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觀戰席上的各位學員,主擂台上的榮榜高手皆是會議的鼓掌。見狀,蔚千暴才緩緩點頭。

隨即,炎無雙便是出現在平台前面,對這各位學員說道。

「淘汰賽是以單人對戰為主,明天開始的晉陞賽就要考驗各位的配合能力了。接下來,你們中的一人將會被抽出,直接跨越晉陞賽到達半決賽。而剩下的二十四人必須在今天內組成雙人隊伍,並呈交名單上來。為老師們決定對戰組做準備。」

說罷,炎無雙也不知是從那拿出一個白色的箱子來。而在這箱子的頂部,有一個凹口。隨即,炎無雙身形一閃,來到眾學員身前。

「這個名額想必各位都想得到吧。直接進入半決賽,就意味著不用經歷戰鬥就成為榮榜前十!學院是公平的,給各位自行抽籤的機會。誰能抽中箱子中的紅簽誰就不用參加晉陞賽了。」

說著,炎無雙將手上的箱子前眾學員伸去。

眾學員相視一眼,他們不難看出對方眼中對這名額的垂憐。不過,滕佳佳和許濤對著名額到沒什麼興趣。因為他們是要一起組隊的。

炎無雙說道:「你們誰先來抽籤啊?」

聞言,好幾個學員爭相走出,來到炎無雙面前,紛紛從中抓出一條簽子。這些人中就有馬坤,陸小松,胡康紅三人。他們修士雖然不弱,但也只是華成中級的修士。有直接進入榮榜前十的捷徑。他們說什麼都要試試。

而一旁的朱英潔看著這些去抽籤的人,滿眼的不屑。一個人拽拽的站在一旁。在她身後,余寅銳和朱曉樂都想去試試。可見朱英潔沒有上前,她們也不好少她的面子。

很快,傳來一眾惋惜的聲音,顯然大多人都沒抽中。可是,不久后,馬坤得意忘形的聲音便從抽籤人群中傳出來。

「啊哈哈,哥抽到了。哥是榮榜前十了。啊哈哈!」

那傢伙,將手中紅色的簽子高高舉起。生怕沒人看見,又怕有人悄悄給自己偷了去。

見狀,許濤和滕佳佳不禁白了他一樣。觀戰席上,大多人都是驚嘆他的運氣。而主擂台上,一些人眼中就只有嫉妒。

許濤無奈的搖搖頭,隨即輕嘆道:「這小子吊什麼吊,能抽中還不是因為我沒去抽!」

這個跨越晉級賽的名額出來后,接下來炎無雙便叫剩下的二十四人自行組隊了。只要在明天之前到他那裡註冊即可。

但是,大多人都早已決定好要一起組隊的人手。當場便想炎無雙註冊。

許濤自然是要和滕佳佳一組的。而陸小松是和胡康紅一組。朱英潔這位榮榜第一竟是和榮榜第三的胡錢娜一起。榮榜第二的胡津嫻沒有出線。也就表明這一隊是當之無愧的最強組合!

接著,這一天的榮榜大賽也算完結了。

夜晚,青龍院南島的密林!

滕佳佳直聳聳的坐在一棵樹枝上,而胡津嫻卻是乖巧的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望著遠方的密林,滕佳佳臉上火熱熱的感覺從沒褪去過。但是,他還是裝做沒事人一般的說道:「謝謝你今天讓許濤勝出!」

