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蔡鷗暗諷自己,八王爺沒有生氣,反而感覺有趣,笑著問道:「這是為何?」

蔡鷗依舊搖著扇子,目光平靜接著說:「八王爺現在是不是覺得痛失了葛長侖這個朝堂重臣,實力大減,不想隨便摻和二十皇子的破事了?」

聽到蔡鷗的疑問,八王爺依舊無奈的說道:「先生的說法我知道,但是我摻合進去有什麼用處?能得到什麼?除了可能吃力不討好之外,還能做什麼?」

蔡鷗一聽八王爺如此消極,頓時心中暗叫可惜,轉而不再賣關子,趕緊挑明說道:「八王爺為何如此想?難道忘了,這封信是誰送來的?」

「誰送來的?」

八王爺眉冒跳動一下,隨後笑道:「不就是五城兵馬司?」

蔡鷗點點頭,對著他使了使眼色。

八王爺驟然間心中一震,嚯的一聲站起來,走了兩步,卻又退回來,腦海中不斷迴響著「五城兵馬司」這五個字。

「你是說……」

他激動得上前,伸出手對著蔡鷗,隨後可能覺得不大禮貌,又靠在桌子上,挺直了腰板,問道:「難道這個是一個示意信號?」

聽著八王爺最後的話,蔡鷗如同遇到明主一般,喜笑顏開說:「正是。」

「此事,本來只要蘇護大將軍出面便可解決,可是為什麼還要如此多此一舉呢?」

「只有一種可能,蘇護大將軍的女兒被擄走,但是方昊天到現在還沒有出現相救,讓蘇將軍不悅了。」

「於是他想到了武勇著稱的您,想讓您救了蘇小姐。」

「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只要搶下蘇小姐,必定能夠獲得蘇將軍賞識。

「正巧王爺沒有娶妻。要是蘇將軍決定投效王爺,必定會將女兒下嫁。到時候,不僅斷了方昊天一臂,讓方昊天實力大減,又能娶得美人歸,雙喜臨門。」

瞧瞧這話,說得八王爺是心花怒放,幾乎同時就想要答應了。

「呵呵……」

突然之間,笑聲瀰漫了整個室內。

八王爺抬起眼,就看見了自己另一個重要的謀士劉燦搓著自己的八字鬍嘲諷的笑著。

八王爺被這聲音笑得心中微微發虛,他還未開口,劉燦先一步說道:「這一次王爺放心,劉某不是要反對蔡先生,只是覺得蔡先生說的還不夠全面。」

「哦?」蔡鷗手中羽扇加速搖動幾下,冷聲道,「既然如此,我倒要聽聽劉先生的高見。」

八王爺被兩人如同吃了槍葯一般的火氣給弄得無奈,只能扶額做回原位,等待兩人之間的交戰。

剩下的一種謀士,也沒有人說話,全都帶著好奇目光,期待兩人之間的戰鬥。

正所謂同行相輕,謀士更是如此。

劉燦開口就是重重一刀:「王爺,此事正如劉先天所說,必須去,但不是為了娶蘇小婉,而是將此事報告給陛下。就說二十皇子張揚跋扈,屢次犯戒,太子包庇縱容,罪大惡極。」

「另外,我們還能將四王爺以及武親王一併拉進來,畢竟太子實力最強,實在不是我等之福,一起對付效果會更大一些。」

「所以救下蘇小姐,不僅僅能夠增強蘇護將軍心中的印象,還能夠讓蘇將軍跟方昊天背心離德。」

劉燦搓了搓八字鬍,露出了招牌輕蔑的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蘇護將軍必定限制在一個兩難的抉擇之中,而此時他必定沒法出手。」

