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黑老怪朝著冷玉得意一笑,像是在說:「徒弟,我是不是很棒!?」

見狀,冷玉臉都黑了。

「羅列克找我們其實很簡單,他是替一個瘋子幹事情的,而那個瘋子準備從你們惡魔人組織抓一個人回去!」

元巴直脫脫的說道:「整個計劃也是羅列克背後那個瘋子指使我去做的,我不過是他們的代言人而已!」

「嗯!?」

冷玉聞言大驚失色:「整個計劃不是你想的?」

元巴自嘲一笑:「我哪有這麼厲害,都是那個瘋子想的!」

「那個瘋子是誰!」

冷玉急忙追問道。

元巴聞言,張了張嘴,說道。 「華贏天禾!」

從元巴的口中,冷玉和黑老怪聽到了很陌生的四個字。

華贏天禾!一個外號叫瘋子博士的人!

「五個月前,我和辰龍準備設伏殺你,但就在這時,華贏天禾派羅列克帶著蛇老大找上了門來,想要和我們合作,從你們惡魔人組織內抓走一個人,由於兩件事情並不衝突,我就答應了;不過因為你們惡人組織內有大覺醒者存在,為了防止計劃泄漏失敗,他讓我先招一個弱一點的覺醒者,潛入元央市調查情況,我就招了厲刀,把他派到了元央市,厲刀進入元央市沒過多久,他就帶著阮冰兒回來了,本來我是不想摻合阮冰兒和秦音的恩怨之中,可是當我將消息傳給華贏天禾之後,華贏天禾說這是一個機會,他讓我將阮冰兒的經紀人綁架進行威脅調.教,再設局讓秦音參加三個月的慈善晚會…」

元巴講到這裡,冷玉突然插嘴問道:「為什麼要等三個月?」

這正是冷玉所疑惑的,為什麼要等三個月之久?

聞言,元巴想了想說道:「其實我也不太懂,我只是照著華贏天禾的吩咐去做,他說之所以要等三個月,是為了讓秦音有和你們成為朋友的時間,只有秦音和你們成為了朋友,後續計劃才好進行…」

聞言,冷玉一驚,黑老怪更是忍不住說道:「朋友?這個華贏天禾在打什麼注意?」

片刻沉默之後,冷玉皺了皺眉,隨後對元巴說道:「你繼續說!」

「好!」

元巴心知計劃已經完全失敗,自己也要死,便破罐子破摔。

「按照華贏天禾的意思,整個計劃絕不能打草驚蛇,要悄無聲息的進行,等到秦音來的時候,他料定你們惡魔人組織肯定會派人來救,到時候在抓住他們要挾你們,如果他們沒來,那就利用傀二妹的異能控制她,讓她潛入元央市,悄悄帶走一個叫冷曼玉的女子,再用冷曼玉做人質,要挾你前來,再殺了你,這樣一來,他的目的就沒人知道,而我們的目的也達到了。」

說到這裡,元巴便算是將他和那個幕後黑手的計劃交代完了,便不再說話。

而此時,冷玉聽到元巴的話,心中早已是一片驚濤駭浪。

「冷曼玉,華贏天禾,華贏天禾,冷曼玉…」

此時,冷玉腦中電光火石一閃,忽然想起,五六個月之前,遠在大惡牢事件之前時,冷曼玉曾經對他說過她為什麼要和刑拳兩人為什麼從混亂大陸逃來逃去…

是因為,為了躲避一個人!

這個人外號就叫瘋子博士,大名就叫華贏天禾!

「華贏天禾,外號瘋子博士,號稱有著神一般的智商,專門進行人體研究,進化大陸上的那些基因改造人和生物改造人,還有機械改造人有一大半出自他的手,他是一個非常恐怖,又非常危險的一個人…」

「我是華贏天禾那個瘋子博士點名要的一個人,為了我,他會不惜一切代價….」

冷曼玉的話再次浮現,讓冷玉瞬間驚醒,而後,額頭冒著冷汗望向了元巴。

按照元巴所說的這個計劃,他們真正的目的其實根本不是自己,也不是惡魔人組織的其他成員,更不是秦音,而是冷曼玉!

華贏天禾設計這麼一大盤棋子,故弄弦虛,掩人耳目,就是為了能夠悄無聲息的帶走冷曼玉!

且這個計劃,若沒有刀朴這個意外橫生枝節,絕對會成功!

因為,經過三個月的時間,秦音亦如華贏天禾所料,和惡魔人組織打成了一片,和嬴正刑拳等人成了朋友,按照嬴正和刑拳兩人性格,秦音有難肯定要去救,事實上嬴正和刑拳兩人也確實如此,一察覺到秦音有危險便急忙趕去了大雁市!

想到這裡,冷玉心中后怕不已,如果沒有刀朴這個意外,如果沒有他放走了秦音,陰差陽錯使得自己提前出關,導致他們的計劃一步步夭折,此時,惡魔人組織恐怕早就亂成了一鍋粥!

