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尾也是,那個不知名的路人,看他緊張的樣子更是。

「助興活動『藥劑大比』,總共分三輪,每輪採取淘汰制……」

孔邈解釋著,游傑曹則是無奈地看著四處。

整個工會能動的只有游傑曹與聰尾,其他的人都是中五日消力散,已是躺在座位上,不能動了。

游傑曹無意中從醫師的嘴中得知,眾人的五日消力散,實在昨天晚上晚飯時刻中的。

游傑曹思考之間,孔邈已是講完了規則。

「規則就是以上這些。」孔邈說:「藥劑大比,開比!」

場中的人,對於今年工會的陣容有些失望,不少人已是破罵,更甚的,已是抬腳,走出了廣場。

這一切芝紗看著眼裡。

芝紗正坐在位置上,滿臉憂容,她說:「玉姐?」

她的話,顯然是對她旁邊的一個少女說的。 芝紗所在,能看到廣場中的人群,而廣場中的人群,卻是看不到她,同時也看不到她身旁的少女,更聽不見她與少女的交談。

芝紗在一個還比較大的密室中,這個密室建得十分的隱蔽。

密室不大,卻也不小,坐上一兩百人,綽綽有餘。

但是這樣的密室中,卻是坐著兩個人。

一個是芝紗,一個則是一位少女。

這個少女穿著蓮花白的衣裳,看起來仿若九天之外,飛降而來的仙女,連她略帶傷感的平靜眼神也是如此。

這個少女正用右手托著腮幫,看著廣場上高高升起的柱子和柱子上的人。

少女聽見芝紗的輕呼,轉過身來,說:「怎麼了,芝紗?」

這個少女的年紀看起來,一點也不比芝紗大。

她說著,用她那慵懶的眼神,看著芝紗。

對於少女這樣無禮的行為,芝紗城主,竟是感到一絲的高興。

「玉姐,怎麼辦!」芝紗略帶委屈地說道。

少女笑了笑,輕聲道:「還能怎麼辦,比唄!」

「是啊,還能怎麼辦。」芝紗頗為感慨地說:「三隻小老鼠,一隻大老鼠,已是變成了三隻小老虎,一隻大老虎了,還能怎麼辦!」

「我能預感到,谷中有大變故。」少女說:「而且是在這谷中第一城之中。」

芝紗的神色,變得狡黠,道:「玉姐,用你的占星術算算,到底是什麼變故不就好了!」

「我的占星術,已是用過了。」少女說著,目光眺望向廣場中的游傑曹。

如果游傑曹在這裡的話,一定會覺得這個少女很熟悉,因為這個少女正是小玉。

「玉姐,現在到了星演城的危機關頭,你就幫幫妹妹吧!」芝紗撒嬌著央求著,晃著小玉的手臂。

「好了,好了!骨頭都被你搖散了!」小玉說。

「吹牛,玉姐都已是合體境的修士了,還會被搖散,那天下的修士,豈非一口氣便是能吹走?」芝紗說。

「你不用誇我,我的占星術,真的已用過了!」小玉說:「你的九天演算法,不是沒用過嗎?」

芝紗神色一喪,道:「上個月,城中出了一個采-花大盜,專選那些剛要出嫁的新娘下手,所以,我便是用九天演算法,算出了他的方位,並且抓住了他。」

「哦。」小玉說:「那沒辦法了,但是你也不用擔心,再怎麼樣,他們也不敢占你星演城的。」

芝紗突然很生氣,但又突然舒了一口氣。

「剛才他來過?」小玉說。

「嗯,那個煩人的傢伙。」芝紗說:「我被他纏得煩死了!」