「既然連自己的女兒都沒有辦法出手相救,可見此事對蘇將軍如何重要,所以只要救下蘇小婉,讓蘇將軍放手去做。蘇將軍必定會更加感激您。」

「另外太子必定會讓手下安撫蘇將軍,然後讓二十皇子跟蘇小姐將生米煮成熟飯,那麼接下來不用想都知道會發生什麼。」

聽完劉燦的話,蔡鷗確實比他所說的完善一點。

兩人對視一眼,意外的沒有爭吵。

「事不宜遲!」

蔡鷗搖著羽扇,說:「安撫蘇將軍是必須的。所以我們現在趕緊出手,另外將此事告訴武親王,他肯定還不知曉蘇小姐被擄走的消息。」

劉燦點頭道:「確實這般,我也覺得武親王不知曉此事,那麼就有人攔著這個消息,武親王不出手,蘇將軍無法脫身,那麼得益之人……」

「不能叫四王爺了!」

蔡鷗驚得跳起來,推翻了之前的想法,趕緊接著說道:「四王爺必定是幕後主使!」

「就算不是幕後主使之人,必定也是難拖干係。」

劉燦面色沉重道:「我們現在兩手準備,將消息傳給武親王,刑部左侍郎蘭芳趕赴內庭,奏秉陛下。王爺只要全力去救蘇小姐。剩下的事情,就有我們兩人處理了!」

八王爺拍案而起,大喝道:「好,就這樣定了!」 之前那起隔空撕逼大戰,演變到最後都沒能如願將秦菲拉下水,這倒是始作俑者始料未及的。

話說秦菲最近一周都待在海邊別墅里背誦新劇的台詞,偶爾出去花園曬個太陽。

這一天,秦菲剛從花園回到客廳,就接到了經紀人秦海的電話。

「秦菲,《華妃傳奇》這部劇的女一定了,是楚婉兒,我打聽過剛簽的合同。」

「嗯,我知道了,什麼時候開機?」

「可能下個月就要開機了,因為之前選角拖了很長時間。」秦海如實回答。

「OK,我知道了。」

秦菲面色如常,之前秦海就向她透露過女一很有可能是唐可馨。現在從唐可馨變成楚婉兒,也沒什麼區別。

不過,從這件事不能看出那倆女人達成了戰略同盟,值得自己警惕。

唐可馨之所以把女一的位置讓給楚婉兒,無非就兩個原因。

一方面是她自己深陷醜聞,不想過多曝光拍戲,只想低調地做做公益來挽回一些路人緣。

而另一方面就是想看她秦菲和楚婉兒互斗,而唐可馨坐收漁翁之利。

大明星的失憶嬌妻 看來《華妃傳奇》的劇組生活不會很枯燥無聊了,說不定會有意料不到的精彩。

秦菲表現得過於平靜,秦海反倒有些擔心了,忙不迭開口:「秦菲,你沒事吧?」

秦菲搖頭,「不管女一號是唐可馨還是楚婉兒,對我來說都差不多,反正我不主動招惹她們就是了。」

她秦菲自然不會主動去惹是生非,但楚婉兒要是敢暗中使壞,她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雖然她現在失憶了,不記得那個女人曾經是怎麼欺負她的,但她絕不是任人戲虐的軟柿子。

秦海認同的點頭,「嗯,三天後《寵婚秘笈之愛的被告》開播發布會,周末還有個簽約酒會……接下來這兩周會很忙碌,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秦菲補充道,「月底還要去米蘭一趟,幸好之前沒接那個綜藝節目。」

秦海沉吟了幾秒,「其實這樣也好,下半年的熱度會比較集中,有利於一夜成名。」

秦菲聽笑了,不置可否。

接完秦海的電話后,秦菲內心深處百感交集。抬手看了眼腕錶,距離東方玉卿的航班還有兩個小時,於是就想去接機。

沈闊開車送秦菲去的機場,並叮囑她不要獨自行動。

秦菲了解沈闊的心思,大概是東方玉卿臨走時的意思,所以也沒有多問。

等待的過程中,本來在刷微博的秦菲忽然看到前方出現了兩抹熟悉的身影,楚婉兒,還有楚銀南別墅里的那個中年女人。

看來中年女人是來機場接楚婉兒的,幾個月不見,她看起來倒是比之前消瘦了。

根據秦海的調查,楚婉兒前些年留學時選修過新聞、金融。珠寶……唯獨跟表演八竿子打不著。

不過聽說楚銀南為了幫他這個妹妹順利躋身娛樂圈,花了不少錢打點,還特聘了知名教授給楚婉兒授課。

秦海多花了點錢,就打聽到了楚婉兒近幾年的所有事情,並留下了證據。

雖然隔得有些遠,但秦菲還是一眼就看到楚婉兒耳朵上戴的那對鑽石耳釘。

微微詫異幾秒后,就看到秦菲唇邊彎起一抹冷笑。

令人諷刺的是,其他女明星走機場會遇到撞衫的尷尬,而她秦菲今天居然跟楚婉兒撞耳釘了?

看來今後在劇組一定要謹言慎行,盡量避免被這朵白蓮花算計。

沈闊自然是察覺到了秦菲臉色的變化,原本想說些什麼轉移她注意力的,機場門口忽然引起了一陣騷亂。

轉頭望去,就看到東方玉卿在一群保鏢的簇擁下走了出來,瞬間受到了諸多關注。

看到這一幕的楚婉兒亦是興奮不已,卯足了嗓子喊道,「哥,我在這兒。」

「二小姐,人多眼雜!」中年女人驚嚇出一身冷汗,下意識地想拽走楚婉兒,卻被對方反手推了一把。

東方玉卿對楚婉兒目不斜視,彷彿沒有聽到似的。

楚婉兒以為東方玉卿沒有聽到,喊的聲音更大了,「哥!」

中年女人心急如焚,早知道她剛才就讓黑狐跟著了,這二小姐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接連聽到楚婉兒隔空喊話,使得秦菲的臉都黑了,連忙戴上口罩鑽到後面座位了。

楚婉兒是發神經了嗎?

一個早在幾年前就香消玉殞的人,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喊東方玉卿哥哥?