「傀瑤她們又是怎麼回事?」

冷玉摸了一把臉上的虛汗后,定了定神對元巴問出了最後一個疑問,傀瑤的行動也很反常,所以冷玉也很在意。

聞言,元巴緩緩說道:「她們只是煙霧彈,一是用來迷惑你們,在你們面前殺掉假阮冰兒和假厲刀,以及幾個不相干的人,用來誤導你們,讓你們以為阮冰兒和秦音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不會再找你們麻煩,這樣你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暗中還在謀划;二是用來給秦音和你們那兩個惡魔組織的成員,製造一定的麻煩,讓他們在危險之中建立一定的羈絆,才好讓他們有成為朋友的基礎。」

生死之中,人與人的感情是非常容易建立起來了,如果沒有傀瑤,嬴正和刑拳或許只是普通的保鏢,做完自己該做的事情,就不會再管秦音,到時后幻影刺殺團抓了秦音也沒有什麼用,但有了傀瑤給他們製造的麻煩之後,他們的友情便迅速建立起來了,成了朋友,幻影刺殺團抓秦音才有用,不是朋友,不相干的人,那個去管秦音?

「厲害厲害!幸好這個計劃在最關鍵的一步直接夭折了!」

冷玉連連道了兩聲厲害,自始自終,冷玉從來就沒有往冷曼玉的身上想,根本就沒有察覺到華贏天禾這個瘋子博士的影子!

如果不是元巴直接開口說,冷玉或許一輩子都無法察覺到華贏天禾居然在暗中做了這麼多事情,隱藏得實在深,實在是厲害!

冷玉不禁由衷讚歎,而後,臉色便冷了下來。

一品毒後 「眼下,你已經從暗中顯出了真身,我看你以後還有什麼招數!」

…….

進化大陸,號稱科學的試驗場,世界上最大的研究員,CH研究院便坐落於此。

此時,一座充滿科幻氣息的研究室內,一名模樣俊美的男子此時正站在實驗台前,皺眉沉思。

恰在這時,三道白色人影,倏地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博士!計劃夭折了!我們白跑了一趟!」

聞言,俊美男子沒有說話,只是揮了揮手。

「散!」

三道人影瞬去,研究室內,只留下俊美男子一人。

……

山洞之中,冷玉聽完元巴的述說之後,便在山洞監獄之內來回渡步。

「華贏天禾,華贏天禾,外號瘋子博士,他為什麼要抓冷曼玉?刀朴又是誰殺的?」

眼下,整件事情,串聯之來后冷玉心中唯有剩下兩個疑點,一,他為什麼要抓冷曼玉?這一點冷曼玉自己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在混亂大陸之時,突然有一天,來了一幫人,說是博士要抓她,於是她便被抓到了進化大陸,到了進化大陸時,她也只見過瘋子博士幾面,覺得瘋子博士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便想要逃走,后被瘋子博士關了起來,牢獄之中,冷曼玉偶遇刑拳,便和刑拳兩人趁著一次進化大陸改造人暴動,從進化大陸逃了出來,隨後便一直在亡命天涯,直到第三次遇見冷玉,才逐漸穩定下來,不再逃亡。只有前兩次遇見冷玉一次要殺冷玉,第二次他們正被殺人幫一群追殺。

「這件事情必須要弄清楚」

冷玉想了想,又將視線放倒了傀二妹的身上。

「徒弟,這個殺人了吧?」

一旁的黑老怪見到冷玉望著傀二妹,努了努嘴說道。

聞言,冷玉點了點頭,見狀,傀二妹急了,連忙爬了出來。

「別!別殺我!」

傀二妹慌慌張張說道。

「不殺你留你有什麼用?」

冷玉冷冷問道

「我!我!」

眼見自己有性命之憂,傀二妹急了,一咬銀牙說道:「我我!我知道一個大秘密!」

「嗯!?」

聞言,冷玉,黑老怪,元巴,以及蹲在一旁旁觀的蛇老大見狀,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傀二妹。

「你有什麼大秘密?我怎麼不知道?」

元巴不屑的說道,聞言,冷玉臉色一冷:「你閉嘴!現在沒你說話的份!」

聞言,元巴脖子一縮,不再吭聲。

見狀,冷玉將視線重新放到了傀二妹的身上:「講吧,你有什麼大秘密!?」

「我我!」

步步情深:沉淪億萬老公 傀二妹聞言,臉色焦急,想說又不敢說地望著冷玉。

見狀,冷玉眼一眯:「你的秘密不會是說你和你姐姐兩人的來歷吧?」

聞言,傀二妹一愣,驚恐的望著冷玉:「你你!你怎麼知道!」

「哼!」

冷玉聞言不屑一笑,他的心念有著心感性質,所以瞬間洞徹了此時傀二妹內心深處的種種不安,以及她的心聲。

想了想,冷玉對黑老怪說道:「她就先留下吧,說不定那天會有用」

聞言,黑老怪看了一眼傀二妹后,點頭道:「好!剛好我們在飛元山內部挖了一個專門關人的大洞,到時候就把她給關進去!」

「嗯!」

聽到黑老怪的話,冷玉微微點了點頭,傀二妹見狀,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至少,現在她不用死了。

