了。

會館頂樓的天台,被鮮花和綠植圍繞,裡面擺放著舒適的躺椅,可以躺在上面乘涼、看星星以及露天燒烤。

楚香君躺在舒適的躺椅上,望著漫天的繁星,思緒不自覺的就飄回到了和夏侯欽相識的場景。 日子轉瞬即逝,因為A市創建文明城市,所以楚香君沒法擺攤,也沒有學上,是以,楚香君大多數時間都呆在家裡的房間中背《仙廚典》。

傅淑蘭和賴洪勝早出晚歸,十分忙碌,所以楚香君跟他們也很少見面,他們回來的時候,楚香君不出房間,等到他們早上起來,楚香君已經出門去鍛煉去了。

雖然被開除了,但是還在上學的樣子總是要裝一下的。

楊碩給了楚香君推薦信,但是要找大廚簽名,楚香君準備直接找姜崖子,因為楊碩特意提了說最好找聲望高的,楚香君認識的人裡面,也只有姜崖子最合適了。

原本火辣七月舉行的美食大賽,因為有個大人物要出場,所以延遲到了九月舉行,這對於參賽者和市民來說都是個好消息。

參賽者有了更多的時間準備,而市民們則可以等到秋涼了盡興品嘗美食。

七月來臨,楚香君盡職盡責的在待櫻開做著實習生。

這天晚上,楚香君下班回家,屋裡漆黑一片。

傅淑蘭和賴洪勝最近經常夜不歸宿,楚香君也不知道他們去幹什麼了,不過這種現象好在也是常態,以前原主在的時候兩口子也這樣,那時候原主膽子小,晚上睡覺都不敢關燈,還用被子蒙著腦袋。

楚香君不同,傅淑蘭和賴洪勝不回來,更方便了楚香君在家裡隨性所欲。

晚上九點,楚香君穿著睡衣在屋子裡開著風扇,吃著冰西瓜,雙腿盤在床上背著《仙廚典》的時候,屋子裡忽然空氣一陣波動。

然後,楚香君只感覺自己手指上的戒指一熱乎,戒指便脫離了自己的手指,化作一道白光,然後變成了一隻貓咪,從半空中落了下來,他的背上,還背著一個青花布的小包袱。

「嗚嗚,主人,我回來了,好累啊,有沒有想本寶寶?」

大黃一開口,語氣傲嬌委屈帶撒嬌。

話音剛落,當看清了楚香君正端著一塊翻砂了的西瓜的時候,大黃一陣幽怨。

「主人你竟然一個人吃獨食!」

楚香君:「……」根本不知道你要回來好嗎。

半個小時候,楚香君的冰西瓜被大黃風捲殘雲的連皮都不剩,一杯冰水更是被他喝了個底朝天,然後,這貨就坐在凳子上,吹著風扇,優哉游哉。

「手續辦好了?」楚香君狐疑的問道。

以大黃的尿性,不會這麼快就辦好的吧。

大黃一聽,眼中閃過一抹慌亂,胡亂的點了點頭,然後兩眼一亮,對著楚香君道:「主人,我給你帶了仙界的特產回來喲。」

說罷,就將他看到西瓜時候隨手解開丟到一旁的青花布小包袱拉了過來。

楚香君:「……」

原來這是特產,看他剛剛丟東西時候的嫌棄樣,自己還以為裡面是大黃吃剩的乾糧。

大黃滿眼期待的將包裹推到楚香君跟前,聲音激動道:「打開看看。」

見大黃如此期待的樣子,楚香君心中一動,這仙界的特產,會是什麼呢,好期待啊。 「這個就是仙界的特產?」楚香君嘴角抽抽,滿臉嫌棄。

楚香君還在猜測大黃帶回來的會不會是王母娘娘的蟠桃呢,或者就是太上老君的仙丹,最不濟吧,也應該是一顆靈芝一壺仙酒什麼的,結果,大黃從仙界捎回來的,居然是一個面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