然而,東方玉卿置若罔聞的朝秦菲停靠的車子走去,期間連眼角的餘光都沒有瞥向楚婉兒和中年女人。

楚婉兒拚命的朝東方玉卿的方向擠去,奈何被外圍的保鏢圍困在一旁,她根本就是寸步難行。

眼看著東方玉卿漸行漸遠,楚婉兒氣得胸悶氣短,卻又無計可施。

她旁邊有個女孩子忍不住出聲嘲諷,「你喊誰哥哥呢?東方總裁嗎?真是世風日下,就連歐巴桑也妄想高攀高枝嗎?」

楚婉兒猶如當頭棒喝,她看著有那麼蒼老嗎?

想當年她可是東方玉卿最為疼愛的妹妹,若不是迫不得已詐屍,她現在依舊是眾星捧月的東方婉兒。

第一女巫 她剛才只想著和東方玉卿套近乎,卻忘了自己身份的轉變,於是訕訕懟了回去,「我喊的是那邊那個男人,東方總裁怎麼可能是我哥嘛!我倒是做夢都想成為他的女人!」

那女孩將信將疑地看了楚婉兒一眼,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想就她這整容臉也妄想東方玉卿的青睞?

我在三界當老師 楚婉兒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東方玉卿上了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

沒過多久楚家的車子也來了,中年女人連忙拉著楚婉兒上了車,還專門朝窗外瞥了一眼,「剛才應該沒人注意到我們吧?」

楚婉兒氣呼呼地懟了一句,「我們又不是公眾人物,誰會關注我們呀!」

別看楚婉兒嘴上這麼說,心裡卻還是有些擔心的,嗔怒的瞪向中年女人,「你剛才怎麼不提醒我啊?」

中年女人嘴角微抽,「我原本想拽你離開的,誰知你越喊越來勁。」

楚婉兒頤指氣使道:「請注意你的態度,小心我讓我哥炒你魷魚!」

中年女人沒有出聲反駁,畢竟也不是第一天跟這個刁蠻任性的女人打交道。 「王爺,現在我們要做什麼?」

將車子扛進二十王爺府中,為首的家丁陪笑著問道。

現在車中可是有著兩個美人,正等待著二十王爺臨幸。

二十王爺搓著手,豬頭一樣的腦袋,嘴角流著令人噁心的口水,發黃的牙齒上還粘著菜葉。

看起來要多蠢就有多蠢,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還能幹啥?趕緊把他們送到百花園中的大床。還有把那一群女人全都叫過去,給我將她倆好好打扮一番,本王今晚要當新郎!」

「王爺放心,保證讓這兩位新夫人好好打扮,到時候一定完美呈現在王爺面前。」

二十王爺興奮站起身,似乎想到了那一具具凹凸有致的玲瓏嬌軀,還有香噴噴身體,甜糯糯的聲音。

二十王爺覺得接下來會是一場完美的視聽盛宴。

咕嚕。

喉頭滾動幾下,他拍著那個手下的肩膀,開心的說道:「好了!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趕緊讓人處理好!我現在去沐浴更衣,然後擺酒宴……去……去吧大皇兄請來。」

二十王爺說完就急匆匆跑掉,只剩下那個傢伙站在原地。

愣了一陣,這人招呼著將車子抬進了百花園。

一進百花園,奼紫嫣紅,鶯歌燕舞。

小徑上,時不時能夠看到一道道倩影靚麗,身上青翠紗蘿裹著嬌軀,或者嬉笑,或者曼各。

眾多美人在花叢中爭奇鬥豔,饒是花圃中各色花朵兒綻放著,也無法掩蓋她們的姿色。

幾個抬著車子的壯漢看得是口乾舌燥,目光中閃爍著貪婪,鼻子中時不時會抽了幾下,將瀰漫在空氣中的芬芳狠狠吸進肺中。

「咯咯!」

俏皮的笑聲中,一個盛裝打扮的美人,邁著蓮步,身上薄薄衣衫中隱見山峰美景。

妖嬈腳步,婀娜身姿,姣好面龐,視覺上完美的女人,讓眾人心中顫抖。

盛妝美人來到了那個在二十王爺面前表現的狗腿子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盈盈波光在眼中蕩漾,讓那個狗腿子身體都開始發熱有了別樣反應。

復仇女王 「喲,這麼快又有新人來了?趕緊出來讓我看看,哪位妹妹。」

女人輕聲笑著,伸出纖纖玉手勾了勾那個狗腿子下巴,眼波流轉著,輕輕引誘著他。

狗腿子痴迷看她,不過很快退後一步,驚慌咳嗽道:「大夫人,瞧您說的,要見妹妹應該撩開帘子,找我做什麼?」

女人見到他這樣慌亂模樣,捂嘴輕笑,笑得花枝亂顫,更是讓眾人喉嚨滾動,想要推到她。

「我也想看啊!你們都不把車抬著嗎?半天不放下來,讓我怎麼看新來姐妹呢?」

狗腿子聽得心中怔了怔,轉過頭來一看,赫然那幾個豬哥瞪著雙目,喉嚨滾動,還不爭氣的抬起了頭。

「狗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