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涼羽勾起嘴角,向裡面走去。

裡面和樂融融的,嗯……不錯嘛!

來到衙門裡

嗯……真冷清!

「咦?姑娘你是來報案的嗎?」甲官差站了起來,圍著聞涼羽笑著道。

「是啊!是啊!姑娘,你是不是走錯了!」乙官差也笑著插嘴道。

丙官差也笑著站了起來,看著聞涼羽,心想這姑娘長得可真水靈啊!

聞涼羽笑了笑,在他們之前的位置坐了下來,不急不緩的從包袱里掏出了一個東西。

然後打開給他們看。

「咦?!你竟然是新來的女捕快!」丙官差不敢相信的看著她。

可是,那個文書是真的!

雖然,三人心有不甘,可是看著她長得那麼水靈的份上,算了,等他們新上任的捕頭來在說吧!

三天後

「聞丫頭!聞丫頭!來了來了!」甲官差慌慌忙忙的跑了進來。

「嗯……知道了」聞涼羽喝了一口茶,又接著說道:「來~先喝口茶,歇一會!」

「好嘞!」甲官差便坐了下來,端起茶喝了起來。

衙門門口

「寶貝!回來!」劉悅氏叫住了正準備進衙門的袁志大。

「給!」丫鬟把袁志大的包袱遞給了劉悅氏。

「瞧你!丟三落四的~待會兒衙門的飯菜不好吃,豈不是又要挨餓了嗎?」劉悅氏慈愛的看著袁志大,

「額……」袁志大接過包袱,又接著說道:「謝謝娘!還有,咱們不是說好,在外面不許叫我寶貝嗎?」有些無奈的笑著看著劉悅氏。

劉悅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娘一高興說溜嘴了嘛!」旁邊的丫鬟也輕聲笑了。

「那你可要記住了!下次讓別人聽見了,我這個班頭還怎麼當下去?」袁志大有點不高興的看著劉悅氏,希望他娘親能對這件事情認真一點。

劉悅氏慈愛的笑著道:「娘知道了!去吧!娘祝你旗開得勝、步步高升!」

「少爺,萬事要小心啊!」張叔也忍不住關心道。

「我知道了,張叔!」袁志大笑了笑,讓他們安心。

便轉身進了衙門。

可是進了衙門后,就迷路了。

正當他鬱悶的時候,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迷路了嗎?」

抬頭向前看去,少女抱著手,斜靠著柱子,一身紅色勁裝,下擺有綉著梅花邊,腰間系著銅鈴,隨風而響。

黑髮用紅綢帶束起,顯得十分乾淨利落,漂亮的桃花眼,清澈透亮,瞳孔里正清楚的倒映著他的面容,目光專註,好似他就是她的全世界一樣。

想到這,袁志大的臉不由的紅了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仔細觀察女孩子。

聞涼羽輕輕笑了,走上前,微微偏著腦袋看著他,說道:「你是迷路了嗎?」

「……嗯,我……我是新來的捕頭,來……來報道上任的……」聲音越說越小,除了娘親以外,這還是第一次被女孩子如此專註的盯著,臉感覺要燒起來一樣。

「哦!你就是新來的捕頭啊!我叫聞涼羽,跟你一樣,也是新來的!」聞涼羽笑了笑,又接著說道:「我帶你去找高大人吧!走!」

說完,也不等他的反應,便牽住他的手,向前走。

「……額」袁志大有些愣的看著牽著自己的手,她的手只有自己的一半大,溫度有些偏涼,指甲修剪得很好,透著健康的粉色,不像娘親一樣蓄長指甲。

可是……這好像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是除了娘親以外第一個牽自己手的女子,他是不是應該提醒她一下?

