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秦雨瞳就算再怎麼覺得莫名其妙,在林隕的軟磨硬泡下,最終也是無奈地答應了這個無理的請求。反正,如果沒有林隕的話,她也不可能擊敗石宣和姚華宸,自然也得不到這些東西。

就算林隕真的不還她了,她其實也沒什麼意見。相比這些身外物,她更加重視自身的修爲,只有自身實力的強大才是最有用的。

“謝謝,我老婆真是善解人意!”

一時得意忘形之下,林隕又忍不住嘴欠了兩句:“我上輩子到底是做了什麼善事,這輩子才修來這種福氣?”

但是很快的,他就看到秦雨瞳那如玉般的手掌朝自己拍過來,其中涌動的真元之強,令他色變。於是,他很是悲劇地就這麼被秦雨瞳一掌給拍飛了出去。

接二連三的調戲秦雨瞳,早就磨光了後者的耐心,再不給他一點教訓,還真要蹬鼻子上臉了?

啪。

林隕整個人掉在了小院裏,看上去有些悽慘。

正在石桌上沏茶的影子見狀,不禁笑道:“姑爺,究竟發生了何事?怎會從樓上掉下來呢?”

“咳咳,腳滑了而已!”

林隕起身拍拍屁股,絲毫不在意影子的調侃,二話不說便是灰溜溜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間。只要財富值漲得快,別說是從樓上掉下來一次,就算是天天摔一次大馬趴,那都是值得的!

間諜的戰爭 如今他的小院被打成了一片廢墟,無處可住的他就順勢在秦雨瞳這座閣樓裏住了下來,秦雨瞳看上去也沒什麼意見的樣子。

獨自一人在房間裏。

林隕嘗試着用精神力開啓姚華宸二人的儲物袋,這是他第一次用儲物袋這種法寶,結果卻是出乎意料地順利。他將裏面的東西全部都拿了出來,一時間整個房間放滿了各種事物,甚至還有上百顆閃爍發光的靈石!

“十四枚中品靈石、一百五十九枚下品靈石、四件上品玄器!還有這麼多的銀票,這回真是他孃的發財了……”

看着這滿屋子的寶貝,林隕都差點要流口水了。

他沒有遲疑,二話不說便是將這些東西全都放進了乾坤天地內!與此同時,系統的積分欄開始不斷地跳動着,系統正在清點換算這些東西的財富值!

片刻後,系統的提示音在他腦海中不斷地響起。

“檢測到宿主積分達到1000萬!系統將進行自動升級……升級成功!”

“開啓丹心殿:六品丹藥權限。”

“宿主最大精神力值:2000”

“升級獎勵:氣息模擬。”

旋即,林隕連忙打開自己的屬性面板進行查看:

宿主:林隕

稱號:玄火之主、五品靈藥師(可升六品)

精神力:920(最大值:2000)

可煉丹藥:化骨丹、焚血丹……

升級獎勵:魔天玄典、氣息模擬……

積分:1305萬

權限:丹心殿(青陽丹、渡生丹、生髓丹……)

“氣息模擬:宿主可通過消耗積分的方式改變或是隱蔽自身的氣息。注:每分鐘消耗1000點積分。”

系統再度升級,給林隕增加的升級獎勵竟是一種能夠改變自身氣息的特殊能力,林隕可謂是驚喜若狂,這個能力看似有些雞肋,並無法給他帶來實質性的實力增長。

可事實上,這個能力卻是十分地逆天可怕!

要知道,武者一旦突破神橋境,苦海之上架設天地神橋,識海內便會與精神力發生共鳴,衍生出神識之力!所以,但凡是神橋境以上的武者,都可用神識之力探查附近的動靜。

之前石宣能夠在如此廣闊的玄武山脈內尋找到秦雨瞳的蹤跡,靠的雖然是祕法之力,但這種追蹤祕法,無非是基於自身的神識之力!簡單來說,只要是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武者,都會用神識去探查敵人的氣息。

可林隕的“氣息模擬”卻是能夠改變或者隱匿自身的氣息,這就代表着他隨時隨地都能夠躲避開那些武者的神識搜查,甚至只要他再易個容,改變個氣息的話,別人根本就認不出他是林隕本人!

這絕對是溜門撬鎖,暗度陳倉的必備技能!

“這次真是賺大了!”

林隕臉上遮掩不住自己的笑意,一張大臉笑得跟朵月季花似的。

唯一有些遺憾的便是,想要維持住這個氣息模擬能力,每分鐘都得花上1000點積分!一分鐘花個一千兩,這也太過敗家了!

還好林隕現在積分多的很,否則就真的是要頭疼了!

“真是個重度氪金的系統啊!”

林隕忍不住感慨了一聲。

雖然很氪金,但有一說一,這系統的能力確實是有夠逆天的。如果沒有這些神奇的能力,林隕早就不知道死在別人手上多少次了。

系統升級後,林隕也不再逗留在房間裏,他推門走出去,卻發現影子那個老頭子還在院裏喝茶。這老頭兒還真是有夠閒的,他不禁心中一動,影子之前被石宣廢掉了一身修爲,現在就算是有心做事,也是幫不上任何忙。

不僅僅是影子,其實還有寒月長老,之前那場大戰他爲了擊殺姚華宸,不惜燃燒自己的真元,如今一身修爲估計也是所剩無幾了。

“這可是兩位靈臺境強者,不能浪費了……”

一念至此,林隕臉上不禁露出了笑意。

像影子和寒月長老這種情況,也並非是無法恢復修爲的。只要能夠對症下藥,治癒他們破損的丹田和經脈,未必不能恢復往日的榮光。

偏偏,林隕就是一個能夠替他們對症下藥的五品,不,六品靈藥師!