聞言,靠在滕佳佳肩頭,一臉笑意的胡津嫻道:「說這些做什麼。不就是場比賽的勝利嗎?榮榜大賽結束后我還能贏回來。比這個更沉重的我都為你付出過,這不算什麼!」

滕佳佳疑惑的問道:「什麼更沉重的呀?」

胡津嫻驚疑道:「你不知道嗎?上次你向我借元晶,許濤把我的十萬元晶都刷走了。」

「這傢伙!」

滕佳佳略微停頓了后,又笑道:「沒關係,他雖然沒和我說你借了他那麼多元晶。但是,我已經差不多把他從你這刷的都用了!」

胡津嫻道:「嗯。對了,佳,炎無雙老師教你們什麼打敗朱英潔的招數啊?」

「這個……到使用時你就知道了。」 「……第五戰,許濤,滕佳佳對朱曉樂,余寅銳……」

炎無雙的聲音再次在全場響起。而主擂台上的許濤和滕繼佳在聽得這樣的安排后,不禁都興奮的笑了起來。

一邊,朱英潔也笑了。

晉陞賽已經進行一番比賽了。在這一番比賽里,陸小松和胡康紅的組合被一方全是由華成高級的組合打敗。他們雖然有些惋惜,但也沒辦法。他們能過淘汰賽已經算是不錯了。

今天的晉陞賽只用進行六場。於是,校方只使用了三擺擂台。不過這裁判老師卻是從五位變成了六位。每兩位一個擂台。因為雙人對戰,一方如果失利有生命危險的可是兩個人……

朝著因為戰敗而鬱悶的胡康紅,陸小松笑了笑,許濤兩人身形閃動間,便是到了三擺擂台中的一個。

另一邊,朱英潔對余寅銳二人交代了幾句什麼。隨即,二人也飛快的來到擂台之上,與許濤他們對持。

朱曉樂和余寅銳都是華成高級的修士,因為朱英潔激勵的緣故,二人在榮榜上的排名也不弱。甚至幾度達到榮榜前十的程度。

雖然滕佳佳剛晉入華成高級不久,但他有著暗光劍的輔助和暗岩血契的增幅,相較與一些華成高級的老手都是不落下風。

而許濤更是榮榜前十的高手,比朱曉樂和余寅銳二人略勝一籌。

所以,這兩個組合可謂是勢均力敵。但總體來說,還是許濤二人略勝一籌。對於這場戰鬥,滕佳佳似是認為自己二人必勝便一直笑著。又或許是因為打敗朱英潔這兩個閨蜜很解氣吧。

雖然曾經為同班同學,但許濤現在可沒有函詢的心情。朱曉樂二人也是一樣,剛才朱英潔便是告訴他們要全力以赴。所以,二人都是板著臉。

見得雙方劍拔弩張的氣勢,兩位裁判老師識趣的沒有多過問什麼。隨即,皆喝道:「比賽開始!」

隨著裁判老師的喝聲慢慢落下。余寅銳第一個開始行動了。

只見她右手猛的握拳,旋即揮出。從她手上閃起細密的雷電最後化作一個拳頭的形態朝許濤襲來。

很顯然,兩人對戰,余寅銳選擇對付實力較強的許濤。

一邊,滕佳佳倒是搶在許濤前面出手。右手攤開,暗光閃現。隨即,一把黑色的長劍便出現在手中。

隨意的揮舞幾下,滕佳佳緊握著它躍出。趕到雷電拳頭之前,隨即暗光劍輕輕一劃。那雷電球化作點點藍光消失了。

滕佳佳乘勝追擊,持劍朝余寅銳刺去。見滕佳佳主動迎向自己,余寅銳只好打消對付許濤的念頭。

兩人隨即相碰,滕佳佳再次揮舞暗光劍。大喝道:「暗光鋒氣!」

一道道暗色的鋒氣出現,惡狠狠的對余寅銳進行圍剿。而後者也不是吃素的,拳頭冒起閃電。隨即,余寅銳便化作了一個雷電人似的。而清晰可聞的喝聲由她口中響起。

「雷電護罩!」

憑藉著蔓延周身的雷電,余寅銳可以說無視了這些暗光鋒氣。自顧自的揮拳攻擊滕佳佳。由此可見,她對自己的拳術很有自信。

看著蘊含狂暴雷電能量的拳頭轟向自己,滕佳佳不禁感到一些棘手。暗光鋒氣擊打在後者身上,都會被雷電抵禦住。而她的拳頭卻是刁鑽的攻擊著滕佳佳。

他們這邊開戰了,朱曉樂和許濤也不能幹站著。於是,許濤出手了。只見他閑逸的抬抬右手,旋即,朱黃色的火焰浮現,繚繞。

「曉樂,多謝你上次的提告啊!」

聞言,朱曉樂板著的臉龐忽即化開,旋即被笑容所佔據。

「沒什麼。那件事也是英傑做得不對。」

雖然朱曉樂是敵人的閨蜜,也算半個敵人吧。但是,許濤卻未對後者產生任何的恨意。

「但是,現在我們站在擂台上,不得不敵對。有過分的地方請包涵了。」

說罷,許濤身形閃動起來,右手上的火焰在高速移動中划掠。

「沒什麼好包涵的,請全力以赴啊!」

忽即,在朱曉樂的前方,一朵碩大的烈焰閃散開來。後者的右手卻是直指而出,青風繚繞,擋住了那朵烈焰。

而後,許濤的身形在烈焰閃散后出現了。右拳直轟,與朱曉樂的右手碰撞在一起。

元陽之力灌輸到右臂,繚繞在其上的青風更盛幾分。旋即,青風化作許多風刃,衝殺向許濤。

見風刃浮現,許濤一怔,旋即喝道:「烈焰飛彈。」

大彭大彭的烈焰燃起,纏繞上他的身體。隨即,風刃襲至,卻是被烈焰擋住了。

許濤忽即暴退幾步,拉開與朱曉樂的距離。而後者卻趁著空隙開始醞釀強勁的法術。

紅色的氣流浮現在許濤周圍,將他包圍在其中。旋即,氣流凝聚,一個六芒星的圖案浮現。在這六芒星頂尖處,六個火球燃起。

一邊,朱曉樂雙手做托天之式,青色的風氣不知如何出現的,皆是朝她的雙手凝聚而來。青色的風氣凝聚起來后,朱曉樂的雙臂看著十分的奇異。其上包裹著一層華閃閃的青光,青光之中,還有風線流轉。