「但是現在你得倚靠那個煩人的傢伙。」小玉說。

「是啊,我一個女人,能走到現在,已是很了不起了。」芝紗說。

「確實很了不起了。」小玉笑著,看著芝紗,道:「你難道沒考慮過成婚生子?」

芝紗睜著大眼,看著小玉,道:「和誰生?」

「這就是你的事了!」芝紗說:「你有無極這個好爹做護盾,是很好,但還不夠!」

「我明白,我需要一個男人,一個實力高得可怕的男人,才能守住我這麼一個美麗的人,是不是?」芝紗說。

小玉只是看著她,沒有說話,但是點了點頭。

「這話玉姐都說了幾十遍了。」芝紗嘴角翹起,嗔道:「平日里,表面上,別人以為你是我妹妹,其實大多數時間,我都是你妹妹,成天沒事就說我。」

「姐姐說你,也是為你好,你要知道,像他那樣的男人,已是不多了!」小玉說。

「不要老說那個人!」芝紗說:「煩死了,成天纏著我,我又不能拒絕他!」

「你別老抱怨,星演城之所以有如此成就,多虧了他。」小玉說:「如果沒有他,恐怕有無數人想要取締你這個谷中第一城主的地位。」

「老說他好,玉姐乾脆嫁給他好了,我看你會喜歡的。」芝紗說。

「我倒願意,只怕別人,不喜歡我這麼一個少女,別人喜歡你這樣成熟的女人。」小玉眼中帶著笑意,打趣地看著芝紗。

「那他更應該取玉姐了,玉姐可比我大的多哩!」芝紗說。

「聽過毀滅盟嗎?」小玉說。

「毀滅盟?」芝紗疑問到。

「嗯,毀滅盟。」小玉說:「近來,毀滅谷中,突然撅起的一支聯盟,聽說是一個叫做毀滅老人的人建立的。」

芝紗何等聰明,道:「玉姐認為,這次的變故,與毀滅盟有關?」

「只是猜測而已。」小玉說:「你聽過一句話,叫做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嗎?」

「這話的意思我懂!」芝紗眼珠轉了轉,道:「難道那三隻小的,一隻大的,已加入這個毀滅盟?」

「只怕是。」小玉說:「我見過那個毀滅老人,他不像是會建立這麼一支聯盟的人,他的後面一定有一個操控聯盟的人。」

「而且,加入聯盟的高層,頻繁消失,找到的時候,都是被人割去了頭顱,但屍體上,卻是一絲傷痕也沒有。」小玉說:「所以,現在的聯盟正在四下加緊清人,他們的雄心一點也不比古劍山莊,不動山峰那些十年前的大門大派小。」

「玉姐如何知道的,我的那些情報網暫時都沒有消息!」芝紗說:「莫非他們偷懶了?」

「你莫要忘記,玉姐的能力,能看到場景中發生的一切,不然如何知道,堂堂的星演城主,竟被人強吻了!」小玉笑著說到。

「哪有,他敢!」芝紗面色有些緋紅地說到。

「雖然你不承認,但是你的心,已是承認了他。」小玉說:「你是不是在乎你與他的身份?」

芝紗突然輕嘆一聲,道:「是呀,人與魔,總歸是不一樣的!」

「真正的愛情,是可以超越這些的。」小玉說:「你是不是在乎世人對你的看法?」

芝紗還未回話,小玉嗟嘆一聲,道:「那你就錯了。」

「玉姐當年,不過族中的一個小小成員,如今已是族長!」小玉頗為感慨地說:「當年那些取笑,嘲笑我的人,現在如立危樓。實力,永遠是最重要的!他既有實力,對你也好,你又何必去在乎世人的看法呢?」