在六品丹藥中,有一些丹藥正是針對武者丹田和經脈傷勢的!之前林隕系統尚未升級,最多隻能煉製出五品丹藥,所以他沒有這麼想過。可現在卻是不同了,他完全可以給影子二人煉製那些丹藥來恢復修爲!

如今玄月宗尚且處於危機之中,能夠多上一份戰力,便是多一分的勝算!

“何人膽敢擅闖我玄月宗!”

“李長老,不要驚慌。老朋友多年不見,難道不認得老夫了嗎?請告知貴宗宗主,雷光派杜笙並無惡意,此次只是想帶領門下弟子來討教切磋一二。雷光派和玄月宗世代交好,我們宗主其實也是想延續這份宗門之誼,纔派老夫等人前來拜訪貴宗!”

“杜笙,你們雷光派是出了名的陰險!還討教切磋?我呸!我看分明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就在這時,宗門外忽然響起了李昱長老的喝聲。

林隕眉頭微皺,這是又有麻煩找上門了?

不過聽外面這對話的意思,至少不是血神宮的人來了,而是另一個宗門來這裏找麻煩了!

“有意思!”

林隕心中一動,不禁低笑道:“看來現在只要是個人都覺得我們好欺負了?”

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玄月宗山門口。

李昱長老一臉憤怒,正死死盯着面前的一批人。

這批人爲首的是一名看似仙風道骨的六旬老人,他身形消瘦,看似風燭殘年。可實際上,他身上時不時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卻是顯示出他那可怕的修爲!

靈臺境巔峯!

距離玄臺境只有一步之遙的強者!

此人,便是雷光派的長老杜笙!

“杜笙,你們雷光派野心勃勃,一聽到我們玄月宗內鬥,就想着要來算計我們了?”

李昱長老冷哼道:“這番吃相,也太難看了點吧!”

“李長老,不必如此動氣。”

杜笙淡笑道:“我們雷光派只是心存討教之意,何來算計一說?”

“討教?”

聞言,李昱冷冷一笑,除非他真的是個傻子,纔會相信杜笙的鬼話。雷光派與玄月宗一樣,都是在北關府城境內紮根了上百年的三流宗門,兩大宗門這些年來可謂是摩擦不斷,前些年更是差點爆發了宗門大戰,又哪來的什麼宗門之誼!

簡直可笑!

尤其是雷光派這一任的宗主徐堯,可謂是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吞併玄月宗,在這北關府城境內做到一家獨大!此次玄月宗內鬥,實力大減,就算瞎子都能看得出雷光派此時派人前來玄月宗定然是沒安好心!

之前石宣突破道臺境出關,坐鎮玄月宗,一時威風無倆,這才讓雷光派爲之忌憚。

如今石宣已死,錢煌和清風等人也是隨之隕落,甚至就連寒月長老都不剩下什麼戰力了。如今玄月宗的整體實力可謂是大幅度下降,有如此千載難逢的良機,雷光派宗主徐堯自然不可能會放過1

“李長老,老夫一再好言相勸,你玄月宗若是始終如此待客的話,恐怕不太好吧?”

見李昱始終擋在山門口,杜笙的耐心已經被磨光了,他淡淡道:“泥人也有三分火氣,希望李長老儘快通知貴宗宗主出來迎客,否則……”

他的話沒有說完,可其中的威脅之意卻是流露於表。

“該死的雷光派!”

李昱臉色一沉,真要是讓這幫人進玄月宗的話,必定不可能發生什麼好事。尤其是在玄月宗如此虛弱的情況下,杜笙如果真的要強行闖入的話,他這神橋境大成的修爲根本就不夠看!

可要是真讓杜笙進去的話,被他發現玄月宗如今其實只有宗主秦雨瞳一位靈臺境的戰力,難保雷光派短時間內就會派人前來攻打玄月宗!

如今的玄月宗已經是元氣大傷,哪能抵擋得住雷光派的攻勢!

要知道,雷光派的整體實力跟玄月宗全盛時期可都是不遑多讓的!

“李長老,既有貴客上門,當然應該熱情相待。將客人擋在門口,如此無禮的行爲,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我玄月宗失禮嗎?”

就在這時,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李昱不禁一怔。

這是林隕姑爺的聲音!

他連忙回頭看去,只見林隕不知何時御劍而來,騰於虛空之上,一襲白衫飄飄猶如神仙中人!

“苦海境?御劍術!”

這一幕,落在杜笙等人的眼中,不禁心生震驚。

能在如此低微的境界便是成功掌握御劍術這等御空技巧的人,除了那位絕世妖孽無塵劍皇以外,九州大陸之上根本沒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可是今天,他們卻是看到了一名陌生青年能夠做到!而且這名青年看上去如此地年輕,不過才十七八歲左右,由此可見其潛力天賦究竟有多麼可怕!

“玄月宗內,何時出了這麼一名天縱奇才!”

杜笙眼中精芒微閃。

“姑爺。”

見林隕前來,李昱微微躬身道。

“辛苦李長老了,這幾位客人,就讓我來接待吧。”

林隕微微一笑。

“可是……”

聞言,李昱一怔,下意識地想要開口。可當他看到林隕那淡定自若的神色後,他便是閉上了嘴。在他看來,林隕並不是莽撞之人,雖然修爲不高,但手段極多,未必就不能應付杜笙等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