許濤暴喝:「六芒星火球陣!」

六個火球彈射而出,旋即,後面的六芒星圖案潰散。帶著炙熱的溫度,六個火球劃過空際。

這時,朱曉樂的法術也醞釀完成了。她忽即發出一聲嬌喝:「裂風閃!」

旋即,朱曉樂托天的雙手猛的下划,在其面前憑空出現了兩道青色的殘影。不過,這殘影卻是一閃而沒。旋即,又有兩道青影出現。但是,這青影卻比先去的要凝實,蘊含的風屬性能量也十分的恐怖。

好似兩道大鋒刀,呈現為墨一般的青色。青色又好像是風線組成的一般,帶有一種濃稠的感覺。

大風刀在出現之後,如同流光閃動一般,刷的朝六個火球斬去。

而朱曉樂的臉色在用完這招后,也變得慘白起來。顯然是一下子使用了太多的元陽之力。

旋即,大風刀便與火球相撞。見得風刀在與火球相撞時,從其體內閃過。一把風刀穿過三顆火球,旋即兩把風刀竟是毫髮無損,朝那許濤砍去。

而在風刀劃過后,那六個火球就好像是起了連鎖反應一般。相序爆炸開來。大彭大彭的焰氣在擂台上衝撞。一些甚至影響到了滕佳佳和余寅銳。二人不得不把戰鬥拳朝離得爆炸遠的地方拉去。

見得兩把風刀竟是輕易的破開六芒星火球陣,許濤不禁暗暗吃驚。但是,沒多少時間給他吃驚。因為風刀已經襲到他近前。

許濤雙手快速的擋在胸前,旋即喝道:「六炎方盾。」

一彭火焰刷的浮現,旋即凝聚成一個端正的六角方形,將許濤嚴嚴實實的護在其中。

裂風閃的風刀襲至,兩者相撞。風刀與炎盾,一個好像是菜刀,一個好像是豆腐一般。在相撞的瞬間,沒有過激的聲音響起,許濤便見得風刀從炎盾中突了出來。

這次可不是吃驚那麼簡單了,許濤可以說是震撼了。一招攻擊,連破他兩個法術。

許濤右手前指,紅芒在起指尖閃爍。 妖后,看朕收了你 旋即,那炎盾一起的化開,化做一彭烈焰將還未完全割裂自己的風刀包裹。

但是,這麼做似乎毫無用處。那風刀不久后還是從其內鑽出。

許濤連忙閃身,但是縱使他速度再快,之中情況下也很難完全避開。

終於,風刀與許濤相交。同是兩道因為速度過快而模糊的身影相交。許濤在身形閃動的時間,風刀便是追趕上他的身體。

眾人只見得風刀和許濤的身體在相交的下一瞬間便是分開了。許濤消失,而風刀卻是向著擂台外劃去。

不過,在其超出擂台後,便被裁判老師抵擋下來。

隨即,觀戰的眾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氣。許濤這算是中招了吧!

主擂台上,見這般,朱英潔的嘴角不禁泛起笑容。她和朱曉樂親得不能再親,自然知道她有這麼一手。當初朱曉樂學會這招與自己對戰時,她也吃了這招的虧呢。

朱曉樂使用完這招后,倒是顯得疲倦了。氣喘著尋找消失的許濤。

很快,她便發現了後者。只是現在的許濤已經完全失去了先前的從容,表情變得凝重。

在他右手處,黑袍被割裂了。割裂處,鮮血渲染!顯然這是剛才和裂風閃的風刀交鋒所受的傷。

「呵呵,我倒是小看你了。的確呀,榮榜第一身邊的人,怎麼會弱呢?」

(各位,注意到了嗎?昨天本書就破十萬字了,我夜以繼日的更新真的很不容易,真心求各位的支持!) 聽得許濤像是誇讚的言語,那朱曉樂卻是微微一笑。

「我只是儘力戰鬥而已。」

許濤右手高高抬起,旋即,在他手上燃起了硃紅色的火焰。這火焰升騰間,周圍的空氣都因之變得燥熱。

見狀,朱曉樂的眼神變得凝重了許多。剛才擊傷許濤,她可是盡了全力,因為元陽之力一下子釋放太多,現在的她都還覺得體內有一種莫名的虛脫感。

但是,再怎麼感覺不妙,也得繼續戰鬥不是。所以,朱曉樂也運起元陽之力。只見後者不顧一切的向許濤衝擊而來,身旁不斷浮現青色的風氣。

這時,許濤手上的朱紅火焰已經十分旺盛了。於是,許濤喝道:「炎沖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