芝紗沉默不語,小玉又是注視著廣場中的游傑曹。

「愛,真是奇妙的東西,族長大人,我可能要從蹈你的覆轍了,因為我已有些喜歡這個天真的少年人了。」小玉望著天空想到。

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金光耀日,已是正午。

風中帶著午時特有的氣息,不僅帶著氣息,還帶著熱。

當然在「隔熱罩」下的眾人,卻是不會感到絲毫的炎熱。

比試已是開始,第一輪比試,還是藥材識辨,但是並不是拿出某種藥材,讓你識辨他的品階和藥名。

而是給你五種藥材,要你辯出並從五種藥材中取出一種指定藥材。

藥材繁多,形態也沒有太多的區別,何況所給時間還是極短。

孔邈的臉色很是陰霾,看不出任何錶情。

乘風老頭懷著上墳的心情,帶著游傑曹、聰尾和一個湊人數,站在一列。

藍崗城、北冥城、御龍城、震東城的副會長與三個參加大比的,譏誚輕蔑地看著乘風與游傑曹三人。

場中的觀眾,已是議論紛紛,有的已是罵累了,坐著干生氣。

千千他們的毒散已是解了,千千無力地癱在座位上,兩隻明亮的眼睛,看著游傑曹,看不出是悲是喜。

龍風老頭已是急得火急火燎,工匠工會的人,本就少,這要如何對抗震東城,他實在沒譜。

他也想服一枚那什麼狗屁返童丹,去比賽,可是他不能,最重要的是,他沒有。

冶天看著踱來踱去的龍風,道:「瘋老頭,你能不能安靜一會兒?」

無極則是閉著眼睛,從他的深鎖的眉睫可以看出,他此刻十分的煩惱。

「出了這麼樣的事,叫我怎麼安靜!」龍風說。

「是不是因為你孫女和野男人跑了,才搞得你這麼煩?」冶天說。

「去去去!一邊去,我孫女那麼聰明,會被男人騙走?她只是出去玩玩,幾天就回來了!」龍風說。

龍風還是大步來回踱著步,無極無奈的嗟嘆一聲,靠在位子上,竟是鼻息沉沉。

龍風老頭看著無極,道:「這死狗還睡得著?」

「睡沒睡,你還不知道嗎?」冶天說:「多年的相處,你難道不知道,每當這種時候,他總是會這樣的。」

「是啊!我們中最煩惱的也許就是他了,畢竟他就那麼一個女兒。」龍風老頭說。

「聽天由命吧!」冶天說:「我們這些老傢伙還在,總會保持一些人氣的。」

「事情已是這樣了,芝紗說了,我們輸陣不輸人,現在得找三個人頂上!」乘風老頭撫著鬍子說到。

「你還記得,那天,我們將我們的心得全都交給了一人的年輕人的事嗎?」冶天說。

「怎麼不記得,我都心痛死了。」龍風老頭歪著嘴說到。

「不知道這個少年人,學到了多少!」冶天說。

「沒學到多少。」龍風說:「你看乘風老頭的後面。」

冶天看了過去,道:「唉!」

龍風老頭譏笑著,道:「一般的藥劑師,得了孔邈老頭的『提煉千律』,恐怕已是早當上精品藥劑師!他倒是好,還是一個學徒!」

冶天又嘆了一聲。

場中的第一輪——藥材識辨,已是開始。

第一個上場的,是湊數的那個人。

藍崗城出的人,銀色衣裳的十二格,已是染了六格,赫然是一名上品上階藥劑師。

北冥城出的人,是一個少女,美麗的容顏,窈窕的身姿,是一個上等美人,她也是穿著銀色衣裳,胸前的十二格,已是染了七格,赫然是一名精品下階藥劑師。

御龍城出的是一名少年,是一個上品下階藥劑師。

震東城出的是一名壯漢,是一個上品中階藥劑師。

場中的唏噓之聲,響成一片,那個湊數的少年人,被看得手腳發抖。

無數的攻擊,衝擊而來。

「下去吧!丟芝紗城主的臉!」

「還不下去,讓老子看見了,非打死你不可!」

……

充滿惡意的攻擊言語衝擊而來,那個湊數的少年人,已是噗通一聲,雙腿發軟,倒了下去。

乘風嘆了一口,將少年人換了下來,將聰尾換了上去。

聰尾一上,更多的辱罵聲,如潮水般洶湧而來,但是聰尾不是很在乎,他現在很亢奮,這實在是一個展現的好機會。

孔邈看了看聰尾,看了看四城出的人,又是搖了搖頭,顯然他實在不看好這個囂張的少年。

「第一輪開始。」孔邈說。

孔邈的話,剛說完,廣場上又是升起五個高高的柱子,柱子上面蓋著一塊黑布。

不多時,高高升起的柱子,已是停了下來,五道黑影閃過,黑布便是消失,濃郁的葯香充斥了星演廣場。

每個柱子上,擺著五個錦盒,錦盒為大紅色,花雕精美,樣式典雅。

第一輪會淘汰兩隊,一隊三人,一人一次機會,共三個機會,識辨錯誤便是出局,三個人都出局后,這隊便是出局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