處理完了傀二妹,冷玉又將視線望向了蹲在角落裡的蛇老大。 「看我幹什麼!我又沒做錯什麼!豪老頭要殺你我只是執行他的命令,順帶答應幫羅列克一個忙而已,要撒氣,把氣撒到豪老頭身上去!」

蛇老大『哼』了一聲,便收回了自己的視線,蹲在了角落,此時他心中正在懊悔不已,華贏天禾的計劃說的好聽,結果直接就夭折了,這不是瞎扯淡嘛!屁用都沒有。

「還號稱神的智慧呢!號稱神的智慧你咋算不到我們會被抓?哼!」

蛇老大很不屑,事實上蛇老大他們不知道的是,華贏天禾瘋子博士早就料他們會出紕漏,便派羅列克前來,如果他們再堅持久一點,羅列克就來了,有羅列克在,他們兩個狂人級大高手,對上冷玉和索麗雅,玲玲,李長風四人,是不可能輸的。

結果沒想他們一個一個接著送,冷玉和索麗雅兩人干翻了蛇老大,再聯合玲玲,李長風四人一起干翻了羅列克,這樣子一個一個送,華贏天禾即使派一百個狂人級高手也沒有用。

事實上羅列克也和蛇老大一樣,如果他持久一點,結局就改寫了…

因為,在羅列克之後,華贏天禾覺得還不穩妥,又加派了三個人,結果沒想到,那三人到的時候,冷玉他們早就回家去了!

「這個傢伙怎麼處理?」

黑老怪看了一眼蛇老大后,陰惻惻的笑道:「要不…宰了吧?」

「不不!你不能殺我!我可是執法者首領!你要是殺了我豪老頭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還沒等冷玉這邊說話呢,這蛇老大便急了。

見狀,冷玉眼中閃爍著一絲精光,心道:「如果這傢伙在這裡的消息告訴豪老頭,或許可以為我獲取更大的利益!」

冷玉摸了摸下巴,看了眼蛇老大后便蹲下身子,笑了笑。

見到冷玉突然對自己露笑臉,蛇老大心中『咯噔』了一下:「他想幹什麼?」

蛇老大心中疑惑不解。

就在這時,他見到冷玉一臉笑意,摟著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你有沒有你們豪老頭的聯繫方式啊?」

「嗯!?」

蛇老大心中一驚,驚道:「你想幹什麼!?」

「沒啥!就是和你們豪老頭打個電話聊聊天!」

冷玉笑呵呵的說道

蛇老大也是有點腦子,一聽冷玉這話,便瞬間反應了過來:「你想拿我要挾世界安全組織!?」

冷玉不語,黑老怪聞言驚異地看了一眼冷玉:「徒弟,你想把這傢伙當人質要挾世界安全組織?」

冷玉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蛇老大如在看一塊寶貝一樣,眼冒金光!

見狀,黑老怪和蛇老大兩人都明白了。

「嘿!小子有你的!行!就這樣!拿這小子當人質敲詐世界安全組織一筆!」

黑老怪怪笑道,跟著和冷玉一樣,望著蛇老大,眼冒精光。

聞言,蛇老大恨恨道:「你!你!你們想都別想!你們殺了我吧!我是不會答應你的要求的!哼!」

「這可由不得你!」

冷玉緩緩起身,拍了拍手,便對黑老怪說道:「老怪,幫忙看好這個傢伙,眼下這個傢伙已經成了寶貝疙瘩了!」

「嘿嘿!好咧!」

黑老怪賤賤一笑,隨後便和冷玉一起出了山洞監獄,隨著監獄門關閉,山洞內頓時陷入一片漆黑。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惡賊!快放了我!」

蛇老大的怒喊傳來,可是沒什麼用。

……

翌日

清晨高照

飛元山半山腰上,臨時議事大廳內,由於山頂公會大廳還沒建造完工,所以此時眾人在這裡商議事情。

此刻的議事大廳不同往日

只見議事大廳內,冷玉坐在正位,身邊坐在大龍王和李長風,黑老怪則是因為要看守蛇老大等人,所以沒來。

下方是一排排長椅,坐的都是自己人,美食八子,索麗雅赫然在列,但秦音並不在其中,因為她和美食八子,索麗雅等人不一樣,美食八子已經明確要加入惡魔人公會,索麗雅也是一樣,當冷玉邀請索麗雅時,索麗雅想都沒想便答應,眼下他們只是還沒有正式成為惡魔人組織成員而已,所以他們可以坐在這裡參與惡魔人公會內部會議。

這一次,冷玉把大家聚集起來,除了宣布索麗雅和紅辣椒等人的加入以外,還有一件事情,這件事情便是惡魔人公會內部的職權劃分。

以前,惡魔人公會就那麼點人,所以冷玉只設了一個副會長,外加守護者兩個職位,但接下來就不能這樣幹了,接下來冷玉準備大肆招人,這裡招的人不光是要招惡魔人正式成員,還要招大量的工作人員,處理惡魔人日常事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