正在他糾結的時候,聞涼羽已經放開他的手,並笑著對他說道:「高大人就在裡面!你自己去找他吧!我有事,就先走了!拜拜!」

又不等袁志大開口,就跑開了。

袁志大有點失落的看著那抹紅色身影消失的方向,抿了抿嘴,便進屋了。

「你們去哪?」聞涼羽站在門口看著正打包準備開溜的三人。

「聞丫頭!我跟你說,我們這新來的班頭一看生得弱不禁風,估計只是個弱冠少年!跟他混肯定沒戲!還不如現在開溜!要一起嗎?」乙官差看了看聞涼羽。

「不用了!你們走吧!」聞涼羽抱起手,斜靠著門,拒絕道。

「那……再見!」三人便離開了。

「……再見」

飯堂里

「哇!沒想到你做飯如此好吃!」袁志大在嘴裡塞菜,也不忘誇讚聞涼羽一句。

「那是自然!」聞涼羽也一點不謙虛。

「嗯!對啊!沒想到小羽你竟然做菜那麼好吃!」高大人跟袁志大開始搶菜。

聞涼羽默默的在一旁看著袁志大滿足的樣子便笑了。

吃飽喝足后,沒多久天就黑了。

「天黑了,我送你回家吧!」聞涼羽湊到袁志大面前,雙眸中正清晰的倒映著他的面容。

「……好」袁志大不由自主的答應了,當他看到聞涼羽的笑容后,才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可是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街道上

袁志大偷偷的打量著身邊的女孩,發現她的臉上正掛著淡淡的笑容,在月光下顯得格外恬靜,讓他有些緊張的內心,不由的放鬆下來。

人一旦放鬆下來,就不由的開始交談起來。

「你……為什麼想要做捕快?」袁志大偷偷瞄著她的表情。

聞涼羽偏頭想了想,說道:「嗯……想要像家人證明自己吧!你呢?為什麼想要做捕頭?」停下腳步扭頭好奇的看著他。

「嗯,跟你一樣!」袁志大繼續向前走,可惜漸漸紅的耳根子卻說明了他是害羞了,幸好天色已經黑了,聞涼羽才沒有發現。

袁府門口

「我到家了,嗯,先來我家坐坐吧!待會我叫張叔派人送你回去。」畢竟是個女孩,夜深了,獨自一人回去,袁志大有些不放心。

「好啊!」正好,她也想去見見他的家人。

「夫人!少爺回來了!」丫鬟高興的向劉悅氏稟報。

「哦~寶貝回來了,哎呀,太好了!」劉悅氏正想出去,丫鬟又說了一句。

「還帶回來了一位姑娘!」

聽到這,劉悅氏兩眼頓時亮了,抓住丫鬟的手,說道:「真的?」

丫鬟笑著點了點頭。

「那我可要好好瞧瞧!」劉悅氏便快速的出門。

見到聞涼羽后,劉悅氏是十分喜歡這個小姑娘,再加上自家兒子誇了聞涼羽做的飯菜后,於是劉悅氏十分開心,看來自家兒媳是有望了!

聞涼羽看天色不早了,便想告辭,劉悅氏挽留了幾次,見她態度堅決,便讓張叔派人送她回去。

衙門裡

「好吃嗎?」聞涼羽看著正在喝粥的袁志大,笑著問道。

「嗯嗯!好吃!」袁志大笑著點點頭。

聞涼羽笑著不再說話。

「你們是誰?」顧丹丹走了進來,看著眼前的兩人。

「大姑你有何貴幹?」袁志大看著突然走進來的顧丹丹問道。

「誰是你大姑?叫誰大姑呢?」顧丹丹氣憤的看著袁志大。

「我叫你大姑啊!你看起來比我年長几歲,我叫你大姑,應該是尊稱吧!」袁志大有些委屈的看向聞涼羽。

聞涼羽眼神示意安慰了一下他,讓他稍安勿躁。

「你才是大姑!真是的,站在你面前的是威震白馬、金昌、黃鱔、泥鰍、花甲、白虎、卧龍七個鎮,疾惡如仇、屢建奇功白馬鎮衙門第一標兵女捕快顧丹丹!不是你大姑!」顧丹丹很自豪的說著,最後也不忘給了袁志大一個白眼。

「哦?顧丹丹?你就是那個從白馬鎮過來的女捕快顧丹丹?」聞涼羽走上前,看著顧丹丹。

「對!怎麼了?」顧丹丹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哦,忘了自我介紹了,我呢!將是你未來的同事,聞涼羽!他呢~則是我們的新任班頭——袁志大!」聞涼羽笑著介紹道。

「哈哈……你是班頭!?你是捕快!?我看你們是冒充的吧!你們活膩了!」顧丹丹走上前想打袁志大,手腕卻被聞涼羽握住了。

「你敢動他試試!」聞涼羽依然笑著,可是目光卻冷冷的看著顧丹丹,好似顧丹丹敢再動一下,那麼下一秒聞涼羽便會對她不客氣。

袁志大在一旁聽到聞涼羽的這句話,嘴角不由的勾了起來。

顧丹丹被這眼神激怒了,兩人便打了起來。

「我說,你們別打了!我們真的沒有冒充!」袁志大無措的看著她們打著,卻無法阻止她們。

沒多久,聞涼羽便將顧丹丹反扣,按在了桌子上。

「志大!去!叫高大人來!」聞涼羽對袁志大安撫的笑了笑。

袁志大便點頭,去找高大人了。

高大人來了后,向顧丹丹說明了情況。

「誰知道我們的班頭是個小夥子!」顧丹丹一旁不甘心的說了一句。

袁志大聽到后,有些不滿的說道:「誰是個小夥子?我考過科舉,我是個進士!我,我今年二十有五了!」說到這偷偷瞄了一眼身旁的聞涼羽,她會不會嫌棄他年紀大啊!

「你二十有五?誰信?」顧丹丹一臉不相信的看著袁志大。

「我信!」聞涼羽朝袁志大微微一笑。

「好,就算他是二十五歲,你看他!手無縛雞之力,毫無辦案經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怎麼當衙門的班頭啊!」顧丹丹越說越氣憤,看向袁志大的眼神也是十分的不屑。

聞涼羽冷笑一下,對顧丹丹說道:「他不會武功,那又如何,我可以保護他,他沒有辦案經驗,那又如何,他可以慢慢積累,高樓萬丈平地起,誰都是從零開始的!所以不勞你費心了!志大我們走!」

便拉直袁志大的手向外走去。

顧丹丹雖然心有不滿,但是也沒有辦法改變現實,便決定出去巡視一下街上,看看可不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小羽,剛剛你有沒有受傷啊?」

袁志大一臉擔心的看著聞涼羽,要不是男女有別,他早就拉著她查看了。

聞涼羽心裡一暖,明明知道她武功很厲害,卻還是擔心她會不會受傷,笨蛋~

於是摸著自己的手臂,一臉委屈的對著袁志大撒嬌道:「志大,我手痛,你幫我捏捏!」

袁志大瞬間臉紅了,有些結巴地說道:「男,男女有別……我,你還是自己,自己捏吧!」

聞涼羽勾唇一笑,湊到袁志大跟前,袁志大看著這雙清澈的瞳孔里倒映出的自己,臉更加紅了,紅得就像天邊的紅霞一樣。

「班頭,我們去巡街吧!」

說完,就不理袁志大,自己朝前走去,待袁志大反應過來后,已經看不見她的身影了,袁志大才匆忙追了上去。 衙門後院里

顧丹丹正在鬧離開,高大人無論怎麼勸都不行,這時袁志大和聞涼羽就從門外走了進來。

袁志大一臉無奈的說道:「是因為我吧!丹丹的心情,肯定跟其他的捕快一樣!看到這麼一個無德無能的班頭,心有不甘才走的吧!」

高大人急忙否定說道:「不不不,你誤會了,丹丹絕沒這個意思!袁班頭可千萬別多心啊!」

袁志大想了想說道:「我倒是想到一個折衷的方法,希望丹丹能夠回心轉意留下來!」

聽到這話,顧丹丹不免多看了袁志大一眼,想要聽他怎麼說。

高大人便讓袁志大說出來聽聽。

袁志大便開口說道:「那就是讓丹丹當班頭,我來做她的手下!」

「我不同意!」

聞涼羽聽到這后,馬上站了出來,表示不同意。

顧丹丹也驚訝了。

袁志大看了一眼聞涼羽示意她等一下,又開口解釋道:「丹丹機智聰明,英勇過人,是女中豪傑!年紀輕輕就成為七鎮第一女捕快!跟著這樣出眾的頭兒,我心悅誠服!而且我相信在你身上,我還能學到很多東西,對不對呀!」

Leave a Comment